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一 章 卖 身

作者:李凉

柳碧玑亦为圣爷失踪和钱庄失血而烦恼。如若圣爷坐镇,情况将不致如此严重,至少到

刘吞金那头唬弄一番,可也能弄个万把金救急,然他竟然被劫,难道圣帮真该败亡么?

柳碧玑总觉圣帮非败亡之相,必能撑过此次危机。

她亦考虑拿出理亲王当太子之真正秘诏,卖予理亲王,说不定可卖得好价钱,可是以自

己姥姥身份,又怎取信于人?何况此事关重大,弄个不好,准替圣帮惹来莫大麻烦。地始终

毫无把握而不敢付诸行动,独自孤坐经纬书房,望着前圣爷左海宁遗像祈祷,希望奇迹出

现。

忽有人影闪动。

柳碧玑喝道:“谁?”

人影闪出,一张平凡脸面欣笑着,正是潜往火焰岛已返回之丁幻。他早受圣爷指示,若

有状况,柳碧玑是唯一靠得住者,故潜来讨教,见面立即表明身份:“在下丁幻,圣爷交代

可来找姥姥。”恭敬拜礼。

柳碧玑眉头一挑:“丁幻?呵呵!平凡脸蛋,身材胖瘦适中,倒是扮密探好料!”然想

及急事,无暇玩笑,急道:“带来好消息?”我刚从火焰岛回来,烈九蛟那头并未藏人

质。”

柳碧玑道:“看来你仍不了解一切?圣爷已失踪,可知?”

丁幻道:“回来即知,故立即找来,否则以我神秘身份,是不能任意曝光的。”

柳碧玑道:“少来江湖那套:圣帮现在只要钱,去偷来用用吧!”

丁幻道:“如何偷?顶多几箱,也只不过几万金,根本堵不了缺口。”

柳碧玑道:“既是如此,圣爷交代你来此啥?”

丁幻道:“圣爷强烈暗示,我可以冒充他……”

柳碧玑目光一亮:“你?你能冒充圣爷!”

丁幻笑道:“这是他找我的最终目标,他早有把我当分身企图,我跟他也学了甚久!”

柳碧玑恍然:“恐怕是了,你等等,我去拿衣服!”说完快速奔往圣爷起居处,找来像

样锦袍缎褂。

丁幻则趁此拿去假毛假须,准备易容。

柳碧玑小心翼翼潜回书房,道:“记着,冒充圣爷,先到刘帮那儿,向刘吞金要银子,

也就是答应娶他丑女儿!”

丁幻一楞:“好么?替他决定婚姻大事?”

柳碧玑道:“有啥好不好?反正你是假的,顶多是你娶她,呵呵!为主子牺牲,值得尊

敬!”

丁幻苦笑:“能娶也罢,就怕她不肯,赖着圣爷。”

柳碧玑道:“管不了那么多,明天挡不了,哪还有圣帮,快快易容,准备出发!”随即

将注意事项说清,免得穿帮。

丁幻又能如何?既然临危授命,只能全力以赴,当下贴上粗眉,随又拉高鼻子,拉长耳

朵,复把小胡渣黏于腮chún边,运起缩骨胀肉功,抓着肌肉拍拍抽抽,脸形渐起变化。左仲仪

轮廊即将浮现。

柳碧玑瞧得叹为观止:“你倒学谁像谁,缩骨功练了多久?”

柳碧现道:“算是天才!”替他编梳发辫,越形像极圣爷。

丁幻随又穿上衣袍短褂,身躯矮半截,立即施展软骨功拉长,来回行耍两次终甚称头。

活生生左仲仪已现。

柳碧玑瞧得甚满意:“若非亲眼所见,恐也被你瞒去。”

丁幻道:“可是没有圣爷信物戒指。”

柳碧玑眉头一挑,道:“这倒是麻烦……”心念转处,道:“不必太在意,人像,戒指

已是其次,刘吞金只要人,你依他即可!”

丁幻道:“随便拿一枚戴吧,凑合凑合。”

柳碧玑道:“值钱的都用光啦,自个想办法!”

丁幻自嘲一笑:“实是破落圣爷!”

