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二十一章 伏 刺

作者:李凉

法醒大师和理亲王弘皙于运河南岸附近高楼瞧得两帮互斗。

高楼原是观月酒楼,两人包下最高层,居高临下观战,视野颇佳,且可畅饮美酒,妙

哉。

弘哲笑道:“斗的爽快,可惜末真正打起来,下次得找机会把李卫调开,这码戏上演的

才够精彩。”

法醒笑道:”另一出戏更精彩。”

弘皙不解:“何戏码?”

法醒终露邪意:“可见着漕帮缺了两个激进份子?”

弘皙道:“石士宝和朱小全?””

法醒道:“正是。”

弘皙道:“他俩好战,不能参与,怎够精彩?”

法醒道:“好战份子怎会脱离战场,他们溜到另一地方胡搞去了。”

弘皙道:“哪里?”

法醒道:“北京。”

弘皙道:“北京?北京有何好戏?鄂龙?还是北京帮?”

法醒道:“都不是,他们做的是反清复明最终目标。”

弘皙诧道:“他们要行刺皇阿玛?”

法醒额首而笑:“小声些,隔墙有耳。”

弘皙虽压低嗓子,却全身绷紧:“他们要行刺皇阿玛,我们却在这里?得快快回去护

驾。”

法醒道:“那样岂非前功尽弃。”

弘皙道:“怎讲?”

法醒道:“一切都在我安排掌握之中。”

弘皙更诧:“你安排行刺皇阿玛?”

法醒笑道:“你不是嫌他太长命?且时好时疯,又不传位予你,那何不早日将他料

了。”

弘皙干声道:“想虽如此想,但做又是另回事…”

法醒道:“无毒不丈夫,反正行刺雍正也非首次,且我们只是避开,严格说来跟咱完全

无关。”

弘哲低声道:“说说看,到底计划是啥?”

法醒道:“那个黑贼盗走你的秘诏,恐也同时盗走乾清官秘诏,引来粘杆处追杀,连李

卫亦样自出马,京城势力顿减一半,我突有念头上身,何不将计就计,将李卫、冷断天、弘

昼、弘历等人绊在江南,让京城更空虚,然后煽动反乱份子去收拾雍正,凭吕四娘、甘凤

池、朱小全、石士宝等人,实力亦算坚强,这一行刺,准能成功。”

弘皙恍然,欣喜道:“好计,那老不死早就该亡!”然兴奋中后有疑惑:“可是文觉国

师仍坐镇大内,他们能成功么?”

法醒道:“猛虎难抵猴群,他们这次必倾巢而出,实力超强,准能奏效。”

弘皙带点怔仲不安,又带点兴奋:“希望能成功,否则实在难熬……”顿觉不妥:“既

然行刺,咱还在此,若皇阿玛当真死去,帝位岂非被人抢走?咱得快快回去。”

法醒笑道:“不急,太早回去,落个阴谋缠身,且不出手相助又不行,至于现在,时机

倒是差不多,处处跟着朱小全等人屁股走,准最恰当,放心,一切在我掌握之中,只要你秘

诏在手,一切自无问题。”

弘皙摸摸胸口:“我随身携带,随时可走。”

法醒领首:“好极。待咱另作安排后,再往北京出发。”

弘皙道:“尚要安排何事?”

法醒道:“缠住弘历,只要他不能回京,一切搞定!”

弘皙兴奋异常,拜礼道:“多谢师父鼎力相助,事成之后,国师必由你来执掌。”

法醒笑道:“届时再说,目前你仍得不动声色,保持常态,然后慢慢移返北京,至于弘

历,派得手下先是阻拦,后则全力狙杀,让他回不了京城。”

