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七 章 立 功

作者:李凉

左仲仪甚快攀回秘洞中,嘘喘大气说道:“好险,全是一群亡命之徒。”

青逸飞见其伤势斑斑焦灰,甚是不忍道:“别再闯了,一己之力怎么能斗他千万人。”

左仲仪道:“是不斗了,但总得留点东西,想办法将丁幻引来,否则困死于此。任谁都

不知。”随又起身:“往下不行,往上试试。”不等青逸飞回话,复往高处攀去。

青逸飞骇道:“真是玩命。”然人已掠去,唯祈他平安归来。

左仲仪往上攀,只需三百丈即到了蜂顶,上头确有守卫,然只有十余名,想来峰顶若尖

锥,只用来示警,无助脱逃,故置兵较少。

左仲仪轻易将人放倒,仔细检查,果然发现类似烽火台之设备,看来除了示警外,另可

当成灯塔。

左仲仪并未点燃烽火,而是将藏置油桶提出,泼往附近松林,连泼数桶,油味扑鼻之

际,他始引燃,轰然一响,火柱冲天,宛若火山爆发,数十里可见。

左仲仪见目的完成,想探往峰下,谁知大群教徒匆匆围来,直喝着失火啦,急于救助。

左仲仪知往下闯,脱逃机会不大,暗暗希望丁幻能见着,始甘心攀回秘洞,等待后援到

来。

青逸飞正堵着石门,让石士宝,朱小全难以进来,双方挣扎,石门忽开忽闭,见心上人

回返,大喜道:“快来挡他们,石门一破就完了。”

左仲仪见状掠扑过来,两人合力阻挡,终于将石门稳住。

石士宝不禁嗔喝道:“胆敢抗旨,饿你十天半月,不信你们还敢作怪。”

朱小全冷道:“两条路让你选,一则封去武功,一则饿死,且摄你俩魂魄,孰才严重,

自己明白。”

左仲仪暗道苦也,然立刻失去武功,岂非受制当场,倒不如搏它一局,若是丁幻及时起

来,情势顿时改观,若真的熬不了再投降不迟,冷道:“我等吃了仙丹,饿不死,你们省点

力气吧。”

朱小全虐笑道:“好个仙丹,那就让你成仙成佛。”不再推挤石门,下令禁食,准备长

期抗耗。

石士宝冷道:“这是你们选的,莫怪任何人。”说完始和朱小全离开,前往峰顶督导灭

火去了。

左仲仪至此方嘘气道:“总算暂且挨过一局。”

青逸飞道:“可是往后没了食物……”

左仲仪叹笑道:“且走一步撑一步,撑不了再说,只是苦了你。”

青逸飞喘口大气,心神安定下来,道:“那又如何,严格说,还是我害了你。”总觉天

无绝人之路,且心上人一身能耐似无穷尽,必可脱此险困。

两人沉定心神,静观其变,纵觉苦命,却暂能甜腻心头。

丁幻的确已潜追至五十里附近。

由于日月岛气候怪异,常年罩雾,故不易摸索,他已搜寻两天两夜仍不得其门而入,忽

见云层传来火光,登时闪念,必是目标,立即划动渔船慢慢潜来,迫近二十里后,终见日月

岛虚浮轮廊,纵山峰那把烽火已熄,然四处活动之火把星火仍依稀可见,照他经验已猜出此

岛竟然藏有大军,不知是何门派,终潜身落水,泅探而来。

复行三里,已见得战船放哨四处,仔细瞧来,认出白莲标志,暗道:“会是白莲教秘密

总坛?”知其和主子多少有过节,小心翼翼潜往船底,且听听对方的谈话。

战船共二十余人,分日夜班制,每班各四人,分顾船头船尾,且听得船尾守卫汕笑说

道:“逮了圣帮头子,任他作怪,再也逃不出本教牢笼。”

另一位回应道:“听说他逃抵万丈崖,又被弟兄杀得屁滚尿流,狗也似地爬回洞中。”

数人同时嘲笑不断。

丁幻暗道:“圣爷当真被俘于此,那得想办法救人了。”

船首那头领说道:“教主怎么不一刀把他给收拾了,以绝后患,如此活囚,岂非夜长梦

多?”

