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二十二章 奇 女

作者:李凉

正险处,忽闻砰地巨响,船身抖动,吓得郭奇秀差点栽倒。

左仲仪暗诧道:“撞船了?”

外头突地了女人的声音,喝道:“好大的胆子,敢挡本姑娘的去路。”竟尔大打出手。

郭奇秀闻言怎敢停留,冷道:“暂饶你一命,敢作怪,剥你的皮。”伯他叫喊,一指截

其哑穴,始戴上面罩,快奔出去,交将舱板锁死。

左仲仪暗道好险,既然性命极险,只有拼命,手脚不能动,唯有脖子可以转动,左伸右

伸,亟慾咬断绳索,却总差数寸,恨不得学了长舌功,能卷绳扯断。

外头传来女子的喝声道:“什么理亲王屁亲王,姑奶奶我刘光霞就是不吃这一套,给我

砸。”打斗更形激烈。

左仲仪诧道:“怎么会是这大丑女?”不禁想笑,实在是冤家聚头,如若当真让她救

去,恐没完没了,还是自行逃命要紧,挤得更急,脖子几乎扯断。

郭奇秀千算万算,怎知会在海上撞船?见得对方是刘吞金这女,知不好惹,急忙说道:

“别打啦,快叫刘姑娘赔罪。”

那些舵手虽是理亲王的手下,平常跋雇习惯,然郭奇秀既是杀手头子,武功高强,舵手

总忌讳者,故已收招道歉,静观其变。

郭奇秀拱手陪笑道:“姑娘请见谅,一时不小心撞上,所有损失定予赔偿”。拿出五百

两银票,道:“如此数目可够么?”

刘光霞冷哼道:“我的船可是块块精挑细选紫檀木所造,几百两即要发?门都没有”。

其所驾驭者,乃是条形快船,长约五丈,宽约两丈,全部木料不多,勘个数百两已是新船价

码,分明敲诈居多。

郭奇秀不多言,又拿出另张银票,道:“千两银票应足够了吧?”

刘光霞这才嘻嘻笑道:“够了够了,快收下”。伸和一挥,一名健硕手下掠身取回银

票,验明果然是千两银票无误,随即交予主子。

郭奇秀道:“得罪之处尚祈见谅,不知姑娘是否可调船让去?”

刘光霞瞧及银票,呵呵笑道:“是宝祥钱庄银票,看来你很有钱,到底是谁?干啥蒙面

见不得人?摘下来让我瞧瞧。”

郭奇秀暗斥小妖女,专找麻烦,如若往昔易容,脱下面罩何妨,然已换回原貌,怎么可

在众人面前现形,只能忍气吞声,拱声道:“在下脸面受伤,始裹黑布,故不便摘下,尚祈

姑娘见谅。”

刘光霞血盆大口猛张,笑道:“没关系,我多的是灵葯,脱下来帮你敷。”

郭奇秀道:“不必了,已结咖,快好了。”

刘光霞道:“可惜,那好吧,日后再见。”准备调船而去。

郭奇秀暗喜,终把恶女给摆平了。

方便知左仲仪乍闻丑女将走,情急中猛把后脑勺敲向木桩,发出叩叩声响,纵是敲疼,

仍不肯停。

叩声传出,刘光霞顿有感应,好奇道:“那是什么东西?你藏了灵禽异兽?”

郭奇秀暗恨未一刀先杀了祸害,干笑道:“只是木桨滚动,并无它物。”

刘光霞道:“怎是?我听若猩猩打鼓,把它放出来瞧瞧。”意慾派人登船查探。

郭奇秀不禁恼怒道:“姑娘未免管得太多,撞船之事已赔偿,你尚待如何?”

刘光霞道:“莫生气,我只是瞧瞧而已,死不了人,别小心眼了。”仍催着手下快快行

动。

郭奇秀冷哼道:“不可理喻。”下令调船准备离去。

左仲仪敲得更急。

刘光霞复觉奇异道:“怎敲个不停?难道你贩卖人口,抓得少女卖到西洋当妓女么?”

