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十三章 忠 困

作者:李凉

三日休息,左仲仪伤势复原近八成,气色渐佳。开始处理帮中生意事项。钱庄因库金寻

回,一致稳定,至于刘吞金款项早已领走,不知改存何处,值得追查,在刘光霞未解决前,

左仲仪实不愿出面,青逸飞暗下决定,有机会亲自解决此事。

矿脉一事,除了云南战乱不断,铜矿开采受影响,其他区域仍算顺利。

左仲仪既已答应乾隆处理苗疆土司,自应和矿脉之事一并处理,此已安排在明年春进

行,暂且搁置,不足铜矿,由他处赶工支援便是。

其他茶米油盐等民生必需品供应仍算正常,只是盐税波动,且南方局势混乱,目前不易

控制,青逸飞建议降价让百姓好过冬,左仲仪却觉盐税牵涉甚广,还是按兵不动,且等全盘

了解后再处理。

青逸飞道:“什么都不动,你是受了伤不动,还是动不了?”她确想表现,毕竟降价抢

市场,日后更大利多。

左仲仪终说出心事:“乾隆刚主政,总该让他表现,圣帮若能操控盐市场,叫皇上脸面

往哪摆?”

青逸飞恍然:“早说嘛!还以为你废了!”仍觉爱人足智多谋,随又报告瓷器、纺织、

葯材等事业,一切进行顺利,“现在只剩船运、漕运和贸易三项,此三事牵连一起,又是大

工程,你待计画妥当么?”

左仲仪道:“漕运现在处理如何?”

青逸飞翻动报表,道:“是收了不少,只剩自家补给船,其他全卖予漕帮,不过最近可

能因朱小全、石士宝事件,漕帮表现并不友善,退了一百艘。”

左仲仪皱眉:“应是意料中事,看来潘如虎可能有所误解,得亲自去解释。”

青逸飞道:“成么?顾琮还想逮人,李卫恐也派大军下江南、况朱、石二人定在潘如虎

耳中说些你变成朝廷走狗之类坏话,你伤势未复,万一打起来怎么办?”

左仲仪道:“不去,误会可能更深,相信潘帮主是明理者,不会太为难圣帮才好。”

青逸飞道:“那也等石、朱二人事了再去,否则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左仲仪笑道:“不成不成,事后再去,明眼人看得出来,那根本是墙头草,江湖上行不

通,唯有先拜访才是正确处理方式。”

青逸飞道:“圣帮又非江湖帮派。”

左仲仪道:“问题漕帮却是。”

青逸飞无话可说,道:“只要你安全,其他事我不管啦!又是商场又是江湖,麻烦真不

少!”

左仲仪笑道:“经商或走江湖,原即在替别人解决‘麻烦’,所以我们永远‘麻烦’个

没完,列如张家缺盐,李家缺米可‘麻烦’了,我们送米送盐过去,正是解决他们‘麻

烦’,所以赚了银子,也就是没有‘麻烦’即无银子可赚,故圣帮全靠‘麻烦’生存,你千

万别嫌‘麻烦’,否则恐真的麻烦了。”

青逸飞终也笑起:“真是,一句麻烦,也容得你绕起如此麻烦之口令!”

左仲仪笑道:“所以说‘麻烦’是我们的财神爷,我去漕帮解决问题,通路一顺,岂非

财源自来。”

青逸飞道:“自个小心便是。”不再阻止。

左仲仪交代她拟定海运经营计画,也好跟亿嘉票号合作之方案能顺利进行。随即整装出

发,前往漕帮总坛解说误会。

一路经过漕运,见得官船搜索甚勤,显然顾琮并未放弃逮捕任务。

左仲仪避开官船,再行数里,已抵武林门外,拱宸桥附近之漕帮总坛,亲自登门求见,

漕帮弟子诧讶圣爷竟亲自前来,虽对其投靠官方甚为不屑,仍通报后引人入内。

漕帮总坛实为四合院格局,并非豪华取胜。原是漕帮以前常受官方围剿,怎能惹人耳

目,故全以低调隐秘方式活动,其总坛、分坛皆以实用方便为主,选此四合院为杭州总坛并

不意外。至于私人置产那又另当别论。

左仲仪被带往侧厅,里头布置庄严,供奉一尊丈八高威武关帝爷,神桌上摆着香炉,香

烟袅袅散升,别有一股肃穆正气。

左仲仪拱手膜拜关帝爷,毕竟忠义精神永世受人儆仰。其亦为漕帮教条,不容侵犯。

方拜完关帝爷,漕帮帮主潘如虎及两位护法黄象、刘玉诚已进门。

双方虽有心结但仍以礼相待。拜礼后各自坐定太师椅。左仲仪于左,潘如虎于右,状似

算命仙之黄象于帮主左侧,一脸将军威武之刘玉诚位于右侧,两护法原即多话,现却显凝

重。

左仲仪首先打破沉默,道:“想必掌门已知在下前来之目的?”

