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二 章 请 将

作者:李凉

京城,八大胡同,旺兴赌坊正灯火通明,赌客厮杀不断。旺兴并非最大赌坊,格高亦不

高,但算是老字号,讲信用,且有官家后台硬,不易出事,故虽龙蛇混杂,却乱中有序,来

此豪赌,皆能尽兴,三更未到,已聚集十余桌,杀声震天,好不热闹。

靠在窗口,一处银子台,挤满赌徒,正为庄家连开六把“大”而欢呼叫好。

“第七把还押‘大’么?”一名短眉瘦脸中年赌徒既信且疑地说:“当真这么邪?”他已

跟着粗须亮眼汉子押宝,连赢了六把,已想收手。

亮眼粗胡汉子拭去额头汗水,喝道:“当然大,赌就是这么邪门,你不信,它偏开

大。”十数两银子往“大”抑去,再拭汗水,无比畅快。

赌徒一阵叫嚣,信邪与不信邪各占一半,然跟着押“大”者只有三成,那短眉瘦脸赌徒

犹豫并未下注,庄家陈三子细眼一瞄,邪笑道:“兄弟,好气魄。”由于赌注并不大,他开

得轻松愉快。银子一晃一开,又是“大”,赌徒一阵欢呼,慨叹。

亮眼粗胡汉子激情捏着双拳,喝道:“好个‘大’,看是时来运转,再接再厉。”复把

银子扦往“大”,瞧得赌徒休目惊心,结果连开了十二把“大”,庄家已开始手软,亮眼粗

胡汉子还是押’“大”,吓得庄家准备换人,道:“兄弟,你胆子可壮,连押十三庄,面不

改色。”

亮眼汉子带劲道:“怕什么,人生就是赌,说不定明儿出门被马车撞死,何不今率先爽

一下。”赌徒一阵附和,然无人跟着下注,只愿看好戏。

庄家道:“碰上不要命的,难怪赌运欠佳,换人换人。”转向左近等待已久的一名二十

上下的漂亮姑娘,道:“你来,我制不住他啦。”闪往一边。

那女子名叫小芹,赌功不弱,已升领班,接过银子,也不多说,只对亮眼粗胡瞄一眼,

笑道:“金爷,你混那么久,今天运气最好,赢了不走么?还押‘大’么?”

亮眼粗胡汉子笑道:“当然不走,正赢,手气正好,当然押大,快开。”

小芹笑道:“别把全部家当押上,留几两翻本吧。”伸手将其赌注拿退五两银。

亮眼粗胡汉子哇哇大叫道:“怎么可以摸我的银子,挫我锐气么?”

小芹笑道:“这是为你好,久赌必输,没听过?除非你是郎中,可惜你不是。”

亮眼糊胡汉子喝道:“我是来炼人生,人生就是赌,我全家家当都输了还怕你这一把,

快开庄。”

小芹笑道:“只有开赌场,当庄的人才看得透,赌徒能有几人能看得透?”亮眼粗胡汉

子喝道:“有道理没道理,总得看牌,开开开,快开。”其他赌徒催促着,小芹笑道:“就

开了。”伸手掀杯盖,赫然是双么一个六共八点“小”,赌徒一阵唉呀叹失望。

那亮眼粗胡汉子亦唉呀一声高叫:“我的银子。”

小芹笑道:“没有了,一场空,爽了十三次,一次收回。”已将数百两赌注回收,并将

旁边五两银推回亮眼粗胡汉子,笑道:“幸好有五两保命钱,你慢慢玩吧。”笑得酒窝深

陷,十分迷人。

那亮眼粗胡汉子轻叹道:“不错,得意忘形绝无好下场,只好从头来了……”掂着五两

银子,不断检讨方才行为,想悟出诀窍,人生似的,其他赌徒碰上此情形,必觉庄家手气

旺,纷纷转台子去了,独剩亮眼粗胡汉子和小芹对赌,形成有趣情景。

小芹笑道:“你倒是能屈能伸,百两银子一把也敢押,现在两个子儿也没关系。”

亮眼粗胡子叹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而且这就是我的人生,一夜之间倾家荡产,我

若不如此,早就自杀死了。”

小芹道:“怎么?火烧房子,还是遇盗匪?亦或被官方充了家当?瞧你人模人样,沦落至

此,敢情另有隐情。”总觉此人英气暗藏,两眼精亮定非凡人出身,只是一身落拓,看是落

难至此,亦颇有同情,否则方才未必肯替他退了五两银子,对他只知他自称姓金,混在赌坊

恐有三月之久,可惜段续而来,了解不深。

亮眼粗胡汉子叹道:“不说了,说我家财万贯,天下首富,总没人相信,现沦落至此,

怎么说都不对,赌吧,唯有在赌场,机会才是平等,任谁都要靠骰子定输赢。”又押了两个

子儿。

小芹道:“家财万贯?天下首富,呵呵,金爷可爱说笑了……”家财万贯或多或少有一

点,然这“天下首富”恐言过其实,她就甚难相信了。“金爷还是把握你两子钱吧。”

