《红顶记》

第十七章 绑 架

作者:李凉

功行数周天后,已日上三竿,左仲仪已苏醒,但觉精神饱满,脑门清晰,当可明确处理

帮务,漱洗后,柳碧玑送来早餐,待他吃饱后,却说了一句重大消息:“文采湘找你。”

左仲仪诧愕道:“她?她不是嫁给奇秀了?”

柳碧玑道:“那又如何?顶慌张,准是有事,在西厢池畔八角,等了一阵子。”

左仲仪道:“我立刻过去。”说完急奔而去。

柳碧现叹道:“可怜的采湘。”

莲花池旁筑有“观雁亭”八角飞檐甚是古朴,且生了青苔。

文采湘一身素青便装随风飘掠,显得单薄,她末施脂粉,脸现忧容,似若病美人,两眼

无神瞧着池中几支白雁,那正是童年和左仲仪常嬉戏之地,然现在却人事全非,往事不堪回

首。

左仲仪赶至亭前,十丈开外已瞧及她憔悴至此,甚是不忍,道:“阿湘……”千头万绪

涌心坎,眼眶亦热得盈泪。

文采湘忽见往昔心上人,亦难自制,猛地掩脸吸泣,似受尽委屈,亟慾以泪解之。

左仲仪不忍,行往亭角,抚着她披肩秀发,感慨道:“我对不起你……”一别数年,音

讯全无,实罪大恶极。

文采湘终忍不住扑往男人怀中抽泣,那背脊抽颤连连,直若钢刀劈得左仲仪心头淌泪,

短短几年,变化竟如此之巨,千责万责,又何足以弥补愧疚?

文采湘悲切道:“你去了哪里?……”

左仲仪低声道:“我无法回来……”

文采湘道:“怎不带我走?……”

“我……”左仲仪无言以对。

文采湘尽情宣泄,终声音哭哑,仍在抽搐,但突地意误解到身分不同,赶忙离开男人怀

中,急道:“我已嫁人了,不能……”退至亭柱一角。

左仲仪道:“我知道……回来才知道……”

文采湘直摇头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左仲仪默然等待,但见她仍抽搐,又安慰道:“你受了委屈

文采湘直摇头道:“我没有……还好………不要理我……”掩面极力自制,终把情绪给

稳住,拿起绢布拭去泪痕,原想面对男人,谁知仍无勇气,叹声道:“奇秀被绑架了……”

左仲仪乍愣道:“阿秀他?”

文采湘猛点头道:“他出事了……”拿出一小布包,里头渗了血迹道:“你看了便

知……”

左仲仪急接过手,摊开乍瞧,竟然是一节戴着戒指之无名断指,骇得他全身抽颤:“怎

会如此?这戒指确定是他的?”似曾见过白底镶青龙翠玉戒指,但无把握。

文采湘道:“是他的,还留了字条,要我准备价值五十万金的等价珠宝古董交换。”

左仲仪把布巾摊得更平,已见着了勒索者字迹?写着:

郭奇秀已落入我等手中,断指为证,限七日内准备值五十万金之等价珠宝古董交换赎

人,否则尸骨无存,交款地点等候通知。

左下角则画支红眼巨蛇,署名火蚊帮。

左仲仪道:“火蛟帮?不是已消声匿迹了?……”

文采湘泣声道:“你得把奇秀救回来……”

左仲仪额首道:“放心,我来处理,你把状况说清楚些,也好有个线索……”

文采湘道:“也无线索了,我早上起来,走出厢房,即发现东西置于桌子上,打开一

瞧,就是如此了。”

左仲仪不忍逼她,道:“我来处理,你至房中休息如何?”

