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五 章 策 谋

作者:李凉

柳碧玑正于厨房炖着“雪参乌骨鸡”,想替心目中干儿子大进补,忽见左仲仪慌张撞

来,她瞄得几眼:“怎么,午餐末至,已变成饿死鬼么?”

阵阵香气嚣来,左仲仪仍无胃口,叹道:“现在什么也吃不下了。”想找酒喝,橱柜却

空无一坛。

柳碧玑道:“当了圣爷岂能胡乱喝酒,我早藏起来了,泄何气?刚碰上事就如此仓惶失

措,比起你爹,差多了。”

左仲仪急道:“大叔把数千万库金全弄沉到海底,圣帮只剩空壳子啦。”

柳碧玑一愕扇着炉火之动作已僵,诧道:“他?当真?”

左仲仪额首道:“千真万切。”

柳碧玑喃喃说道:“这家伙,倒是会惹事。”知事态严重,丢下扇子,抽着嘴角:“这

可是天大糟事了……”复又行往窗口东瞧西瞧,以防有眼线。

左仲仪道:“我已支开他人,想向姥姥请教……”父亲曾提她是活宝典,历经四代掌

门,且看能否指点门路。

柳碧玑自得一笑道:“你总算是知思图报。”凝眼瞧来,笑的更邪,道:“此事也没什

么大不了,顶多是归零,从头开始奋斗,又如你祖父道光掌门。”

左仲仪叹道:“话是不错,然我岂非败家子,圣帮竟然从我的手中毁去,实是天下罪

人。”

柳碧玑道:“那是最差处境,不过我看你非薄命者,应该能度过危机。”

左仲仪道:“可有佳策?”

柳碧玑道:“只用一字可化解,即‘骗’字。”

左仲仪道:“骗?”

柳碧玑额首笑道:“不错,光是这个‘骗’字,足可以起死回生,当年你祖父用得最彻

底,足可打败天下无敌手。”

左仲仪道:“那岂非是骗子,姥姥要我当骗子?圣帮是骗来的?”

柳碧玑笑道:“非也非也,此‘骗’非彼‘骗’,低级骗子是诈财,咱用这个‘骗,字

是虚张声势之意,当年你祖父道光掌门两手空空,为接官家大生意,胡诌有一座金山,带了

巡抚大人绕一圈,取得信任,故能接下此笔生意,结果越作越大,终于买下了一座金山,亦

即蓬莱金矿,那是‘虚张声势’最高招,你怎给忘了?”

左仲仪道:“我没忘,那金山口不过撤一些铜粉,是瞒过去了,但此事非彼事,恐骗不

了鹰帮那些行家”。

柳碧玑道:“声势若张掩得妙,以圣帮气势,谁敢胡乱说咱们是空壳子,鹰帮未经证实

前,准也是猜瞎,只要稳住钱庄不挤充危机自可解除,你爹不是教你治理长江理论?经商如

治河,你倒忘了?”

左仲仪道:“没忘,江流分道甚多,有若分店,。多少可能出错,但只要不伤主体,便

随它去,可是此次伤了主体,怎么玩?”

柳碧玑道:“长江源头在哪?”

左仲仪道:“天上峰;根本无人知。”

柳碧玑道:“那就对了,伤了主体未必伤了根,根源在天,藏于云雾之间,宛若潜龙,

高高在上,让人猜不透,摸不着,那将会是何局面?”

左仲仪不解,柳碧玑道:“会让敌人不知你深浅而不敢乱动,纵使有所动作,也只是试

探反击,总比全军袭来更佳,所以你只顾虚张声势,弄得越扑朔迷离越好,人家说圣帮没

钱,你就越花大钱唬住他,必定奏效。”

左仲仪目光一亮,道:“姥姥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此计似是可行。”

柳碧玑道:“当然可行,圣帮岂是混假的。”

左仲仪道:“可是唬久了,恐仍会出毛病。”

柳碧现道:“别死脑筋,你是圣爷,无所不能,天下有半边天在你的手中,爱怎么耍就

怎么耍,没钱去借啊,去骗也行,记住‘信用,和‘信任,两字乃无穷财富,去玩吧,一

子,一方面去唬咳唬咳人,足刊堪耍得他们团团转,度过此次危机。”

左仲仪自有所悟,目前唯有虚张声势这招可用,只要压住阵脚,再去找银子周转不迟,

当下拱手拜谢道:“多谢姥姥指点,仪儿受用无穷”。

柳碧玑呵呵笑道:“老归老,还是顶有用。”受及重视,让它窝心不已,随即舀了乌骨

鸡汤,道:“喝了它,补足力气好挤命。”

