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七 章 斗 法

作者:李凉

郭奇秀和朱亮功又返回天临居找理亲王弘皙。两人同样想法——既然摄魂术有效,干脆

多摄几魂,让左仲仪毙命为是,何需拼得你死我活,且未必有效。

弘皙闻及法术有效,当然高兴,遂又带人前往后殿神坛,找及张虎皮,欣喜道:“法术

有效,干脆把他摄死算了!”

张虎皮神光陡涨,架势已现:“行!死了一个左仲仪,杭州城少一霸主!”随又开坛作

法,此时已近黄昏,蜡烛点得灯火通明,平添不少灵气。

张虎皮烧完十二道灵符后,摄魂咒语念个不停:“金精一启,三元六分,七极四现,流

魂入敛,尽落我身,黄象纷驰,幻化元婴,养育九妖,胎生两界,风火争引,令!”秘咒念

完,符胆一去,赫见草人无动静,他复吸来鸡血,往草人吐去,并开启葫芦,准备摄魂。

左仲仪身躯突然一颤,贴在身上灵符掀动,体内似有东西将窜出,瞧得青逸飞、柳碧

玑、风及时三人惊心动魄,不知所措。

简长春冷道:“妖人已施法了,且让他再摄去一魂一魄,待回来路上也较有伴!”仍作

法护左仲仪魂魄飞去。

三人不知妥见不妥,然既已开坛,唯有由他去了。

张虎皮摄得魂魄过来,想逼他进入葫芦,谁知魂魄却是不从,冷声说道:“老妖道,你

耍邪法,恐要遭报应!”

朱亮功、郭奇秀、弘皙清楚见及左仲仪魂魄骂人,登觉不可思议,难道自己已炼了阴阳

眼?擦揉眼睛再瞧,仍甚清楚,且幸灾乐祸瞧个爽快。

张虎皮却疑惑,魂魄竟然不听使唤,冷道:“再不入葫芦,小心我吐你乌鸡血!”

左仲仪冷道:’“什么血也没用,等着受报应!”转向郭奇秀:“你也一样,尚不知悔

改么?”

郭奇秀虐斥:“你倒皮得很!”二话不说,猛吸乌鸡血,往魂魄吐去,左仲仪东闪西

闪,张虎皮跟着打转,吐得满室皆血,郭、朱、弘三人多少沾上,抱怨连连。

张虎皮没办法,拿出降九符化得满室火花,始将魂魄逼入葫芦,立即封口,得意说道:

“好了,已经没事!”

弘皙被整得火气直冒,喝道:“其他魂魄一并摄来,让他死得难看!”

张虎皮正有此意,随又作法摄魂,谁知简长春已反击,始终护住魂魄不放,张虎皮这才

知晓有高人相抗,冷虐邪笑:“原来是三流道士,不怕走火入魔么?”

简长春道:“道长,多耍邪法,必自食恶果!”

张虎皮道:“呵呵,倒教训起我来了,连你一起收拾!”登时加强符法,耍得满室符火

闪闪,煞气逼人。

简长春抱元守一硬撑。

然左仲仪魂魄受摄,似要飞出身体,又被挡回,全身抖颤,甚是痛苦。青逸飞、柳碧玑

瞧来甚是不忍,风及时一旁安慰:“忍着忍着,就快过去!”要圣爷及两女皆忍着。

张虎皮一招收不了魂魄,怒火更炽,咆哮中,乌鸡血再吐,仍失效,迫不得已喝道:

“跟你拼了!”咬破自己右手中指,将鲜血撤在灵符及草人身上,灵符化去,鬼影幢幢,原

是亮红火光,此时全数变成碧青色,森森可怖。

左仲仪终受不了呻吟,全身再颤,身上符录直抖,一股阴气直慾冲出嘴巴,若非血符玉

佩挡着,灵魂早飞去。

挣扎至极限之际,简长春突地喝道:“血符破妖坛!”狂话喊出,亦将右手食中指咬

破,捏着指诀,直把鲜血沾向玉佩,瞧来虽是沾血,实则暗中偷功引灵符,这一引动,赫见

青森灵魂引带血符之红光,直往窗户冲去,那两道青红森光穿透窗户灵符后,已化为一体,

直往天空射去。

此时天色已暗,瞧来似若小流虹,甚为显眼。

小流虹直冲张虎皮法坛,方穿入外坛护坛符之刹那,张虎皮顿觉不妙,骇道:“血符护

魂大法?”想要走避已是不及,小流虹猛穿神坛,轰然巨响,神坛暴裂,草人乱飞,那摄魂

葫芦亦裂,左仲仪魂魄已被小流虹吸去,旋个大圈,迳自穿窗而去。

张虎皮则在神坛暴裂之际,吐血倒地。毕竟神坛乃靠其元神守护,如今受击,元神亦受

损,三魂七魄未被震散已是侥幸,哪能全身而退。

郭奇秀、朱亮功、弘皙等三人早吓得伏地抱头,没命往外溜去,对此妖邪斗法,实有莫

名恐惧。

至于左仲仪魂魄在小流虹护持下,安全飞回圣帮,找到躯体,直往嘴中穿去,左仲仪终

于还魂,呃地一声挣扎,嘴巴咯咯咬着。

风及时见状急道:“圣爷咬不得!”伸手想扳开牙关,又觉失礼。

正挣扎处,简长春一手揪出玉佩,笑道:“抽出不就没事?最险处乃是他刚醒来那刹那

间。”

风及时干笑:“你又没说可抽出,但总算平安了吧?”

简长春拭着汗水:“魂魄皆回,应是平安了,血符竟然如此厉害,实是道家至宝!”爱

不释手,摸了又摸。

青逸飞急道:“快施法让他永远不再中邪!”

柳碧玑道:“对,快施法,免得他又被摄去。”

简长春道:“血符已混我的血,化光穿入他体内,多少有护持作用……不过还是加层护

网为佳!”

说完将玉佩置于左仲仪胸口,随即耍出桃花木剑及道法,为其护持。

待灵符化去十数道后,简长春始收招,道:“我已以十二天都法门替其护持,日后将不

易再受摄了。”遂解其穴道,并将人唤醒。

众人目光瞅紧左仲仪,想瞧瞧是否将和先前一样想吃糖?

幸左仲仪恢复知觉,宛若生场大病,热汗直流坐起,见得众人及处处灵符,诧道:“这

是?……”

柳碧玑道:“想吃雪花糕和桂圆么?”

左仲仪干笑:“那是孩童之事,姥姥突然提及?”

柳碧玑闻言激动道:“恢复正常了!”青逸飞、风及时顿显高兴。

左仲仪诧道:“我?”

柳碧玑道:“你中邪啦,还是青姑娘把你扛回来,且经简道长替你收魂摄魄,终能回

魂!”

左仲仪依稀有印象,想来不由惊心动魄,立即道谢,青逸飞听来甚窝心,直道没事即

好。

简长春道:“可见着对方那头是谁?”

左仲仪灵魂出窍,直若作梦,多少记得,道:“是理亲王弘皙请的道士,留有八字胡,

旁边有朱亮功和……理亲王吧!”始终不敢说出郭奇秀。

简长春额首:“没错,应是对方,那胡子道士如何?”

左仲仪道:“似满身血,你毁了他的祭坛?”

简长春道:“不,该是你毁的,呃,也算上青姑娘一分,幸她的血符玉佩护持,始能奏

功!”指其胸口。

左仲仪摸出玉佩,瞧得血丝处处,感激再谢!“多谢青姑娘帮忙,”慾交还玉佩。

青逸飞急道:“留着,说不定妖道还会耍邪法:”

左仲仪一愣,然仍交回,道:“若真如此,届时再借用即是,如此贵重之物,实不便占

为已有。”

众目下,青逸飞窘于推拖,只好收下,道:“那你自要个小心了。”

简长春笑道:“以后可不易再中邪,圣爷大可安心。”

左仲仪道:“若中邪征兆为何?”

简长春道:“好似灵魂要飞出,似在做梦。”

左仲仪道:“懂了,将会预防。”

简长春见事情已了,始收拾东西,准备告退。

风及时要求他赐灵符几道防思于未然。

左仲仪道:“道长若身分已露,恐道报复,是否搬进城,较能照应。”

简长春道:“我且云游四海,对方未必逮着。”

风及时道:“可是若有状况,如何找得道长?”

简长春道:“血符玉佩可护持,要沾血即可,至于我嘛,有缘自能再见,就此告辞!”

东西收毕,背囊而去,左仲仪急让风及时奉上缘金百两,也好让道长云游无后顾之忧,简长

春长笑而去。

在此同时,总管郭良儒及数大高于亦进门请安,左仲仪直道没事,支开对方,心情却

沉。

柳碧玑道:“得收拾郭奇秀,否则祸害连连。”

左仲仪叹道:“这是我所最不想见到者。”

柳碧玑道:“行至此已无退路,你不找他,他可花样百出。”

左仲仪道:“只可惜苦了郭叔。”

柳碧玑道:“怪不得谁!照我想法,将计就计,你且装做未痊愈,到外头求医,阿秀姦

诈,必定跟来。”

左仲仪领首:“就此办吧!”

