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六 章 摄 魂

作者:李凉

左仲仪正于西湖画肪上,赴鄂龙之约,准备洽谈合作事宜。

青逸飞一夜挣扎,已恢复镇定,对于感情一事,她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强求不得,至于

刘光霞,若有机会遇上,且助她恢复信心,如若她真的非左仲仪莫嫁,自己或该成全她吧,

除非左仲仪执意要娶自己……

一副幻想陶醉中,忽被鄂龙唤醒:“青帐房,拟的计划书呢?”

育逸飞猛地醒神,抓得一叠东西,直往左仲仪桌前摆去,干声道:“全在此,资金如何

筹组,如何分配、使用,以及日后红利如何分配,皆拟了轮廓,圣爷一见即明了。”慌张得

差点打破酒杯,让她窘透耳极,只能低头,故意另找资料:“若不足,我还可再补充。”

鄂龙笑道:“昨夜溜去哪喝酒?神情昏昏沉沉,眼睛还红了丝?”

青逸飞干声道:“哪有,只喝一杯即睡着了,是有些晕,但不至于误事!”怎敢承认哭

红眼睛,极力恢复镇定,尤其在心上人眼前,绝不能失态。

左仲仪暗诧对方转变时冷时热,昨日在逸香园分明痛不慾生,今日怎又感觉亲切不少?

纵使未经交谈或动作,然那眼神应错不了,难道她已原谅自己?亦或是哀莫大于心死,故意

伪装使然?

左仲仪无暇多作思考,否则必让鄂龙瞧出破绽,暗付不管她是装样,亦或真的快乐,今

日至少不再悲泣,倒也祝福她,接得计划书,翻动着,字迹工整,看是费了心思。瞧得几

页,频频点头:“写的甚清楚,可行,应可行!”

鄂龙笑道:“那左兄是答应合作了?”

左仲仪笑道:“钱庄部分或许较复杂,但船队部队绝对可行,咱可从此处开始。”

鄂龙笑道:“好,爽快!不愧是商场高手,我服了你,且敬你一杯!”举起夜光水置得

一方桌,顶多只能坐四人,青逸飞则在两人中间,原负责斟酒,但左仲仪仍替她置酒杯,青

逸飞爽声答应,举杯畅饮,为此合作庆祝成功。

干杯后,鄂龙说道:“左兄怎不怪我倒戈朱亮功一事?”

左仲仪笑道:“作生意,怎可意气用事?你的背后另有甚多股东,你当然要找最有利之

使用伙伴,当时圣帮一团乱,找我合作是笨蛋,故怎能怪你。”

鄂龙笑道:“这正是我敬你之处,能容许我的背叛!”

左仲仪笑道:“不敢言‘背叛’两字,因为无约在先,自无背叛在后。”

鄂龙道:“这其中多少牵涉交情的背叛。”

左仲仪笑道:“仍说不过去,南宝祥,北亿嘉互斗数十年,哪来交情?现在才是交情开

始。”

鄂龙频点头:“如此说,体真的悟通商场真谛,找你合作,让人放心。”随又举杯:

“来,为南北双震天正式和解干一杯,青帐房也一起来。”

青逸飞含笑以对,左仲仪亦举杯畅饮,三方甚融洽。

干杯后,左仲仪问道:“不知鄂爷日后将如何面对朱亮功,还有弘哲、弘历?甚至弘

昼?”

鄂龙道:“我只谈生意,他们应不致为难我,倒是朱亮功器量较小,总会报点小怨,但

那不碍事,合作之事谈妥后,我将回北京,脱离是非圈。”

左仲仪道:“确是高招!”

鄂龙挣扎后,说了一句:“细节可跟青姑娘谈,我将跟文俏蜂一起回北京。”

此语一出,无异已放弃青逸飞,倒让青逸飞、左仲仪暗自惊诧,对方行事竞然干净俐

落。

鄂龙笑道:“我的确喜欢文俏蜂,她是真的只为伺候男人而活,和她在一起没有压力,

至于青姑娘,她一直想创业,我想左爷商场经验不只是钱庄,只有航运、贸易、跟洋人做生

意,实非我所能企及,也不能教她,所以她跟你学、必能大展鸿图。”

左仲仪待要说及“鄂兄夸奖”之际,青逸飞如获重释,登时说道:“多谢鄂爷肯放

人。”说完随又觉得不妥,似乎太直接,似有迫不及待想脱离之态,脸面已飞红。

鄂龙终亦反应,稍稍失落,道:“看你是憋得很久了!以前说过,你找不到如意郎君,

就嫁予我,但江南一行,看样子找到了?”

青逸飞窘声道:“无关感情事:你有了文俏蜂还不满足?”

