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十三章 攒 臣

作者:李凉

丁幻已被押往刑堂,丢落地面,冷断天亲自看守。

左仲仪手脚冰冷,不知所措。

李卫冷道:“左爷不认得他?”

左仲仪待要承认,丁幻护主心切,冷道:“他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他,鼎鼎大名圣爷,

谁人不知。”

李卫道:“左爷你不认识他?”

左仲仪道:“见过面么?”

李卫冷道:“既然不识得,拉出去斩了!”

冷断天应是,登把丁幻硬拖而去。

丁幻视死如归:“斩了就斩了,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李卫摆摆手:“斩了吧,让他当年好汉!”

冷断天应是,拖得更快,且抽出利刀,想斩人头。

左仲仪终熬不了,急道:“手下留情,他是我的人。”

李卫笑道:“爽快!带回来吧!”

冷断天亦带笑意,终能拆穿两人把戏,把丁幻拉回,丢往地面。

丁幻苦笑道:“左爷何苦承认,我的命可不值钱!”

左仲仪道:“岂能见死不救!”转向李卫:“不知总督待要如何?”

李卫轻轻一叹:“我又能如何?天下如此之乱,老是以杀止杀也不是办法,我只想知

道,你是否派他闯乾清宫?”

左仲仪知纸包不住火,道:“是……”

丁幻枪口道:“不不不,是我自愿的,一切跟他无关!”既然死罪,自己扛下便是。

李卫叹道:“如此忠心护主,让人瞧来钦佩,可是为何非闯乾清宫?用意何在?竟甘冒

死罪!”

丁幻道:“只想知道皇上秘诏写的是谁。”

李卫道:“瞧见了?”

丁幻呃地往左仲仪瞧去,不知是否该答。左仲仪代答:“瞧见了。”

李卫、冷断天登时眼亮,皇宫大秘就此揭开。李卫道:“写了什么?”

左仲仪道:“传位宝亲王。”  

李卫猛地击掌:“早知就是他!”

冷断天欣喜道:“唯宝亲王够格当太子。”

李卫拱手向北方,道:“皇上的确处心积虑栽培宝亲王,此乃大清国之福气!”对雍正

皇更钦佩几分。

左仲仪道:“该说的都说了,我愿以大行皇帝御赐金,换丁幻性命。”

丁幻霎时落泪:“爷,不可!小的命不值钱,您怎可动用御赐金牌,请收回。”

左仲仪道:“我怎忍看你受刑,尚请总督高抬贵手。”

李卫瞧着丁幻,轻轻一叹:“如此忠心,叫人心疼,且让我想起当年护雍正皇帝时,照

样差点掉头…”

左仲仪道:“总督请高抬贵手!”

李卫叹道:“我是甚想放他,可是国法难容,除非你们戴罪立功……”

左仲仪急道:“如何立功?”

李卫道:“无数人想窥探皇位,你们既知宝亲王身份自该倾全力护持他。”

左仲仪道:“在下愿护持宝亲王登基。”

李卫额首道:“有左爷一句话,我可放心多了。”转向冷断天:“放了他!连乾清宫都

能闯入者,忒也是天纵奇才,杀了未免可惜。”

冷断天依言斩断绳索,在左仲仪示意下,丁幻直往李卫拜去,谢恩不断。

李卫笑道:“今日我询了私,饶你一命,且别恩将仇报,否则实愧对我等和左爷:”

丁幻急道:“奴才不敢!奴才必肝脑涂地以回报。”

李卫笑道:“且看你表现了。断天,带他下去洗个澡、吃顿饭、换件新衣,然后放了

他。”

冷断天自知主子心意,杀了丁幻,必定得罪圣帮,江南必乱,且左仲仪手中另有不死金

牌,根本斩不了人,倒不如拉拢为己用,凭增生力军,确是妙招。闻言已将拜神连连的丁幻

给请将离去。

秘密独留李左二人。

李卫始问道:“我实在不解,左爷怎想到想窥秘诏,图的是什么?”

左仲仪笑道:“当时我并未接圣帮,闲极无聊找事做,所以就偷了。”

李卫诧道:“理由就这么简单?”

左仲仪道:“当然,想证明自己武功,和丁幻技巧。”

李卫道:“竟然找皇宫大内证明?”

