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九 章 异 军

作者:李凉

左仲仪不敢和顾综同船返回杭州,选在长江口藉故下船,改行陆路。

苏州已近,吴淞口更近,左仲仪不禁想起了刘吞金之女刘光霞,先前种种误会仍让他耿

耿于怀,原想抽空探瞧,然圣帮事件未了,故而作罢,换得马车后,一路已往杭州奔去。

于路上不断打听圣帮的消息,却发现左海瑞又入主圣帮,且郭奇秀复任总管,虽然圣帮

弟子未必听令,却也不敢正面冲突,形成阴奉阴违局面。

左仲仪暗道,实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决心收拾叛帮分子,整顿圣帮。

丁幻当知轻重,驭车甚急,次日一早,已返杭州,未敢直扑圣帮,而是前往钱塘江边,

找及胜兴号探个清楚。

此船仍被代总管风及时看守,两大水功高手高蛟高鱼亦在场,忽见圣爷回来,终喘大

气。

左仲仪一一接见后,引入舱底密处,风及时始道:“郭奇秀已把库金找回来,目前堆置

圣帮金库中,财务危机已解。”

左仲仪好奇说道:“到底藏在何处?怎搜不着?”

高鱼干声道:“是藏在神秘洞口外围之海底,那神秘洞中宝藏只是障眼法。”

左仲仪恍然道:“好个巧心家伙,竟尔耍我们那么久。”

高鱼拱手道:“属下有违任务,自请处罚。”

左仲仪笑道:“我也找不着,若要罚你,岂非连我也该罚,故不罚,反正库金已回金

库,任务总算完成。”

高鱼感激拜礼、不再言谢,心意明白即可。

风及时道:“可是库金却受左海瑞的控制,但实际状况,又似乎受郭奇秀的控制,亦即

左海瑞似变成了傀儡,凡事都看着郭奇秀行事。”

左仲仪诧道:“有这回事?瑞叔不是甘心受人指使者,其中必有缘故。”

高坡道:“经我等研究多时,左海瑞可能中毒,时常脸现红云,且不敢大事行功,一切

全由郭奇秀代劳。”

左仲仪道:“有此可能,郭奇秀为求目的,任何手段皆耍得出来。”  

风及时道:“半月前他们返回,强行进入圣帮,郭奇秀是动了手,我们也想迎战,但在

柳姥姥的制止下,只好暂时让他,改采阳奉阴违手段,消极抵抗。”

左仲仪道:“姥姥经验丰富,是该听她的,她还在圣帮?”

风及时道:“在,郭奇秀想利用她号令圣帮弟子,多少有点效果,她却交代一切等圣爷

回来再做处理,消息是传往京城,圣爷却晚了十数天,可急死我们了。”

左仲仪道:“临时出了事……”

青逸飞道:“事情并不单纯,左爷助弘历登基,已是月余之前事件,消息多少传至江

南,难道郭奇秀、左海瑞未听着,既有皇上当靠山,他俩何其大胆胆敢舍圣爷位置?其中必

有缘故。”

风及时道:“这也是属下百思不解之处,当圣爷助弘历登基,消息传回,连鹰帮都收敛

了许多,漕帮也一样,可是郭奇秀就是不怕,是吃了熊心豹胆么?”

丁幻道:“除非他自认有方法制住圣爷,否则不会甘心将金块搬回库房。”

左仲仪频频点头道:“难道他以为毒功能制住我,亦可是找了高手?”转问高鱼:“那

烈九蛟可还在岛上?”

高鱼道:“在,从未离开一步。”

左仲仪道:“那会是毒了?”

青逸飞道:“毒物防不胜防,圣爷得小心为是。”

左仲仪道:“不但是我,你们都该小心,日后进食,最好先让虫蚁鸟兽尝尝,我看到客

栈进食较方便。”

风及时道:“已经甚为注意了,目前仍未出现状况。”

丁幻道:“不如属下先去探探。”

左仲仪道:“不必了,郭奇秀既然摆明挑战,早已准备迎接我回门,我且亲自前去会

他,总会理出头绪。”

青逸飞急道:“至少先和姥姥碰头。”

左仲仪道:“好吧,免得你担心。”  

青逸飞窘红脸面,白眼道:“大家都担心,谁叫你是圣爷。”

左仲仪会心一笑,当下稍作安排,除了防范郭奇秀,且得防朱小全,石士宝等人反击,

待交代完毕后,始引着青逸飞,风及时往圣帮行去,至于丁幻则自动消失,前去磨踏探事去

了。

左仲仪甚快潜往圣帮后院,利用关系,传消息予柳碧玑,约见桂花丛中。

柳碧玑乍见少主人回来,欣喜不已:“总也回家了。”复瞧及青逸飞,抚手过去,呵护

于心。

青逸飞低声道:“圣爷是来问您,有关郭奇秀的事情,他怎么大胆敢留在圣帮?”

