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十四章 智 火

作者:李凉

三更时分,外头传来李卫已回总督府。

朱小全、石士宝始在漕帮弟子掩护下潜出城外,暂时躲于玉皇山,此处近钱塘江,待准

备船只逃离杭州城,免受追缉之苦。

然李卫岂肯放弃追捕,虽已回府,仍派眼线盯梢,忽且漕帮开始行动,大内高手快速回

报,李卫冷笑,复又派出大批人马,偷偷寻往玉皇山。

此次李卫已学乖,不愿再明目张胆,免得又引来左仲仪从中作梗,坏了大事,至于白天

为翡翠龙佩一事,他已回奏乾隆,迟早收回玉佩夺其权力,届时圣帮也讨不了好处。

三更无月。

玉皇山森森若鬼域。

朱小全、石士宝藏身于百仙洞中。

此洞名为百仙,乃洞深数十丈,分得十数窟,每窟皆有好事者凿得仙神数尊,因而得

名,然因日久失修,又经战乱,已毁八成,现瞧来倒若鬼窟,香火早绝,但躲人却是理想地

点。

石士宝引燃蜡烛,靠着微弱烛光和朱小全共饮烈酒。

朱小全抱怨不断:“竟然要躲李卫这老贼,实非我辈风范!”

石士宝叹道:“时代不同啦,连帮主都想经商,不顾反清复明,其实复明或难,但反清

总要,怎变得反贪官?传出去,和向清朝投降有何异?”

朱小全道:“我看清人个个是贪官,还不是照样有得反!”

石士宝目光一亮:“呃,有意思,个个是贪官,反得有理!来,敬你一杯!”

两人似悟出替代方案,爽声一笑,举酒干杯,稍出怨气。

朱小全道:“既然不能再组织日月神教,即专找贪官麻烦,也好替百姓争点正义!”

石土宝手刃一切:“关帝爷宝刀,专斩卑鄙之徒!”

朱小全道:“包括左仲仪?”

石士宝眉头乍跳,闷酒大口直灌,道:“老实说,他的确救过我们,帮主说的也没错,

圣帮也得存活,巴结乾隆也是应该,今儿他甘冒得罪李卫之险,替漕帮解了麻烦,再找他算

帐,已不够意思。”反问:“当时在日月岛,他真的放了你?”

朱小全道:“放了。”亦灌口烈酒:“咱好像醉过头,恩怨不分……”

石士宝笑道;“别掩着,你是有心饶他,我也同意,他连郭奇秀这畜牲都不愿处死,显

是情义之人,我们是因为他结了乾隆而红了眼,退几步想想也就看开啦,今后未必踉他打交

道,但也犯不着找他麻烦,毕竟帮主对他也有交情,咱别再坏事。”

朱小全颔首:“就这样,树敌太多,怎够时间去除贪官!来,干此大林,一笑泯怨

仇!”

两人再举酒杯,咕噜咕噜猛灌入腹,豪情顿起。

忽闻外头鸟惊飞,两人同愣:“有人逼近?!”不敢灌酒,吹熄蜡烛,抓着兵刃,直往

前洞探去。

外头林木森森,野草齐齐,却见人影伏动。

朱小全诧道:“果然有伏兵。”

石士宝冷笑:“在日月岛杀不死他们,现在倒可捞回棺材本!”扣紧鬼头刀,准备拚

命。

朱小全亦将莲花炼镖抓满双手,蓄势待发。“好像不少人,不知如何走漏消息?”

石士宝道:“会是例行搜山?”

朱小全道:一不大可能,他们搜的很仔细。”

石士宝豪情一笑:“那就把李卫宰了再说!”

两人不再说话。准备决一死战,全神戒备,盯紧目标。

李卫支配大内高手。亦步亦趋搜来。

赫见大内高手已迫近百仙洞不及二十丈,李卫却躲在后头无法扑杀,两人不再等待,朱

小全猛地打出莲花镖,一把十数支霎闪即没,叭然乍响,射中三人,其他却被挡开。

大内高手突遭暗算,猛地伏躲地面,有人喝道:“叛贼在此!”

石士宝、朱小全岂肯丧机,拚命衡前,见人即砍即杀,已和七八名大内高手缠上,一个

照面已撂倒四人。他人见着登时放出烟火,红光暴冲天际,数里可见,四周大内高手已知目

标,全数往此包围。

朱石二人宰了数人、待要突破防线,岂知大军赶至,乱弩齐射,迫得两人穷于应付,只

好掉头躲回百仙洞中,伺机而动。

石士宝抽掉手臂强弩,忍着疼痛,道:“要杀也得杀李卫,否则死得不值。”

朱小全道:“只怕他不敢进洞!”