鄂龙笑道:“这正是我理亏之处,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否则对你不公平,你安心去创业

吧,奖金部分,我会拨予你。”始终不谈她和左仲仪感情,免得三方困窘。

青逸飞拱手笑道:“谢了,鄂爷还算是个君子。”

鄂龙笑道:“商场上一言九鼎最为重要,左爷也是这种人,但他比我厉害,能不计前

嫌,那才是高手。”

左仲仪笑道:“鄂爷过奖了。”

鄂龙道:“能主动找北霸天合作,已非前几任圣爷所能企及,说你商场高手,眼光宏

观,一点也不为过!来来来,你我干它三大杯,然后放你教教我的宝贝帐房,至于我嘛,得

去应付应付我的俏蜂腰了。”行事毫不拖泥带水。

左仲仪当然陪他畅饮,青逸飞亦喝了一杯,气氛融洽。

随后鄂龙当真起身上岸,临行只对青逸飞道声保重,潇洒而去。

青逸飞颇觉失落,相处数年,一句话即已分手,纵使此乃自己心愿,但事出突然,仍难

接受。

左仲仪淡声道:“鄂爷走了,你我是否还要谈合作细节?”

青逸飞登时惊醒,干声道:“谈啊!谈妥了,好了结一事。”

左仲仪遂翻开计划书,道:“商船一趟远洋,少说也是两三月,若来回,且分站贸易,

少说也是半年,你提及每月结算恐行不通。”’青逸飞窘声道:“我以为一趟进出,一月应

够了,那再修正……”

左仲仪道:“资金要分两组,一是制造款项,即造船资金,我们不只造来自己用,也可

卖予他人,另则是营运资金,亦即进出货之垫款,两者应分开运作,方不致混看不清,日后

乱了帐目,徒增困扰。”

青逸飞更窘:“那都错了,你还说可行,真是!”

左仲仪笑道:“小误差,可修正,只要投资额正确,红利分配清楚,也可向鄂龙交代,

算是通过。因为他是资本家,只要了解投资下去,多久以后赚多少即可,至于经营过程,只

是辅佐资料罢了。”

青逸飞道:“我又非资本家,我要的是经营经验!”

左仲仪笑道:“那可有得学了。”

青逸飞窘声道:“我已被开除,变成无业游民,圣帮可要聘请我?”如此说,无异己向

对方示好,耳根已热。

左仲仪欣笑:“当然愿意,听说你神算厉害,正是圣帮缺少者……”

说及此,顿觉脑门一沉,左仲仪唉呀一声,往桌前扑去,那可是玻璃酒杯及热鱼汤挡

前,吓和青逸飞急叫:“你作啥?”急忙伸手抢酒杯及热汤。然虽抢得两样,碗筷却被砸

及,咔咔裂碎满地。

左仲仪突翻白眼爬起,邪声怪笑:“阿飞,我的爱人别逃!”竟然扑拥过来,青逸飞手

持东西,船阁又窄,根本逃躲无处,被抱满怀,吓得她脸红耳赤,猛将热汤、酒杯往外丢,

随即反身挣扎,喝道:“你想作啥?”

