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三 章 五六折

作者:李凉

情势又拖过一天。

万鑫钱庄在大户回存下,总算平安度过。

宝祥钱庄则又遭到钱王黄三大户騒扰,幸有刘吞金资金周转,亦顺利度过。

然只有失金,并未见着回存,宝祥钱庄仍危机重重。

次日一早。

左仲仪赶了两天两夜,快船终回抵钱塘江口。

刘光霞不禁怅然若失。多日相处,情愫早生,然那是在小船上,且共患难,如今,回到

陆地,空间一广,恐也难再朝夕相见,感情会起变化么?对方真的能接受自己么?瞧他每每

眉头深锁,必为圣帮之事烦心,纵和自己谈谈笑笑,恐也是因救命之恩应付应付,自己要以

救命之恩套住他吗?

刘光霞挣扎了,先前确有此想法,然接触一久,复觉不忍,毕竟以此条件交往,忒也残

酷,她下不了手,然就此放弃,亦不甘心,总觉丑女亦有追求爱情之权力。

“就把它当成一种挑战吧!”

刘光霞不断调整自己,终仍决定以往昔玩世不恭性子相应,如此纵使被拒绝,可好受

些。

想妥后,心情豁然开朗,瞄向心上人,爽声道;“回家啦!好人倒到底,送你回圣兴

号!”

左仲仪感激道:“多谢相助。”

刘光霞道:“谢什么?都老夫老妻了!”催着手下往圣兴号驶去。

左仲仪窘声道:“不管如何,还是要谢你……”

刘光霞呵呵装酷笑个几声,实也难再闹下去,毕竟离愁涌心,已无兴致。双方又各自沉

默,直瞪圣兴号寸寸逼近,终让对方发现,船长风及时登时喝喊:“圣爷回来了!”手下尽

奔过来,各显激情。

左仲仪招手回应,尚隔数百丈即询长问短,绕着可好可受伤打转,早把刘光霞忽略。

快船甚快抵达圣兴号。

左仲仪扛起一珠宝箱,掠身而去,并交代风及时和护法高饺下去搬宝箱。

刘光霞好人倒到底,要手下帮忙,所剩九箱,甚快处理完毕。刘光霞招招手笑道:“没

事啦!下回见!”

左仲仪亦礼貌回应:“下回见,多谢帮忙!”

刘光霞干声一笑,只能调船而去,心头却渐酸疼,对方虽然回礼,然那只是客套,又岂

是出自男女情愫,否则他应是依依不舍留人,又如“刘姑娘等等”、“别走那么快,上船坐

坐”之类留客言语,自己纵使可能拒绝,亦能甜蜜于心啊!

然而这一切皆落空,刘光霞走的甚孤单。

左仲仪早被圣帮种种危机所牵绊,方抵内陆,哪有心情再想儿女私情,忽略在所难免,

哪还能体会刘光霞心境?此段情注定该波折重重。

刚一上船,登时询及帮中所有状况。

风及时一一回禀。

在说及圣爷向刘吞金调钱一事,左仲仪顿觉诧讶:“当真调来了?”

风及时道:“爷怎忘了?若无此笔资金,钱庄可能倒了。”

左仲仪心念一转,暗付:“难道会是丁幻所为?”越想越有可能,故不再追问,道;

“高蛟,你派出五艘船,封锁外海,并调回高鱼,慢慢往火焰群岛按去,若发现郭奇秀踪

影,立即逮捕,或通知总坛。”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

高蛟道:“少总管他是?……”

左仲仪道:“他已背叛圣帮,失库金一事即他一人所为!”指着十箱宝物:“此可为

证!”

高蚊恍然:“难怪搜不着沉船,原来是他!”

风及时叹道:“少总管实是好高募远,做了如此不可原谅之事,可苦了老总管。”

左仲仪亦感伤道:“都做了,又能如何?我要他回头,却差点死在他手中,看是难以悔

改了;此事也不必张扬,低调处理,毕竟家丑不外扬,且替郭叔留点面子。”

高蛟道:“属下这就去办。”

左仲仪道:“别把他弄死,一来得亲手交予郭叔处理,二来库金只找回十箱,其他不知

埋在何处,得逼他说出,另在火焰群岛搜看,若能找着最好,否则必得封锁,不能让他人夺

走。”