石士宝突地运功喊去:“李太监怎躲若龟孙,卵蛋被阉了?不是想逮我们装英雄,就等

你进门!”

李卫原是跟在雍正皇身前小厮,已和太监类似,然他视此为奇聇大辱,闻言冷笑道:

“有胆别走,待我阉了你们!”虽赶在前头,却未大胆至一马当先冲去地步,仍指示大内高

手东射西截,亦步亦趋迫近。

石士宝、朱小全乃利用回音原理放话,一时难找位置,然在慢慢逼近下,两人活动空间

顿减,险境倍增。

石士宝仍无法将李卫引来,不禁懊恼,喝道:“李太监龟孙,你倒怕死的可以,我且封

你为龟公更恰当!”说完自觉得意,哈哈虐笑。忽叭地一响,十数强弩飞头而过,吓得两人

不敢张声,知藏身地点已露,赶忙往内洞再潜去。

李卫扳回一局,冷笑道:“有种再叫几声,卵蛋哪去了?”指示大军滴水不漏搜去。

朱石二人始终未再出声。两人只顾躲藏,且找寻有利位置扑杀李卫为是。

双方就此缠斗。

幸此洞虽只数十丈长却有十数窟,朱石二人若不出声,仍能混藏一阵。

当大内高手发出信号火弹暴开之际。红光乍闪,数里可见,圣兴号即在钱塘江畔,且由

高蛟、高鱼兄弟把守,三更深夜却见着红光,其又类似求救信号,但觉有异。他虽未必想及

是李卫围捕朱石二人。却顾及情况特殊,尤其法醒妖僧脱逃未逮,不得不防,遂决定往总坛

回报。

左仲仪正于经纬书房审阅青逸飞拟定之海运扩展计画,且已准备将漕帮股份增加,也好

让其获利较丰。心想漕帮诸位若富裕起来,反清意识将随之降低,如此间接亦帮了百姓、朝

廷甚至自己,一计三利,何乐不为。

忽闻圣兴号传来消息,左仲仪暗诧,目前杭州谁还有拚斗行动?唤来丁幻追问,始知大

内高手确有行动。

左仲仪暗道要糟:“准是朱小全、石士宝二人泄了底,否则岂由得李卫亲自出马。”

丁幻道:“火红火柱恐是粘杆处特有求救信号,粘杆处若求救,显然危险不是被追杀

者。”

左仲仪道:“亦可解释他们召集人手全力逮捕某人。”

丁幻道:“是有此可能,可是爷已得罪李卫一次,若再出手,恐嫌隙越结越深,且您仍

有伤在身,不便行动,倒不如通知漕帮处理。”

左仲仪道:“是要通知他们,只是救人如救火,恐慢了时辰,朱石二人不保。”

丁幻道:“其实人各有命,总不能他们四处惹事,要爷您不断替他俩擦屁股。”

左仲仪道:“若在他处倒可置之不理,然白天刚摆平,晚上又遭击,恐让漕帮和朝廷嫌

隙加深,对未来局势甚不利。”

丁幻知阻不了他出面,道:“爷要管,也得担待,别让李卫发现,否则圣帮准比漕帮更

糟。”

左仲仪道:“我省得。”想蒙面救人。却顾忌大内高手倾巢而出,必达百人以上,岂是

自己能救者?但不能靠近,又如何能教?

丁幻忽有一计,道:“秋天草枯,放把火或许有效。如此恐烧不死那群高手,爷也不必

出面,朱石二人亦能乘机开溜,一计三利。”

左仲仪乍喜:“阿幻你可越来越有脑子。”

丁幻搔搔头,干笑道:“是从火烧日月岛得来灵感,也算间接是爷您的主意。”

左仲仪笑道:“不必马屁,你确是变聪明了,快快去办,找得四名快手,分四角落烧

山,我且远观,必要时再出手,记住起烧就要猛!”

丁幻恭敬拜礼,一声得令后,闪身掠去。

左仲仪岂肯闲着,见及青逸飞已睡着。不必打扰,登时掠出圣帮,原想通知漕帮,然见

及对方亦有所行动,想必已知状况,不再掠往漕帮总坛,而是直接掠往玉皇山。急追五里,

忽见潘如虎、黄象、刘玉诚等人带着百余弟兄奔在前头,他则快速截去,急道:“掌门且

慢。”

漕帮弟兄乍愣,稍作停步,潘如虎见及来人,拱手道:“圣爷当知状况,我等岂能见死

不救。”

左仲仪道:“要救,但和李卫硬拚代价太大,我已派人前去放火,若不行再蒙面救

人。”

潘如虎诧道:“放火?!岂非连自己人都烧了。”

左仲仪道:“全是高手,岂那么容易烧着?”