左仲仪依言吃下了,脑门直转着:“此法符合了孙子兵法所云:‘兵无常势,水无常

形’,穷则变,变则通,和‘破浪刀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自己揣悟多年,此次最为深

刻、原来武学和经商法门竟也能互通互用。

柳碧玑笑眯双眼,直道儒子可教也,还不忘补上一句:“圣爷别忘了,你的屁股,我可

打过。”得意忘形笑声,让左仲仪逃若衣崩裤裂。

左仲仪掠回书房,立即翻出父亲所留“长江经商法”详读之。

“江源虚而天上来,汇流成大渠,婉蜒化为江,澎湃海流,自古无人能克之,圣帮事业

已汇聚成江河,若能毁之,乃于源头也,即左家本身,亦或总管主事者叛逆,不得不慎

之……”

“又源多则事杂,支流繁则丛杂;事杂则难成,恐危及根,故圣帮推行掌门号令一切,

退休者不得干涉,即此缘故,至于支流繁,乃多创可长可久行业,若民以食为天之粮行,以

衣蔽体之布庄,皆可长可久,然支流偶泛滥成灾,应立即斩断,免危及主体,如当年经营之

造纸业,文字狱一兴,波及无数,故斩之,免遗后患,而长江支流随年幻变,领导者将时时

观察之,以期寻及前瞻产业,延续万年商机,否则坐享其成,不求突破;将被汰换,沦劫难

后……”

左仲仪不断反复思考,直到油尽三更,方拟出最佳对策,登把总管郭良儒找来,见人即

道:“圣帮决定扩张事业,宝样钱庄正式往江北进攻。”

郭良儒诧道:“圣爷您这是……”别忘了我们的库银已空,怎还有资金扩展事业?何况

往北走,岂非和亿嘉票号卯上了,恐不妥?”

左仲仪笑道:“不必担心,资金一事,我已有了盘算,至于亿嘉票号……可以谈谈,进

攻不一定是敌人,合作亦可”。

郭良儒听得满头雾水道:“爷您已找到了资金?”实猜不透一日之内,他如何生金生

银。

左仲仪笑道:“你去安排放出消息,资金一事,我来打理,毋需操心,唯对亿嘉票号,

应制造成有兴趣合作,而非敌对局面。”

郭良儒心念一闪,暗付道:“莫非主子想引用亿嘉票号资金度过此危机,如此妥当么?

对方可是支猛虎。莫要与虎谋皮才好。”

左仲仪笑道:“若非鹰帮是世仇;倒可以找他们合作,可惜此事难成,故找亿嘉亦为良

策。”

郭良儒道:“妥么?对方官方色彩甚浓,一个翻脸即会吃入。”

左仲仪道:“圣帮也非省油的灯,若能吃,早被吃去,何能存活至今?”

郭良儒道:“那是防堵于江北,若破了界,恐有顾忌,又如汇河决堤,一发不可收

拾。”

左仲仪笑道:“我们是江不是堤,你照着做,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既是如此,郭良儒亦无权阻止,拱手直道小心,随即拜礼而退,心头却怀动难安。

左仲仪神秘一笑道:“要玩就玩个够,毕竟先声夺人得讲气势,这道菜够猛,且看那些

人怎么吃。”想及鹰帮必若轻雷,亿嘉票号京可能惊心动魄,尤其那精明帐房青逸飞突兀模

样,即已黠笑不断。

风和日丽。

钱塘渡口正驶来一艘豪华巨肪,桅杆悬挂桌大旌旗,画着“皇龙”宝图,随风飘荡,凛

凛威风。

此乃“亿嘉票号”特有图腾。

左仲仪北进消息早已传至京城,亿嘉掌门鄂龙顿感兴趣,特地带着得意帐房青逸飞前来

摸底子,老实说,鄂龙亦打着如意算盘——先合作,待日后找机会并吞,至于合作对象未必

是圣帮,甚至鹰帮,漕帮皆可考虑,尤其是漕帮,听说全是反清复明家伙所组成,如若能顺

机瓦解,可是大功一件。

鄂龙闪动亮如天上星星之大的巨眼,瞧着多次抢攻难下之江南风光,这次显得实在多

多,尤其数里柳堤油绿一串,长甩而去,如龙潜飞,即若他这地下龙王出巡,光采动人。

青逸飞仍是一袭白底黄金便服,并未刻意装扮,然她天生亮丽,站在任何地方,皆若明

珠夺彩,耀眼已极,配上鄂龙,绰绰有余。

美女作陪,鄂龙心花大开,不断指指点点,介绍江南风光:“那十里长堤,摆柳如龙,

是一绝景,但最妙者莫过柳絮成熟时,随风掠飞,那简直若干星万星齐跳跃,更是妙绝。”

青逸飞倒未真正游过江南,闻言频点头,亦跟着说道:“妙绝妙绝,难怪江南人才辈

出。”

