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十二章 告 官

作者:李凉

弘皙甚快返回天临居,找来后院养伤的郭奇秀,劈头即斥:“怎不早说对有御赐金牌,

害我丢了大脸面!”

郭奇秀干声道:“那已是数十年前之事,尚管用!”

弘皙斥道:“只要大清帝国还在就管用,早知你有猪脑,磕破头也不敢用!”

郭奇秀道:“属下不是猪脑,只是朱亮功制不住对方而已,否则怎让文俏蜂给掳走。”

弘皙斥道:“两个都是猪!暗杀左仲仪不成,还折损我几员大将,有脸再见我么?”

郭奇秀强忍侮辱,毕竟靠山只剩他一人,拱手道:“只要属下伤势痊愈后,必完成使

命;现左仲仪竟然杀人留下掌印,千万别放弃此良机,找人办他谋杀!”

弘皙冷道:“凭一个手掌印也能办人?你以为他是混假的!”

郭奇秀道:“入罪恐不容易,但留他几天,应无问题。”

弘皙目光一亮:“你是说把他抓起来,然后在狱中收拾他?”

郭奇秀道:“正是如此。”

弘皙道:“妥么?如此一闹,圣帮岂非造反。”

郭奇秀邪声道:“就是要他们造反,始有藉口歼灭。”

弘皙邪笑道:“倒是好计谋,却也得有人肯出面才行,李卫可能靠不住,顾琼乃有名铁

头硬派,看来只有巡抚程元章可干这档事?”

郭奇秀道:“正是他。”

弘皙突又摇头:“程元章无此狗胆,敢向左仲仪下手,此计行不通。”

郭奇秀道:“行得通,只要他能把左仲仪引到府衙,太子爷就可派人取他性命,届时来

个死无对证,大功将告成!”

弘皙贼眼一瞄:“你是说必要时连程元章也牺牲?”

郭奇秀道:“只要目的达成,偶尔牺牲亦属应该!”

弘哲邪虐一笑:“你果然坏透!”

郭奇秀道:“此是谋略,和好坏无关!”

弘哲哈哈笑道:“好个无毒不丈夫,就此办!”

当下他亲自押着尸体,前往程元章处,告官去了。

程元章早已暗结朱亮功,自知弘皙身份,登时拜行大礼,公堂之上,无法以太子相称,

然理亲王三字喊得甚为虔敬谦卑,一副奴才嘴脸。

弘皙不想浪费时间,指着尸体:“我来告官,他是圣帮左仲仪杀的,你看着办吧!””

程元章脑门一轰,知为棘手事,吓得拜礼连连:“左仲仪乃江南望族,且有先皇御赐金

牌,若无确切证据,恐不得任意审之。”

弘皙道:“我是证人还不够?且尸体也留下他的掌印,罪证确凿,快办人!”

程元章急往尸体翻去,果然见及紫青掌印,然此掌印并未写名字,怎能断定是谁所留

下?证据甚显薄弱,道:“只留一掌,恐怕不够……”

弘皙冷道:“我出庭作证,难道我会说假话?”

程元章甚是为难道:“爷自是不言假,只是对方身份特殊

弘皙斥道:“什么身份特殊?真是,看你是被吓老的,也罢也罢,有人告官,总该找来

审问状况吧,说不定他说溜嘴,正好来个罪证确凿,立即办人。”

程元章道:“找来问话倒可,只是爷若当庭吵起来,叫下官如何应对?”

弘皙道:“不吵,你审你的,要我当证人我再出现。”

程元章道:“那好,下官立即传令,请他更加鄙视,然身位公职,只能从命,拜礼而

去。

弘皙见诡计得逞,亦以休息为由,暂且退出府衙,暗中前去召集伏兵,以便行刺。

洪威怎知弘皙另有阴谋,敢在公堂行刺?仍落落大方行往圣帮,尚未抵地头,已于八鹤

桥附近,将圣爷拦着。

左仲仪颇觉意外:“又惹麻烦了?”

洪威道:“弘皙耍了招,抬了尸体告官,巡抚不得不办人,只好请爷您跟我到府衙走一

趟。”

左仲仪道:“有人证物证?”

洪威道:“弘皙要当人证,至于物证,只有那紫青手印。”

左仲仪道:“如此巡抚也敢传唤?”

洪威道:“看他也是被逼的,不过若是弘皙硬咬着不放,恐也不易收拾,您心里要有个

底。”

左仲仪笑道:“他倒学会耍官法,文明多了,走吧,我跟你去瞧瞧。”  

洪威拱手道“多谢圣爷合作!”也不上铐,向前引路。

左仲仪怎知对方另有安排,随即跟去,道:“如若程巡抚信了弘皙,我岂非成了杀人

犯?”