弘皙当然唯法醒马首是瞻,一切让其处理调度,自己落个轻松,皇帝梦一围圈套在头

上,无比舒爽。

弘历、左仲仪怎知法醒有此计划,仍悠哉前往上海造船厂。

一路上弘历大献殷勤,弄得青逸飞好生困窘,然青逸飞亦想及对策,只要弘历赏茶赐

酒,亦或谈论风花雪月之时,必定拉着左仲仪一并享用,纵其有意避开,青逸飞则装头疼

肚,反正在船上,左仲仪能躲到哪?在得知帐房头疼,总得过来瞧瞧,终把他给绊住。左仲

仪不得不暗付对方不解风情,青逸飞哼哼幸灾,倒也报得小小冤仇。

弘历纵觉不能尽兴,然能照顾美女,亦是乐事,他乐此不疲。

然次日一早,已抵上海,弘历只好收敛奔放感情,得分点心在考察上,青递飞方重负稍

减。

造船厂一向临海,故船支可直接抵达,行及黄浦江口时,终见宝兴船厂竟然占地十数

顷,一次同时可兴造十余艘大小船支,规模庞大。

弘历目光一亮:“好个造船厂,竟然比官方大一倍,左爷生意实是了得。”

左仲仪道:“官方若重视,民间岂比得过。”

弘历笑道:“那也得有技术才行。”

左仲仪道:“其实大同小异,咱下去瞧瞧吧!”

众人遂下船,厂长知圣爷到来,亲自迎接,众人得以清楚参观。弘历瞧得眼花撩乱,光

是一艘巨船即得动上数百名员工,偌大船厂,少说亦有数千人之多,其中又分木工、铁工、

技工、饰工等十数部门,各种作业范围,有条不紊。

青逸飞瞧得暗叹不已,自己一直待在钱庄银楼,原以为大商场即是数间店铺连在一起,

然怎知另有数百间甚至数千间宽广店铺之工厂?那种庞大,宛若置身巨海中,一股接近伟大

崇拜之心油然而生。

小德子亦逛得头昏眼花,诧喜说道:“实进入深山丛林,这峰一过又来一峰,此崖越过

另有一崖,大大小木穿满林!”

左仲仪道:“闽广船厂更大,恐得逛上大半天。”

小德子诧道:“那么大?难怪你想发展海运,原是有备而来!”

弘历笑道:“经营如此巨厂,得有真本事方行。”瞧着种种规格样船,已抵一平底船,

不解道:“船底为何有平尖底之分?”

左仲仪道:“这艘是江南海船,亦称沙船,由于江海接通,水底多沙,故吃水不能太

深,且以平底为宜,其可行可泊,纵稍有搁浅亦无碍,甚便于近海洋行驶。”

弘历道:“沙船又比漕船大了。”

左仲仪道:“当然大,漕运于沙严重,怎能行大船,沙船一趟三干五百石,足双漕船多

数倍,利润自来。”

弘历有了概念,遂又前往一艘似脸盆形状怪船,道:“这船又何名称?总不会称大险盆

吧?”

左仲仪道:“叫三不像,不像船、不像盆、不像舶板,浙海管它叫蛋船,亦能过沙,反

正各头皆可停泊,甚是言论”

弘历笑道:“名堂真是不少。”随又行往最巨一艘,足有数层楼高,道:“这铁定是海

中巨舰了?”

左仲仪道:“正是,其是尖圆底,得下龙骨,以前三段大木撑之,细则如腿,粗则如

腰,甚至多人合抱,近年技术改良,有的部位可用铁杆代之,省了不少麻烦,此船专走远

洋,故洋商亦有订购。”

弘历道:“用之于水师如何?”

左仲仪笑道:“当然行,但恐得官方自行设厂,宝兴订单已至明年秋,恐不易出货。”

弘历道:“生意那么好?”

左仲仪笑道:“主要是技术尚可,稳固耐用、交货准时换得的信用。”

弘历笑道:“看得出来。”

左仲仪复带领参观桅杆处、制桨处、风帆处……,总让弘历、青逸飞、小德子赞叹不

已,地圣帮商业体系由衷钦佩。

弘历感触甚深:“国家若能以此有系统经营,何思百姓吃不饱?我看一个个都得变成小

富翁!”

小德子道:“看来奴才得改行了。”

弘历笑道:“那就留在此吧,和左爷学点技术。”

小德子登时摇头干笑:“说着玩的,奴才天生就喜当奴才,伺候爷身边,是奴才一生最

大荣幸。”

弘历笑斥:“真是奴才!”

