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一 章 天 灾

作者:李凉

钱塘江口正肆虐着超狂颷风,指粗骤雨支支如利箭穿射江面,卷带烈风横扫四面八方,

江洪涛涛滚掠,挤向反冲海啸狂涛,直若狂龙斗怒蛟,撞得浪花一幕幕暴天掠地,岸边腿粗

柳树受之不及,纷纷齐腰折断,渡口船支更落浪中巨盆,硬被捣过来涮过去,不断相互撞

击,较瘦小,腐旧者皆因不耐撞击,因而裂舱进水,甚至翻覆沉没,或有逃避不及之船家,

全数落水,在几声惨叫挣扎后,照样灭顶。

六月飚风在狂肆虐下,纵是巨船,亦显得渺小,无助而危机四伏,尤在三更半夜出航,

更若鬼哭神号,身临地狱,与玩命无异。

“圣兴号”的确拚过老命想出航,然在飚风逼迫下又折返钱塘江口,随狂风骤雨起伏摇

晃着。

“圣帮”船运发达,操船撑舵好手亦不在少数,然此时却只能勉强维持巨船不沉,无法

再出航,船员不断与巨浪搏斗,只求平安无事。

领航者年约五旬,一身锦袍,原是高高在上的“圣帮”掌门左海瑞,此时却显得惊惶失

措,直叫着:“船队可回?船队可安全?有消息么?”

面对暴雨密布,涛涛巨浪,根本瞧不清五丈远近事物,无人能回话。

左海瑞仍鼎立船头,凭着多年的修为功夫抵挡暴雨吹击,他已一身湿透,仍不肯放弃搜

寻,复又喊来“圣兴号”护法高蛟,问道:“高鱼不是去搜了?怎么会没消息?”

高蛟年约四十,平头劲脸,留有短鬓,身材壮硕,出航喜穿黑背心,故晒得一身黝黑,

其能当上“圣兴号”护法,皆因其航海技术一流,水功到位,乃圣帮不可多得好手,故被倚

重,高鱼乃其弟,一身水功更了得,专长于险中救难,此次圣帮船队出航,突逢飚风,高鱼

见已被指派前往救助,左海瑞故有此一问。

高蛟未见弟弟,怎知消息,然情况恶劣,他亦颇为担心,道:“若有消息高鱼必定能处

理,圣爷何不请回,毋需在此冒险。”心想若飚风仍不停,引起真正海啸,恐连巨船皆不

妙,掌门身系全帮安危重责,实不宜冒此险。

左海瑞急切道:“不成不成,此次航程事关重大,我一定要等到消息,能不能再出

航?”

高蛟道:“都已出航三次,全被迫回,除非用羊皮气球筏,否则巨船根本行不通。”

左海瑞不禁泄气道:“可有羊皮气球筏?”

高蛟道:“万万使不得,操此筏,得有我弟弟那种水功夫才行,圣爷请稍安勿躁,何不

先回,毕竟一趟船出事,于圣帮来说,应该挺得住。”

左海瑞急道:“你不懂,此趟船关系重大……”忽又觉得不能多说,道:“退去吧,一

有消息,立即回报,不论是哪艘船,我都希望不要出事。”

高蛟应是,拱手而退,心头却纳闷不解,凭圣帮财力,纵使五艘船全都沉了,亦应非啥

大事,何况以前也遭受暴风雨,沉了七艘,也未见掌门急成这个样子,难道船中另有值钱货?

否则以米粮,铜矿等物,有何好急的?他想问,却因身分,不敢开口,且走一步是一步。

狂风暴雨中,复又挣扎一更次,忽见海面上浮出羊皮气筏,随浪涌来。

高蛟深知弟弟回来,登时回报,左海瑞急切奔往左船侧,直道人呢人呢?皮筏一片空

白,不见人踪,高蚊道:“如此巨浪,高鱼必定躲入水底,以减少波击,除了换气他是不会

浮出水面。”

话方说完,忽见船边巨浪击后,一黑影如飞弹鱼射而出,正是高鱼,他已距船不及十

丈,轻功再腾,弹掠上船,其身着一身黑水靠,和哥哥一样壮挺,身材却显得更修长,灵敏

如鱼,五官不大,但劲中带秀,耳朵却大得出奇,且可晃动,亦可罩护耳洞,确是潜水好材

料,他方上船,两耳不停晃弹水珠,但因事急,立即拜礼道:“回圣爷,五艘船恐全数沉

没。”

左海瑞乍闻,脸面抽变道:“当真?你可搜仔细?”