鄂龙神秘一笑道:“看你此次表现啦,只要摆平任何一帮,你从此可自立门户,我还有

大赏。”

青逸飞笑道:“试试看。”自己的确想自立门户,此乃大好机会,然摆脱亿嘉,是上上

之选择吗?此问题常困惑着她。

鄂龙笑的更神秘,他只不过近四十岁,养尊处优下,更显年轻,虽娶妻生子,但这年头

三妻四妾乃是稀松平常,青逸飞的确是上上之选,对她总存有莫名的默契,两人甚至可相约

赏月,然是否婚配,唯双方私下始解。

鄂龙不说,青逸飞亦未表明,双双并肩赏景,别具恩爱情侣情景。

渡口已近,漕帮早巳移开,免受干扰。

左仲仪为求慎重,派得总管郭良儒前来接人,一排十数人静候岸边。

忽见鄂龙如此年轻精劲,郭良儒有感而发,暗道:“果真英雄出少年,我儿不知是否有

此机会,参予过招。”感觉将风云再起,盛会不可缺,复见青逸飞,郭良儒亦亮眼:“莫非

即是闻名京城之神算手?实是郎才女貌,甚是匹对,今日见识了。”

揣想中,巨肪已近,郭良儒拱手报上名号:“在下郭良儒,特来恭请鄂东家。”

鄂龙爽声笑道:“好,好,久仰郭总管大名。”巨眼一转,立即抓着青逸飞的左手,

道:“咱们下去吧。”即慾直掠而去,想露一手功夫。

忽有声音自柳堤喝来:“统统不许动。”

数十名官兵一涌而上,吓得众人怔愕不已。

郭良儒诧道:“可知鄂爷是圣帮贵客你们这是?”

一名四十上下,两眼丝红,胡腮粗糙,瞧来甚不得志的捕头闲晃过来,右手按着大刀

柄,满不在乎的说道:“没办法,有人密告,此船私藏伪币,不得不搜。”

郭良儒道:“伪币?不会吧,鄂爷富甲天下,怎么可能?”

大捕头洪威道:“越是富有越喜欢偷鸡摸狗,何况私铸伪币发得快。”仍自摆手:

“搜。”

另一清秀年轻二捕头秦玉宽已领十数捕快掠向巨肪搜寻而去。

船夫突地拦人:“你敢,还不退下,可知鄂爷是何身分,亿嘉票号听过没?”

秦玉宽一楞,瞧及鄂龙凸大双眼,暗道:“莫非是巨眼鄂龙这家伙?”对方势力雄厚,

一时不知进退。

洪威瞄眼邪笑:“原来是大人物到来,久仰久仰,但请包涵,公事公办,鄂爷若无伪

币,让我搜搜,回去也好交差就是,吃咱们这行饭的,有人检举,总不能不给人一个交

代。”仍不肯退缩。”

青逸飞瞄眼道:“好个硬捕头不知是哪路子?”

洪威道:“想攀关系?浙江巡抚程大人这一门的,有关系尽管攀。”

青逸飞道:“原来是程元章手下铁捕,听说你比程大人更难缠,看来不假。”铁捕头洪

威小有名气,且出名死硬脾气,甚难说情,今日事恐难私了,已向鄂龙使了眼色,道:“洪

威受到直隶总督李卫大人赏识,已是杭州第一硬汉。”

江威道:“岂敢岂敢,公事公办,请包涵。”

鄂龙虽和李卫有所交情,然这厮简直是皇上眼中第一宠臣,且忠心耿耿,为了雍正江

山,宁可错杀一百,不肯放过一人,俨然地下皇帝,得权得势,并不好惹,遂道:“搜吧,

我鄂龙光明正大,不在乎这码小事。”

洪威拱手为礼道:“谢了,放我一马,大家好说话。”手一招,十数捕快登时进入舱房

搜索。

郭良儒暗斥程元章拿了银子还卖乖,竞然来找碴,看是被鹰帮朱亮功收买,靠不住,得

向圣爷说明才行,拱手道:“让鄂爷受扰,在下罪过。”

鄂龙哈哈一笑道:“刚到浙江即好戏上场,江南人真热情。”

郭良儒稍稍脸红,毕竟若圣帮罩得住,根本不会出此状况,道:“圣帮乃百年老店,值

得信任。”

鄂龙笑道:“好说好说,也许新任掌门忽略了,不过我仍对他的计划甚感兴趣。”

郭良儒闻言稍安,道:“不错,圣爷和您全是青年才俊,必谈得来。”

鄂龙直道好说好主。

青逸飞幻起左仲仪邋遢相,猜不透他竟然大胆和玩起北进计策,野心未免太大。

说话间,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策 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