小德子满心欢喜受之。

左仲仪不禁想及忠心耿耿之丁幻,幸好总觉他奴性少些。

青逸飞亦暗自爽斥一声奴才,但觉这类人亦有可爱一面。

参观过后,弘历心中有谱,今日不发展海运,明日将被淘汰,暗自决定回到京城后,总

得向皇阿玛建议,任左仲仪为特使,专门督导船运发展为是。

左仲仪此趟除了参观船厂,且另有任务,故在观毕后,已带往附近名为“珍品楼”之酒

店,准备招待弘历用餐,再则前往苏州找那连日珍算帐,以期反攻杭州。收拾左海瑞,平复

此乱。

待至珍品楼临海厢房,边赏海景边品佳看、醇酒,另有美女作陪,实是人生一大乐事。

冷断天依样守在楼下,暗中保护宝亲王,以防不测。

左仲仪当然随时小心翼翼护守,然在用餐过半之际,忽进来一二十上下绑着双辫少女,

她乃丫环之类专门伺候酒客之打扮,手提一罐陈年玉冰烧,笑道:“给爷点的酒送来啦!”

左仲仪道:“有再点酒么?”瞧向青逸飞:“谁还想喝?”又瞧向弘历。

青逸飞道:“我没点。”

弘历笑道:“我也没点。”

那女子笑道:“是么?那可能走错房了,抱歉!”想退去。

弘历瞧其失望表情,一时不忍,道:“什么酒,送来我瞧瞧。”

女子欣喜道:“是花雕,爷定喜欢!”快步奔来,且将酒罐前送,“它可是本店员有名

酒种喔!”又自欺前笑的更甜,然表情已异。

左仲仪顿觉异样,道:“花雕怎是用此图罐?应是椭长形,拿错吧?我来瞧瞧。”伸手

慾接酒罐。

那女子笑声依旧:“不会吧,它确是花雕无误,您瞧便是。”将酒罐一送,猝地右手一

翻,闪出晶亮匕首,直往弘历扑刺。

此举吓坏众人。

左仲仪猛地迫掌击酒罐,砸中那女子左腰,使她偏身;毒匕失准头,然仍落于弘历左

肩,小德子吓坏慾扑却来不及,青逸飞急推开弘历,唉呀一声,右臂挨得一刀。

左仲仪乍急,厉喝:“敢伤人么!”哪顾得对方是女子,照样欺前,断浪怒掌猛击,打

得女子闷吐鲜血,倒地不起。

小德子扑人不着,面对窗口,复见数名黑衣蒙面刺客扑来,骇声大叫:“窗口还有

人……”拼命扑去,仍晚半尺。

左仲仪再怒:“真是无孔不入!”杀机已起,赫见其扑若虎,动似狂龙,双掌捣来无极

霸劲,哪管四人齐攻,他已相准较前两人胸口,往其胸脯打去,其速之快,掌劲之猛,已是

天下鲜有敌手,情急拼命,杀手根本挡之不了,硬杀劈得口吐暴血,往侧后方另两位同伴砸

去,砰地又是两响,四人撞成两堆,尽往水中砸去。

冷断天等人已知巨变,兵分二路,一往水域追去,一往厢房护来。冷断天最是嗔恨败

类,方冲进门,见及弘历无恙,宽慰不少,喝道:“护持王爷!”两人抢至弘历身旁,连青

逸飞亦被逼退。冷断天更恶那女子,管她是伤是死,照样刺她数刀以取性命。

左仲仪见及弘历没事,急往青逸飞奔去:“伤的如何?”见其手臂渗血,疼心不已,已

撕开袖子,且拿出金创葯,替她敷去。

青逸飞疼在肉里,甜在心里,直道:“没关系,只是皮肉伤……”想耍手臂表示无碍。

左仲仪道:“别乱动,得札了它。”想撕下衣角,青逸飞则拿出白绢巾,含情送去,左

仲仪接过手,知拭艺品般小心翼翼包札。

弘历原想大事感谢青逸飞拼命相救之情,然突见左仲仪深情裹伤,及青逸飞款款相待,

连那肌肤亦大方让其摸去,递出丝巾更是含情脉脉,至此他方知美女心有所属,难怪纵使热

情相待,总少了某种感觉,屡屡邀她并肩同游,她总是行前落后,顾左右而言它,原以为是

少女窘情所致,岂知全是误会了。

佳人既有所属,心情顿时酸楚落寞,一夜美梦尽被淋熄,暗叹不已。

小德子发现不对,急道:“爷您得快躲,刺客似未全部伏诛!”拉着弘历闪至内角,始

让弘历清醒,不敢再坠伤情,勉强提劲说道:“我没事。”

左仲仪原以为刺客再犯,备掌慾击,但闻没事,终稍放心,道:“实是遍处皆险,让宝

爷受惊了。”说话间,左手始终抓着青逸飞左臂不放,原是包札末妥,怎可弃手?见弘历没

事,始收回右手打花结。

弘历瞧得更心酸,仍装镇定,急道:“青姑娘伤着了?”