柳碧玑笑道:“你还是关心他哩?”

青逸飞窘道:“大家都关心。”

柳碧玑笑道:“说的也是。”转向左仲仪道:“他倒学了毒功,我怕众人道殃,所以顺

了他,漕运那头,我让万青云去料理,局势还算稳住。”

左仲仪道:“阿秀所学毒功是何门路?”

柳碧玑道:“尚未摸清楚,也许得了某种毒秘方,让他有恃无恐,但左海瑞中毒却是事

实。”

左仲仪道:“听说瑞叔武功弱了许多?”

柳碧玑道:“没见他施展,不过步伐迟钝,恐也准个几分,然照我观察郭奇秀能如此大

胆进门,不只是毒功,他可能找到了靠山。”

左仲仪诧道:“是谁?”

柳碧玑道:“不清楚,有几次深夜,我发现掠空声,偷偷潜去,皆被逃开,随后郭奇秀

即现形,照我分析,他们是在秘密会议,计划某事。”

左仲仪道:“会是谁?竟能躲过你的追踪,武功岂非在你之上?”

柳碧玑道:“不错,对方武功深不可测。”

青逸飞急道:“那还得了,得小心从事,先把那人找出来再说。”

左仲仪道:“如若高过姥姥,恐也不易找了。”

柳碧玑道:“会是烈九蛟?”

风及时道:“不是他,他仍在火蛟岛上,不可能现身内陆。”

柳碧玑道:“那就难猜了。”

左仲仪道:“一切静观其变,且看郭奇秀能玩出何花样?”

话未说完,忽有邪笑声传来,众人诧骇,正待隐藏,却见身穿白底镶金边缎袍公子朗朗

挥扇而来,正是多日不见之郭奇秀,其已恢复昔日不可一世丰采,态度傲岸,面对左仲挑挑

衅笑意不断:“圣爷么?咱又见面了。”目光泛邪瞧着青逸飞,意念婬晦。

左仲仪淡然一笑道:“你可丰采依旧,回到圣帮不知有何规事?”

郭奇秀笑道:“不瞒你说,还是那码事,请圣爷交出戒指,换我做做看,如此大家不伤

和气。”

左仲仪道:“这么说,你已做好准备了?”

郭奇秀道:“不错,留着柳老太婆就是等你回来交出戒指,如此也不必控制左海瑞,他

已过气,难成气候。”

左仲仪摸摸手中的戒指,笑道:“如若我仍想拥有它,你待如何?自认为抢得了?”

郭奇秀笑道:“试试便知。”

谈笑中猝地闪电欺前,玉扇猛打,看似平凡无奇,却隐藏牛毛毒针,满天花雨射来,不

只攻击左仲仪,连同在场三人全包括在内。

柳碧玑见状急喝快躲,拉着青逸飞扑倒地面,风及时却难招架,楞在当场暗叫完了。

情急中忽见左仲仪大喝一声,衣袍突若气球猛胀,一股罡气波涛骇浪扫来,震得青芒散

飞四处,郭奇秀亦难挡驾,跌退一步,吓得眉头直跳,对方先天罡气竟然高超至此地步,忒

也下人!

左仲仪乍见毒针落击佳叶,发出滋滋焦黄腐蚀声,亦捏了把冷汗,若非姥姥先通知示

警,恐遭暗算,淡声笑道:“你是跟苗疆九毒仙子学了毒功妖法?”

郭奇秀道:“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管用,且再接我一招试试。”

二话不说,玉扇突又耍劈过来,看似“力劈华山”简单招式,却另含诡质变化,果然及

近七尺处,扇骨突然裂开,乍见淡烟射出,罩及数丈宽广。

左仲仪怎敢硬接,登时迫掌打去,淡红旗烟散开,发出淡淡醉香酒味。

柳碧玑见状急道:“是‘芙蓉醉烟,碰不得。”哪顾得挂树已长若腿粗,一手斩断,凌

空旋转成风墙猛砸过来,迫得淡姻散退。

左仲仪趁此闪逃至丈远,避开此毒。

郭奇秀二击不中,冷哼道:“光是躲,算何英雄。”闪着恶念,说下毒方法,却不任意

行动,毕竟对方武功胜过自己,不得不防。

左仲仪亦被“芙蓉醉姻”吓着,此物亦称“醉芙蓉”,中者昏昏沉沉,日子一久,若无

解葯,必定昏死难救,原是九毒仙子成名葯物之一,当年她却曾经以此葯和烈九蛟换得毒蛇

数条;却不知郭奇秀从何人手中取得此物。

郭奇秀邪声一笑道:“如何?醉芙蓉若不行,我另有多种压箱宝,可要一一品尝?”

