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四 章 接 班

作者:李凉

海瑞楼结密室正坐着圣帮掌门左海瑞,以及老总管郭良儒。

两人表情冷凝,各怀心事地等待左仲仪到来,毕竟传帮巨事,何等慎重,孤坐半夜乃常

有之事。

烛火剥剥,愈烧愈短,只剩三寸,看似四更天已过。

原以为左仲仪三更之内将回,谁知已近四更天仍未见踪影,难道这小子知难而退,亦或

儿子郭奇秀传言有误?然郭良儒心念一转,立即否定一切,毕竟儿子乃上上之选,不做错

事,老实说,以圣帮上下评估,他乃最出色一位,若非世代总管身分,无法接掌圣帮,否则

他是最佳掌门人,只替儿子可惜,然能当圣帮大总管,宛若一国宰相,亦足以光宗耀祖了。

郭良儒从无野心,也劝导儿子忠心耿耿,所以他应该不会出差错才对。

左海瑞已等得不耐烦了,道:“明天再说吧,说不定他不敢回来,中途开溜了,传言他

像地痞……”

郭良儒道:“等等看,已传言他进杭州城,该快到了吧

话未说完,外头通报左仲仪已返,两人大喜,左海瑞急道:“快传他进来。”替死鬼已

到,心神顿开。

郭良儒亦觉儿子果然能力强,从天涯海角将人找回来,完成艰难任务。

左仲仪风尘仆仆奔入密室,拜向左海瑞道:“弟子回来覆命,不知圣爷有何差遣?”亦

礼貌向郭良儒拱手致敬,但未说话。

左海瑞见得侄子一身流浪汉装扮,头发且尘汗混黏,哪像位人物,心下更喜,暗道:

“既是混混,我儿子下任接班,自是轻而易举了……”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坐,

坐。”赐坐左侧。

郭良儒却皱眉头,如此混混家伙,能接掌圣帮吗?然想及前任圣爷照顾,又不忍苛责,

道:“大少爷混的可好?”

左仲仪拱手道:“托辐,只是如此急迫把我找回,不知有何要事洽商?”信笺以“洽

商”为由,故以此回话,否则应以“差遗”迎对。

左海瑞亦不多言,立即切入正题道:“我将圣帮交还予你,自明日始,你即是圣帮第四

任掌门。”

左仲仪早有揣测,但亲耳听及仍显诧讶:“大叔您这是当真?何不传予胜超?怎选了

我?”

左海瑞摆摆手叹声道:“莫谈胜超,他年轻气盛,火侯不够,不适接掌圣帮,况我当年

也是从你爹手中匆忙接任,现在还你,也是应该,尤其我最近常做怪梦,体力渐衰,是该传

让掌门的时候了。”

左仲仪虽对传让理由颇有存疑,然对方慾传自己之态似甚坚定,不禁转向郭良儒求证,

毕竟历次掌门传位,总是总管鉴交,此时此刻,总管自有莫大权威。

郭良儒郑重说道:“此事已和掌门洽谈甚久,他心意已决,只要大少爷愿接任,您即是

第四任掌门,属下必全心全意辅佐于您左右”。

此话无异宣布一切已成定局,左仲仪得知事实,反显突死,不知所措。

左海瑞忌他反悔,急道:“贤侄且考量大叔最近身体不适,接了掌门一职吧,且莫让你

爹失望了。”

左仲仪道:“大叔您身子?“…”

左海瑞叹道:“人老了,总有毛病,你还是接下掌门吧,我练了功,不慎岔了气,已非

一时之间能恢复了。”

郭良儒道:“瑞爷心意已定,大少爷毋需客套了,毕竟圣帮永远需精力充沛之人掌理,

您应有这股劲,可带圣帮再创高峰。”

左仲仪知道摆脱不了,何况父亲早年即有愿意,希望自己发扬圣帮而不断栽培,虽半途

发生意外,被大叔接位,然此时岂非大好良机?是福是祸总得一试再说,遂拱手道:“大叔

心意既定,晚辈只好从命了。”

左海瑞闻言大喜道:“好骨气,大叔服了你,哈哈,千斤重担终于卸下了,且对你爹有

个交代啦,过来过来,这九龙玉戒传予你,即表示你是第四任掌门啦,有总管鉴证即可。”

说完摘下右手无名指那碧绿九龙玉戒,轻易交予左仲仪,且叫戴上戴上。

左仲仪一阵千头万绪,原在父亲手上的戒子,终亦传至自己的手中,激情可想而知。

郭良儒亦叫着:“快戴上,你就是圣帮第四任掌门了”。

左仲仪依言戴上,无上权威登涌心头,一时激情说道:“自今而后,我即是圣帮第四代

掌门了……”

郭良儒立即起身拜礼道:“圣爷在上,请受属下一拜,不知属下仍否可任总管一职?”

