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五 章 邪 谋

作者:李凉

次日一早,刘吞金并未引领大军找左仲仪算帐,甚且也未要回资金,整个人即若石沉大

海,消匿无踪。

左仲仪原感意外,然仔细揣想,已知必是刘光霞极力阻止父亲报复,始能出现此样静局

面,不禁暗叹,自己又欠她一次人情,如此负她,于心何忍?

昨夜原只为‘卖身’两字争执,并末舍弃婚约之话,然听在刘光霞耳中,恐是莫大刺激

和伤害,实是不该。

左仲仪暗下决定,下次遇上,总得说个明白,免让她再受伤害,毕竟美丑如此重要么?

他已渐渐否定此观感,接受善良内在之美。

正思考中,忽见丁幻已潜入经纬书房。其实他已得到圣帮默许,且经柳碧玑告知捷径,

故能来去自如。

丁幻从不浪费时间,急道:“郭奇秀可能已到杭州城。”

左仲仪诧道:“高蛟和风及时皆未拦住他么?”

丁幻道:“他可能绕道苏州,且化妆胡子客。”

左仲仪恍然:“对啊,前次他当刺客,以及勒索银子时,即不断易容,高蛟等人可能被

瞒过去了,人呢?”

丁幻道:“正在天临居和弘哲、朱亮功秘议大计,那头戒备森严?除非冒充对方人马,

否则无法进入打探。”

左仲仪道:“毋需闯入,以弘皙狂妄个性,必泄行踪,你只顾外围盯梢好即可。”

丁幻道:“遵命!”想要离去,忽想及什么:“刘吞金一事如何了?”

左仲仪道:“暂时摆平,你画得好押!”

丁幻干窘:“情非得以!必要时,我去认错。”

左仲仪道:“不必了,现在去,准被他剁成泥团!”

丁幻摸摸脖子,干声道:“再见!”一闪不见,滑溜如鼠。

左仲仪轻轻笑起,但觉他实是干密探的料子。

天临居后巷密室中。

理亲王弘皙、朱亮功和郭奇秀正商谈秘事。

郭奇秀道:“应先捣了圣帮,江南才能控制,弘历将手到擒来。”

朱亮功亦做此表示。

弘哲斜眼挑闪,神态虐邪:“你俩怎说一样?好像他是神?大清王朝难抵挡似地?”

郭奇秀道:“论两军交战,圣帮或许赢不了,但各自决斗,他可真的鲜有敌手,连火焰

老怪烈九蛟都制不了他,不知天下还有谁能制他?”

朱亮功诧道:“老怪未死?”

郭奇秀道:“没错。”

朱亮功道:“可聘为己用?”

享睛秀道:“难!他只想追求武学,且疯疯巅巅,根本无法控制,我差点死在他手

中!”摸摸易容后的胡子脸,余悸犹存。

朱亮功道:“可惜!”

弘皙邪笑:“何惜之有?我手下另一大将“法醒国师”武功盖天下,任谁也挡不了,我

只是备而不用。”

朱亮功曾听及此号人物,其和目前真正国师“文觉喇嘛”为叔侄之辈,文觉既为雍正所

用,法醒则不知踪影,没想到却被弘皙所网罗,忒也是生力军,道:“听说法醒一掌可劈死

十虎?”

弘忒笑道:“那是小事!”

郭奇秀不由心动:“可请来江南打天下?”

弘哲道:“镇在北京不也管用?我原觉江南没啥了不起,故未请他来,不过必要时,可

以用上他。”实则留于北京,一方面对付文觉,若有机会,暗杀雍正也无妨。

朱亮功道:“既不能来,自得小心对付左仲仪!”

弘皙道:“不是交于张虎皮处理即可?他的生辰八字呢?”

郭奇秀道:“倒是忘了,属下待会去取。”

弘哲道:“你身份已拆穿,干脆现身反圣帮不就得了?”

郭奇秀拱手道:“当听太子爷命令。”

弘皙哈哈畅笑:“将来登基,你们都是大功臣。天下交予尔等去管,何在乎小小江

南!”