文采湘急道:“不,我只是来告知消息,请你帮忙,得回去了……”拜礼后匆匆奔去,

头也不回,然奔及十余丈已两手掩面。

左仲仪感受其悲切,暗叹不该抛弃她,然又能如何,事已至此,唯靠时间冲淡一切。

拎回心神后,再次回到了勒索事件,已知事态严重,立即往总管住处奔去。

郭良儒虽已上了年纪,却起得早,每天必在庭园天井练功,一来强身,二来身为总管,

总得为了圣帮尽点力,武功不能废。

当了数年的总管,除了丰厚的薪资,且赏了这栋位于西南方题为“佑宁居”之幽雅庭

园。

“佑宁居”原是左道光兴筑,让左海宁居住,随因左海宁当上了圣爷,再赐予郭良儒,

“佑宁”原乃左道光护佑海宁之意,现改为郭良儒忠心护主,实乃无上光荣之意。

郭良儒甘心当忠仆,数十年未改其志,毕竟为圣帮总管,地位几近一派掌门,了无遗

憾,尤其晚年又娶得美娇娘当妻子,实前世修来艳福,纵使美娇娘颇觉虚荣,但那是小小缺

点罢了。

姬明珠也喜欢早起,她喜欢在晨曦朝露下擦拭闪亮珠宝,那种感觉棒透,且实实在在,

二十三岁的她,正值青春年华,对生命充满了期盼,她原是看上了郭奇秀,然那家伙花心,

靠不住,又在他的怂恿下,选了他爹,虽然老得可以,但又能怎么样?她出身原即清苦,且

有父母要养,不嫁老头,总得卖入妓院,尽日生张熟魏,可穷于应付,倒不如找个老的实

在。

尤其……姬明珠另有盘算……要是老头突然撒手人寰,她可得了大笔遗产,届时要嫁谁

即嫁谁。

当然,这是她心中的小小秘密,干万别让老头知晓,免得引起家变,珠宝突然减了许

多。

她不知哪来学到偏方,以晨露擦拭明珠,将让它光芒四射,若月夜花露,甚至可散发香

气,故她喜欢此道,一有机会即取露拭珠。

当然,不但手上明珠,自己身上也拭点花露以生香,因为自己也叫“明珠”啊。

那个动作并不雅,郭良儒不愿让守卫见着,故撤守后院,免传出去,有损夫人形象。

然此事早传出,只是守卫未当面说明,郭良儒亦落个充耳不闻,且暗自安排左院练功,

右院采露,两相避开,眼不见没事。

方吐纳完毕,左仲仪已奔近,吓得郭良儒诧道:“圣爷,出事了?”否则岂有大清早过

门?

左仲仪额首道:“是……奇秀。”

郭良儒骇道:“他?”

左仲仪领首,已将布包交予对方;

郭良儒双手抖颤,急忙打开,赫见断指,以及碧绿雕龙宝戒,骇叫一声“秀儿”,差点

昏倒,气逆难顺,跌退两步。

左仲仪急道:“郭叔……”引劲扶去,郭良儒始免于落地,左仲仪却已心沉,从其表

现,手指确属郭奇秀没错。

郭良儒老泪已渗流:“秀儿,怎么会出事了?”

左仲仪道:“是我不该派他出航……”

郭良儒唾咽抽搐中极力克制情绪,终能忍住,悲切道:“希望没事才好……”复瞧往布

中字迹。

左仲仪道:“他们要五十万金,放心,我会打理。”

郭良儒切声道:“好个火蛟帮,他们不是早被灭了,怎么还在海上横行?”

左仲仪道:“你较了解,可否说清楚些?”

郭良儒道:“火蛟帮原即海盗,当年横行外海,俨然独大,然因事后分赃不均起了内

哄,那包天星,刘吞金乘机联合官方及受辱者全力围剿,终把他们给收拾,谁知现又再次复

活……。火蛟帮抢劫,喜欢将火油倒入水中,拖得长长,且一次四五条,待目标靠近,立即

点燃火油,哗地一响,数条火龙燃起,以壮声势,因面得名。”

左仲仪道:“他们作案手法,倒是听过,只是海盗一定有个窝。”

郭良儒道:“是有窝,只是海中无名岛甚多,查无可查,内陆人尽管称之为火蛟岛,真

正去过却没几个。”

左仲仪道:“帮主呢?听说姓烈?”

郭良儒道:“烈九蛟乃海盗祖师爷,若活着恐有七十岁,前次被剿灭的是较年轻帮主仇

涛,现却不知是谁。”

左仲仪道:“总得查明,幸尚有七天,且他们将会通知

郭良儒轻叹:“实是多事之秋……老奴家当全部清出,亦不足五十万金以赎人……”

左仲仪道:“不必全给,剩下我来想法子,郭叔应知,若圣帮过得去,毋需动到你一分

钱。”

郭良儒含泪道:“老奴知晓,秀儿性命要紧。”

话未说完,那花枝招展胸大没脑的漂亮年轻夫人飞也似地奔来。

姬明珠一向以明珠自居,她喜明珠色软柔缎装罗裙,那似是嫁装,天天穿着似新娘,头

戴孔雀明珠花替,每跳一步,孔雀羽即颤一次,明珠散晃光芒,顶在朝阳下,耀眼已极,她

且双手戴明珠戒,原是戴十指,但总该万晶丛中一点绿,故左手无名批改戴翡翠戒,果然更

为显眼。

不只头上手上,连手臂,胸前皆串串珍珠翡玉,黄金白金吊满身,活似个展示架。

姬明珠听及说话声,迫不及待想对来人展示珠宝,毕竞孤芳自赏,不如皆大欢喜来得过

瘾,故奔得既急且快,见着来人不知是圣帮大当家,竟尔招手笑道,“酷哥么?可见我明珠

亮不亮?”摆了个花枝招展姿势,明珠反射阳光,直刺左仲仪,对方的确酷帅,颇具吸引

力。

左仲仪从柳碧玑的口中得知她乃胸大没脑喜奢华者,谁知竟疯狂至此地步,直觉似有点

病态,然其为郭叔夫人,怎好调侃,拱手道:“夫人么?”