正待开庄之际,忽有一名年轻俊挺书生行来,玉骨扇摇曳生雅地揿着,笑道:“我相信

他是天下首富,这银票就是他家的。”一张银票直往“大”押去。

此举顿让小芹诧惊:“千两金票子?”一次押千两金,出手当真豪阔,不禁多瞧了俊书

生一眼,此人面貌清秀如世家弟子,优雅隐含高傲神情,实有目空一切之态,那千两金对他

似根本不算什么,到底是何来路?那锦袍书生笑道:“江南宝祥钱庄银票,和京城亿嘉银票

同等信用可靠,姑娘不必怀疑。”

小芹正瞧着宝祥钱庄大字及印文,那亮眼粗胡汉子却自一份,似认出来人,赶忙起身,

抓起二个钱子,道:“有人赌大,我不玩了。”甩头就走。

那锦袍书生见状急忙拦去:“大少爷,我是奇秀,忘了我么?”扇子一扫,横挡于前,

那亮眼粗胡汉子猛一斜闪,奇快无比地躲过了这扇子,冷笑道:“我不是你的大少爷,你认

错人了。”翻身一掠,直纵窗门射去。

那锦袍书生想追却已不及,暗道:“敢情他流浪多年,武功竟未荒废?”但觉自己未尽

全力,倒未必输予他,然已追之不着,干脆停顿脚步,转回赌桌,始发现所有的赌客和庄家

皆惊目迎来,实摸不透有人前来押大注,且一身世家打扮,却喊那落拓汉子“大少爷”实透

着玄奇。

那锦袍书生笑道:“诸位受惊了,在下郭奇秀,乃江南‘圣兴社’即‘圣帮,少总管,

方才那人就是前掌门左海宁之子了,也是圣帮大少爷左仲仪,诸位可见识过了?”’此语一

出,众人皆诧,引来一阵怔呼,谁能相信“圣帮”大少爷会沦落至此三流赌场,纵使“圣

帮”规定,掌门卸任后,得离开总坛隐居他处,不得再涉帮中事物,然那是指经营权,对于

生活津奉,当然不能少,仍是富贵一生,哪像左仲仪沦落此局面实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小芹怔眼楞目,来了一位大人物竟然不知,对方果真富可敌国,难怪出手不同于常人,

然他又如何沦落至此?郭奇秀道:“也许我家大少爷自责前掌门之死,故自我放逐,然沦落

至此,实也不该,当其属下者,让其沦落至此,更是不该,不过,从今而后,一切将改观,

诸位请拭目以待。”转向小芹,拱手道:“银票是他的,烦请转交,对了,我这里还有一封

秘信,能否一并交予他?”未等小芹回话,已将秘信置于桌上,随即向众人拱手回礼,潇洒

而去。

待其走后,赌场登时议论纷纷,尤其左仲仪沦落京城当落拓赌徒,更为人所津津论谈,

有的说及乃圣帮自家斗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有的说及现任帮主不厚道,任由其他亲人

沦落;有的则说左仲仪不该破坏圣帮声誉,纵使穷困亦该守节;另有揣测圣帮传出此举,恐

有异变发生……众说纷坛,各有解释。

最为惊诧者,莫过于小芹,对方丢了银票和信封即走人,徒让她一脸错愕,不知该如何

处理,毕竟自己和左仲仪不熟,根本不知其藏身处,对方若不来,如何能送此信件?怔愕

中,场主段掌柜已出来圆场,笑道:“诸位继续玩吧,此乃圣帮家务事,大家拭目以待便

是,莫要在此瞎猜无益,发财时间宝贵。”这一提及,赌徒方知发财时间宝贵;登时喝声

“管他的,赚钱要紧。”随又开赌。

段掌柜乘机将小芹带往后院厅堂,道:“你去送信吧,圣帮虽在南方,但组织遍天下,

爹惹不起。”

小芹道:“话是没错,可是我根本不知他住在哪里,怎么送信?”

段掌柜道:“陈三子曾见着他和一个叫丁幻的家伙走的很近,丁幻住于西角楼附近,你

去瞧瞧,若不成,等在那里,总得等到人,我也查查,顺便放了风声,那人若真是左仲仪,

总想看看信中写些什么,迟早仍会找上门,放心,没事,爹不会让你冒险。”

原来段小芹乃赌场大小姐,难怪二十年华即能升领班把台子,此既是自家家事,她怎么

推得掉,立即抓得信封及银票,拜礼而去。

段天城仰望夜色,暗叹一切莫要出事,平安度过方是,不敢稍稍大意,暗中派人打探,

料理一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