左仲仪道:“你是从烈九蛟处取得此物?”

郭奇秀笑道:“抱歉,从他身上取得者,已用在左海瑞的身上了,这些都是我自己配

的,用之不尽,取之不竭,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缺货。”

左仲仪笑道:“那就自行自用吧。”既然不敢近身,却非毫无方法对付,心念转处,突

地吸来桂叶当成暗器,猛地打出,赫见飞叶如镖如蜂如蝶,齐往对方身脸整射而去,引得啸

劲咻咻乱响。

郭奇秀怎知对方摘叶成镖,且杀得厉害,一时不察,胸背被刮数片,那佳叶原是锯尺

状,这一据刮,衣裂肉现,霎见血痕,吓得他赶忙挥扇迎敌,急喝:“堂堂圣爷,还耍手

段。”

柳碧玑见此招有效,登时加入了战圈,喝道:“你耍毒,我放叶,理所当然。”如法炮

制,抓得桂叶猛砸过去。

青逸飞、风及时有样学样,且见桂叶狂啸乱飞,任郭奇秀的武功了得,仍难招架,几个

照面未了,已被射得狼狈不堪,伤痕累累,骇然怒斥道:“咱们走着瞧。”猛地抽身掠退,

丧家之犬般快速溜去。

青逸飞喝道:“打铁趁热,快收拾他。”

待要迫前,却被柳碧玑拦住,道:“莫急,他毒招多,防不胜防。”

青逸飞这才回想毒事,不敢造次,道:“难道就此让他器张下去?”

左仲仪道:“既来了,怎么容他器张,只是得计划周详尤其另有高手,不得不防。”

青逸飞道:“那人会是九毒仙子?郭奇秀毒功已入门,可能是她所授。”

柳碧玑道:“不像,那人似是男者,九毒仙子却是女子,除非她冒充男身,但无此必

要。”

左仲仪道:“不管是男是女,总得引他出来,趁郭奇秀迟去,咱找左海瑞问个清楚,说

不定有线索。”

柳碧玑道:“他在老家,且得提防另有暗算。”

左仲仪道:“姥姥去监视郭奇秀,逸飞暂时和风船长垫后,若有状况,相互支援。”

众人取得了默契,各自散去。

左海瑞虽住于豪华海瑞楼,然却因身中异毒,毫无乐趣可言,他且躲在后院密室,竟尔

备起炼丹房,想自行提炼丹葯,以解异毒。

炉火乍青,炼鼎滋滋冒烟,葯香四溢,且见左海瑞额头渗汗,一手翻着古籍秘本,一手

摘着雄黄异叶,每念一句葯诀,即丢’一样入炉鼎,好生专注认真。

外头守卫只是作样,左仲仪甚快寻及地头,不等回报,立即闯入炼丹房,瞧及此景,不

禁同情,暗叹好好圣爷不当,竟然弄得这副情景。

左海瑞并未回头,冷道:“不是给我三个月时间?你想食言,坏我炼丹之事?”

左仲仪这才明白,为何郭奇秀敢让他自行炼丹,原是自以为了得,许予他三个月时间,

遂出口说道:“瑞叔,我是仲仪。”

此话如利刀,捅得左海瑞背脊火辣,诧然跳开,急忙回头:“是你?”想防备又觉力不

从心,故装威风,猛挺胸脯,冷道:“你来作啥?还不交出戒指,我已接回圣帮一职,你无

权拥有它。”

左仲仪道:“给你戒指何用,还不是受人控制。”

左海瑞——楞:“你?”

左仲仪道:“郭奇秀之事,我都已经知晓。”

左海瑞满心挣扎,终面红耳赤,如泄气皮球衰颓下来,叹道:“真是用人不当,前功尽

弃。”忽又目光一亮道:“你收拾了他?”

左仲仪道:“没有,他毒功厉害。”

左海瑞冷道:“有何了不起,只不过那儿招,待我破他。”忽觉丹葯仍在炼着,岂可中

断,随又抓来长匙翻动焦葯,滋响更脆。

左仲仪道:“瑞叔死了心吧,‘醉英蓉’名闻天下,若能轻易炼丹解去,也不会有人见

人怕,还是另求方法为是。”  

左海瑞冷道:“那是我的事。”心情却沉,听了最不喜欢之事。

左仲仪道:“解葯或可找九毒仙子要,我想知道郭奇秀背后遥控之人。”

左海瑞不语,毕竟受制,处理不好,丧命的可是自己。

左仲仪道:“瑞叔,到了现在,除了我,还有谁能帮你?”

左海瑞挣扎了一阵,终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异 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