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一 章 护 驾

作者:李凉

左仲仪仍不敢相信雍正遭刺,骇道:“此事当真?”

丁幻道:“八九不离十,理亲王和法醒几天前已溜回北京,其动作鬼鬼崇崇,我觉得怪

异再探张虎皮,始知他们早有计划让北京空城,而后煽动吕四娘等人行刺,我待要回报,复

又发现李卫,冷断天护着宝亲王没命地往北狂奔,那策马催急模样简直似发出烽火令箭,十

万火急,准是京城出了大事,我且发现活生生信鸽被李卫给掐死,不是这码事,还有哪码

事?”

左仲仪苦笑,丁幻一向探得正确,看来消息不假,没想到雍正会在此时遭刺,那理亲王

岂非捷足先登,在法醒等人强大的压力下,可能登基为帝,若真如此,自己所押赌注于宝亲

王的身上,岂非落个全盘皆输?

友仲仪当机立断,转向风及时:“撤销出航,全力固守圣帮,待命勤王。”

风及时应是,已传令取消出航。

左仲仪道:“我们的王是宝亲王,若要支援,得秘密行动,一切等候通知。”

风及时道:“圣爷快去吧,此处一切事情,我等将会打理,若让宏皙登基,才是灾难开

始。”

左仲仪额首道:“有你一句,我自放心,回头见。”当下二话不说,招向丁幻直往圣帮

奔去。

风及时甚快宣布戒严,以防巨变,圣帮弟子个个如临大敌不敢丝毫懈怠。

左仲仪直奔总坛经纬书房,抓得立弘皙为帝秘诏后即慾离去。

然柳碧玑、青逸飞已匆匆赶来,左仲仪登时将状况说明。

青逸飞诧道:“当真杀了雍正?……”目光闪烁又问:“吕四娘他们干的?”

左仲仪道:“怎知,现在护持宝亲王回京最重要。”

青逸飞道:“我跟你去。”

左仲仪犹豫:“此去一路杀伐不断,甚是危险……,且南方帐目待清查……”

柳碧玑道:“带她去吧,江南事,我暂代处理,你走了,她还能安心工作么?尤其北京

她熟,多少派上用场,若不让她涉险,你在明,她在暗即可。”

左仲仪终点头:“好吧,事不宜迟,现在得走了。”

青逸飞笑道:“我可没家当,走啊。”

左仲仪向柳碧玑拜礼:“一切烦您照料,若左海瑞回来,可斗可不斗,勤王为要。”

柳碧玑笑道:“我懂,三朝元老,世面见多啦。”

左仲仪这才安心带着青逸飞,丁幻直往北方奔去。

柳碧玑,找来万青雪,告知京城巨变,圣帮任何活动暂缓,一切听令行事。

万青雪对她情有独钟,言听计从,甚快传令漕运弟兄。

江南霎见浓沉诡靡气氛,谣言不断,却无从证实,各帮派皆以观望居多,不敢乱动,免

吃大亏。

宝亲王、李卫、冷断天以及粘杆处大内高手之十余人,日夜不停,快马加鞭疾弛狂奔,

急慾赶回京城。

理亲王弘皙拼命阻止宝亲王抵京,已派得杀手全力狙击,从扬州一路狙击至济南,皆被

突围而去,杀手群不得不在济南城东五十里一必经之路“断鹰谷”进行伏击。

毕竟狙杀乃为拖延时间,若能阻挡于险谷中,照样能奏效。

断鹰谷高百余丈,两崖耸高若一线天,奔行谷中甚易遭受伏击,李卫等人匆匆赶至,已

近黄昏,瞧来更诡异森森。

冷断天道:“可要绕道,敌军甚可能伏击此地。”

李卫四处瞧去,险谷森高,且空无一人通行,显然早有埋伏,然若绕道,恐得多出二十

里路,且绕得山路,恐浪费时间过多,在此分毫必争时刻,实不可冒险,当机立断道:“硬

闯,你负责左崖,我负责右崖,宝亲王只顾往前奔,先抢出此谷再说。”

宝亲王道:“定要拼么?绕得山道,说不定更省时。”

李卫道:“总得赌运气,谁知山道是否另有埋伏,两害取其轻,我等拼了就是。”

宝亲王额首,转向小德子:“你得顾自己了,莫要丢了性命才好。”一行就属小德子武

功最差,且受击三次,他多少受伤,不得不提醒。  

小德子笑道:“奴才乃金刚命,爷您放心就是。”竟尔一马当先往前冲去,一副悍不惧

死模样。

李卫笑道:“好气魄,他都不怕死,咱可得拼了。”