高鱼道:“百里之内已无船支,除非他们早巳赶往镇江,否则无一幸免。”

左海瑞急切道:“怎么会在镇江?完了一切都完了……该怎么办才好?”急得四处踱步,

任暴雨烈击衣脸,仍不知闪避。

高鱼道:“船是沉了,但沉到海底,若有贵重物品,待风平浪静,再捞不迟。”

左海瑞目光一亮道:”你有把握捞着?”

高鱼道:“船身未解体,大约有五成机会,但若解体,恐难度较高……”

左海瑞又显失望:“如此重物,若下沉撞击,岂无解体之理。”

高鱼,高蛟相问何物,但帮规甚严,掌门不说,无人敢问。

高蛟见圣爷失魂落魄,在此狂风暴雨情境,恐有意外,遂道:“圣爷请回吧,船已沉,

搜索该告段落,其他事,待雨过天晴再设法如何?”

左海瑞知已无计可施,纵是失望却也得打起精神稳住一切,深深吸气,暗道:“一切待

奇迹了。”转向众人道:“回航吧,此事不准走漏任何消息。”

高蛟,高鱼等人同声应是,立即调动船舵,顺着巨浪驶往专用港口避难。

高鱼则解下右臂绳索,不断扯收,终把羊皮气筏拖上船面,他原以绳索和气筏相连,故

能在涛天巨浪中来去自如。

巨船行地往专属港口左海瑞匆匆下船,直奔暗处。

港口风浪较小,巨船不再颠晃,高氏兄弟让手下休息,两人却满头雾水,猜不着沉船所

载何物,圣爷怎么如此焦切?难道此事将危害圣帮安危?然高氏兄弟仍对圣帮信心十足,毕竟

百年来大风大浪皆已安然度过,何在乎此次小事一件。

左海瑞甚快返回圣帮杭州总坛。

书香世家般古朴宅院,瞧不出王公贵族式显眼豪华建物,唯一能感觉其气势者,乃其占

地数甲之森森宽广庭园。

左海瑞升任掌门已有五年之久,他和哥哥风格迥异,较为浮华,故在东院另筹海瑞楼,

乃圣帮最豪华者,他正于海瑞楼密室,找来老总管郭良儒,会商大事。

郭良儒已逾六旬,一身儒装,鬃髯飘逸,极显智慧,其乃继承父亲郭德为圣帮总管,不

但辅佐前任圣爷左海宁有功,左海瑞亦留在身边所用,可谓世袭,故对圣帮了若指掌,且忠

心耿耿。

郭良儒见得左海瑞一身湿漉未换,即唤来自己,知必有大事,不敢怠慢,立即追问道:

“出了何事?”

左海瑞一脸的苍白道:“大事,运往镇江的船沉了。”

郭良儒道:“航运走久,多少遇风浪,沉它几艘,并不足以伤根本,圣爷莫要太惊慌自

责。”

左海瑞道:“你有所不知,船表面运粮,铁沙,铜矿,暗地里,运的是黄金。”

郭良儒登诧道:“黄金?有多少?”

左海瑞道:“库存货,足足三船,数千万两。”

郭良儒骇道:“数千万两?”

左海瑞苍老着白脸点头道:“都沉了……”

郭良儒立身而起,心肺怦动:“圣爷玩笑可开大了,要运如此多的黄金,至少也该跟属

下商量商量,一次失去数千万两,就连大清皇朝的皇帝也受不了,此举已危及圣帮存亡,您

可知道?”

