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二十章 兴 师

作者:李凉

及近黄昏,左海瑞人马不断涌入杭州城。

漕运总舵主万青雪更引船数百艘,浩浩荡荡直冲杭州渡口。

一股山雨慾来风满楼肃杀息笼四遇方。

漕帮弟子亦备战,不知对方集结人马,斗的是谁,不得不防。

漕运弟兄恨极漕帮抢夺地盘,故常恶言相向,万青雪若非顾及逼宫先收拾左仲仪,早向

漕运宣战。

双方一触即发,状况危急。

忽闻左海瑞现身召集弟兄上岸,直扑圣帮,暂时解去和漕帮冲突之危。

杭州漕运弟子却莫名不解,直道干啥,要跟谁拼命去?由于圣帮规定甚严,未得命令,

他们并未跟前瞧探,只顾领酬薪,待有指示再说不迟。

风及时瞧得惊心肉跳,数千人齐往总坛逼去,若是硬拼,恐也损失惨重。

左海瑞带队直冲圣帮,万青雪以及暗中现身相助的郭奇秀左右掠阵,以期镇住气势。

左海瑞方抵铜门,大喝道:“叛徒左仲仪还不出来受审么?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

世!”

时头无人回应。

左海瑞再喝几句,仍无反应,遂迫问守卫:“人呢?你们的圣爷龟到哪里去了?”

守卫道:“不清楚……”

左海瑞喝道:“谁当家?”

守卫道:“没人当家,都走光了。”

“走光了?”左海瑞喝道:“他风闻消息开溜了?”

守卫道:“不清楚!”

郭奇秀道:“圣爷不如先占领总坛再说!”

左海瑞但觉有理,登喝向众人,激起情绪后已往内厅冲去。

万青雪亦忍不住骂道:“小毛头也敢乱摘,还不出来让弟兄公审,看你能说出何理由

来!”

忽闻声音回应:“你想审谁?”柳碧玑已现身,挡在众人身前,身上仍围着兜儿,一副

佣仆打扮,然其乃三代老奴,自有威信,尤其武功已受左道光、左海宁调教,甚是了得,帮

中无人敢试招。  

万青雪乍见暗恋情人,脸面顿红,幸有黑胡挡掩,否则更形出糗,干声笑道:“我等只

向圣爷讨公道,不干柳姑娘事。”

柳碧玑道:“找左爷?早出差了!”

左海瑞诧道:“他何时出差?难道不知我等要来?”

柳碧玑道:“你早让位,来不来好像无关紧要。”

左海瑞斥道:“敢轻视我?此次前来却是在逼左仲仪退位。我依旧是最新圣爷!你该听

我命令行事。”

柳碧玑道:“谁是圣爷,我就听谁,你们内斗之事,不要扯到我身上,毕竟我只是厨房

大班,有何好斗?别拦着,我还得去扫地,忙得很!”说完故意迫往万青雪,终迫他让位,

干声道:“慢走……”

柳碧玑道:“反啥劲,也不打听漕运弟子每人领大笔银子,哪来亏待他们。”说完溜行

而去。

万青雪匆匆赶来,哪想如此之多,见心上人离去,重释已解,顿又叫阵左仲仪快出来受

审。

郭奇秀道:“恐真的不在,否则他不是缩头之人,圣爷在可接收总坛,并向弟兄宣布,

然后派兵四处搜查,务必逮着他为止。”

左海瑞额首道:“有道理!”登时下令搜索内院,自己则搜向内堂要地,连经纬书房也

搜遍,未见一丝半影。

柳碧玑护着书房,冷声道:“先朝圣爷遗像不容冒犯,诸位往他处按吧,不过定无结

果。”

左海瑞冷哼:“纵躲在地洞,也要把他挖出来;”嗔怒而去。

柳碧玑暗道好个空城计,弄得大伙火冒三丈,就是找不出发泄对象,迟早锐气将消磨殆

尽。

左海瑞快回到正厅,坐上太师椅,威风八面道:“前圣爷左仲仪带罪潜逃,已无资格任

圣爷,现由我正式接手!”漕运弟子一阵吆喝鼓掌支持。

万青雪、郭奇秀当然附和,直呼新圣爷万岁,算是拥护成功。

郭奇秀道:“请圣爷下令缉拿左仲仪,及反叛份子。”

左海瑞当即喝令:“兵分四路搜遍全城,退有反抗份子,立即逮捕,帮规处置!”