高蚊道:“遵命!”拜礼后,掠至附近较小之快船,招来弟兄,快速出发。

风及时道:“守库金乃大事,属下亦应出发,以增实力。”

左仲仪道:“下批吧,一时走了太多船,必引人注意,你先封锁钱塘江口,免有漏网之

处。”

风及时得令,立即做安排。

左中仪道:“还有,放出风声,库金已找回,让郭奇秀等人弄不清真假,若退人不着,

他也会蠢蠢慾动,必回火焰岛探虚实,届时仍可逮他。”

风及时道:“属下明白。”

交代后,左仲仪传令手下,准备十辆大型马车,且皆加了布篷,待马车齐全后,立即将

宝箱搬上车,罩上布篷,招摇而去。

其实十车中只有前首车装着八箱真货,后头则渗杂假货,目的即在虚晃,以期壮大财

气。

十车并行,百人护守,左仲仪且换得干净衣衫,掩去伤势,亲自押阵,圣帮气势再现,

何等神扬。

消息渐渐传开,百姓个个探头探脑,询长问短,有人说圣爷载了大把元宝回来,足可买

下整个杭州城,有人说恐能买下大江南,十大车宝物,恐值数千万金。亦有人说恐是假货充

物,信之不得,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左仲仪一脸神秘莫测,不断向百姓招手,对有人询问也不作答,只表示到了钱庄即知

晓,终引得好事者跟在后头一长排。

及近安平巷宝祥钱庄,那头原仍大排长龙想兑换。忽见圣爷亲自押车行来,皆狐疑避在

两旁,想一窥究竟。

项恩见及圣爷回来,欣喜暗道:“救星来了!”想出迎,又怕犯了钱庄禁忌,只能立于

门口拜礼,数名伙计亦自迎来,拜礼不断。

左仲仪优雅一笑:“没事没事,一场虚惊,我听说杭州弟兄急着要银子,深伯不够用,

故从大金库调来十车,也许能应应急!诸位要兑现么?别忘了连利息一起算上!”问向项

恩:“这里要多少?十大箱够不够?”

项思道:“这……尚在评估。”

左仲仪道:“二十大箱好了,存个千万金,也好让客户安心。”立即下令手下搬动宝

箱。

手下早串通,道:“不知爷要下黄金还是珠宝?”

左仲仪道:“各十箱!”

手下应是,挑挑选选,将首车宝箱打开,妻见金光闪闪,引得众人哗然,竞全是真货,

然有者宝为最上层掩饰而已,鹰帮份子当然如此耳语,左仲仪却想妥对策,还道:“快些快

些,莫要让乡亲等烦了!”

圣帮手下应是,快速动作,一个不小心,从车上滚落一箱珠宝,叭地一响,箱倒盖裂,

翡翠珍珠、鹅卵夜明珠滚满地,颗颗晶亮耀眼,价值连城,瞧得群众眼花撩乱,贪婪直吞口

水。

圣帮手下出错,忙道歉。

左仲仪道:“怎不小心!”

那手下道:“太,太重了,所以……”

左仲仪道:“怎会重?那整箱夜明珠岂非扛不动?换后车金元宝吧!”

那手下应是,复往后头车厢寻去,直道:“小元宝,较轻者……”故意翻动几箱,一个

不小心又弄到一大箱金条,锵铿落地声震得群众头昏脑胀,一生中从未见如此财富。

左仲仪又抱怨:“怎不小心?后头较轻,搬后头好了。”

手下搬得十余箱后,一个跌足,复在店门口绊例,元宝落满地,群众终被千宝万金给轰

得团团转,谁说圣帮财物危机,眼前不也全是黄金元宝?连银子都不见,看是受骗了,已然

后悔者居多。

左仲仪道:“既然落于门口,现场换银吧!莫要让乡亲失望,吃亏一点没关系,当然好

客户,自是好交情,圣帮的茶行、布庄、酒店、油行、瓷店特别再优待打八折,以感谢您的

忠心照顾!”

八折之言,震醒不少老客户,忽而记起圣帮不只是钱庄,其他庞大事业体系也不稳当当

经营着?尤其八折算下来,每月消费或进货,可占了不少便宜。至于资金危机,分明是假,

眼前黄澄澄元宝简直如山堆,锭锭闪闪动人,实是铁证如山。

挣扎中,已有客户赶忙收起银票,喝道:“圣帮待我们不薄,老是落井下石,未免现

实,把银票收起来,收起来,谁说宝祥有问题,我第一个不从!”