黄象道:“妙计,纵火烧山,打草惊蛇,再来个虚张声势,总比硬碰硬来得好。”

潘如虎道:“且观且战,快走!”

众人仍马不停蹄直奔玉皇山。

再奔数里,忽见峰顶处轰地乍闪,似若火山爆发,熊熊烈火四处烧起。

众人急探附近,准备支援。

峰顶布满大内高手,忽见熊熊烈火四起,已是吓坏。

谁知丁幻等人又自拚劲喝喊:“烧死他们!”刀剑直撞,卡卡劲响,任大内高手身经百

战,岂能受此熊烈火势焚烧,登时慌乱四窜。

头领且大喝:“敌人攻来啦,四处已起火,总督快逃,快逃,否则来不及啦!”

李卫乃甚小心之人。闻声脸色顿变:“谁攻来了?!当真火烧山?!”转头外探,赫见

熊熊烈火,哪顾得再捕朱石二人,急道:“快找路子撤退!”保命要紧,率先冲往前头,想

寻缺口,左侧手下喊道:“这里有路子!”李卫快速冲去,大内高手鱼贯追去,逃得狼狈不

堪。

百仙洞中朱石二人忽闻声音,暗呼好险,这把火放的实在巧,否则再过半刻必现形而性

命难保。

朱小全道:“实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舒展着筋骨,缓和紧绷情绪。

石士宝却急道:“快走啊!”往前奔去。

朱小全不解:“为何要走?火烧不了洞内,咱可安全。”

石士宝道:“一点也不安全,火势一过,李卫岂非再围来,何况洞内有木头、神像,说

不定烧进来,快走快走!”

朱小全这才觉危机未除,紧跟石士宝奔出洞外,两人见及大内高手往东山缺口钻,跟在

后头恐也不妥,当机立断,直往西侧奔去,火势虽大,却见有一小涧,不但可弄湿衣衫,且

火势较弱。两人当机立断,猛往小涧奔去,四掌开打,潭水溅得火势更弱,且把衣衫溅湿,

两人拚命往前冲去,由于刚燃烧不久,火墙只有数丈,两人轻易穿透,立即落地打滚,压熄

火星,登又快速奔逃。

丁幻见人冲出,急道:“西南方!”朱石二人知必是救兵,快速冲去,丁幻岂敢停留,

闪身入林,逃之夭夭。

远处潘如虎见朱石二人逃出重围,已拱手拜礼:“他俩又欠圣爷一命。”

左仲仪道:“小事一件,快快引他离去,掌门亦得支开手下,莫落李卫把柄,至于我得

先走一步。”拜礼后闪身而去。

刘玉诚欣赏道:“指挥如定,临危不乱,将军风范了得!”亦想学样指挥。

黄象道:“要当将军,投效朝廷去,现在咱可是鼠辈,快逃吧!”说完溜身掠去。

刘玉诚乍愣,潘如虎已道:“得躲人,莫让李卫发现!”

刘玉诚这才清醒:“鼠辈亦有撤退秩序!”转喝手下:“东南西北四处散开。”未及下

令,人员早动,他则后头督促,过足瘾头。

潘如虎则亲自掠往朱石二人。对方见着,正待道谢,潘如虎道:“该谢的是圣爷,那把

火是他放的。”两人心绪万千,潘如虎道:“走吧,日后再说!”引领二人闪入暗处,另行

寻觅他处去了。

李卫方冲出熊熊火阵,发现只是半里方圆,且火墙尽往上烧,四处又无追兵,登时喝令

四处包围,莫让叛贼走脱,大内高手立即行动,围掠而去,除了向内封锁,亦向外监视,免

遭伏击。

然一更次已过,火势渐减,未见任何敌军伏击,李卫但觉可能中得其计,恼怒中仍喝:

“再搜百仙洞,不信他俩逃的如此快速!”

然大内高手搜及内洞,甚至引火探照,只见损毁菩萨尊尊贴四壁,末见一丝人踪人影,

徒留沾血断弩及碎裂酒坛酒杯。

李卫见状怒火攻心,厉道:“好个漕帮,简直无法无天,看我如何收拾你们!”下令撤

收,悻悻而去。

他纵使未发现救人者,却咬定必是漕帮所为,一肚怨气全怪其身上。至于圣帮虽有疑

惑,却因证据不足,暂搁一旁,左仲仪始又逃过一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