左海瑞叹道:“我当然知晓,当时之所以想运走,乃是鹰帮最近在杭州活动频繁,我想

镇江或海宁乃我派秘密大本营,将黄金藏在那里,必能更安全,由于此事越隐密越好,故未

和你商量,谁知老天故意找碴唱反调,来个大天灾,落得如此局面,此实所料未及”。

郭良儒叹道:“如此巨额损失,就算努力十年也未必弥补得了,何况全是现货,如此失

金,要是有突来大银票兑换,咱根本拿不出来,圣帮随时会倒。”

左海瑞道:“有何方法好收拾,你替我拿个主意。”

郭良儒道:“能打捞寻着?”

左海瑞道:“恐怕得一段时间,且只有五成机会。”

郭良儒知大海捞物,并非易事,然失此重金,的确危及圣帮根本,盘算过后,仍觉棘手

道:“看来只有把消息压下去,以圣帮信誉撑着。只要不引起恐慌,来个全国兑现,也许可

以撑过此次灾难。”

左海瑞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例如向关系事业或他人调银子周转周转?”

郭良儒道:“不妥,不妥,此时此刻若四处调款,必定引起疑心而穿帮,一切以稳住阵

脚为优先。”

左海瑞在无计可施之下,唯听此意见,决心隐瞒此事,郭良儒为免让其泄底,催促快快

更换湿衣,左海瑞亦知轻重,立即奔往其住处,换得干净绣金锦袍,恢复威严气势,原以为

此事就此掩去,谁知圣兴号船长高蛟已奔来求见,左海瑞接于密室,急切直道:“出了何

事?”

高蛟道:“鹰帮可能知晓沉船之事,方才已来了一艘,不断打探有关我帮消息。”

左海瑞眉头一挑,冷道:“问啥名堂,沉几艘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高蛟道,“他们不只打探沉船,还问沉船是否全是黄金,又说圣帮沉了千万两黄金,快

完蛋了。”

左海瑞,郭良儒闻言同诧,不敢相信消息传的‘如此之快,左海瑞急道:“胡说八道,

怎有此事?”

郭良儒道:“他们找谁打听?”

高蛟道:“直接找圣兴号,且要我等投靠,态度嚣张,属下总觉他们有备而来,故先行

通知,也好主子有个防范。”

郭良儒道:“你做的很好,回去守船吧,且稳住弟兄,是沉了一些银子,但根本伤不了

圣帮,莫要中了鹰帮离间之计”。

高蛟一副信心十足,拱手拜礼而去。

左海瑞急切道:“你怎能说失了银子;他们迟早会乱,此和隐瞒原有所违背。”

郭良儒道:“是稍有违背。但他们并非呆者,圣爷冒雨亲自寻找,若非重物、岂会如

此,故说明失银总比失金好,”

左海瑞心念一转,倒也懂了,道:“便如此说,但鹰帮怎么如此快即找上门,难道消息

走漏?”

郭良儒沉吟后说道:“对方若往附近渔家打探,或可能是瞎猜,但直接找上圣兴号,多

少有几成把握……”

左海瑞冷道:“谁敢走漏消息,帮规处理。”

郭良儒道:“人多嘴杂,也许有人无意中露了痕迹,就算未露迹,鹰帮亦情愿如此想,

消息迟早会传开,纵使谣言对咱们却是事实。”

左海瑞道:“那该如何?”

郭良儒道:“除了尽快找回失金,恐不易避开此关,毕竟数量庞大,天下无人能借调,

除了当今皇朝,但圣帮和满人总带着奇异且似敌似友的关系,最好也别让雍正皇帝知晓圣帮

处境,否则更不妙。”

左海瑞焦切万分道:“亿嘉票号的‘皇帮’呢?咱可迂回借去。”

郭良儒摇头道:“不妥不妥,若是小数目或可应付,若数目太大,必遮掩不了他人耳

目,不但‘皇帮’不行,连‘漕帮’等其他帮派也借不得。”

左海瑞道:“那不是坐以待毙?”