潘如虎道:“略知一二。”摸摸已见风霜脸颊,“你当真投靠乾隆,联合官方对付吕四

娘和石士宝?“左仲仪道:“找到四娘了?”

潘如虎道:“没有,不过无风不起浪,尤其朱小全、石士宝受伤回来,齐指你所做所

为,现官方又在逮捕两人,你如何解释?”

左仲仪道:“掌门可知朱石二人在日月岛做何事?”

潘如虎道:“成立日月神教也非大不了,他们从未伤害一干百姓。”

左仲仪道:“造反朝廷,难道可取?”

潘如虎冷道:“圣爷所言不甚妥,漕帮几乎是前明后裔,是反清朝者。”

左仲仪道:“话是不错,然漕帮不与官方打交道?朝廷没有汉人为官?都已过得百余

年,咱求的已是正道,不是仇恨,漕帮是让人信服、尊敬,故能留传至今,但日月神教未

必,他们是狂教徒、激进分子,以杀满清狗官为目的。掌门恐不知他们是将在下和青逸飞姑

娘绑架至该岛,准备囚困一辈子吧。”

潘如虎诧道:“真有此事?!”

左仲仪道:“关帝爷在前,在下毋需说谎。”

刘玉诚道:“属下听石士宝说过,此事四娘亦参与。”

左仲仪道:“四娘乃因段小芹事件,怀疑我们逼死她,原无可厚非,但她中途即已离

去,该已找到段小芹之父段天城问清楚状况,且段小芹和青逸飞是好友,怎可能出卖她?相

反的,是我等合力保住她父亲性命,且亲手葬了她,石士宝不明究理即慾囚禁我等不放,有

失侠义风范。”

潘如虎道:“此事他是过分,但灭及日月神教一事,恐也做的更过分。”

左仲仪道:“灭的是朝廷,并非在下。当时我是受困待救之人,还饿了七八天,怎可落

罪于我。”

潘如虎道:“传言所有事件是你一手策画。”

左仲仪道:“恐误会了。当时在下的确帮乾隆登基,但却不表示我背祖叛宗,请朱石二

人说明白,他们受困京城时,是谁引他们脱困?四娘和雍正恩怨,我从不干涉,但乾隆一事

再打打杀杀,未免太过分,如若掌门,恐也会跟我做出同样抉择。咱要的是生意顺畅,和官

家打交道也是应该,只要顾及仁义两字,任谁亦难说话。为此我是受到乾隆感恩,却在追击

法醒妖僧时突然失踪,乾隆不会着急疑心么?而日月神教得意忘形露了行踪,以乾隆立场,

他难道不想歼灭?”

左仲仪冷声道:“去问问朱小全,当时他爬入我受困的山洞,我是否检举他,阻拦他,

且问问日月神教徒劫后余生千余人,又是谁替他们求情?我左仲仪自认已仁至义尽,绝无愧

对良心。”

此语一出,潘如虎不禁动容,喃喃说道:“朱石二人保留不少事未说……。”

黄象道:“他们是隐瞒不少事,我看得出来,只是不便多说。”总觉左仲仪乃可靠之

人。

刘玉诚道:“看来得问清楚再做处理,免生误会。”

潘如虎颔首,传令找寻朱石二人后,复又问道:“日月神教到底是何名堂?”

左仲仪道:“朱小全扮皇帝,石士宝扮护法,皆穿龙袍式衣衫,然后接受万名信徒欢

呼,口号是‘反清复明,朱武扬威,莲华普现,济救众生’后头另加一句‘杀满清狗官’!

且拥战船百余艘,不想造反是什么。”

潘如虎眉头直跳:“拥战船百余艘?!”

