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八 章 激 战

作者:李凉

顾综拿着金牌令箭,前往天津水师,调得数百战船,数万大军,化整为零,分批出发。

他且知朱小全,石士宝等一干日月神教徒,有的武功不差,非一般士兵所能对抗,故又

请求粘杆处支援百名大内高手,此事虽让李卫知晓,然顾综以捉拿要犯为由,李卫虽有疑

惑,却也料想不及是要出航攻打异教徒总坛,在顾及京城安危下,不全跟去瞧瞧,坐失立功

机会。

航行两日后,终抵达日月岛附近海域。

已近九月下旬,星月无光,且起浓雾,几乎难视五步开外,若非丁幻追踪经验丰富,恐

将迷失了方向。

待丁幻说及“到了”二字,顾综仍楞:“一片沉雾,你怎知到了?”

丁幻神秘一笑道:“飞鸽知远路,灵犬闻遍天下,至于在下自有专长,算得距离,自知

目标位置。”

顾琼顿首道:“只要方向不变,确有此可能,可是本帅见不着目标,如何作战?”

丁幻道:“暂且隐军外头,先派出粘杆处高手,收拾船哨,再潜近窥探不迟。”

顾综道:“既有船哨,当先处理,可知数量位置?”

丁幻道:“分东南西北四哨,距日月岛约十里,但浓雾下,可能缩短为五里。”

顾琼道:“你熟悉,且由你引人先行带路。”

丁幻额首,顾琼二话不说,分配大内高手共剩二船,随丁幻潜去。

傅桓首临战役,紧张得身手是汗,却装镇定,道:“摸黑混雾作战,的确让人摸不着头

绪。”

顾综道:“既是战争,任何状况皆可能发生,咱乃主攻,目标清楚,已占尽便宜,待战

事展开,你则留在我的身边,提供意见便是。”

傅恒知此“提供意见”乃对方为自己铺的台阶,毕竟首次参战,脑门一片混乱,莫要碍

事已是万幸,岂还出得傻主意?然对方既已说出,只能应诺感谢,且静观其变再说。

顾综并未大意,仍小心翼翼指挥大军,渐行迫近。

丁幻则带着粘杆处高手潜近五里,果然见及火红星点般灯光,大内高手欣喜,暗道摸对

目标。

丁幻道:“一船约二十余人,得无声无息扑杀,且不得弄熄那盏灯,因为起雾,对方以

灯为信号,若熄灭,必定引起疑惑。”

大内高手有的曾和左仲仪,丁幻并肩作战,多少信其能耐,故甘心受指挥,于是在其分

配下,二十余人不畏寒冷,潜身落水,泅行而去,待至敌船处,数了人头,各个相准目标,

齐展突袭。身若翻江龙蛟,直往敌船扑去,由于全是大内高手,船哨等人全非敌手,一个照

面尽被刺穿咽喉,未能出声即已身亡。

丁幻最重视八角莲花灯,一手杀人,一手扶向灯笼,终未让其灭去,眼看轻易得手,复

要大内高手脱下死者衣衫,穿妥身上,再将尸体抛入水中,留得四名守船后,复往他处船哨

潜去。

由于事出突然,敌方又自恃多年来未出状况,皆疏于防守,丁幻花一更次光景,竟尔轻

易收拾四方船哨,此时已近三更,雾气较散,终可见着日月岛灯光点点,旌旗无数,丁幻遂

通知顾综等人将船迫近。

顾综乍见岛屿,诧道:“果然人数众多,是个大贼窝。”

傅恒道:“目标既已清楚,可要用火炮轰击?只要围堵成功,对方根本毫无退路。”

顾琼摇头道:“岛屿比做城池,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

下攻城’故攻城乃最为吃力不讨好者,只要对方躲入山洞,恐有千万炮弹也伤之不了,且对

方屯粮充足,拖个三五长月料非不可能,贸然抢攻,将打草惊蛇,事倍功半。”

傅恒恍然,拱手道:“学生受教了却不知顾总有何妙策?”