洪威笑道:“圣爷乃有头有脸人物,他不敢胡判,报到总督府,准要丢官。”

左仲仪道:“时代不同了,他有弘皙当靠山,未必伯李卫。”

洪威道:“弘皙哪靠得住?他无此胆子。”

左仲仪亦只是笑言几句,并未当真,仍落落大方,行往府衙,遇着熟人,且招呼回应,

走的甚是悠闲。

酉刻未到已抵府衙。

程元章升堂以对。

左仲仪以礼拜之。

程元章直接面对圣爷,总觉心虚,然仍保持冷静,道:“理亲王告你谋杀,你可认罪?

那名喇嘛你可认得?”

左仲仪道:“不认得,理亲王恐看错人,在下今日一直在船上,未曾离开一步,有百余

证人为证。”

程元章道:“死者左斜胸有一掌印,你可愿比对?”

左仲仪道:“有何不可?”行往死者,见及紫印,伸手比去,由于当时仍距尺余空间而

击,故掌印较粗,手掌按去,比伤印小了五分,并未吻合。

程元章道:“差那么多?看是一场误会了……”想放人,草草了事。

然弘皙突地闯入,冷笑道:“凌空击掌,当然较大,对方狡猾,抚台莫要上当。”后头

跟着三名喇嘛及三名玄衣护卫。

他可未笨到叫手下做蒙面打扮,如此不但难进府衙,且泄了杀手身份,简直不打自招,

故以护卫出现,任谁亦阻拦不了。

左仲仪乍见凶恶眼神之喇嘛,心生不祥之兆,暗付:“莫非弘皙想亲审自己?

心念未毕,弘哲己坐向程元章左侧,师爷替他备椅,俨然会审姿态。

程元章礼数过后始问道:“理亲王既然亲眼所见,可愿描述当时状况?”既有对方担

待,自己可需强出头,该问的问完即算数。

弘皙冷道:“他入侵琼园,劫走文俏蜂,本王护卫拦阻,他便杀之,此乃我亲眼所见,

喇嘛也见着,他赖不掉!”三位喇嘛同时表示见着。

左仲仪冷道:“你没事去琼园作啥?花天酒地么?不知文俏蜂是朱亮功女人?你既沾上

文俏蜂,朱亮功会不恼怒?他掌印可大得很,正符合尸体那紫印,怎不找他来比对?难道有

隐情不能公开?”

弘皙怒道:“文俏蜂即是朱亮功所介绍,他岂会劫人!”

左仲仪道:“反悔之事常有,且嫁祸之事亦常有,我可要检举朱亮功用计杀人,掌印必

定吻合。”

弘皙怒道:“胡扯什么,他明明跟我搜向圣兴号,怎会是凶手!”

左仲仪道:“那就对了,既在圣兴号搜不到文俏蜂,也见着我,事隔那么远,难道我有

分身术?圣兴号弟子可以为证,大捕头洪威亦可为证。”  

洪威拱手道:“属下搜查,确见得对方在船上。”

程元章道:“此案有待查明……”

弘皙冷笑,见手下已就定位,且将左仲仪困在中央,突地大喝:“大胆歹徒,敢狡辩,

来人,把他拿下,大刑伺候!”

三喇嘛、三护卫登时掌刀齐攻,出手尽是杀招。

左仲仪诧道:“你们想当庭杀人?”迫退三喇嘛,却避不了利刀,咻地一闪,左肩己见

血!左仲仪想以高制下,免于围攻。

弘皙突击奏效,冷笑道:“杀人凶手当场处死有何不可,上!斩立决!”

至此程元章始看不出对劲,吓得背脊生寒,急道:“理王爷,千万别如此,这是公

堂!”若未定罪及送审总督府即斩此德高望重之人,铁定出事,故急于劝阻。

弘皙仍一意孤行:“见着么,是他拒捕,该杀!”

六人齐往上攻,掌劲怒扬,冷刀乱刺,迫得左仲仪疲于应付,毕竟公堂上怎能杀人,留

下把柄,永难脱身。

洪威见得圣爷狼狈,一时难忍义气,抽刀跳身相挺,喝道:“住手,此乃巡抚衙,逮捕

人犯之事一切由我处理,尔等莫要越权!”借逮捕之名,暗助左仲仪,已拦向三名持刀护

卫,打得锵锵有声。

弘皙见状大喝:“反了么?连本爷人马也敢挡,要比人,我多的是!”复往外头喝去:

“来人,给我斩了人犯!”话声未落,外头又冲入七名带刀护卫,全数往左仲仪攻去。

程元章见场面混乱,切急直叫糟了糟了,想劝劝不了,想阻阻不得,慌张杆立当场。

洪威冷哼:“理亲王你如此做,未免过分!”又调来秦玉龙等数名捕快阻拦,然秦玉龙

长相斯文,且和左仲仪毫无交情,怎肯拼命,只是作样攻之,其他捕快身手根本差劲,沾不

了带刀护卫衣角,充其量只是跑跑龙套,助益不大。

左仲仪要被十数人所围困,且不愿伤人下,唯一路子即是逃跑。心意已定,猛地吸劲,

破冲屋顶,这一冲去,叭然一响,屋顶破裂,身形飞出,谁知屋顶上另有数名带刀护卫埋

伏,情急中又被划中两刀,疼得左仲仪直冒冷汗厉道:“难道要我开杀戒么?”一式破浪掌

劲劈去,击退两人,乘隙掠奔十余丈。

然此次埋伏人马甚多,且有三喇嘛助阵,左仲仪受伤在身,始终无法全向而退,又被困

住,险象环生。

情急中忽见右后府院已起浓烟,且见左侧屋闪出丁幻身形,他可一路盯梢弘皙,见及情

况不妙,登时采取行动,先点燃柴房引入注意,始敢出面救助,见得主子受困,哪顾得现行

踪,大把暗器猛往喇嘛、杀手砸去,喝道:“毒死你们!”

杀手见暗器射来,又闻及毒死你们,吓得左右躲闪,左仲仪得以暂且冲出重围。然三名

喇嘛吃过暗亏,知其真收,见状怒吼:“就是他,他才是真正凶手!”哪顾得毒丸,一手击

退,拼命追赶。

丁幻在在引人,见状拔腿即逃,喝道:“李大人快来啊,亲王造反,大闹公堂啦!”他

可知官场规矩,弘皙既然直闯府衙生事,程元章岂能镇住,唯有直隶总督李卫乃皇上跟前红

人,可以压住弘皙,故情况不对之际,已往总督府丢石告状,回头又烧了府衙柴房,制造出

事态危机状况,李卫若知晓,必定亲自出马。

果然丁幻奔出高墙之际,已见得李卫大批奔进,他见任务已达成,急喝道:“总督大人

快快快,亲王造反啦,民不聊生!”说完复往内府窜去,目标正是右后侧失火地区,准备趁

乱闪人。

三喇嘛见状仍调头拼命追赶。

然左仲仪闻及李卫军到来,不想逃了,反追往三喇嘛,不肯发掌,却改拳劲,砰砰砰连

三响,打得三人背脊生疼,跌落庭院,让丁幻得以抢时间脱身。

只一耽搁,十数带刀杀手又围上来。

左仲仪冷道:“亲王竟然违法法法么?”强自反击,双方陷入胶战。

弘皙边追边喊杀无赦,斩立决,莫要让他走脱!

府衙士兵则为救火慌了手脚,现场乱成一团。

李卫军终于赶来,乍见弘皙追杀左仲仪,且十数护卫招招夺命,尤其对方出手,简直和

黑衣杀手招法一模一样,知晓是何缘故,喝着冷断天直扑过去。待近十余丈,始大喝:“住

手!造反么!”

十余名粘杆处大内高手齐出手,迫得带刀护卫攻势受阻,一时不知该攻或不攻。

弘皙又喝:“快杀了他啊!”

李卫冷喝:“大胆!此是巡抚衙,容得你闹事!”

弘皙斥道:“我在抓重犯,干你何事!”

李卫斥道:“国有国法,你再闹,将逮人,押回京,交皇上亲审,看看谁对谁错!”

弘皙自知压不了李卫,冷哼道:“好,我不闹,且看你如何审这杀人犯!”当下唤回带

刀护卫及三名喇嘛,气冲冲回公堂去了。

左仲仪这才得以喘息,检查伤势,幸皆皮肉伤,未深及筋骨,应不碍事,始向前拜礼:

“多谢总督解危。”

李卫并无表情:“公堂说去!”转身即走。

冷断天“押”在左仲仪后头,一干人全部称往公堂。

程元章得知李卫到来,慌张迎接。

李卫虽回礼,却冷漠回应,毕竟堂堂巡抚竞让自家老巢搞得乌烟瘴气,不是能力有问题

即纵容弘哲,最让他不悦。

公堂已至。

李卫坐上主审位置,程元章立于右侧,弘皙立于左侧,连椅子皆没收。毕竟李了一具钦

差大臣身份,随时可审皇亲国戚,权高位重,宛若雍正亲临连弘皙的帐也可不买。

左仲仪则默立公堂,等候会审。

李卫问向程元章:“到底何事,搞得乱七八糟?”

程元章道:“理亲王告状左仲仪杀人,下官依法审理,找来左仲仪,且查明案情,谁知

理亲王接过手会审,要用刑,双方就此打起来了。”

李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告 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