左仲仪道:“不错。”

黄象道:“竟然比总坛还多,咱也只不过近百艘,且平常还得当货船用,旧得很。”

潘如虎道:“看来可议之处甚多……”转向外头:“传唤朱小全、石士宝之事办了

没?”外头传回已加快催办,立即将有消息。

左仲仪暗自嘘气,看来已说动对方,误会可解。

潘如虎说道:“乾隆如何?我乃说并非宝亲王时代之弘历。而是当上皇帝之干隆。”

左仲仪道:“他不若雍正严苛追税,乃采宽仁孝义治国,一紧一松,兄弟、百姓们应较

好过。”

黄象道:“瞧得出来,智者宽四方,慧者明心思,他受康熙皇影响甚深,不急着反

他。”

刘玉诚道:“咱也没反康熙,年代不同,想反也得有个好理由,诚谓‘江山一代换一

代,豪情还来又远去’!”总觉当年反清复明心境渐渐消褪。

潘如虎轻叹:“义可守,忠字却混了。”

左仲仪乘机说道:“掌门被‘忠’字所困,漕帮打心眼忠的是明朝,且以大明孤臣孽子

自居,然改朝换代已百余年,不敢说漕帮不对,而是有可议之处,忠于明朝已显空泛,自古

以来即无朝代灭亡百年后而兴邦复国者,唐朝灭了变宋朝,宋灭变元,元亡换明,明朝亦换

成清朝,可有清灭回复明者?恐也不古不利,纵使灭清成真,恐也得改个国号,那又与明何

干?故忠于明已是愚忠,应忠于侠义之精神,毕竟关帝爷之忠于蜀国,然蜀国早灭,后世仍

拜关帝爷,他能因非蜀国而不护持么?那是否定者,咱拜关帝爷亦取其‘忠义’精神,为朝

代愚忠已不可取,漕帮应将‘反清复明’大教条修正为‘忠义’之帮,乃‘忠’于‘义’

字。”

潘、黄、刘三人听得脑门热轰轰,从无人敢当面如此坦白说及废“反清复明”教条一

事,左仲仪忒也大胆。

左仲仪道:“帮主其实内心已渐转变,只是不敢说出,故使激进分子有所借口,何不痛

下决心?”

潘如虎轻叹:“谁敢说?毕竟无法估计后果。”

黄象道:“反清应只是护着汉人之教条,不反了,恐被唤为汉姦。”

左仲仪道:“就跟在下目前状况一样?”

三人同以目光回应,不便回话。

左仲仪说道:“是有压力,但总比日月神教事件再发生,帮主未见血染红海,尸首满地

惨状,否则定会痛下决心。”

潘如虎叹道:“改了说不定付出更大代价。”

左仲仪道:“或许不必说废此反清复明教条,改成暂时观望,且以反贪官、反恶徒、复

侠义正义为宗旨,如此反弹将较少。”

黄象道:“不错,物极则反,循迹渐近,将可化解歧见。漕帮改为忠义之帮,应更符众

望。”

刘玉诚道:“反清反了百余年,效果总不佳,忠义治帮自可行。”

潘如虎道:“好个忠义治帮!”原即如此,但强调出来,当更能让漕帮目标清楚。

左仲仪暗忖对方听入耳,冲突将可渐渐降低。

潘如虎转问黄象:“乘机废了‘反清复明’口号如何?”

黄象道:“原已不切实际,但说出来又似背祖叛宗,或用‘暗废’两字,先传出反清不

切实际,反贪官来的实在,尤其朱石二人惹了事,正可借此下令不得擅自组织反清团体,当

可消弭日月岛事件发生。”

潘如虎颔首:“是个方法!”决心限制反清组织。

忽闻外头传来脚步声,朱小全、石士宝掩头掩脸,且扮成普通百姓,小心翼翼奔入殿

厅,待要拜见帮主,却见及左仲仪,双双诧然楞住。

潘如虎冷道:“怎不吭声,做了亏心事?”

石士宝强声道:“哪有!”终拱手先拜礼,朱小全狂热教主气势已失,也跟着拜礼,只

是目光从未离开左仲仪,衡量着他来此用意。

潘如虎道:“说吧,日月神教到底是何名堂?”

石士宝道:“早说清,是另组反清教派,罗祖时代早已留下,我们只是组合他们。”

潘如虎说:“我要听的是,你们是否变成教主,然后妖言惑众,高喊杀朝廷狗官?”

朱小全暗愣,仍道:“那也没错,不杀狗官,如何反清。”

潘如虎冷道:“错在你自封皇帝教主,想君临天下!”

朱小全但闻犀利言词,原是受伤脸面已红,道:“那是教徒精神拥护,且以此号召,自

能加强十倍战力。”

潘如虎喝道:“胡来!邪门妖教么?竟借神打上身耍把戏,你是否告诉他们个个刀枪不

入?”

朱小全、石土宝被斥得脸面发热,低头不已。

潘如虎冷道:“为此造成万余人伤亡,如何向天下交代。”

石士宝道:“若非左仲仪告密,不致受伏击……”

潘如虎喝道:“大胆!胡乱栽赃,他当时受你们囚禁,何来告密?尔等以造神方式蛊惑

教徒,个个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忠 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