柳碧玑道:“废话少说,快去应付,直捣安平巷宝祥钱庄告诉他们银子没问题,然后找

机会溜到刘帮要银子。”

丁幻道:“硬着头皮上架啦!”

那顾得穿帮可能,直往外头行去。

守卫见状诧叫圣爷,丁幻摆摆手:“我来处理!”守卫大喜,直道圣爷回来了,有救

了,丁幻不敢多停留,赶忙往安平巷,宝祥钱庄奔去。

柳碧玑瞧他身法,和圣爷一模一样,始安心不少,随即向左海宁遗像,道:“老爷,可

得保佑他成功完成任务!”

圣爷回来消息霎时传开,复又引起杭州城騒动,尤其鹰帮爪牙,尤想瞧出端倪,直逼宝

祥钱庄。

丁幻先行抵达钱庄。凭圣爷威势,终慑住兑现诸人,掌柜项思更若临渴遇井,急忙拜

礼:“圣爷您可回来了!”伙计跟着拜礼,恍若救世主让人安心不少。

丁幻似邪非邪笑着,道:“辛苦你们!一切我来应付。”转向群众:“好好的,为何要

挤兑?圣帮百年信誉,难道靠不住?”

一些因圣爷失踪而疑惑者,终定下心神,表示支持。然那鹰帮爪牙仍不客气,一员外郎

说道:“圣爷稳不稳,我不清楚,但我的钱还是存在万鑫保险,这是我的命根子,冒险不

得。”

登时有人起哄,急于兑现,现场复乱。

丁幻道:“诸位别急,回去问问朱亮功,他的万鑫钱庄昨夜也遭大偷,损失数十万金,

而且万鑫早亿嘉票号收购,剩空壳子了。”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私下议论纷纷。

鹰帮爪牙那员外郎斥道:“拿出证据,胡扯无用!”

丁幻道:“傍晚时分,朱亮功会在对街万鑫钱庄宣布,届时大家自然明白一切!”

此语复引起哗然,有人间道当真当真?

丁纪道:“当真!”

那员外郎冷道:“证言妄语么?”

丁幻道:“何不回去问问你的朱爷?”

那员外郎冷道:“好!我便拆穿你!”竟尔掉头离去。他一定,后头又跟去几名爪牙。

现场再次浮动,议论纷纷。

丁幻道:“睁亮眼睛瞧瞧,这可是鹰帮耍的手段,诸位莫要中计,至于存在宝祥的银

子,一分也少不了,我以圣帮信誉保证!”说完拜礼,直道多多包涵。

群众起了疑惑,且圣爷已现,提领心愿较低,不再争先恐后,项恩又自安抚,兑现渐缓

和。

丁幻安慰几句,以要事待办先行离去,免得待得太久而穿帮。

他直往钱塘柳堤掠来,想找刘吞金说项。然在半途,忽闻声音唤来:“圣爷,你何时回

来?”

丁幻回身乍瞧,竟是精明如针的青逸飞,心头登时糟乱,干笑道:“怎是你?我有要

事……”想溜。

青逸飞却追得急,若少女情怀般喜悦:“你刚才表现得太好,压得鹰帮爪牙不敢吭

声!”

丁幻干笑道:“尚可尚可!”

青逸飞笑道:“我也帮了忙,找宝亲王出面,多少镇住些许信心,且连李卫都出面了

呢!”

丁幻笑道:“感激感激,我的确有要事……”仍不停往柳堤奔去。

青逸飞疑惑道:“何事,如此焦切?”

丁幻道:“还不是调度资金。圣帮失了不少金……”

青逸飞恍然:“你要去找刘吞金?”

丁幻原不敢说,然被猜着,只好顺水推舟,干笑道:“正是,他是最大客户,不得不安

抚!”

青逸飞笑道:“那快去吧,我等你好消息!”