郭、朱二人立即谢恩。

商讨后决定先收拾左仲仪,且探及弘历下落,准备二次行动。

郭奇秀随后潜出密室,直往圣帮附近潜去。

丁幻终于盯上,远远缀着。

郭奇秀不敢溜回圣帮,免自投罗网,只是在附近打转,随在一颗山树做上记号,已潜往

半里外一栋不起眼民宅。

丁幻偷偷瞧往山械,只见刻着一个匕首式‘七’字,心头一转,暗道:“莫非‘七’字

即“奇”字谐音;他想联络谁?”深怕跟去,仍往民宅潜去。

郭奇秀进入宅院,宛若识途老马,甚快往厨房撞去,赫见文采湘正于房前孤坐,郭奇秀

喝道;“可备妥菜饭?”大步逼前。

文采湘诧道:“你是谁?”对方贴了胡子,一时难以辨识。

郭奇秀怒道:“还会是谁?难道会是你的心上人!”一手将她推开,迫得文采湘差点撞

及古井。

丁幻暗道:“那人曾是左爷以前情人?被欺负至此,倒也可怜……”

郭奇秀撞入厨房,找不到东西吃,怒火已起,大步踏出,怒道:“贱女人,娶你何用!

连餐饭都不会理么?你以为还是千金小姐?”

文采湘道:“我怎知你何时回来……”

郭奇秀怒道:“还狡辩!”叭地一响,打得她落跌地面,嘴角挂血,虐笑已起:“去向

你心上人告状啊!我就是喜欢拿你出气!”突又大喝:“还不快去下厨!”说完扬长而去。

文采湘认命地抹去嘴角血丝,表情冷漠,却可见绝望后的悲死眼神,撑到厨房去了。

丁幻见得心疼,暗道:“怎会落此局面?自己选的!看是被他强迫居多……”虽是同

情,然双方既是夫妻,怎能理呢?仍潜往前厅附近屋顶暗缝窥瞧,看看郭奇秀到底和谁暗通

消息。

果然不久,见得总管郭良儒匆匆赶来。

丁幻诧道:“是总管?这么快?”心念一转,郭良儒失之独生子,必定紧张,恐一时半

刻,定寻是否暗号传来,如此快速到来,亦属应该,只是他是否跟儿子串通?

丁幻认有必要查明,仔细观察。

郭良儒方进门,见得大胡儿子,一时认之不出,郭奇秀亲腻叫声爹,把胡子扯掉,郭良

儒终识出,叫声果真是你,老泪为之纵横。

郭奇秀安慰道:“爹莫要难过,我可是为圣帮之事,潜伏敌阵,故得易容,且不便联

络。”

郭良儒忙拭泪:“回来就好,安全就好!”忽想及什么?急道:“我看你的手!”断指

之痛仍在。

郭奇秀笑道:“没事,是敌人耍诈伎俩!”

郭良儒见儿子十指完整,始真正放心,道:“去那里卧底?定要如此?”

郭奇秀道:“跟鹰帮有关,是圣爷下的令。”

郭良儒道:“既是圣爷命令,我也不便说什么,自己小心些。”

丁幻听至此,知郭良儒并未狼狈为姦,暗付,这家伙谎言一大篇,得快快通知圣爷前来

逮人,也好了结他继续危空

在评估对方可能暂不走人,丁幻潜退而去。

郭奇秀却狡黠无比,为顾及郭良儒可能把人引来,故想速战速决,说道:“爹,我的生

辰八字为何?”

郭良儒道:“不早告诉你了?”

郭奇秀道:“忘啦!”

郭良儒道:“怎突地问起来?”

郭奇秀笑道:“我碰上龙虎山张天师,他可灵得很,他答应替我趋吉避凶,我看他是真

功力,所以想请他看看,连您的、圣爷的也一起看,如此圣帮运势定旺。”

郭良儒道:“生辰八字是不能随便给人的……”

郭奇秀笑道:“我知禁忌,但对方是正统天师,应无关系,何况我也不说是爹,或者是

圣爷,他们测一测便忘了。”

郭良儒道:“算算也好,圣帮近来事情不少,圣爷且受了伤……要是别人,千万不能

给,张天师可考虑!”