姬明珠呵呵笑道:“我是,但你可叫我明珠,大家年龄相仿,夫人来夫人去,不习

惯。”

郭良儒窘红脸面,道:“不得无礼,他乃圣爷,圣帮之主。”

姬明珠先时未解:“圣爷?”突又想及圣爷即圣帮之主,始吓着,唉呀一声,双手抽收

背面,她知只有圣爷能摘下且没收身上珠宝,一时想藏住,急道:“这些都是假的,圣爷千

万别要。”

左仲仪道:“假的就麻烦了。”

姬明珠更急道:“你当真要取我的珠宝?”

左仲仪道:“它是郭叔之物,我怎敢取?你倒该好好照顾郭叔,日后我还有重赏。”

姬明珠眼睛顿亮道:“当真有赏?”

左仲仪道:“看你表现再说。”拜礼郭良儒道:“郭叔您和她好好谈,我走了。”毕竟

留此,徒增对方尴尬,不如避去。

郭良儒拱手道:“多谢圣爷……”想想,交还断指,此该属查案用。

左仲仪待要接手,姬明珠乍见宝戒,登现贪婪扑来道:“宝戒,赏我赏我……”伸手慾

抢,郭良儒急道:“不得无礼。”想拦已拦不住了。

左仲仪落落大方送去道:“活人身上断指戒,你要么?”故意血林淋那头向着对方。

姬明珠乍见血肉断指,吓得花容失色道:“它它它……”哪敢再抢。

左仲仪道:“别的可以给,这个不能给,郭叔会告诉你理由。”说完拜礼而去。

姬明珠诧道:“为何不能给?”后悔方才未抢及,其实抢着后,宝戒留下,断指丢弃不

就没事?后悔后悔后悔。

郭良儒叹息道:“你看不出那是阿秀手指么?”

姬明珠诧道:“阿秀?”

郭良儒默然额首,老态了许多。

姬明珠惧声道:“是阿秀的?”摸摸手指,有点疼了。

“他怎么会被砍?若遭抢劫,给他不就得了?或是当年赏我,不就没事了”。

郭良儒道:“莫要天真,他被绑架,要求五十万金赎款,断指为证,若不交出赎款,他

会没命。”

姬明珠诧道:“五十万金?你哪来这么多钱?”突然意识到手上的珠宝不保,急又躲闪

道:“不,你不能动我的东西,是你赏我的就是我的东西。”

郭良儒道:“为了阿秀,你暂时牺牲一下,日后必加倍还你。”

姬明珠斥道:“不,我的就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为了珠宝,哪顾得停留,掩珠宝

逃命式地奔回闺房躲个没头没脑。

郭良儒悲叹不已,如若平时,全数赠她又何妨,然为了亲生儿,就是落个家破人亡也得

拼,顾不得俏夫人,仍往闺房行动不,图索珠宝。

左仲仪回到了逸香园,已交代护法等加强戒备,并传令所有的分舵进入备战。

圣帮虽以经商为主,然若发生巨变,自该以武力为后盾,多年来从未荒废武学,动员起

来,简直个个精神抖擞,亟慾给恶敌迎头痛击。

左仲仪暗叹道:“不战而屈之人之兵乃最上策,然情势所逼,非得开战仍要战……希望

把牺牲降至最低。”

他正盘算如何布局,郭良儒已提着大包东西进门,拜礼道:“圣爷,珠宝已在此……”

左仲仪诧道:“这么快?用何种法子?”姬明珠贪婪至此,能及时将其手中珠宝取下,忒

不简单,暗付道:“莫非用抢的?”

郭良儒道:“属下开了张二十万金无法兑现的银票跟她换得。”

左仲仪恍然道:“呢。好极,好招。”原是用骗的,如此倒省事,不禁佩服其处理融

圆,笑道:“她该不会前去提领吧?”

郭良儒道:“暂时不会,放一天有两百利息,她正忙着数银子。”

左仲仪笑道:“好方法。”将珠宝收下,不敢多露笑意,敛起心神说道:“珠宝只是借

用,待救出阿秀后再说,无人能从圣帮抢走一两银半分钱。”

郭良儒道:“一切全凭圣爷作主。”太平十数年,终也该面临再次挑战了,一阵是气冲

顶,老当益壮顿涌心头,现不只是为儿子一战,更为圣帮一战。

左仲仪道:“火蛟帮雄据外海,得联合官府才行,不知郭叔有何意见?”

郭良儒道:“剿灭海盗原是官府之责,但希望低调行事,且先救出秀儿再说。”

左仲仪道:“我会处理,其实也别指望官府真正能出兵,别扯我等后腿即可,一切仍得

靠自己。”

郭良儒道:“老奴未荒废武学,可派上用场了。”

左仲仪道:“你还是留守,总坛远比任何重要,唯你可靠。”毕竟事关他见,莫要中途

感情用事才好。

郭良儒感激道:“多谢圣爷抬爱……若有秀儿消息,请您老随时报予我知,不论死

活……”

左仲仪安慰道:“放心,必活着救他出来。”

郭良儒再次道谢。

事不宜迟,左仲仪收妥珠宝后,已亲自赶往圣兴号,在那头等着高蛟高鱼兄弟回报,毕

竟郭奇秀在海上被劫,总得问个清楚。

郭良儒只能膜拜苍天以祈降福,护佑儿子安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