郭奇秀冷道:“少胡说八。”催船快走。

刘光霞喝道:“别溜,我最恨逼良为娟,先拿下再说。”一声令下,刘帮弟子直掠官船

登时又大打出手。

郭奇秀眼看慾罢不能,终难克制,怒道:“丑八怪不识好歹,以为我怕了你么?”杀机

已起,猛往刘光霞扑去,破浪掌逼至极限,强劈肚腹。

任刘光霞武功了得,却也难挡对方极力一击。

砰。

暴响传出,直若巨捶击鼓。

刘光霞腹部受击,唉呀闷叫,倒摔水中,叭地又是一响,水花溅得好高,原该受伤沉入

海底,谁知哇哇疼叫后,伸手摸摸肚皮,竟也没事,暗道:“幸有软甲护体。”忽又听得船

舱咯咯声音传来,当知位置,暗道:“攻人不了,待我攻船。”避开船上敌手,拿出匕首,

运极真劲,直往舱底刺去。

由于身在水底,匕首又尖,刺入舱板,只发出嘟嘟之声,郭奇秀以为左仲仪作怪,根本

不理,直喝手下扑杀刘帮弟子,准备灭口。

刘光霞经验甚老道,匕首刺得即深又直,好让舱板完全断裂,然她又留着半指宽度要

连,免得断裂彻底,只一小洞即要入灌入海水,待刺数十刀,弄了个半桌大圆形,这才收

刀,邪笑一声道:“活该你这小王八要倒霉了。”双掌动迳,猛往裂板劈去。

砰地又是一响。

舱板裂凹隐入,海水猛灌内舱。

刘光霞如鱼窜入。

左仲仪赫见对方,脑袋敲得更急,此时哪顾丑女美女,只顾祈求救命,先逃离苦难再

说。

刘光霞诧道:“仪郎么?”虽在水中喊不出声音,然表情尽展无遗,乘着水势,直扑过

去。

内舱淹水,只在极短的时间里,郭奇秀原是不觉,然狂流涌入,船身立即打斜,吓得他

怔觉不妙,厉吼道:“丑八怪你敢毁我船。”哪顾得再战刘帮弟子,慾跳入内舱斗之。

刘光霞却甚老练,一手切断绳索,拖住情郎,一手反打郭奇秀,迫得他暂时下不了内

舱,刘光霞借此推力,已往外洞冲去,逃出内舱,拼命游走。

郭奇秀这才想及放走左仲仪远比沉船重要,登时落水追杀,厉吼不断,然却口出无声,

只顾咕噜咕噜直冒气泡,骂得几句,始知身在水中,气息甚重要,故闭口,专心追杀,掌劲

已大打折扣,亦抽出利刃拼命追赶。

然那刘光霞似从小在水中长大,身若游鱼,虽拖得一人,仍东溜西窜,逃得甚是从容,

毕竟身躯过大,目标显眼,再此下去,永无脱逃时刻,心念一转,登又计法入脑门,直往水

底潜去,找得珊瑚洞穴后,始将海砂弄浑,再乘机溜入秘洞躲藏。

郭奇秀哪知对方诡计多端,拼命追来却落个浑水趟身,失去了目标,只能四处游走搜

索。

刘光霞硬是不肯出声,屏息以待,然左仲仪因武功受制,气息吸得甚少,根本忍不了多

久,此时已受不了,开始挣扎慾往水面换气,刘光霞扯紧,急示意,现在出去,前功尽弃,

左仲仪直摇头,现在不换气,死路一条,已是憋得满脸通红。

刘光霞当机立断?猛地往男人嘴chún吻去,借以输送气息,左仲仪诧骇吱吱晤晤想抗拒,

刘光霞怒瞪,快要没命还挣扎?丑女就不能亲吻么?左仲仪终在忍受不了下,接受恶吻。

气息传来,注于生命上,左仲仪似若解脱,但于贞操上,却似被强暴,失身感觉直涌心

头。

刘光霞一吻得手,虽觉好玩,然毕竟是女人,待想及此事竞也脸面通红,她不敢拨动香

舌以挑情慾,然尽管如此,触电感觉仍传遍全身,爱意顿生,舍不得放开。