左仲仪道:“总督和大内高手武功的确实在,所以冒险一试。”

李卫叹道:“可惜仍让你俩得逞,人称你武功天下第一,看来不假。”

左仲仪道:“不敢,火焰岛有个烈九蛟,另有文觉国师、法醒喇嘛,都是绝顶高手。”

李卫道:“至少年轻一辈,无人出其右。”

左仲仪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武学毫无止尽。”

李卫笑道:“虚怀若谷,看来你的确下过苦功,我服了你!”且能为雍正皇、宝亲王拉

拢此高手而欢心。

左仲仪道:“在下亦甚服李爷,能在波涛骇浪中,护持雍正皇平安无事至此。”

李卫道:“侥幸罢了,其实乱党仍未除尽,心有遗憾啊!”

左仲仪知其所指,可能是漕帮或吕四娘、甘风池等人,然对方亦为侠义之辈,怎可答应

帮忙除之,笑道:“以李爷实力,应可如愿完成,至于在下,自该一力辅佐宝亲王为是。”

李卫笑道:“有道理!要你去斗乱党,恐也大材小用,能辅宝亲王,那才是正事。”话

锋一转道:“你且曾说弘皙手中秘诏是真,到底是何回事?宝亲王回来后,泄气了老半

天。”

弘哲道:“也许皇上中了邪,不小心写下此秘诏,弘皙养了不少邪术之士,如张虎皮、

法醒之类,皆有可能作法摄魂,防不胜防。”

李卫道:“恐也有可能,难怪皇上时好时坏,且驾信神佛,我早有除妖邪之心,可惜人

在北京,全靠文觉国师和娄师垣两人挺着,却不知道这两个是否靠得住。”

左仲仪道:“张虎皮、法醒已到江南,正为弘皙装神弄鬼,我还着过邪法。”

李卫诧道:“竟然来了?得想办法好好收拾!”

左仲仪道:“只要时机得宜,在下愿配合。”

李卫额首:“我来观察,看看对方有何心机,必要时定找你帮忙。”

左仲仪恨透张虎皮,当然同意。

李卫随后说道:“护持宝亲王一事,私底下进行即可,你我合作之事,且不宜公开。”

左仲仪道:“理所当然!”若公开,一些反清复明党徒,必定怀恨在心,恐对圣帮不

利。

李卫满意一笑,道:“赶明儿请宝亲王找你聊聊,他对圣帮造船及经商经验甚感兴

趣。”

左仲仪直道没问题,知李卫不想再多谈,遂告辞而去。

李卫自得一笑,只要拉拢圣帮,江南安定一半,算是替宝亲王立了大功,至于擅闯乾清

宫一事,既是自家人所为,简直是鸡毛蒜皮事,随便找个藉口即可清案,无庸堪虑。

自得中,李卫行往宝亲王弘历处,安慰去了。

毕竟已证实宝亲王是正主子,护持起来,心神特别落定。

理亲王弘皙回到天临居,满心怒火,咒骂不断。

“凭我亲王身份,还要受那李卫奴才的气,你们也全是饭桶,十几人还收拾不了一个左

仲仪,养你们作啥?”

三喇嘛及十余名带刀护卫被骂得灰头土脸,难以抬头。

郭奇秀已知事败,早寻藉口溜至他处避风头,待弘皙冷静后再回来不迟。

弘皙简直受尽委屈,嗔骂不止,甚至将厅堂太师椅给砸碎,显然失态。

忽见一名五旬圆脸高僧步入厅堂。生得一副似弥勒佛般笑眼笑脸迎人,然,身躯倒未肥

胖,属中等高矮而肌肉结实体态,笑眼深陷处,总带着一般慧黠阴气。一步跨来,已是七八

尺,等于“飞”入内厅,褐色金线架裟云殷飞掠,若神佛下凡,仙气十足。

弘皙乍见此人,登时大喜叫道:“法醒师父您来了,快快帮我收拾敌人!”瞪向手下:

“他们全是饭桶,管看不管用。”

法醒喇嘛笑道:“别急别急,只几天不见,瞧你弄得如此狼狈,岂像当今皇太子,快让

他们休息,收拾敌人,不一定要自己出手。”

弘皙知法醒智深计高,已言听计从,立即喝令,三喇嘛和十数手下霎时走个精光。

法醒道:“后院谈!”