郭良儒难以回答道:“圣爷此次惹的麻烦可大了……,且走一步算一步。”说完不禁暗

叹,自己一生奉献圣帮,就连父亲及儿子未来前途亦可能因此断送,想来无限感慨,他素知

目前此位圣爷好大喜功,但从未料到他会做出如此惊人之举,金库守在总坛谁敢来犯,他却

自作聪明移位,惹来如此难以收拾局面,难道就验古人所训“富不过三代”命运?左海瑞亦

后悔不已,挣扎中仍不肯坐以待毙,心念转处,当机立断道:“我得全力找回金块,我想辞

去掌门一职。”

此语又是霹雷一击,郭良儒诧道:“圣爷想辞掌门,不再担任帮主?”

左海瑞道:“不错,除此之外,无法隐秘而专心找回失金。”郭良儒亦知圣爷位重权

巨,根本无法私自失踪或离去,道:“可是圣爷一走,由谁接掌掌门?大少爷么?”

左海瑞露出神秘黠笑道:“不,胜超经验尚不足,无以担当大任,掌门一职还是还给我

那堂侄仲仪吧,我原从他父亲手中取得此职位,现在还他亦是应该。”

原来前任圣帮掌门乃左海宁任职,然五年前一次海难,左海宁身亡,尚未立下接班渝

令,情急中由其弟左海瑞接任,否则照以往规矩,乃左海宁之子左仲仪最有机会接任掌门、

左海瑞算是平白捡了便宜,其当然全力栽培儿子左胜超接位,但突如其来想让位左仲仪,倒

让郭良儒大感意外。

郭良儒道:“圣帮虽未规定传子不传贤,但圣爷想把掌门传回仲仪之手,未来恐不易再

取得掌门一职了。”

左海瑞道:“我了解,其实掌门原就是我大哥所拥有,我只是兼差罢了,何况我也惹了

麻烦,总要全心全意地弥补过错,此时还位予我堂侄,亦算向天下有所交代,也了了我一桩

心愿。”

郭良儒当然不信其所言,毕竟他为栽培大少爷左胜超继位,已花费了不少的心血,怎可

能临阵放弃?其小必有缘故,心念转处,终有所了解,原是左仲仪在五年前未能接替父亲掌

门一职,已放逐自己沦落天涯海角,听说混得极差,若找他来继位,充其量亦只是替死鬼,

他怎能把圣帮如此庞大基业搞好?何况在失重金之下,左海瑞若让儿子继位,那才大大不

妥,他倒是拨好算盘,先行让位,待找到失金,且在左仲仪无法整顿圣帮下、自能轻易夺回

掌门一,如此既能避祸,又能掌权,何乐而不为。

郭良儒想通此理,然他身为总管,只有忠于圣帮,忠于圣爷,又怎么敢出言挑拨,道:

“既然圣爷有所决定,属下全力以赴就是,但若您传位于仲仪,属下亦只能听令于他,毕竟

祖先发过重誓,郭家一生以圣爷为尊,一生忠于圣帮。”

左海瑞爽声道:“自该如此,我就是欣赏你的忠心,这么多年来,全亏你的帮忙,圣帮

方能蒸蒸日上,未来亦得靠你的长才,仲仪虽是我的堂侄,但也是圣帮一分子,你自该帮

他,何况我也未脱离圣帮,全是一家人。”

郭良儒道:“多谢圣爷体谅,然若新掌门问及失金事,属下仍得实话回答,否则将犯了

欺瞒之罪。”

左海瑞脸面稍动,他原想隐去,但得知这者总管就是这副脾气,恐不易改变,遂道:

“说吧,且说我是无心之过便可。”

郭良儒道:“帮主的确无心之过,属下将说明,倒是你有意退位,不知何时可通知伸仪

少爷回来继位?”

左海瑞道:“越快越好,只要找到,我立即让位。

郭良儒得令,立即安排手下寻人。

对于左仲仪变得何副模样,德行,两人揣测不断,左海瑞希望一如往昔,烂得一塌糊

涂,也好背此黑锅,郭良儒希望别太差,否则实在无法向圣帮交代,以及愧对前任掌门,毕

竟他亦和左海宁交情匪浅,纵其己身故,亦有责任在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