顾琼道:“看来目标清楚,或可用‘请君入瓮,、‘声东击西’、‘里应外合’、‘虚

张声势’等计混合运用,以瓦解其士气,再求胜战。”

傅恒道:“愿闻其详。”

顾综道:“敌军乃以教徒为主,既是教徒,最喜发动圣战,有者甚至以神符附身,可刀

枪不入之说而应战,故要对方逃跑,恐得花落流水之态不可,既是如此,只有分化对方兵

力,再一一收拾,咱把日月岛画为葫芦肚,然后在海上画个葫芦圈,引他们上船,需知海战

以船为主,若船沉了,战力几乎完全消失,故只要引人上船再凿沉,胜券也已掌握了一

半。”

傅恒喜道:“妙招。”

丁幻亦觉妙计,自己原以为火炮轰个天昏地暗即能胜仗,没想到两军对阵,学问竟然也

不少,不禁对顾综另眼相看。

顾综道:“请君入瓮之后,敌军必激怒,反而号召圣战,即‘虚张声势’,乃对方在虚

张声势,我军按兵不动,且虚张弱势,让对方倾巢而出,最好全数引出洞外,我军再声东击

西扰乱对方,然后派遣大内高手混入敌阵,从里面反杀,迫其避往海滩,随即火炮猛攻,将

必收奇袭之效果。

傅恒佩服道:“与顾总一席话,胜读十年兵书。”

顾综笑道:“经验罢了,以你资质,日后必青出于蓝。”

丁幻道:“时不宜迟,沉船任务且由在下负责。”

顾琼道:“甚佳,其实若非你的身手了得,此计未必能成功,你且带了五十名大内高

手,潜伏敌船附近,见对方上船即跟紧,待离岸数里后始凿船,成功后趁乱潜往岛上,以施

展里应外合之计。”

丁幻道声得令,已和先前大内高手取得了默契,翻身落水,潜游而去。

顾综乘机遣退战船三里,并交代暂掩身形,不得动弹,只派十艘于敌哨船附近,盘算丁

幻等人可能潜至地头,始暗示冒充敌船哨兵之大内高手开始发难。

赫见大内高手喝道:“不好,有满清贼船偷袭。”除了挥动灯笼示警,且已大打出手,

刀枪互击,锵锵震破冷夜,格外刺耳。

战事乍起,传回岛上,霎时激动,哨兵回话道:“不好,有满清贼兵偷袭,准备备

战。”另有人喊道:“快亮火柱,有几艘,多少人?”亦敲得锣鼓掀天,引来騒动。

那哨兵不解:“火柱?是啥火柱?”以为是暗语,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岛上哨兵又吼

道:“敌船多少?快亮火柱,难道连火柱皆无?”那船哨兵这才明白火柱另有东西,往船舱

寻去,终见几束如信号弹东西,立即抓于手上,快速点燃,火光泄去,照得数十丈方圆亮如

白昼,急喊道:“只十余艘,快快出兵啊。”

那岛上哨兵嘘喘大气,喝道:“只十余艘,小事一件,挺着挺着,马上派兵收拾。”随

又齐聚多人声音喊向岛内:“敌船十余艘来犯,快快备战,一举歼灭。”

日月神教徒听得船数,军心大定,不禁有人喊起了口号,以壮声势,一时“反清复明,

朱武扬咸”宣声撼天,教徒亦训练有术,直往巨船掠去。

此事已惊动了朱小说全,石士宝,快速赶至岸边高岩,瞧及战况,心神大定,朱小全冷

笑道:“只有十余艘,未免托大,来人派出三十艘,一举歼灭,不留活口。”

石士宝喝道:“莲华圣战已起,菩萨慈悲……”伸手打出白莲符录,化若火箭,射向空

中,霎显神迹。

日月神教徒受及鼓舞,登时乱打符录,咒语连连,一时符火满天飞,似若千万神灵下

凡,引着教徒直往战船冲去,岂只挤满了三十艘,而是四十余艘,全数冲向了官船,浩浩荡

荡,好不威风。

岸上教徒见声势浩荡,实若神迹,登又激情喝喊,迎神接佛,莫过如此热闹,更激动

者,亦化战童起战,跳得威风八面,丝毫不知危机已伏。

官方战船早有计划,见及敌船追来,佯装俱惧,有人喊道:“不妙,对方养有大军,快

走快走。”放弃打斗,调着船舵即想走人,然战船不小,想调头岂是容易,一阵努力,仍显

手忙脚乱。

那敌船领军者正是总掌舵董天阳,他怎将官船放在眼里,为立战功,穷追不舍。见人想

逃,登时喝令:“火炮伺候。”

日月神教已有组织,船上装有火炮亦非难事,命令下达,登见教徒装填火炮,一一轰

出,幸其速度太快,稳度不足,故炮弹东飞西窜,未能击中官船,尽管如此,亦引得岛上教

徒每见水柱冲起即欢呼连连,官船弟兄却吓出了冷汗,万一被轰着,实在不好玩。

顾综人下令稳住阵脚,照计划再退三里。

双方一追一逃,形成有趣的画面。

待敌船追行五里以上,顾综始下令反击,战船调头,并未攻前,而是火炮伺候,轰得火

光泄天,震声连连。

藏在水底下的丁幻等人知时辰已到,登时展开凿船行动,配合官船攻击。

敌船怎知早已中计,仍自强轰猛攻,一副戏耍模样,根本未料及水底另有伏兵,再追里

许,忽见仓下冒出水花,这才觉得不妙。

教徒喊道:“不好,漏水啦,中弹啦。”另有人不信喊道:“岂有此事,哪来中弹?”