众头领一声得令,各自搜去。望见杭州热闹有余,争斗全无,圣帮弟子全在跑龙套。在

孤掌难鸣,失敌难战下,跑得连自己皆觉像小丑,暗自想笑。  

然胆小民众发现苗头不对,果然梢俏前去兑领银票,毕竟左仲仪已失踪;换来左海瑞,

然在最近风评不佳,交他管银,忒也难安。

幸在傍晚,提领人潮尚未过多,项思得以支付。然在圣帮一夜搜寻左仲仪未果,且闹得

全城皆知,复在鹰帮怂恿下,次日一早,终见大批人潮争相挤兑,钱庄金库早空,项思只好

向总坛求援。

左海瑞回到自家住处“海瑞阁”舒服过得一夜圣爷滋味,谁知尚未用早膳,即被钱事所

烦——手下竟通知财库已空,吓得他赶往金库搜去,钱竟然空空如也。

左海瑞登往柳碧玑奔去,在厨房将人找着,喝道:“左仲仪把钱花到哪去?”

柳碧玑道:“啥钱?”

左海瑞道:“库金!帮库的金元宝2”

柳碧玑道:“能花哪?所剩也不多,全部让刘吞金给领去了。”

左海瑞诧道:“如此岂非自砸手脚?”

柳碧玑瞄眼:“什么自砸手脚?你和刘吞金串通?”

左海瑞这才知说溜嘴,冷道:“谁跟他有往来?是左仲仪得罪对方,自砸手脚!”不想

解释,喝道:“库金明明有三大船,怎尽皆不见?”

柳碧玑冷道:“自己载到海中遭劫,还好意思说三大船?我看三箱还差不多。”

左海瑞道:“左仲仪不是从火焰岛找回了么?”

柳碧玑冷道:“若找回,高鱼不会搜寻至今,你该去问问郭奇秀,是他盗你银子,还把

他当大好人?”

左海瑞诧道:“是他?这家伙竟然先坑了我?”

柳碧玑道:“快去找他要银子吧,你不是以圣爷自居,圣帮垮了,对你形象甚损。”

左海瑞终也苦笑,自己所接回之圣帮和先前放弃时刻相同,竟是个烂摊子,实是不值,

然既已接回职务,总得想办法解决,二话不说,登往郭奇秀住处佑宁居行去。

郭奇秀忏悔地拜着父亲牌位,但只是轻描淡写几句,仍怪罪左仲仪逼死父亲,必将索讨

此债。

忽见左海瑞闯入,郭奇秀诧惊:“圣爷您这是?”十数年未来过之人,怎突地出现?

左海瑞怒道:“你干的好事,敢劫走船金,嫁祸予我,难怪永远找不到!”

郭奇秀道:“哪有,库金不是已找回?”

左海瑞斥道:“找什么!根本是空库,快交出埋藏地头,否则取你性命?”右掌一抬,

劲气暴出,一副将大开杀戒模样。

郭奇秀知其武功不低,力拼恐讨不了好处,道:“确在火焰群岛,左仲仪若未挖出,我

可以代劳。”想着竟也窃喜不断,毕竟拥有它,即拥有真正实力,暗道:“左仲仪耍的招法

厉害,差点给骗了。”

左海瑞喝道:“在哪个岛?”

郭奇秀随便胡扯,左海瑞也无法证实,冷道:“敢造假,必定取你脑袋。”郭奇秀叹

道:“圣爷快派我去挖吧,否则圣帮一垮,有此库金做啥?”  

左海瑞冷道:“全是你耍的鬼主意,我会放你一人前去?那是不可能,你好好给我留在

这里,待我解决问题后再来路你好好算!”说完调来十名手下看守,软禁对方,悻悻而去。

郭奇秀急道:“圣爷,属下真的悔改,以后不会再犯了!”虽是挣扎急叹,然左海瑞仍

置之不理。郭奇秀其实只是作样喊着玩玩,十名守卫岂能困得了自己,如此做只不过避避风

风,待有机会潜去取金,方为最实在任务。

左海瑞甚快交代亲信,直接通知苏州分舵副舵主连日珍支援银子,以其数百万库存,暂

可支付,他且暗自修书传予刘吞金,将款项回存,如此方不致太难堪。

苏州甚近,快马加鞭,不到一日即可抵达,倒是无惧挤兑。然有手下报及风及时在漕运

渡口大发银子,实让他气愤不已,喝道:“银库已空,还有多余闲钱发银子!?”找得万青

雪直奔渡口。

万青雪一夜醒来,亦觉奇异,为何北方弟兄气难消,南方弟兄却欢天喜地?故决心想弄

清楚。

两人奔到渡口。果然见得风及时摆着一长桌,十名弟兄不断填写姓名并拨银两,其外围

则挤满漕运弟兄,个个脸露贪婪。

左海瑞见状嗔喝:“风及时你好大胆,吃里扒外么!”迫开众人,大步行来。

万青雪跟在左侧,冷道:“是啥回事?怎只南方弟兄能领银子?北方弟兄喝西北风

么?”