左仲仪道:“您仍是总管,我有许多地方,仍得借重您的经验。”

郭良儒失手道:“多谢圣爷。”默立一旁。

左海瑞亦即拜礼道:“我已退休,照圣帮规矩,七日之内将搬出圣帮,愿仪侄好自为之

了。”

左仲仪道:“大叔您也保重,如若有需要,我仍可助您,别客气。”

左海瑞道:“圣帮规矩我懂,一切遵照帮规行事,郭总管将会传交一切,我先走了。”

说完拱手拜礼,先退退场,走的舒爽不已。

圣帮既然规定,退休掌门得离开权力中心,过着退隐生活,以免干预帮政,左仲仪不便

阻止,至于退休津奉,亦是不虞,自己潦倒,只不过不愿花圣帮钱财罢了。

左仲仪摸摸戒指,喃喃说道:“我当真接掌圣帮了?”

郭良儒道:“圣爷已是龙头,明日将骑令天下,此是不争事实。”

左仲仪自嘲一笑道:“若非郭叔在此,我还不敢想呢。”当年即以“郭叔”相称,此刻

亦不忘本,郭良儒听来甚是窝心,急道:“圣爷得快快回去梳理,否则灰头垢面,无法让众

弟子信服,毕竟圣帮仍得接受挑战,属下将全力辅您度难关”。

左仲仪知必有难处,然此时不便问清,还是先梳理一番再说,道:“我的家还在么?”

郭良儒道:“家园仍在,毕竟你爹也是掌门,总该留个根,碧姊也在,她已等着替您更

衣啦。”

左仲仪诧道:“碧姥姥?”想及当年常光躶身子让她洗澡,倒也困窘。

郭良儒笑道:“碧姊一片忠诚,可算是圣帮活宝典,您别忘了多多向她请教。”

左仲仪干笑道:“会的……”不知该如何面对曾躶身相见的老奴仆,然往事一一浮现,

甜蜜仍在,终于硬着头皮步向父亲住处“宁园”去了。

柳碧玑已近七十岁,但瞧来只五十岁左右,一头灰发梳理整齐,碧青仆服终年未换,尤

其工作兜巾老绑在身前,一副以仆人为傲模样,脸上鱼尾和笑纹深深,却掩不了其见过无数

世面之精明灵巧。

柳碧玑原名柳金蝉,乃圣帮第一代掌门左道光所收之丫环,当年她才八岁,左道光视她

如己女,亦传其武功,且读书识字,她始觉“金蝉”较俗,遂改成“金禅”还是觉得不妥,

复又改成“禅玑”,可是念来又似修道人,最后,始决定改名“碧玑”延用至今,始觉得满

意。

当年左道光传位左海宁,她亦顺势服侍海宁家族,亦将左仲仪视为接班人,从小即替其

更衣洗澡,遇及调皮处,尚且偷愉打屁股,想来即得意万分——圣爷是我打屁股长大的,何

等暗中光荣,然好景不常,左海宁夫妇突然遇难身亡,大少爷失去了掌门职位,轮为左海瑞

接任,她可闷心难乐,多年来郁抑难欢,如今又逢大逆转,简直晴天霹雷,生命复活般,全

身充满了劲电,从忻等至四更天仍未嫌累,灶头上一锅热水始终滚冒白烟滕着,如今终于等

到心上人回府,心头乍喜,差点摔跌,随即强自镇定地迎门行来,灵眼瞄动道:“你就是小

仪儿?”

左仲仪瞧她除了几道皱纹之外,肌肤仍透着红光,总也不老,往事回忆一一浮现,干窘

一笑:“正是”。

柳碧玑瞄眼:“小仪儿何时变成通遏猴子?”来回走动,衡量此人:“你是混乞丐么?”

左仲仪干笑道:“差不多,体验人生……”

柳碧玑渴道:“体验个头,不怕让你爹丢脸么?”

左仲仪急忙惧闪,要是往昔,臀部遭殃,道:“我不敢泄漏身分……”

柳碧玑点头道:“这还差不多。”眼睛再瞄:“左海瑞传位予你了?”

左仲仪道:“传了,我是第四任掌门了……”

柳碧玑道:“这还差不多,快快去洗澡,剃胡吧,否则像支猴子,如何能接任圣帮?”

突有动作:“要我帮你洗么?”