左仲仪想挣脱,又怕气息不够,只好任其蹂躏,直到后来,竟也习惯,暗觉一股幽香传

来其实若不想那排暴牙,刘女倒也不赖,尤其对主又有了救命之恩。

双方心绪翻覆搅动着,不知外头危险事。

终于郭奇秀搜人不着,且气息已弱,不得不服出水面换气。

刘女知机会到来,不敢再陶醉香吻之中,立即拖着左仲仪往另一区潜去,待离奇秀二度

潜入水底找寻,两人早巳躲得甚远,几已逃出数百丈,始敢浮出水面换气,赫见快船在东南

不远处,立即游去。

刘帮弟子知官船已入水懒得再战,全数回船,以搜寻女当家为要务,忽见目标,欣喜驶

来,且抛出绳索,将人拖上船。

刘光霞这才嘘气道:“好险,找个小岛先躲起来。”快船调行方向,直冲而去。

左仲仪却急了,吱吱晤晤,说不出话,刘光霞知他哑穴受制,替他解开,他立即喊道:

“不能让郭奇秀走脱。”

刘光霞嘿嘿邪笑道:“有无搞错?我是船老大,你是病人,为啥要听你的?”

左仲仪干声道:“拜托,事关圣帮安危。”

刘光霞瞄眼道:“早点娶我不就没事了?”想及方才拥吻,脸面稍稍生热,却也舒畅于

心。

左仲仪岂敢回忆?故作不知情,急道:“此事玩笑不得。”

刘光霞道:“婚姻大事,岂能玩笑?”

左仲仪窘声道:“我是说让黑衣人逃走,圣帮立即陷入了危机。”

刘光霞冷道:“连我也不瞧一下正眼么?”

左仲仪顿窘道:“非也,我中毒,穴道又受制,活动不方便……”

刘光霞始伸手替他解穴,道:“莫急,那艘船已穿洞,顶多再支持几个时辰,他们别想

逃,你不觉得应先治好自己么?”

左仲仪这才知其用意,道:“多谢帮忙………”

刘光霞仍指示手下往小岛驶去,暂时避开再说。

左仲仪好奇道:“此处离内陆多远?”

刘光霞道:“少说也有两百里”。

左仲仪诧道:“这么远?今天是初几?”

刘光霞道:“初十一吧。”

左仲仪道:“初十一?那岂非超过兑现日一天?我被绑了两天两夜?”

刘光霞道:“差不多。”

左仲仪苦笑道:“完了完了,你爹当真挤兑银子么?”

刘光霞道:“不错,我爹一向说一不二,跟我一样。”

左仲仪急道:“你快快修书通知你爹,我愿意娶你了,要他莫兑现。”

刘光霞瞪眼道:“啥话?当初是提亲,那是聘金,现在是啥?卖女儿么?别搞错,是我

选你,非你挑选我。”

左仲仪窘苦道:“那请快快选我吧”。

刘光霞不禁呵呵笑道:“怎么?堂堂圣爷也有吃软饭这一天?不嫌我丑么?”

左仲仪窘声道:“美丑总阳外相,其实你心地善良……”

刘光霞邪道:“现在会说我有内在美了?男人真是舌灿莲花,墙头之草,实要不得。”

左仲仪急道:“姑娘请帮帮忙。”

刘光霞瞧他切急样,终也不忍道:“不是我不帮,只是身在外海,如何能修书?那倒不

如载弥回去办事,但又如何?已过数天,圣帮若撑不住,也是天命。”

左仲仪一楞终于看清了事实,轻轻一叹道:“看来全靠老天帮忙了……”目前已无能为

力,争亦无用,倒不如另拟计策。

唯一希望是刘吞金别兑现,然依其个性恐难如此。

另则是总管挺得住,助圣帮度过此难关,但成么?资金如此庞大,恐非他能力所及。

看来除了我找回失去库金否则一切终难处理。

左仲仪道:“感谢救助,能否好人作到底,解我身上的迷毒?”