青逸飞道:“我该走了……”毕竟自己非圣帮之人,怎好赖脸至此。

左仲仪急道:“怎可走人?我还想聘你当帐房,况此时已晚,不便他去,住下吧。”青

逸飞当然愿意,只是说不出口。

柳碧玑笑道:“少了你,圣帮铁定失色不少,暂住下,圣爷冒充求医,也得你护持才

行!”

青逸飞道:“我……”

柳碧玑道:“什么你你我我?跟我来!我还想邀你谈那神霄灵童怪事呢?”拉着美女,

迳自去了。

左仲仪如获重释,白天于船上失态,多少有所印象,忒也困窘,幸对方已原谅自己,倒

是因祸得福。

受摄之下,甚觉疲累,他不敢胡思乱想,赶忙盘坐调息吐纳,以让心情平复,精力恢

复。

至于青逸飞被招待于清幽客房,其实柳碧玑并末缠问多久,且大都在替圣爷说好话,暗

示着两人最相配,青逸飞听来窘脸甜心,柳碧玑不久已去。青逸飞幻想中午一幕,竟然被强

吻,且胸脯遭及非礼。

在此静夜中感受,竟是激荡连连,春梦无限,少女激情已然奔放,舔着嘴chún,尤其甜

腻。

张虎皮在作法失败且吐血倒地后,已幽幽醒来,那血,是混着乌鸡血,洒得整座神坛皆

是,凄惨无比。

见此局面,可说一世英名尽毁。

他实未料到对方法术高强,且另有法宝,整得自己灰头土脸。

然就此英名被毁么?

张虎皮当然不甘心,或许这只是场意外,毕竟自己从未如此失过过,瞧及墙上仍完好如

初之三清神像,那正是法力仍在之证明。

他不断催眠自己,以寻得信心,且思索如何化去此狼狈情景,转念中,服下丹丸,使自

己瞧来精神较佳,活动活动筋骨,除了内伤,并无多大筋骨扭伤,故仍抓起桃花木剑,故意

刺向血草人,喝道:“太子爷别吓着,我还是把恶魂给制住了!看!血人已穿心!”步向大

门,推开红门,外头几位吓得脸色失青者,仍不敢靠过来。

张虎皮笑道:“别紧张,只是施法小小有误差,我应该拔掉葫芦瓶塞,且先落护身符,

一着急忘了,终也引来麻烦,没事没事!”

弘皙冷道:“怎会没事,我还看你口吐狂血,现在一身是血!”

张虎皮笑道:“那是鸡血,若真的重伤,我岂能站在此跟三位说话?”

弘皙一楞,也对,道:“可是神坛怎毁了?”

张虎皮道:“那是我施法不当,自行毁的,但三清天尊可毫发无伤,那是最高境界,化

若天神护体,太子爷不信,可过来瞧瞧!”

弘皙不敢靠近,只移左两步,往正门瞧去,果然内墙三尊神像仍在,心绪较平,道:

“你怎可弄错?搞得大家心惶惶?还有那小流虹又是何事?怎厉害至此?”

张虎皮干声道:“我引动的,只是忘了不能用葫芦收伏,要用摄魂鼎,引来爆炸,实是

罪过。”

郭奇秀道:“左仲仪又如何?他的魂魄已失?”

张虎皮道:“虽失去,也未必回到他体内,照样让他昏昏沉沉,疯疯巅巅!”心想找时

间再摄他便是。

郭奇秀暗道还好,道:“别乱说,我会去证实!”

张虎皮道:“最好,否则还怀疑我呢!”

朱亮功则静观其变,毕竟这码事不碰为妙,只要护住自己生辰八字,什么毛病也没有。

弘皙摆摆手:“你惹的麻烦,自己处理,下次吐血,也别吐的我满身!”受不了龙袍受

血,已匆匆离去。

张虎皮见其态度、言词,知己度过难关,暗道好险,否则以其暴戾个性,随时可能反目

成仇,掉头是常有之事。

朱亮功亦找藉口告退,对于张虎皮,不管真假,总也得罪不得,故仍持之以礼。

郭奇秀则较冲动,直问道:“左仲仪当真仍受摄?”

张虎皮冷道:“自己去瞧瞧不就得了?”懒得理他,甩头回去收拾残局,他只在乎太子

爷,哪顾得这小角色。

郭奇秀自尊受损,暗斥之:“莫要让我发现左仲仪完好如初,否则拆你抬子!”转身离

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