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十五章 小 祖

作者:李凉

漕帮掌门潘如虎已闻及消息,亲自从洪宏桥附近之总坛赶至漕运指挥分舵,那是十艘漕

船结成之水上堡垒,可往可行,且可屯守重兵,以应付漕运任何变化。

石士宝已被安置病床上,满身是血地接受治疗,虽是半条人命,他仍愤愤不平,直道打

倒狗官汉姦,以鼓噪弟兄,引得群众情绪愤慨,急于报复者居多。

潘如虎亦自诧讶,谁能伤得石小祖?他武功原就不低,还被打成重伤,询问之下方知左

仲仪所为,更觉不可思议,对方一向克制,怎出此重手?难道为了漕运,已用非常手段?亦

或是另有误会?

心念未毕,忽见左仲仪一身湿漉漉被押回来,潘如虎急道:“到底发生何事?“

漕帮激进头领喝道:“他串通朝廷狗官想谋害小祖,必得重惩,以讨回公道。

左仲仪道:“非也,全是出于误会!”已掠身上岸,急慾奔向潘如虎,然守卫却惧然拦

住,原是他手中仍有两颗轰天雷,要是暗算,帮主岂非遭殃,左仲仪呢地一声,交出炸丸,

道:“是石小祖想暗算我和宝亲王,由于太急迫,我回了一掌,始落此局面,此轰天雷原属

漕帮之物,帮主应认得。”

潘如虎当然认得,且对事情有所了解,叹道:“你为何要带宝亲王游此漕运?难道不知

我派讨厌满清者居多?”

激进份子又喝:“他和清狗谋通,想暗算漕帮!”

石士宝拼命挤出力气喝道:“不错!我听着他把我等比帮海盗,且要消灭,我当然先下

手为强!”

激进份子哗然,找到依据,得理不饶人,硬逼帮主得惩处对方。

左仲仪叹道:“石兄可把话听一半了,我乃指外海海盗,胡乱横行,不灭行么?”

石士宝斥道:“分明指我是海盗,不必再狡辩,他还出卖漕帮,将所有名单告知狗官,

漕帮将大难临头。”

此语一出,又见激进分子鼓噪。

泄露漕帮名单可是重罪,毕竟弟兄被通缉者不少,潘如虎道:“圣爷当真说出?

左仲仪道:“在下哪有什么名单,只是告知漕帮原即罗祖教所衍化而来,目前除了你,

且有四小祖共同分治,有七十二弟子,帮众十万以上,此乃公开秘密,不必我说,官方早有

资料。”

潘如虎但觉并不过分,道:“倒和江湖传言差不多……”有意化解嫌隙,息事宁人。

石士宝却不允:“他说我被通缉,该逮捕,已和狗官勾结,看看外头,准有船队到

来!”

众人往外瞧去,果然见及官船渐渐逼近,哗然不已,极力要求先收拾左仲仪然后护着石

小祖走人。

左仲仪道:“你确被通缉,官方自有资格逮捕,但说这话的绝不是我,官船现在也不是

刻意来抓你,闹了事,他们不必过来瞧瞧么?”不愿说出是来救自己,免又引起误会。

激进分子仍鼓噪快快办人。

潘如虎显得为难,若贸然护着左仲仪,恐引起帮众不服,若要办此事,自愧对左仲仪。

正挣扎中,忽又掠来三人,正是漕帮另三小祖,朱小祖朱小全,他以前明皇室朱家后裔

自居,且是罗祖教正统传人,故喜头上戴着观音兜,一副沉稳仙佛模样,主要仍以控制罗祖

教弟子为主。

次位乃黄象,由于名字沾了“象”字,沾易经四象之边,故对命相颇有涉猎,有人称之

“黄易仙”,喜欢易经上口,论断命运。

第三位刘玉诚,也以前明将军后裔自居,一身体魁劲猛,宛若战将,他却喜吟几句,以

示自己文武全才。

三入皆近中年,江湖阅历甚丰,且互有拥护者,各俱实力。三人方一到来,即被激进分

子喝着评评公理快下定论拖不得。

黄象首先开口:“瞧这左爷相貌堂堂,天庭饱满,应是福星高照,该死不了!”

左仲仪道:“既死不了,干脆放人算了。”

黄象笑道:“不过两眼隐晦,恐是多事之秋!”

左仲仪道:“一夜没睡,当然隐晦,你既懂相术,何不替自家人瞧瞧?”

黄象道:“看过啦!就属石小祖最惨,但他就是不听,看来还有三灾五难,惨啊!”

石士宝咳道:“我命毋需你算,叫你来是论断如何收拾圣帮,胡诌个啥劲!”