想要斥责,然海水越涌越多,战船已斜,这才慌心急道:“快补漏洞,快旧。”

不喊尚妥,这一喊,教徒齐往漏洞挤去,重量一偏,船身更斜,且激烈晃动,一个晃

深,舱面进水,竞然整个翻覆,吓和教徒弃船逃命,船长急喊着登往他船,谁知其他船支照

样出状况,乱成一团。

朱小全,石士宝但觉异样,已觉不妥,喝着战船快速回航,然丁幻势在必得,配合大内

高手凿得甚是勤快,数十艘无一幸免,遇有落水者甚至展开偷袭,数人被杀后,教徒更慌,

直喊着:“水底有刺客。”争相又往沉船挤去,一来一往,乱上加乱,死伤扩大。

顾综见状,喝令火炮密集轰击,一排十弹,十排百弹,齐聚而击,效果核是显著,乱军

教徒简直难以抵挡,一一被炸得肢离肉碎,死伤惨重。

朱小全见状简直嗔目慾裂,喝道:“另派船支救人。”

石士宝难以忍受溃败事实,喝道:“我来。”一马当先抢往另处战船,教徒受到激励,

鼓起勇气跟进,霎又出航数十艘,除慾救人,且想跟官船挤战到底。

丁幻见敌船又攻来,犹豫着是否立即展开偷袭,毕竟若引往外海再凿沉,效果更佳,然

思考后,仍决定按计划行事,先潜入岛峰以配合里应外合为是,故仍命大内高手乘混乱出

击,往新船队,拼得全劲又凿没十余艘。

石士宝作战经验丰富,见状方知道海底潜伏敌军,登时令水功高手潜入水中抗敌。

数十人霎时落水,慾找敌军拼杀,然丁幻等人早换得教衣衫,混在乱阵中,根本难以区

分,水功高手实难发挥功效。

丁幻等人且耍花招,遇及水功高手逼近,即装受伤教徒扎呼救,待其不备时,复又偷偷

出手杀人。

水功高手虽水功厉害,那亦只是闭气,潜游功夫较佳,混战扑杀,实也不及大内高手厉

害,几个照面亦受损连连。

石士宝见教徒不断折损,两眼更红,猛又喝令抢攻,心只要收拾十余艘官船,大势抵

定,危机可解。

由于敌船快速驶去,丁幻等人倒被抛于岸边不远,如若外海游去,必泄行踪,只好放弃

凿船任务,配合受伤教徒挤往岸上游去。

至于顾综一方,知真正决战即将展开,官船佯攻向前,却暗作准备,待敌船迫近百丈

后,突地下令调头逃命,副统帅傅恒知此乃请君入瓮第二回合,亦配合调度,准备摧毁敌

船。

海面双方一进一退纠缠不断。

岛上教徒但见自家战船突围追去,直觉战胜一局,欢呼起,一扫方才阴霓。

朱小全仍关心手下,指挥教徒快救受伤弟兄,海滩上抢者东奔西掠,受伤者哀嚎连连,

断肢残臂比比皆是,一片杂乱若在白天,必能见及海水腥红一片,尸首无数惨况可想而知。

丁幻等人冒充受伤教徒,或抱或背或抚,尽往内陆移去,每遇守卫即喝着:“让开让

开,弟兄穿肠破肚,哪里有灵葯?”

守卫怎分得敌我,几乎直道莲花圣殿有灵葯,原是平常教徒以圣殿香灰治伤,效果竟也

不差(可能朱小全等人偷偷将葯物混入香灰中)情急中始有此言。

丁幻倒是来个将计就计,硬是抱着受伤大内高手,混在教徒中,直登万阶石梯,往莲花

圣殿冲去,准备进行里应外合之计。

朱小全怎知敌军计划如此镇密,且未料及官船集结数百艘,他只顾日月神教徒众多,且

观念中圣殿具无上神通,非一干人所能击倒,故仍神气话现,尽以菩萨之名惑众,喝得神气

冲天,不可一世,早将先前战船受击,死伤干人之惨状抛诸脑后。

沉迷至此,注该败亡,尤其吕四娘又因等待段天城不及,早于多日前先行离去,否则或

可给予朱,石二人些许意见,然人既离去,难挽命运。

左仲仪、青逸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激 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