青逸飞笑道:“还好,不碍事。”

弘历歉声道:“那就好,实是过意不去……”要是往昔,必定欺前疼伤,然事已至此,

只有退让了。

青逸飞直道没关系,弘历只能歉笑以对。

冷断天观察情势后说道:“危机似已四伏,宝爷应跟属下回杭州,免生意外。”

弘历已失美女,心情低落,遂同意回去,连准备去海宁探身世一事也免了。

冷断天拜别左仲仪,道:“船厂已参观完毕,宝爷将返,左爷是否同行?”

左仲仪道:“你们先行一步,我另有事务待处理。”

冷断天额首后已指示护着弘历离去。

弘历纵使心酸,仍挤出笑容:“青姑娘,多谢一日夜招待,来日再还!至于左爷,咱杭

州再见!”小德子亦拜礼谢。

左仲仪、青逸飞含笑送至门口,弘历等人始匆匆离去。

青逸飞心神为之舒爽:“好啦,终于解脱了!”瞪向男人,喝道:“你好坏,竟敢想把

我送给别人。”

左仲仪道:“哪有,只是招待友人而已。”

青逸飞喝道:“啥话,我又不是交际花!”

左仲仪道:“想哪去?你若是我妻,客人上门,不去招待么?”

青逸飞一楞,斥道:“那也不能逼着我并作堆!”

左仲仪道:“有么?陪他也是应该,是你心结有问题。”

青逸飞斥道:“你才有问题,明知他在追求我,还免费赠送?看我如何修理你!”

左仲仪叹息:“同情一下又如何?没看他走得伤心,必定难过得要死。”

青逸飞斥道:“爱情岂能施舍?现在不了结,难道要等他深陷无法自拔再了结?越想越

气,嘎声大喝:“可恶!枉我跟你东征西讨,吃足苦头!”出掌即想教训。

左仲仪唉呀—声拔腿即逃,躲得一掌后黠皮之心已起,道:“你刚才说什么……“竟敢

把我送给别人”?那你就是我的人了?”

青逸飞暗诧说溜了嘴,恼羞成怒:“谁是你的人,给我回来!”追杀更猛。

左仲仪直往岸边逃去,捉弄笑声不断,待奔及两里,已被揍得三数拳,青逸飞总算气

消,追着只是好玩,感情交融不断,甜蜜上心头。

浓情中,青逸飞忽见一艘豪华巨船,船首插着风向球,正随风旋转,虽不起眼,她却惊

诧:“是刘吞金的船?”

左仲仪这才留意,见得船头雕有潜龙,正是当年刘吞金特别订制,道:“不错,潜龙

号,是他的船。”

青逸飞喜道:“刘吞金在此,那她女儿光霞定也在附近了,咱去找她!”

左仲仪叹道:“如何能找,找到又能如何?”

青逸飞道:“向她说清楚啊!”

左仲仪道:“能说什么?”

青逸飞一楞,这才想及能跟刘光霞谈的只是婚约,否则一切总是假,自己决定跟着他,

难道还要容下刘光霞?纵使颇为同情她遭遇,然想及共事一夫,已然犹豫。

左仲仪道:“走吧,连刘吞金也不必谈,他早已和左海瑞串通,谈也是白谈。”垂头丧

气走人。

青逸飞追上,道:“刘吞金是恨你,才会做出此举,误会解开,自然没事。”

左仲仪道:“解得开么?”

青逸飞道:“刘光霞也够可怜,我可以考虑……”挣扎中似乎同情战胜感情,然想开

口,又觉感情应是独享,仍未克服心灵障碍,到嘴的话又缩了回来。

左仲仪还是不想提,道:“走吧!以后有机会再说,闷在这里难办正事。”

青逸飞挣扎未断之下,只好跟去,满脑子仍是刘光霞可怜身影。

两人选了路子,直往苏州城奔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