另有人回答:“听说要用他控制圣帮,暂时不杀他,但若圣帮得手后,恐也让他活不

成。”

那头领邪笑道:“不知是否会把那青姑娘变成教主夫人,她的确国色天香,甚是迷

人。”

众人一阵轻薄言词,直道美人入教,平添色彩,有人更指扮若妖姬,袒胸露rǔ,更有味

道。

丁幻听得暗阵几口,什么修道人,全是满脑邪念。

既知主子及青逸飞的下落,顾不得再缠于此,已往日月岛潜去,及至三里远近,瞧得旗

杆处处,人影钻动,吓得丁幻猛伸舌头:“这么多人?简直布满整岛,少说也有上万人,白

莲一脉竞然有此实力?”

岛上烽火已然扑灭,教徒复又恭颂教主威德,直喊着“反清复明,朱武扬威,莲华普

现,济救众生。”复又喊着“教主万岁,石护法万岁““日月神教万岁。”声彻云霄,激情

不断。

丁幻更诧道:“石护法?会是石士宝?他竟然背着漕帮自组日月神教?还是早有日月神

教,他加以利用?”有关白莲教,日月神教传言甚多,良芜不齐,但两教合一,倒是首次听

过,想来对方想藉此壮大声势。

丁幻再次观察,但觉对方能聚万人以上,声势的确浩大,且全为激进分子,实非一己之

力所能抵挡,盘算后,仍觉该回去找救兵,一举将此邪教破去,方能安然救出主子,毕竟方

才如得船上哨兵所言,对方只是故意囚住主子,并无立即处死意思,自可拖上几天。

丁幻想定后,但觉拖不得,乘天色未亮,复往回路潜去,待逃出敌方数十里势力范围,

已是清晨时分,他哪敢停留,登上鱼船,拼命划桨而去。

复过一天一夜,始登内陆,虽是身心疲惫,怎敢停留,雇得马车,直往京城奔去,半路

买支烧鸡边裹腹边思考。

此行将找谁方能立即调遣大军?李卫么?恐也不成,他不但和主子稍有过节,且负责乾

隆安危,暂不宜离京。

若找鄂尔泰军机大臣,恐也交情不够,调动圣帮弟兄?时下左海瑞和郭奇秀两军相争,

且以己之力也调不动,何况以圣帮作战,岂非树此强敌,若能全数歼灭倒也好办,但若留下

活口,恐后思无穷,且石士宝若活命,往漕帮告状,照样没完没了。

丁幻左想右想,仍决定直接找乾隆皇告御状,就说主子发现叛国教徒,乾隆一向视反清

分子为眼中钉,必定派兵收拾,如此纵日月神教徒脱逃,总也无法全怪上圣帮,这码戏还有

得唱。

想定后,心神舒爽,乘着空档,按模自己的筋骨,数夜劳累,岂是好受。待按摩后终支

持不了,任马车颠簸,仍昏昏入睡。

幸车夫领的银子够多,并未偷懒,且往京城直奔,及近次日清晨,城门乍开,已到了地

头,始唤起丁幻道:“京城到了,长驱直入,还是你自行进入?长驱直入得有办法才行,通

常要二两银,否则官爷得换穿新衣。”

丁幻瞧瞧自己的一身脏,恐将让守城兵为难,当机立断:“我自个进城,银子也少不了

你,只顾替我保密便是。”丢下五两银,掠身潜去。

车夫收得银子,满意一笑道:“果真上道,是我辈中人(跑腿者),密是保定了。”策马

调头而去。

丁幻甚快混入京城,顾不得打理仪容,已往皇宫大内潜去,他既然能盗得乾清官秘沼,

自有门路,找得熟识守卫,前去告知乾隆跟前小德子,终把话带予弘历知晓。

弘历但闻左仲仪暗传秘奏,必有重事,亲唤小德子接见于符望阁秘处,待丁幻前来,弘

历瞧他一身脏,诧道:“左兄有难?”

丁幻暗楞“左兄”是谁,然他心巧,不愿点破乾隆情急失态,叩首奏道:“奴才主子已

探出反清乱党,正聚集日月岛上,尚请皇上派出大军,一举歼灭。”

弘历大喜道:“反清乱党?是谁?法醒一千人,亦或坏分子?”