郭奇秀暗喜,听其言,他是知晓左仲仪生辰八字。

郭良儒道:“你是甲卯年七月六日寅时三刻生的。爹是戌申年三月十五子时生,至于圣

爷……”仍挣扎说或不说。

郭奇秀道:“不方便即不说,我只是觉得他最近劫难不少。”

郭良儒终点头:“算算也好,咱是圣帮三代老仆,自是忠心耿耿,得替圣爷分担!他的

生辰是甲子年二月初九时一刻生。”

郭奇秀暗喜:“好时辰!”立即记下。

郭良儒道:“千万莫泄予他人知晓!”

郭奇秀道:“定会守秘,爹放心!”将纸条揣入怀中,随即拱手:“我得走了。”

郭良儒道:“这公决?”

郭奇秀道:“不瞒爹说,圣爷要我盯紧朱亮功,以找回库金,不能随便现身。”

郭良儒道:“库金不是全部找回了么?”

郭奇秀一楞:“当真?”

郭良儒道:“用了十车去载,恐都寻着了。

郭奇秀急道:“怎有可能……”自己藏得隐密无比,几乎无迹可寻,难道对方有法术?

郭良儒道:“有高蛟、高鱼,还有一个叫丁幻的密探高手,他找东西准是一流,这可是

圣帮之福。”

郭奇秀暗自冷笑:“可好,找了一堆烂入!”不动声色道:“丁幻的人你见过?是否冒

充朱亮功那个?”

郭良儒道:“应是吧,如若有人冒充的话,应是他,此事乃圣爷亲自处理,我不大清

楚。”

郭奇秀笑道:“库金已找回,那是好事,但爹的那批宝物也该找回,孩儿仍得尽快探

寻。”

郭良儒恍然,急道:“对对对,否则你二娘可把我逼惨了!”

郭奇秀道:“事不宜拖,我先走了,保重,来日见!”说完闪掠屋顶,飞奔而去。

郭良儒怔道:“怎说走即走?”追问至门前已不见踪影,怅有所失:“难得回来,不能

多聊几句么?什么任务,如此重要?”

正失神之际,忽见左仲仪推开外墙门,匆匆赶来。

郭良儒诧道:“圣爷!”

左仲仪急道:“阿秀呢?”

郭良儒笑道:“走了。”

左仲仪诧道:“走了?何时走的?哪个方向?”

郭良儒直指东南方:“刚刚走的,您来晚一步啦。”

左仲仪回身下令:“快去追回!”后头数大高手直掠而去。

郭良儒直觉对方动作似想逮捕猎物,怔道:“你们要捉阿秀?”

左仲仪暗道泄了底,然岂可拆穿,笑道:“不是,只想找他问问最近状况,谁知他走的

那么急。”

郭良儒恍然,笑道:“原是这码事,我还以为出了状况,圣爷派他卧底,他甚认真,只

顾转了一下即去,连您都来不及会见。”

左仲仪道:“是,他是认真的……,他说些什么?”

郭良儒道:“他说要找库金,我说已找回,他倒是吃惊,随又说要找上次赎人的宝物,

我劝他慢慢来。”

左仲仪道:“您失的宝,我会寻回,莫担心。”

郭良儒道:“我一点都不担心,只是他在鹰帮卧底……”

左仲仪道:“下次碰上了,要他别卧底了,直接带来见我。”

郭良儒道:“圣爷别为了我而误了事,若有需要的话,仍以任务为要。”

左仲仪道:“圣帮危机已过,任务已除,故始叫他回来,并无他事,除此之外,他还说

什么?”

郭良儒挣扎中说道:“他碰上张天师,想算命,向我要他的生辰八字。”不敢说出连圣

爷一起给,此乃圣帮大忌。

左仲仪道:“算算也好,希望他得个上上笺!”实则想说希望其得到神明指示而回头。

郭良儒道:“圣爷可要卜算?”