丁幻暗道好险,欣笑道:“你真是我最佳伴儿!”暖昧招招手,飞也似地奔去。

青逸飞一阵陶醉,想及“最佳伴儿”,那岂非接近“以身相许”阶段,如此感觉似饮老

酒,实在妙极。

陶醉中青逸飞难以自制,极想接近左仲仪,遂跟在后头,暗讨:“其实也没事,前去瞧

瞧也好,反正刘吞金听说是怪人,若敢为难,总该教训教训!”潜得甚是小心,免得给心上

人带来烦恼。

丁幻怎知后头另有拖油瓶,一劲儿往刘帮总部漕船掠去。

待发现风向球漕船,丁幻掠身而至,说道:“刘帮主安在?我左仲仪来了。”掠身落船

沿。

刘帮弟子识得他,并未驱遂,且往回报。

船阁传来刘吞金喝声:“没啥好谈,除非你接受条件!

丁幻干笑道:“在下即为此事而来……”

刘吞金乍喜:“想谈了?早说不就没事,进来进来!”

丁幻始敢进入船阁,瞧得刘吞金烟草咬得两腮凸起,咀嚼中金牙闪闪生光,长像倒是特

殊。

丁幻立即拜礼:“帮主您好。”

刘吞金汕笑道:“什么帮主?你的口气可生疏,怎么,不习惯啦?”

丁幻皱眉:“却不知该称什么?”左仲仪未说,他可不知,深怕若有特定称呼,岂非穿

帮身份。

刘吞金哈哈笑道:“该称岳父大人了吧!”

丁幻干窘道:“这……”

刘吞金脸面一拉,冷道:“节骨眼里,还挑么?”

丁幻道:“不是,只是……”

刘吞金喝道:“还来千万金,已拖了好几天,难道要我公诸天下,你欠钱还不出采?”

丁幻急道:“不敢!只是婚事难道就只一句话说定?……不问问贵千金?……”

刘吞金哈哈虐笑:“问她?她不是跟你跑了?我正找你要人呢!”

丁幻道:“跟我跑了?”

刘吞金道:“她说你定在外海,所以追去,看样子未迫着,没关系,迟早总会回来!”

邪声一笑:“咱只顾谈婚事,你若答应,我保证不抽资金,还支援百万金,够意思吧!”

丁幻道:“百万金恐不够……”

刘吞金喝道:“哪这回事,嫁个女儿赔上百万金还不够?圣帮应该防止兑现,如果阻止

不了,就连千万金也不够,干脆宣布倒闭,另起炉灶!”

丁幻想想亦有道理,然能多捞则多捞,道:“三百万金,现况危急,得那些数目才能解

危。”

刘吞金喝道:“简直敲诈,存放宝祥千万金不能领,还要再付三百万金?那岂非千三百

万金?圣帮倒闭,我赔的更惨!”

丁幻道:“有那笔钱,大概不会倒。”

刘吞金直斥敲诈敲诈,然挣扎中,想及女儿实在丑得可以,乃为其父者永远之痛,终仍

答应,道:“三百万即三百万;反正换个女婿也值得!”

丁幻喜道:“今晚送到钱庄!”

刘吞金喝道:“剥我皮么,说要即要!”

丁幻道:“你知事急,拖不得……”

刘吞金道:“看来得向包黑星调了……”

丁幻道:“要他也存个几百万金如何?”

刘吞金斥道:“少得寸进尺,包黑星比我贼上百倍,他会从之才怪,我若非嫁女儿,你

也休想敲诈我!”

丁幻干声道:“这得付出相当大代价!”

刘吞金斥道:“什么话,我女儿除了暴了牙,哪与不上你,别老挖人,你死了还不是骷

髅一颗。”

丁幻不敢多言,见目的已达成,准备开溜,道:“尚诸前辈快速调金支援,我且有另事

待办,得走了,就此告辞!;拜礼后即想溜退。

刘吞金喝道:“且慢!”

丁幻道:“还有事?”

刘吞金嘿嘿邪笑:“别把我当傻子,随便说说即算数!给我写下字据,否则半毛钱也调

不到。”

丁幻道:“应该,写个借三百万金并不难。”

刘吞金邪声道:“谁要那种字据,是请你写下保证娶我女儿字据,空口无凭。…

丁幻如被捅刀,若立据,恐悔不了,急道:“在下一向言而有信……”

刘吞金邪笑:“我不吃这一套,写吧!”左柜台上随时置有文房四宝,伸手一吸,全数

落于丁幻桌前。

丁幻知无法避免,暗道也罢,写的是自己,届时出面承认就是,姥姥已交代救圣帮为优

先,遂拿起毛笔,写下将娶刘光霞为妻,绝不食言等字,写完字,说道:“盖手印么?”