黄象道:“已论断完毕,既死不掉,当然放人,没看到官船已至,该倒霉的是你,要溜

的也是你。”

石士宝斥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黄象道:“我一向神算!”

石士宝道:“朱小祖你说!”

朱小全合掌拜观音,冷道:“漕帮被官方欺侮已久,不给点颜色,恐失帮威,至于左爷

和官方挂勾,迟早会出卖漕帮,一并料理也罢!”

此语一出,激进分子登又鼓噪办人。

左仲仪道:“看你是中毒太深,光念观音菩萨就能保住漕帮,胡乱开战就是圣战?漕帮

过闸关,难道不跟官方打交道?”

朱小全冷道:“孰该战,孰不该战,我等一清二楚,毋需你来指点。”

潘如虎道:“刘将军你说!”

刘玉诚搓着拳头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壮士一战兮名飞扬!好久未开战,爽它一下也

好。”

左仲仪苦笑:“你岂非为战而战?”

刘玉诚道:“养兵千日,不为一战为什么?”

激进弟子哗噪,的确太久未战,昔日霸劲尽失,现有机会,总想开战,以申怨气。

石士宝欣喜道:“说得好!三票对两票,帮主可得下令开战。”

潘如虎叹道:“现若开战,恐一切努力将毁于一旦,诸位不能不三思。”

朱小全道:“苟且偷生,不如一死,当年反清复明豪气哪去了?”

激进分子哗然,情绪已被勾引出来,决心开战居多。

左仲仪眼大势将去,不得不挺而走险,喝道:“要战可以,我单挑诸位,若赢了,今日

事就此了结,若输了,圣帮退出漕运,不再过问。”

此语一出镇住众人,左仲仪虽厉害,漕帮却非省油之灯,以一战多,恐自讨没趣。

纵使圣爷有意让出漕运,然此事只有潘如虎知晓,漕帮弟兄仍觉划得来,赢得独攒漕

运,生意增一倍,利润大涨,皆同意比斗。

潘如虎道:“以一敌五?亦或一对一?”

左仲仪道:“当然一对一,漕帮高手如云,在下不敢托大。”

黄象频频点头:“妙招妙招,听说圣爷武功盖天下,若一对一,恐无人能挡,我方大为

不利,但以一对多,传出去对漕帮声名不利,怎么说你都赚。”

左仲仪道:“不敢自大,实情非得已,诸位斟酌斟酌!”

刘玉诚喝道:“我先来,且看这招,将军出塞势不回’。”一记猛拳强捣过去,他虽横

练武学,却也学得刚柔并济,先是无声,待要抵达敌身时,突若轰雷般暴响,吓得众人一

跳,雷拳却已捣住敌身。

左仲仪暗道此人功力浑沉扎实,不可轻忽,不想硬接,且以所悟长江源头原是虚无飘渺

之法,猛地双手直拨,身形幻闪,让那雷拳看似击中,却难落实。“砰”地一响,左仲仪跳

退三步,化解危机。

刘玉诚诧道:“你不肯硬接?跳来跳去,算何好汉?”

左仲仪道:“将军劲猛,还是别碰为妙!”

刘玉诚道:“如此缠下去,岂非没完没了,接我一拳,其余莫说,左右弟兄挡者他!”

忽又念道:“无尽落叶潇潇下!我破你乾坤卦!”那胸脯谓之卦,一拳又捣去。

漕帮弟子众多,故意挤在后头,左仲仪果然毫无退路,叹道:“忒也无法了!”猛地运

劲拳头,喝道:“那就接你一拳,该称为‘花前’常常耍酒疯!”且见拳头飘忽不定,看似

孔雀开屏,又似一炮轰来,刘玉诚慾求对抗,猛往对方拳势追击,终也对上。

双拳猛击,“叭”然一响,各自震荡,脸面飞红。

登见刘玉诚马步下蹲,舱板下陷两寸,差点破裂。

左仲仪则后退无路,上翻空中,然双拳却若吸铁黏住,任由双方甩来甩去,始终未脱

落。

潘如虎暗道好猛劲,此招全在左仲仪掌控之中,尤其方才花拳散开,刘玉诚勉强迫击,

我形气势已被分弱,且左仲仪身在空中,刘玉诚应是把他震飞,然却仍黏住不放,显然左仲

仪功力高出许多。

黄象亦觉了得,频频点头:“果然高人妙招,我且服了你,老将军你还不收手么?”