左仲仪笑道:“有机会再说。”

郭良儒应是,但圣爷既感兴趣,托儿子去办,亦是分劳,但觉方才给八字,做对了。”

谈话间,左仲仪闻及饭香,怔道:“谁住在此?”

郭良儒道:“不清楚。”

左仲仪道:“去瞧瞧!”

两人直往后院行去,直觉此处甚是破落,应非郭奇秀私人住处。

待至厨房,饭香正溢,火舌正旺却未见一人。

文采湘怎敢让昔日爱人瞧及落魄模样,在闻及对方将至厨房,已仓皇失措躲入柴房,浑

身抽颤着。

郭良儒道:“该是阿秀借住民宅吧。”

左仲仪并未回话,却注视着饭锅那道莲藕排骨汤,虽只是平凡一道汤头,却勾起无限回

忆,它正是文采湘拿手绝活,尤其莲藕切法,斜而不乱,每个藕花清清楚楚,十分特别。禁

不住勺了一匙入口品尝,正是她独特香甜味道,感伤顿起,没想到她过得如此清苦,郭奇秀

啊,你可真是坏到极点!

郭良儒急道:“圣爷不能胡乱食用它物!”

左仲仪道:“没关系,只一小口。”

郭良儒道:“咱走吧,阿秀已走,无必要留此。”

左仲仪想唤出文采湘,然又能如何?她已是别人之妻,安慰已是多余,何况且卡着郭良

儒她公公,贸然出现,恐又引得郭叔悲痛,看来只有先行离去,改天再派人暗中支助,如此

将不致让她太难堪,道:“那走吧,莲藕汤忒也可口。”

郭良儒道:“少喝为妙。”

两人始转身离去。

文采湘等得饭焦味渗出,始敢现身,直往厨房奔去,边退着热火,边掉着泪,泣声道:

“一切都是命,仪郎莫要再来了,我会受不了……”

莲藕汤仍冒热烟,文采湘捧着它,触情生悲,泣不成尸。

郭奇秀甚快回返天临居,直接找上理亲王弘皙,朱亮功亦在场,两人想瞧瞧张虎皮神通

威力,遂要求至道坛一探究竟。

弘皙最喜显耀,爽声答应,道:“就怕你们不瞧,瞧了准吓死你!”登带往后殿神坛

处。

时近中午,张虎皮且在打吨,然檀香四焚,余味轻易,弘皙等人未进门先闻味,一股仙

灵感觉涌上心头,直觉已受神佛感召,升起尊敬之意。

弘皙喊道:“张天师,生辰八字来了!”

张虎皮登被喝声惊醒,然已是不及,干脆黄袍一掀,罩往自己脸面,喝道:“不准进

来,本天师正与玉皇大帝通灵!”

此语唬得弘皙三人止不,不清虚实。张虎皮怪咒连连,实则快速穿衣罩袍。

弘哲道:“可要多久?”

张虎皮道:“就快好了!”念得送神咒:“霞光万道,金光普照,恭送圣驾,御返天

庭,速速如律令!”手捏指诀,往天空送去,喝喝两声,始道:“好了好了,进来吧!”道

袍已穿妥,恢复庄严。

弘皙始引人入内,他虽信道法,却不信玉帝说来即来,道:“玉帝也要听你的,来个

“速速如律令”?”

张虎皮道:“此律令也是玉帝降旨所定,要请尊下凡,得用此律令,他方能接受,送尊

回去,也该尊律令行之,否则违法戒条,下次根本难请神尊,甚至受罚,不得不慎!”要着

指诀确庄重。

弘皙笑道:“我不懂这些,爱怎么耍就怎么耍,只要把事办妥即可。”随即介绍郭朱二

人。

张虎皮以道礼回应,郭朱二人不懂道法,仍待之以礼,但瞧他骨瘦如柴,两颊深陷,身

单影薄,若江湖术士,当真有其法力么?