左仲仪邪笑道:“爱人亲亲!”当真想吻。

青逸飞窘红脸面,斥道:“可恶!色狼!”伸手一掌掴去,每以为对方会停止动作,谁

知他根本无惧巴掌,硬是抱拥抢吻,青逸飞一时不察,被吻得面红耳赤,纵使心头小鹿乱

撞,然突冗行径让她感到羞心,咳声又喝:“放开我……”‘我’字未喊出,左仲仪舌根突

闯进来,吓得她想闭口却不能,又不想咬痛对方舌头,硬被肆虐几回,情急中想出方法,双

手猛撑对方脑袋,始挣脱缠舌。谁知双手往上举,胸脯露了空,对方双手突地抓来,正中双

峰,此举当真惹恼她,怒道:“大色狼!”双掌同时用劲击其左右脑袋,左仲仪登觉脑门生

疼,昏跌地面。

青逸飞急忙跳开,窘窘怒怒中检查衣衫,幸未破裂,然对左仲仪荒唐举止甚是不悦,斥

道:“你这算什么教养的男人!”仍想教训几拳,谁知青逸飞突又爬起,状若小孩乱舞,邪

笑道“爹,我要吃雪花糕!”身形则呃呃东闪西扭,似若针棘反应动作。

青逸飞瞧其反覆无常,且失态连连,眼神更是翻白吊直,暗诧道:“莫非中邪?”她虽

耍算盘出身,然家学渊源注定和道法解下不解之缘。原是宋微宗年代,有位丐帮大帐房名为

苏畅,其不但耍得一手无敌算盘功,且嫁予当时蒙人忽必瑞,而忽必瑞正和宋朝无敌灵童宋

两利拜把称兄道弟,多少学了道法,苏畅乃其妻,且和宋两利交情匪浅,对道法自有涉猎,

(参<灵界神童>一书),虽然宋两利被逼隐身篙山绝峰九阴涧这鬼域,从此消逝无踪,然忽

必瑞创立蒙古部落,其后代忽必烈立蒙古帝国,并进军中原,建立元朝,多少传出和灵童宋

两利大有关系,其神通始终广为流传。

青逸飞所学算盘功,正是源自“神算九干手”苏畅之武学,也是其第十代弟子,其虽对

道法未学全,但苏畅早有先见之明,留下防摄魂魄妙招,且有血符令牌乙块,以防后代子孙

中邪。

青逸飞受此薰陶,自对中邪形态颇有了解,乍见此状,直觉不妙,猛地一指点中穴道,

左仲仪闷呃倒地,身形却仍抽动。

青逸飞道:“看是真的中邪了……”翻着贴身怀中,找出一块三指大小红玉佩,里头血

符浮动,正是苏畅所留传之血符令牌,直往左仲仪胸口挂去,终让他较平静。

青逸飞暗付:“血符令牌是可防止收魂摄魄,然那也只是预防,若魂魄已被摄走,可得

另施法术收回才行!”自己法力不够,怎能成事,唯有抱他回去,让圣帮处理了。当下扛起

左仲仪,抓着辛苦多日之计划书,快速登岸,直往圣帮奔去。

其快速奔驰,已引来注意,待离开西湖,慾转入城街之际,忽见郭奇秀快速拦来,对方

既已发现左仲仪中邪难醒,岂非收拾最佳良机,故找到目标,登时出手。至于朱亮功则自认

乃鹰帮帮主,怎可在光天化日下杀人?若传出去,恐得吃官司,故躲在远窥瞧,见机行事便

是。他且对张虎皮神通感到诧异,既然如此管用,早该派上用场,何需等得如此之久。

青逸飞认出是扮刺客之胡子郭奇秀,哪肯给他机会,伸手就是五颗算盘子,甩闪射出,

郭奇秀不闪不避,利刀挥动,叭叭数响,击得暗器四射,见及青逸飞美色,邪声道:“守着

死人作啥?过来让爷照应照应,自是你的福气!”

青逸飞冷斥:“无耻!”不肯停留,左闪小巷,且挤命喊道:“来人啊!有人要暗杀圣

爷了!”

郭奇秀见其开溜,嗔意已起,怒道:“小贱货,倒贴大白痴。”决心先杀人再说,掠追

不放。

青逸飞虽轻功了得,然扛得左仲仪,确也够重,速度慢了许多,只穿得几巷,已快被拦

着,灵机一动,复往大街奔去,不断喊着圣爷受伤,而圣帮事业遍杭州,几日前且来个大打

折,优惠不少乡亲,经此一喊,百姓惊动,有的立即围来,有的赶忙前去报官,甚至赶往圣

帮分舵通知去了。

郭奇秀见状只能速战速决,猛地欺身追出剑气想伤人,青逸飞可非省油之灯,但觉背脊

生寒,已知杀招将至。猛地将左仲仪抛向前方街前—刻有“五路财神”之石碑,巧劲让他跌

靠安全,随即旋转飞高,躲过剑气,算盘子不断射出,迫得郭奇秀无法逼近,哇哇怒叫不

断。

青逸飞既是神算九千手苏畅传人,算盘功夫自是绝顶,她不抢攻,却以暗器封锁,郭奇

秀实难突破防线,尤其自己在外海亦受伤未愈,功力只及七成,想占便宜恐也不易,心念转

处,见及左侧打铁铺,火炉滚滚,冷笑道:“你待狡猾,烧得你变花脸!”

一不作二不休,利刀猛挑火炉红炭,当成暗器回应。

哗地一拨,红炭亮右星光点点,飞若利箭射来,任青逸飞九干手了得,却抓不得红炭,

终节节败退,百姓想帮忙亦受威胁而不敢出手。

郭奇秀见此招有效,干脆也攻往左仲仪,迫得青逸飞直欺左仲仪,抓他躲往五路财神石

碑后头,暂避风险。

郭奇秀冷笑:“小小石碑能护命么?”猛地欺前,一掌震碎石碑,烫红利刀闪出,就要

砍人。

情急中忽闻左街有人喊道:“阿秀可碰上敌人?”正是总管郭良儒闻及圣爷受伤,老当

益壮奔来,见得胡子家伙,他可认出是自己儿子,情急中倒忘了保密,随口喊出,且引领大

批人马追至。

郭奇秀顿楞,暗道一声:“爹?”纵使早已背叛圣帮,但总难面对父亲,如今莫名碰

上,唯一念头只想赶快开溜,冷喝一声:“恶徒别逃!”故作追敌状,杀将逃去。

郭良儒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摄 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