刘玉诚自知落败,叹声道:“壮去一去兮,不复还!也罢也罢,将军阵前落马,该换菩

萨出马啦!”猛地追劲收招,人立而起,一副战败沙场落漠模样,立于潘如虎后头,望着天

际,宛若楚霸王失势,丧气已极,然众人知此乃其一向作风,只要时间一过,又恢复将军气

势,不怕他会引剑自吻。

刘玉诚落败,朱小全已掠身迎来,冷道:“左爷功夫果然了得,现让我讨教几招!”哪

顾得左仲仪仍在空中,猛地抓出腰际白森森含苞铁莲花,甩劲射出,竟然花瓣裂成飞镖,十

数支全往空中射去,裹得左仲仪毫无退路,用的正是成名兵刃兼暗器“莲花链镖”。

他原是罗祖教出身,罗祖教又衍自白莲教,虽然白莲教分支众多,且良萎不罚,他却对

其有莫名情感,故以白莲为底,发展出此税利兵刃,成也别具巧思。

左仲仪身在空中,实无退路,且暗诧此莲镖之霸道,尽是射往全身所有要穴,若被射

中,岂还有命在?然时间紧迫,不容稍想,情急中运尽全劲护体,全身突地收缩成球,猛地

打转,似若陀螺且以衣角旋摆,企图打掉莲镖。

顿见莲光闪若千里万芒,人身旋若高空烈阳,叭叭叭暴响不断,莲镖不断倒喷,随又被

朱小全吸回,二次攻击、三次攻击不断。

左仲仪怎能转个不停,情急中猛地施展千斤坠,直往舱板冲去,莲镖竟然连着细链,朱

小全猛地一扯,已若银蛇反噬,全往对方背脊冲去。

左仲仪砸破舱板,猛地抓来一块,反往背脊挡去,嘟嘟嘟嘟数响,莲镖尽往木板钉去,

左仲仪冷喝,反击木板,人立射出。木板飞砸过来,朱小全冷喝抖银链,叭然再响,木板暴

裂,左仲仪掌劲迫至,打得朱小全跌退两步。

双方定立,未再出招。

只见左仲仪肩前多处见血痕,显然已受击数镖,只是伤皮不伤骨,似无大碍,衣角则百

孔干疮,可见方才反击之凶险。

至于朱小全则呼吸起伏,气息较不稳。

漕帮只顾及左仲仪受伤,登时高呼朱小祖赢了,击掌连连。

潘如虎却知朱小全占了偷袭之便,且以暗器攻招,左仲仪能全身而退已甚了得,若再战

下去,恐未小全亦将落败,遂道:“左爷虽受伤,但朱小全亦血气浮动,双方应是平分秋

色,战个平手。”

此已是最好台阶,谁知激进份子喝道:“岂有此回事,见血即输,小祖再战,彻底打败

他!”

朱小全确有意再战,长莲镖一抖,冷道:“方才让你侥幸,此次恐无此幸运!”

左仲仪眼看官船渐渐逼近,且得速战速决方行,道:“此局我认输!”毕竟方才赢了刘

玉诚一局,现在输去,顶多平手。

群众闻言大喜:“输得好!朱小祖万岁,大胜大胜!”吃喝不断以助长漕帮气势。

朱小全这才恢复观音沉冷,施个佛礼,道:“承让!”收起莲镖,退回原位。其外表虽

冷,心头却窃喜不断,能打败圣帮,何等了得。

左仲仪深深吸气,道:“下一位是谁?黄易仙么?”做好准备,免遭暗算。

黄象道:“既点名,当然是我了!”闪身掠前,拜礼道:“且领教左爷高招!”摆出不

丁不八招法,式也怪异。

忽有激进分子道:“掌门先出手,赢了大事抵定!”毕竟三小祖落个平分秋色,不如大

将出马。

黄象冷道:“那岂非瞧我不起!”哪顾得他人喊去,一招“万象化乾坤”已攻出,赫见

掌影连叠四面八方,正是其成名“四象掌法”,啸风乍起,威力狠猛。

左仲仪不敢大意,且以破浪招法以对。

双方触招,但见掌法万象齐扬,招似彩蝶翩舞,且迷幻掌中复见叭叭之声不绝于耳,身

形一错,已对掌数十,各自分开。

黄象频点头:“好招!竟能后攻先至,了不得,再接我这“四象裂八卦”!”招式一

出,双手幻出四掌,分从四处袭击,然四掌幻处,又各自分成若干劲道,布成八卦型罡网,

山崩地裂般压至。

左仲仪暗道此八封网虚实莫辩,忒难攻击,选得中间掌眼,快速劈掌试去,岂知劲道方

至,猝见卦网旋动,掌眼射出无数劲流,打得左仲仪右手生疼,正诧讶处,八封掌网裂去,

四面八方斩劈下来,裹得全身毫无退路。

群众激情叫道:“好招!”左仲仪尚有左手备用,见及卦掌四封,凝得劲道;不往天空

却往地面轰去。

叭叭叭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小 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