张虎皮知其狐疑眼神,笑道:“道法浩瀚乾坤,若未领教,岂知深浅!”说完指诀一

捏,念得怪咒,喝地一声“起”字,赫见阴风吹动,檀香上纸人突然跳动,尤其纸上所绘眼

珠,似在瞪人,直往郭朱二人飞去。

郭朱二人诧惊,登时运功反击,然纸人软而不裂,任其劈点,总也无损,两人终觉对方

确实高明。

朱亮功道:“好功夫,却不知天师耍何道法?”

张虎皮笑道:“雕虫小技,只是请女鬼附身而已,若在晚上,威力更强三倍!”

郭奇秀怔道:“女鬼?”话方说完,纸人幽森掠飞过其脑门,吓得他遍体生寒,自己曾

杀了几名女人,莫要前来寻仇才好。

张虎皮伸手一吸,将纸人抓住,再念秘咒,冷风乍吹,女魄已去,他始笑道:“有我

在,任何邪魔厉鬼难侵,两位大可放心!”

郭奇秀这才稳住,道:“还是看看道长施摄魂收魄之法吧!”

朱亮功道:“只要生辰八字,任何人皆可摄来?”

张虎皮道:“不错,人呢?”

弘哲拿出字条:“左仲仪,甲于年,二月九日子时一刻生,可别如弘历不灵了。”

郭朱二人往神檀瞧去,草人确写着弘历姓名,原来早向他施法,不禁文疑惑此人功力。

张虎皮冷道:“莫要怪我不灵,可能八字有误,否则不可能毫无感应?”

弘皙道:“怎会?那是从钮桔禄氏府中取得,‘难道她敢造假?”

张虎皮道:“太子不是说他为汉人?钮枯禄氏可是满人。”

弘皙冷哼:“孽种!不说他啦!先收拾左仲仪;我来瞧瞧效果!”

张虎皮额首:“就以他为证,施法时,三位莫要出声,免得前功尽弃。”

三人应允静观。

张虎皮立即从桌底抓出另一草人,抓来霹雷枣木笔,”沾上如意珍珠珠砂,写下左仲仪

生辰八字,随置于桌前,开始施法,喃喃念道:“金精一启、三元六分,七极四现,流魂入

敛,尽落我身,黄象纷驰,幻化元婴,养育九妖,胎生两界,风火争引、灵符带路,七魄

九,何敢不随,尽落分身,入盾有形,奉三阴鬼煞,急急如律令!”秘咒念完,符胆一去,

赫见草人跳动,张虎皮吸来三张符录,猛地化火焚去,这还不够,突地喝下桌上一碗鸡血,

直往草人吐去,叭地一响,草人淋血,十分可怖。

张虎皮喝道:“魂兮来兮,魄兮敛兮,可!”双掌合十,不断逼出真劲,随又喝道:

“行了,我己引他魂魄相敛草人身上,现在要他如何?”

郭奇秀道:“最好立即毙命!”

弘皙道:“那有何好耍,要他精神失常,疯疯巅巅,且时好时坏!”

朱亮功道:“倒是好方法。”

张虎皮道:“行!先收一魂一魄,让他失常,待要收拾,也得七天之后才行,否则太过

激烈,说不定变成恶魔僵尸,准被人看出是中邪。”

说完他又拿出血符,一一化去,再拿利针,往血草人刺去,喝道:“收你一魂一魄,速

速落乾坤!”那“乾坤”乃指草人左侧贴满符录之葫芦,见他将引魂符丢入葫芦,立即封

口,笑道:“成了!现在三位可到外头去探查状况,保证有效!”

弘皙道:“这么神?”

弘皙凑兴道:“那好!朱亮功,郭奇秀,你俩去瞧瞧,且快速回报!”

郭朱二入的确想证实效果,登时拜礼退去。

弘皙笑道:“我乃太子身份,不便参与俗事!”转向张虎皮:“若真的成功,重重有

赏!”

张虎皮笑道:“绝不让太子爷失望!”

两人狼狈为姦,邪笑不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