弘哲引路前头,不断说及李卫和左仲仪坏事,法醒始终含笑以对,直到后院秘密厅堂,

始笑道:“活该你要受罪,没事去惹他们作啥?”

弘哲诧道:“师父此言差矣!他俩是除宝亲王最大障碍,岂能不除。”

法醒道:“差矣差矣,为何要除宝亲王?别忘了为师让你到江南,是要找回失去秘诏,

哪是要谋杀宝亲王。”

弘皙一楞:“可是除掉他,岂非永绝后患?”

法醒道:“雍正皇又还没死去,他不会传位予弘昼?也就是皇上未死,一切皆有可能改

变,现在杀谁皆不妥。”

弘皙不解:“照你这么说,岂非永远别动最好?”

法醒道:“没错!正是此意,把秘诏好好保存,只等皇上过世,帝位自来,秘诏可找

着?”

弘哲不愿受责,以庸品代之,道:“已找回。”

法醒笑道:“那就好,有了它,谁敢说你不是太子?”

弘皙道:“我还是摸不着头绪,我且说个明白,否则急死人了。”

法醒笑道:“为师来到杭州,四处转转,方知种种状况,你倒是为争帝位,竟先出招,

露了底子,忒也不利,毕竟皇上未死,出此下策,徒劳无功,你手中既有秘沼,何思他人抢

位,故应做出勤政爱民,风度翩翩,以掳人心,否则就算当上皇帝,恐也不得安宁。”

弘皙道:“这个我懂,可是皇上分明偏袒弘历,甚至弘昼也沾上边,我不除他除谁?”

法醒道:“除了又如何?皇上一怒,下令查办,谁倒霉?铁定是你,别说你能推予他

人,光是李卫指证就让你受不了,且你是当今太子,怎可四处抛头露脸,打打杀杀,此和江

湖帮派何异?要杀也得请乱党如漕帮、吕四娘、甘风池等人去杀!”

弘皙道:“如何请得动他们?”

法醒道:“给机会,他们就杀!此借刀杀人之计好用无穷,你竟然不用,且拿屠刀上街

拼命砍人?”

弘皙有点懂了,欣喜急道:“师父请指点门路。”

法醒道:“首先雍正未死,你毋需急着出招,若想整弘历,放风声予漕帮或其他反清复

明分子即可,弘历死了也罢,不死也无伤大雅,毕竟你是太子,谁都抢不走,所以,你该懂

得装扮、遮丑,不要见人即斥,耍威斗狠,而是学学弘历气度,笑口常开,自能拢络人

心。”

弘皙道:“我尽量……可是这样就能当上皇帝?”

法醒笑道:“护持登基一事,我早有安排,且雍正以前得罪太多人,什么八爷党、诚亲

王等事件,弄得骨肉相残,现在哪个不想扳倒雍正,扶正你爹正统帝位,也就是扶你登基,

只要你不太差,自无问题。”

弘哲欣喜道:“多少人支持?怕亲王、庄亲王、鄂尔泰或是张廷玉、文觉国师?”

法醒笑道:“不少人,但太早知晓对你也不妥,你现在只要好好学为师笑口常开,然后

等雍正死去,帝位自来。”

弘皙冷道:“那个老不死,不知还要活多久?”

法醒笑道:“算算他阳寿,业已不长,耐心等待就是。”

弘皙道:“也只好如此了……”心念转处:“可是我先前斗得厉害,突做转变,难道他

人不会疑惑?且圣帮之事就此算了?”

法醒道:“让他们疑去,也不会掉根毛,至于圣帮只能智取,不宜硬碰硬,为师来处理

即可。”

弘哲道:“师父要理,我倒省事,下一步如何走?”

法醒笑道:“捅狗互咬,咱隔岸观之,咱好好在江南玩个尽兴,直到雍正毙命为止。”

弘皙爽声一笑:“好极!”

他对法醒简直言听计从,除了一改暴戾争斗气息,换来笑脸迎人外,且听法醒计策,暗

中前去漕帮传消息,说及圣帮已和李卫、宝亲王挂勾,准备背叛汉族,虽是假传消息,倒被

他歪打正着。

弘哲不断装出笑脸迎人;然总皮笑肉不笑,带姦带邪。法醒喇嘛则从旁指点,望他早日

脱胎换骨,做个笑里藏刀之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