风及时拱手道:“不,圣爷规定,南北弟兄皆能领银,每月三两薪,直到安顿妥善为

止。”

北方弟兄闻言已哗然,万青雪怔道:“有此事?我怎未听过?”

风及时道:“消息是传出去,圣爷且特别交代,谁知竟未传到您手上,可能半途出事

了。”

左海瑞喝道:“鬼扯,我岂有传此命令!”

风及时道:“是左仲仪圣爷传的……”

左海瑞怒斥:“圣爷只有一个,就是我!”一掌打去,劲风扫得桌倒椅翻,吓坏众人。

风及时仍想解释,左海瑞怒道:“不必多说,把他押起来,亏空公款,还敢如此嚣

张!”登见两名手下抽刀押人。风及时已得暗示,故毫不反抗,暗叹一声,随他去了。

然南方漕帮弟子已心慌,有人急道:“圣爷发我们银子,否则我们过不去了……”一干

人顿时乞求。

左海瑞冷道:“北方弟兄无银,南方弟子岂能发银,全数给我收回来!”

此语方出,又自引起哗然,领得银子着急抓口袋,不肯交出,北方弟兄更想迫其交出,

情势变得诡异。

风及时看不过去,说道:“弟兄何必相残,年轻圣爷早计划妥,每人每月皆能领到银,

且安插落户,照样有工作,漕运没了,还有海运,哪有背弃你们?’全是有心人挑拨罢了,

千万别上当……”

话未说完,左海瑞怒掌再击来,登将风及时打得口吐血丝,闷呃跌退,甚是狼狈,左海

瑞厉道:“带走,妖言惑众,罪该万死!”手下已将风及时押走。

然北方弟子却疑惑每月三两银,如此好条件到底是真是假?有人偷偷问南方弟子,皆是

真的领到手,有的还被安插到钱庄,生计更快知,羡煞北方弟子。终有人道:“我们也要发

银,且安插落户。”一人说,多人喊,终已起哄。

万青雪暗付,有此条件安顿倒也过得去,若是真实,此趟反得似没道理,已想查证。

然左海瑞怎肯承认此诺言?且为否定而反对,喝道:“你们被骗都不知?库金早已亏

空,哪来银子发放,这些全是左仲仪诡计,略施小惠,你们全把他当神了?漕运弟兄要脱

困,只有打倒漕帮,抢回生意,那才是长久之计!”

北方弟兄闻言终觉得收回漕运始为最终解决之道,毕竟库金已空,拿什么发银?登又哄

言支持左海瑞,直喊着打倒漕帮,抢回漕运。

万青雪暗付也对,库金已空,根本无银可发,弟兄喝西北风么?当机立断,道:“咱们

抢回漕运,弟兄们,合力一博,胜败全在此举!”

北方弟兄情绪已被激起,直喝打倒漕帮,收回漕运,一群群已跳上漕船,大战在即。

左海瑞连连吃惊,亦想有所表现,登时引队在前,一路杀往漕帮地盘。

万青雪当然不落人后,喝得威风八面。

圣帮漕船渐行逼近,杀气腾腾。

漕帮岂是省油之灯,登时掠阵以对,幸引运者是帮主潘如虎,及两名小祖,黄象和刘玉

诚,两者较为理性,否则早已开战。至于激进派石士宝和朱小全却失踪未现身,该另有任务

去了。

潘如虎总觉情势有异,强力要求弟子自制,莫要引起暴乱,否则一开战,死伤不说,漕

运被接管,弟兄生计堪虑。大部皆能接受,唯小部分激进派则叫器不断,潘如虎只好把他们

排在最后方,免惹事端。

双方各调集百余艘漕船,于河中对峙。潘如虎故意选得中央有处沙丘,将双方隔开十余

丈,免擦枪走火。

左海瑞大罕在境,姿态甚高,喝道:“漕帮欺人太甚,敢迫我交出漕运,断我后路,今

儿就是来讨个公道,把肮权吐出来,双方好说话,否则休怪我圣帮动武了!”

万青雪喝道:“漕运一断,弟兄生计何顾?漕帮一向以仁义、济弱扶倾自居;如此做,

有失道义!”

潘如虎道:“诸位可能误会了,是圣爷自动放弃漕运,他想经营海运,虽是短痛,却是

长期利多,他且留了百艘船做为补给,我也同意,甚至收购贵帮漕船,也出高价,我也听他

说已安排贵帮弟兄后路,一切皆甚融洽顺利,怎会落得如此局面?”

刘玉诚道:“看是有人煽动,别上当,否则亲者痛,仇者快,不妥不妥!”

黄象道:“瑞爷脸现乌云乃不祥之兆,自个得小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兴 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