刘吞金瞧得仔细,喝道:“怎未签名?想赖么?签了名再盖手印,双重保障!”

丁幻无法,只好从之,签了左仲仪三字,且盖上自己手印。“现在总行了吧?”

刘吞金冷道:“字体怎那么丑?不甘心么?”

丁幻干笑:“不敢,只是近日劳累,有点抽筋罢了。”

刘吞金邪声道:“不怕你赖帐!”终把字据小心翼翼收妥。

丁幻道:“前辈该让我走了吧?”

刘吞金冷邪道:“该叫岳父大人。”

丁幻苦在心头,道:“岳父大人,女婿可走了么?”

刘吞金爽心一笑:“这才像话,去吧!三百万金,立即支援,七日后准备成亲!”

丁幻只能应允,拜礼后匆匆离去。

刘吞金又拿出婚据,越瞧越得意,爽笑不断。

丁幻如获重释逃回柳堤,直奔市区,根本未发现青逸飞之失魂落魄。

左仲仪当真为了圣帮签下卖身契?

青逸飞盯眼瞧得清清楚楚,那左仲仪(丁幻)走出船阁,手中犹擦拭血红印泥,更是假不

了。

他竟然瞒着自己,向其他女人许下婚诺?那自己又算什么?青逸飞暗自伤神落泪,一切

努力,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柳堤仍绿,清风仍徐,然感受竟是如此凄沧。

左仲仪啊!难道你对我一丝情分皆无么?

青逸飞茫然走着,心绪一片抽白,宛若行尸走肉,久久无法自己。纵使其为圣帮而必需

牺牲,至少也该知会自己一声啊!

她仍无法释怀,好不容易幻起之情愫,就此被砸得体无完肤,溃不成军。

“一厢情愿!”

青逸飞自嘲一笑,然笑声却充满悲切,她是如此小心翼翼付出感情,谁知首次即逢重大

挫折,实想跳江自杀算了。然又能如何,左仲仪根本未许诺自己,他是有权娶任何女子,死

了对方也未必心疼,实是不值。

挣扎中,她已学会调适自己,毕竟一路走来皆是孤苦伶丁,无人可倾诉、救助,难靠自

我医治,失恋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自己条件并不差,宝亲王不也在追求自己么?他条件

可不比左仲仪差……

青逸飞极慾以宝亲王娶代左仲仪位置,然却发现根本难以排挤左仲仪,她始发现无形中

竟爱这男人那么深,终躲在柳枝丛中杨哭不断。

丁幻甚快返回圣帮经纬书房。

柳碧玑等在那里,见人即问:“如何如何?”

丁幻道:“卖身契都签了!”

柳碧玑诧道:“你签了字据?”

丁幻叹笑:“刘吞金又非呆子,不签不给银。”

柳碧玑呵呵笑起,“也罢!毕竟圣帮前途为要,此事待他回来再处理!”神情紧绷:

“借了多少?”

丁幻道:“三百万金。”

柳碧玑道:“暂时够用,你得赶快打探圣爷下落。”

丁幻道:“得先冒充朱亮功,因为我放话要他宣布自动倒闭!”

柳碧玑猛击掌:“好招!倒将他一军,替圣帮出口气,但他那么油肥,你能扮么?”

丁幻道:“短时间应无问题,只是少了他的衣服。”

柳碧玑道:“现在要偷恐也不易,不过可到纪家桥采丰缎庄,那有个女者叫文俏蜂,她

以前是朱亮功姘头,现在跟了鄂龙;不过仍做裁缝,朱亮功的衣服,’多少是她缝出来

的。”

丁幻道:“有门路即可,若找不到,随便混混也就过去。我先走了。”说完拜礼,再次

溜去。

柳碧玑喃喃念道:“卖身契?”忽觉想笑,若娶丑女上门,圣帮将是何局面?

望着左海宁遗像,柳碧巩直道歉,毕竞非常时刻得用非常手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