众人取得默契,兵列三排猛往前冲。

冷断天在左,李卫在右,护着宝亲王直奔数百丈,忽见两崖落石轰轰下砸。

李卫冷笑道:“终发动攻势了。”一声大喝已和冷断天掠冲左右高崖,凭着强劲内力,

不断地击碎滚石,大内高手亦配合行动,护着宝亲王策马狂奔。

再奔半里,埋伏杀手已学乖,不再当,面砸石,而是往前路砸去,滚石轰轰,千击万砸

下,终把前头谷道封去,快马难再奔弛。

李卫见状喝道:“弃马改掠奔,待穿出险谷自有支援。”

众人登要弃马,忽见数十利箭骤雨般地砸下,李卫、冷断天大喝,旋出手中利刀,硬将

利箭挡去,然有两名手下一不留神,已中箭倒地,李卫知难救回,只顾护着宝亲王掠逃于乱

石断崖间。

待冲出数百丈,杀手但觉利箭只能伤及二流角色,不得不掠冲前崖,封去退路;并配合

暗箭乱射,一时间不但困住了一干人,且追得对方险象环生,受伤连连。

李卫斥骂道:“那个法醒妖僧倒是姦狡,训练了这么多阴险家伙。”说话间,左臂又被

伤及,疼得他哇哇怒叫,厉掌猛击得对方脑袋身亡。  

然宝亲王亦传来闷呃声,显然已受伤,小德于见状急道:“快退快退;前头恐也埋伏了

百余杀手以上。”十余人慾斗百余人恐甚不利。

冷断天道:“如何能退,前头尚差里许,后头却有两三里,这一回冲,岂非更易中

伏。”

李卫喝道:“拼了,往高崖冲去,百余丈,总比百余人好对付。”一声令下,众人合力

护着宝亲王往右崖掠冲。

然杀手简直布下了天罗地网,纵使前方埋伏百余人,左右两崖竟然另有数十人之多,见

及李卫登崖,不但滚石猛砸,且冷箭更多。

众人身敌崖面,只顾攀高,哪能多出双手击箭,此时简直象肉串,任人击之,几个照面

下来,竟然损失五名高手,剩下者亦是险象临身,随时将丧命。

李卫见状急道:“这哪是百余名,简直是数百名,不能敌,快退快退。”终认输,准备

落崖撤退。

冷断天急道:“现在退恐已不及了……”

李卫道:“总比在此当箭靶好,何况对方志在拖延,退走或许更易突围。”

无计可施下,众人坠身落地,转身冲退,然杀手见机不可失,岂肯放人,猛地大喝,崖

上崖下拼命杀截,暗器、利箭、乱石猛砸,一有机会利刀再砍,杀得宝亲王灰头土脸,伤势

不轻。

乍见宝亲王一个踉跄,倒跌地面,三名杀手冷笑扑近,利刀即慾落下,小德子骇然尖

叫,亟慾扑前以身挡救,李卫、冷断男亦被缠住,根本难以脱身。

跟看宝亲王,小德子即落险境,正危急处,忽见数道寒光远处射来,直取三名杀手脑

袋,叭然一响,脑飞血喷,溅得满天血红。

小德子唉呀扑跌中发现脑袋尚在头上,复见宝亲王亦相安无事,始敢回头瞧去,赫见青

影闪动,掠若流星,正是圣爷左仲仪,登时尖喜大叫:“圣爷来了,救兵到啦。”

左仲仪武功,众人有目共睹,一时欣喜,力图再战。

左仲仪哪肯松手,大喝道:“护住宝亲王,杀敌之事由我来。”

那句“护住宝亲王”除了指示李卫、冷断天之外,且命令丁幻,青逸飞从之。

只见丁幻,青逸飞潜掠崖顶,不断以暗器射杀迫近宝亲王之杀手。

李卫,冷断天亦围过来,易攻为守。

然冷血杀手的确太多,只要有人退,必定抢攻,霎又聚集数十人挤命杀来,狠刀利剑招

招夺命,险象仍在。

左仲仪却早有对敌之策,冷笑道:“尔等只为帝位谋命,已是弑君大罪,再不退去,死

路一条。”

知对方必不肯退,已抓得十数支短刀在手,用的仍是方才强劲狠毒手法,猛一扑前,十

数短刀射出,直若流星劈月,猛砍杀手脑袋,叭叭数响,十数个脑袋俏也似地弹跳空中,脖

颈血注嘶嘶冲高,吓得杀手诧异,来了何方高手,竟能发出如此强劲暗器。

然更可怖一幕仍在上演,左仲仪已从杀手中抢得两把利刀,强势扑来,其武功超绝,掠

闪之间,简直若行云流水,火树银花,东转西掠,如虎入羊群,予取予求,那快刀斩处,似

斩乱麻,趁杀手怔楞之际,他已扑前二十余丈,痛宰十余人,个个皆是刀落脑袋仍在,待觉

脖子冰冷后,脑袋始被血注冲向空中,杀手这才知已首体分身,尖声啊地骇叫,却已是喉断

声落,换成鬼泣般嘶嘶喷血声,听来特别恐怖。

杀手正骇处,左仲仪又宰了七八个,他甚且砍断了三人的手臂,让其惨叫声震撼山谷。

这一惨吼,杀手已寒心,眼前这位血人只一照面,连砍十数个脑袋,更夺走数十人命,

简直和厉鬼索命有何差异?