一人起哄,妻见他人跟进,在元宝如山下,财务危机传言已除,群众信心大增,登时恢

复理智,直言“谁要兑换,只是过来瞧瞧”,“我要换早换了,哪熬到今天”,“宝祥老字

号,没问题啦”,“看是万蠢耍的诡计,咱别上当”,在各找理由、台阶下,挤兑人潮妻见

转弯,开始再存银子。

项恩见状大喜:“多谢支持,多谢支持:”危机渐除,宽慰不少。

左仲仪干脆利益大赠送,道:“三天之内回存者,八折再七折,也就是只要成本价五六

折优待三天!”

此语一出,简直晴天霹雷,五六折已是全杭州城首见最低折扣,宛若买一送一,简单

说,即是花百两银可赚近八十两,利润之丰,可想而知。

有人喊道:“连白米也算?”

左中仪道:“算数!三天之内,任你购买,不过要拿现银!”

群众哗地又蜂涌钱庄,想兑换现银,项恩等人顿楞。

左仲仪笑道:“诸位误会了,圣帮银票即是现银,只要是老客户,自能前去买米,且说

一声,由钱庄代扣即可,不必如此麻烦;也就是以银票购粮,万无一失,你们要拿的是宝祥

印记!”

群众这才弄懂,哗地又自乱抢,想存银换印记,虽和先前一样糟乱,却是截然不同境

遇。

项恩见状又乱了手脚,喝道:“慢来慢来,三天长得很,大家有份,大家有份!”

客户可急了:“哪能慢、粮米五六折,从未碰过,稍一失闪,粮仓准被抢空!”仍挤破

头。

左仲仪见状,笑道:“莫急,我多派十名人手,分五排领印记,绝不让诸位失望!”

圣帮手下训练严谨,小头头立即分派字体写得快又正者支援过去,剩下者则偷偷将宝箱

又撤回车上,准备运走。

左仲仪道:“留下五十入看守,随时准备运金,再派十人通知各商行,准备出清存货,

剩下四十人,押库金回圣帮!”

一声令下,圣帮有条不紊分配工作。

左仲仪则押着十大宝车,直往圣帮行去,走得风光已极。

杭州城为此鼎沸。

无论商家、男女、老弱妇孺齐动员,只为抢及难得一见的折扣。

就连万鑫钱庄客户亦心动,纷纷转存宝祥钱庄,想分怀羹吃。

任由万鑫劝阻,终难挡潮流,已将此事往上报。

朱亮功得知,冷道:“五六折能有何利润,蚀本生意不干!”仍不肯采取应对,只道圣

帮撑不久,且从提领程序上动手脚,让风潮一过,损失最多者将是圣帮而非鹰帮。

万鑫钱庄只能听令行事,当然引来不少谩骂,只能充耳不闻,以拖字诀应付一切。

此举亦引起官方注意。

尤其宝亲王弘历,总觉米粮半价出售,岂非破坏行情,且有私囤之虑,造成分配不均,

影响百姓生计。

李卫道:“只有三天,大概不至于吧。”

弘历道:“可是圣帮哪来如此多粮米供售?”

李卫道:“此即圣帮厉害之处,多年代理官府解钱粮,要钱有钱,要粮有粮,应急时,

弄个十船八船乃属平常小事。”

弘历道:“可是贪污?”

李卫道:“能贪多少?我看圣帮混那么久,总得有道法,否则自大清开国以来,历经数

位皇帝,仍能屹立不摇,并不简单,漕粮北运,有的可折粮,到目前为止,仍未发现圣帮有

不法之事。”

弘历道:“特许可能产生垄断。”

李卫道:“生意就是如此,交予别人,恐更差,一国之君,在维护百姓安居乐业,丰衣

足食,已是了不得,江湖之事,理不胜理!”

弘历挑邪一笑:“难怪圣帮能坐稳南震天。”已有较量意味,且对圣帮商业经营手法甚

感兴趣。

在弘历要求下,李卫只好陪他四处瞧瞧,果然见得码头上两艘巨船,尽将米粮一斗一斗

包包贩出,人潮则排至数千人。

如此气势让弘历惊觉圣帮力量浑厚,甚可能说反即反,难怪朝廷多对江南全采安抚策

略,但当真任其坐大么?

弘历陷入挣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