左仲仪赶忙跳开,急道:“不必了,我长大啦,不必啦。”急奔浴室,以免遭殃。

柳碧玑满意一笑:“长多大,在我的眼中,你永远是个小孩,别忘了你爹娘都交代,必

要时,可以好好的教训你,忘了么?”无人回话,她自问自答道:“忘了也没用,我是专门

教训圣‘爷的人,你也不例外”。双手抓起胸前兜内,抖得既正且平,始往厨房准备早餐去

了。

左仲仪甚快将身子洗净,并剃光胡子,换回英姿俊挺容貌,复穿上了柳碧玑为其准备之

淡蓝绣暗金纹劲装,和先前相比,判若两入,至于另件类似绣龙外袍,则太过豪华,他并未

穿上,随即往餐厅奔去。,

柳碧现早备妥“白果碧玉粥”芳香四溢,道:“吃吧,你不是最喜吃此粥?碧玉豆腐,

小白鱼,鲜白果,波叶莱还是刚采下的呢。”

左仲仪闻言大喜道:“好味道。”登坐餐桌前,囫囵吞食。

柳碧玑瞧来满意,当年为让他长得又快又壮,总以粗骨敖小鱼干,让其骨胳发育完整,

刚开始这小子尚且不愿吃,但逼得几次,竟愈吃愈好吃,因而吃出味道而上瘾,今夜特地为

他准备,亦算体面接风,对得起他娘他爹了。

左仲仪果然连吃了七大碗,吞个精光,始哈出热气道:“好爽。”

柳碧玑瞄眼道:“爽么?圣帮掌门吃法,传出去岂非让人怀疑府库已空,养了个饿肚

鬼?”

左仲仪干笑道:“多年未食,自是失态,尚请见谅。”不禁端坐起来。

柳碧玑道:“不是我爱说你,左海瑞突然丢下掌门予你,必定非啥好事,你要是压不

住,不消说你这掌门位置不保,恐连圣帮都得遭殃,打点精神吧。”

左仲仪道:“姥姥听到什么?”

柳碧玑道:“家中消息封锁得紧,我是摸不透,但从鹰帮传来,总说圣帮只剩空壳子,

不出三月就要吞掉我们,不是空穴不来风,我倒担心了。”

左仲仪诧道:“圣帮会亏空?而且如此严重?”

柳碧玑道:“不管是或不是,你总得防着,我无法给什么线索,倒是老郭,他身为总

管,对钱财自有所了解,体待接掌圣帮后,再亲自问他,是或不是,总有个对策,就是一个

烂摊子也是你爹留下的,不得不拼。”

左仲仪道:“我懂”。

柳碧现道:“去吧,登上圣堂,向天下宣布你是第四任掌门,其他一切再慢惭解决,别

忘了把流气收起来,圣爷若皇帝,若让人觉得没信心,一切就麻烦了。”

左仲仪道:“我真的变流氓么?”

柳碧玑道“在外混了五六年,当然流气了,得把你以前经过严格训练那一套拿出来,装

出帝王像,这本就是圣爷应有的格调。”

左仲仪苦笑道:“这很痛苦……”

柳碧玑道:“不这样行么?要是消息传出,圣帮找了一个流氓接管,立即引来天下挤兑

银票,圣帮立即遭殃。”

左仲仪道:“真是不好混,也罢,我尽量装它便是。”终将往昔训练那套拿出,装模作

样而行,果然现得帝王之尊。

柳碧玑满意一笑道:“十余年训练终也管用,然亦莫大意,毕竟生疏了,别露轻浮才

好,再怎么算,你都只是二十出头,太过年轻,很多老混蛋总想掂你斤两。”

左仲仪道:“我会小心”。

柳碧现道:“武功呢?行不行?”

左仲仪道:”并未荒废……”

柳碧玑仍不放心,突地冷喝,擒龙爪直扑而来,直取左仲仪胸中衣纹,她已跟过三代掌

门,武功火候岂在话下,这一爪简直势如破竹,强龙扑杀,左仲仪备感威胁,情急中突地弓

箭向下,双脚反弹而起,奇巧呈住龙爪,毫厘之间即慾错招伤人。

柳碧玑一击未中,突地收招,惊喜道:“你这是啥招法,能躲过我擒龙爪?”既能躲

过,火候至少派上用场,安心不少。

左仲仪干笑道,“逼急了,哪有招法,胡乱阻拦罢了,若硬要说,应是‘断浪招法’中

之‘捣海龙腾’衍化而来,还是自家武学。”

柳碧玑满意一笑道:“不错,正是此招,面临是不见形不见骨,是可派上用场,我倒安

一半心啦,去吧,日后事日后再说。”

已近五更,天色已亮,左仲仪知时辰将至,立即拜别;直往圣堂奔去,准备接掌掌门一

职。

柳碧玑不断回味方才一爪,喃喃说道:“我只用了七成功力,若用十成他能躲掉吗?”

后悔未用十成,否则他若躲掉,足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接 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