刘光霞道:“在解啊,感觉如何?”

左仲仪道:“软酸酸,使不上力。”

刘光霞道:“是迷毒没氏,倒是比较难解,你先服下几颗醒神丸,待我用功力替你逼

毒。”

左仲仪只能听令行事,服下了三颗金色葯丸后,已坐定,刘光霞行往其背后,坐定下

来,伸手往命门穴贴去,功力源源迫来,左仲仪借功练功,双方进入了忘我之境。

刘帮数名弟子负责护持,幸好官船已入水,行动较慢,早已抛得老远,安全无虑。

郭奇秀连搜数回,未见人踪,已气得哇哇大叫,然又能如何,人已落水无异大海捞针,

只能碰运气,强求无效,遂游回官船,见得船身倾斜一半,又自咒骂。

待问及状况,舵手回答,此船设计特殊,分有三舱,其中一舱进水,勉强可支撑半天,

届时将沉没,且无法修复。

郭奇秀才当机立断下令往火焰岛行去,毕竟那头有烈九蛟可利用,若左仲仪伤愈搜来,

也好有个挡箭牌,另则此岛离此不远,可停靠修船,一举双得下,当然该往此处去。

官船扬起帆,一晃高,一晃沉地驶去。

功行三周天后,左仲仪脑门已渐渐地冒出了淡红烟雾,一股腥味冲鼻,看是毒物已出。

刘帮弟子乍觉腥味,知其有毒,皆避左右。

刘光霞倒仍气定神闲,功力直遏地去,丝毫不受影响,她甚至觉得内劲交融,似诉情

衷,甜妙无比,进而陶醉其中。

唯左仲仪不敢分心,乘外劲内流之际,拼命解去毒物,三周天下来,自身功力已渐渐恢

复,终可自行解毒,然刘光霞并未收手,岂可过河拆桥,仍自让它窜流全身。

直到四周天已过午时将至,刘光霞始收手,眼看小岛已:至,先行上岸,前去找寻枯

枝,并猎来山鸡,升火烤食。

刘帮的弟子眼尖,当知大小姐如此牺牲,全是为了这个男人,如若对方再背叛,恐不够

意思,但又如何,大小姐实是丑得可以,若非为了钱财,谁肯娶她?  

刘帮弟子亦陷入钱财和美丑挣扎之中,且难测此段姻缘将如何发展。  

行功至五周天后,左仲仪终完全争去身上之毒,功力恢复后,精神忒是舒爽,忽见刘光

霞招手:“下来吃东西。”总觉尴尬,还是掠往岸这吃起烤鸡,且不忘道谢。  

刘光霞冷道:“谢什么?算你命大以后别抛弃我就了。”

左仲仪干声道:“不会……只是姑娘定要跟着我么?”

刘光霞白眼道:“我那么丑?谁要?不跟你跟谁?”  

左仲仪道:“可是你方才说,只有你选我,怎么又说跟……”

刘光霞道:“是选中你啦,他日若后悔再说。”

左仲仪应是,却是满肚子的苦恼,毕竟救命恩情乃是另一回事,结婚娶妻又是另一回

事,若无感情,强逼一起,将痛苦一生,然对方如此深情款款,又怎么忍泼冷水,且走一步

是一步了。

他不敢表现露骨,免得她受到了刺激,毕竟救命之恩仍得顾着。

刘光霞大略感受对方心意,亦不强逼,只顾做好女人本分,给肉给水,伺候得无微不

至。

待用餐完毕,左仲仪急于解危道:“我得找到郭奇秀,要回库金否则圣帮危机难度。”

刘光霞道:“当真要去?他躲到火焰岛,可能有个老妖物。”

左仲仪道:“不去不行,圣帮过不了关。”

刘光霞爽快答应,道:“好吧,既然舍命陪君子就陪到底。”已和左仲仪同行登船,直

往火焰岛驶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