正寒心中,左仲仪又宰杀数人,他已被鲜血喷淋满身,仍不肯罢休,冷邪森叫着:“挡

我者死。”用的正是“长江武学”理论。

只要奔腾泛滥,唯有让敌手寒心而退,否则将难挡后头气势,故一上手即采断头残酷杀

敌手法,尽是狠招伺候,恶虎扑羊,杀得敌手胆颤心寒,不知该战或不战。

正挣扎中,左仲仪更若狂龙冲入杀手阵营,双刀绞天乱旋乱砍,断头是头,断手是手,

斩腰是腰,斩腿是腿,一个照面又宰杀十余人,吓得杀手脸色铁青,哪敢再战,急喝道:

“快退,碰上妖魔了。”杀手寒心抽退。

左仲仪岂肯松手,厉道:“杀无赦。”拼命追敌。

李卫、冷断天等人已被左仲仪狠劲吓楞,他们怎知瞧来一向自是温和的圣爷,挤起老命

会是如此的恐怖,眼看一颗颗脑袋飞起,一注注浓血冲天,尚来不及揣想是何事情,已然倒

了偌大一片血尸,幸脑袋正空白之际,那句“杀无赦”唤醒众人,这才想到仍身落险境,哪

顾得发楞,李卫喝道:“上,杀无赦。”所剩十余手下乘胜追击,又杀得敌手落荒而逃。

崖上杀手亦难耐丁幻及青逸飞猛放暗器,受伤颇重,在首领下令撤退下,已弃守崖面,

各自逃窜。

左仲仪硬是追击出崖谷,再杀二十余敌后,见其四处逃窜,始末再追击,两把血刀往地

上一插,锵得森森发寒,冷道:“挡我者死。”一身血淋淋若魔头,让人望而生畏。

李卫终亦赶来,他亦宰了七八名敌手,报得小小冤仇,见及左仲仪,立即拜礼:“老夫

从未服过人,今日终见得天下第一杀敌猛将,一个照面,宰杀数十妖人,恐比关云长过五关

斩六将更猛。”

冷断天难得服人,今日一见,终知武功差圣爷一大截,以前实不自量力,终也拜礼道:

“多谢相助。”

左仲仪淡然一笑道:“他既然要我们老命,只有拼命,既是拚命,还能手软么?”

李卫额首道:“不错,两军作战,岂能手软,圣爷心境,我能体会。”

宝亲王亦已赶来,见及血人,不禁落泪:“左兄,你我从未深交,由得您如此拼命?”

左仲仪终也下跪:“雍正皇既已驾崩,您即是当今皇上,草民在此先行大礼……”

宝亲王赶忙扶持:“不成不成,我纵接帝位,又怎肯受你大礼,从今而后,你我以兄弟

相称,同甘共苦,治理天下。”激动得抓紧兄弟肩臂不放。

李卫暗道左仲仪果然人中龙凤,知何时表现诚意,经此一役输诚,已确定他孤注押于宝

亲王身上,且既已兄弟相称,往后日子恐若康熙先帝和左海宁关系,至亲至义了。

左仲仪道:“君臣之礼得受之,纵宝亲王另有恩赐,且等日后再说,目前请脱下蟒袍,

由我穿上,一路引开敌人为是。”

宝亲王诧道:“这……好么?”

左仲仪道:“国不可一日无君。”

李卫道:“可行,宝爷快快解衣,国家为重。”

宝亲王亦知轻重,当下解去蟒袍,换穿大内高手衣服,由李卫护着,另走捷径潜去。

临去宝亲王感激唤道:“来日京城见。”

左仲仪招招手:“自己小心……”目送对方离去,立即穿上蟒袍,大摇大摆地往前奔

行,待掠至驿站,青逸飞,丁幻已备妥马车等在那里,且有十数手下冒充大内高手,乘夜狂

奔,仍往北方冲去。

青逸飞道:“直冲北京,恐也跟宝亲王路线重叠?”

左仲仪道:“咱不能绕道,毕竟十万火急之事,一绕道就穿帮,李卫,冷断天经验足,

将会处理,你且躲入车厢,免泄了底。”

青逸飞怔道:“我?”

左仲仪道:“冒充李卫,岂有女的?”

青逸飞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护 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