丁幻道:“法醒妖僧往南逃,看是想在南方另起炉灶,日后定可探及踪迹,目前乱党乃

是白莲异教,亦即石士宝,朱小全等人。”

弘历更喜道:“原是漕帮叛徒,可让肤逮着把柄,左兄干得好。”

丁幻急道:“皇上明察,此事和正统漕帮无关,乃朱小全,石士宝等激进分子另组邪

教,漕帮完全不知,不宜混为一谈,且尚请皇上剿匪时,莫提奴才主子名讳,免得引起不必

要之麻繁。”

弘历笑道:“朕懂,朕懂。”转向小德于道:“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不入他耳。”

小德子恭敬拜礼道:“奴才不敢。”

弘历满意一笑,转向丁幻,笑道:“起来吧,尔之忠心,实若小德于对朕之忠心,可取

可取。”

丁幻叩头后即起身,和小德于对上了一眼,会心而笑,实是奴才所见略同。丁幻随又说

道:“此事不宜迟,得快快出兵,莫让妖孽沼逃。”

弘历道:“有多少人?该派多少兵?”

丁幻道:“至少万名乱党,恐得派数万水师。”

弘历诧道:“数万水师?岂非数百艘船?”

丁幻道:“那铁定要的,兵贵一击奏效,若留下漏网之鱼,忒也不妥。”

弘历额首道:“有道理,呵呵,你跟在圣爷的身旁,竞也懂得兵法,不简单,他在哪?

朕令他当钦命水师提督,由他指挥—攻击,定能奏功。”

丁幻怎敢说及主子受囚,奏道:“奴才主子另有任务,只能暗中相助,尚请皇上另派大

将指挥作战,既是突袭,总能奏效立大功。”

弘历频频额首道:“有道理,仲仪只能当伏兵,且有他相助,定能胜仗,该派谁去?天

津水师提督!恐也毫无作战经验

小德子道:“浙江河道总督顾琼正回京述职,可派他前去打海战,顾琼经验丰富。”

弘历击掌笑道:“妙哉,就派他去。”原是顾琼一向在江南治理漕运河工,和漕帮甚有

交涉,而那朱小全、石士宝既出自漕帮,他必知其习性,用以战之,可得事半功倍之效,最

重要的一项,乃以此战证明顾琼和漕帮全无挂勾可能……纵使挂勾,亦将因此战而拆伙,何

乐而不为。

小德子逢迎道:“皇上英明。”

弘历道:“不只派顾综去,且派傅恒去见识见识,他虽文人出身,但人品武功不差,该

可训练。”

小德子知傅恒乃孝贤皇后之弟,亦即国舅身分,皇后既得宠,提拔内弟亦是应该,尤其

傅恒人缘不差,趁此机会出头,理所当然,小德子随又直道皇上英明。

丁幻不解傅恒能耐,但派上顾琼,可是大将之材,此战必可成功,定必不可。

当下弘历交代小德子打赏丁幻,并带他前去休息候传,且找来顾综,亲自授予重责大

任。顾综但觉事态严重,想找军机大臣鄂尔泰、张廷玉商量,弘历却一口回绝:“此事保

密,不便张扬,免走露风声,且有圣帮暗助,必能胜仗。”

顾综既知保秘重要,不再坚持,拱手道:“臣必全力以赴。”

弘历笑道:“一举歼灭叛国分子,乃大清之福。”

谈话间,忽闻傅恒朝见,弘历急道:“快宣快宣。”

小德子宣唤,只见英挺青年身穿笔挺补服,谦恭行来,正是国舅傅恒,突受弘历召唤,

神态显得慌张,恭敬叩礼后,等着差遣。

弘历开口即道:“朕要派你出兵打仗,你可得好好为朝廷立功。”

傅恒诧道:“皇上,臣一直任文职对于战事恐一窍不通。”

弘历笑道:“不然不然,你我年龄相仿,且也练过武功,文武全才方是大清栋梁,朕要

你跟顾总督多学习兵法,日后另有重用。”

傅恒心性温和,不喜争执,道:“皇上既有圣旨,臣当遵命,全力以赴,为朝廷尽心尽

力。”

弘历额首道:“这才是朕的爱将,时不宜迟,拿着朕的金牌令箭,快快调兵遣将去

吧。”

顾综,傅恒受命而退。

弘历欣喜于心,方接帝位,即将立功,实是大吉祥兆,乾隆盛世必将到来,心念转处,

想及傅恒年轻,爱妾瓜尔佳氏嫩脸甜眉,曲线迷人,实是绝世美女,让人印象深刻,配得傅

恒,不知配不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