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十八章 痴 缘

作者:李凉

丁幻的确追踪至五仙庙,然因郭奇秀布下毒阵,为免不必要伤亡,故不敢再潜近,只能

远处窥探,忽闻左海瑞从竹林进出,知秘窟必在该处。衡量后潜退而去,原想追踪左海瑞,

却见左仲仪、青逸飞追来。

双方齐聚暗巷。

丁幻将状况说明:“左海瑞、左胜超、郭奇秀皆在五仙庙,想必刘光霞也在,但此庙到

处毒蛇,恐也布下毒阵,为免意外,爷可莫要任意闯入。”

左仲仪颔首:“只要有了目标即可,人可以慢慢救出。”

青逸飞急道:“可是刘光霞恐十分危险……”

左仲仪叹道:“该受折磨此时也受了,他们当时未弄死她,现在也不会,多忍一阵,待

想出破解毒阵之法,方为上策。”

青逸飞道:“听说郭奇秀之毒全部来自九毒仙子秘本,你人脉广,可寻得解葯?”

左仲仪道:“可惜圣帮以经商为主,那妖女又是旁门左道,和正派江湖人物不搭线,故

解葯难寻,若有,也只是郭奇秀习于圣帮那些瓶瓶罐罐,或许风及时有空试它几回,可找出

名堂,否则看来只有九毒仙子才能解了。”

青逸飞泄气道:“难道就让刘光霞继续受苦?”

丁幻道:“也许可在刘吞金见女儿之际,将其救出。他给左胜超三天时间,不会太

长。”

左仲仪道:“那就等三天吧!”

青逸飞又能如何,只好答应。

三人为免打草鹜蛇,只敢潜在附近屋顶远远窥瞧五仙庙,在了解地形地物后始退去。

左海瑞甚快找向金发号巨船,亲自拜见刘吞金,并问及有关刘光霞事件。

刘吞金脾气仍硬:“三日之内不把我女儿找出来,定要让你好看!”

左海瑞笑道:“不必三日,也许明日即可,金爷多心了。”

刘吞金冷哼:“什么叫多心,女儿嫁予你儿,竟然见不了人,说予天下听,岂非把我当

大傻瓜!”

左海瑞道:“金爷误会了。我已派人去请大小姐,明天必定带回福州,您可一同过去瞧

瞧。”

刘吞金斥道:“什么过去瞧瞧,女儿嫁出去总得归宁,还要我过去瞧瞧?你脑袋有问

题!”登又大喝:“明天带来见我,其他一切免谈!”

左海瑞原想骗他至五仙庙。也好较易应付或收拾,然诡计似乎难逞,只有另寻他策。陪

笑道:“亲家莫怒,在下知礼,明儿一定送来,如此总该放心吧。”

刘吞金这才怒脸稍缓,道:“去吧,未见女儿,一切空谈!”

左海瑞道:“是是是……,却不知亲家为何突然想见女儿?是否突然有人造谣,那人是

谁?”

刘吞金幻起左仲仪脸容,若说对方造谣左海瑞亦属可能,然他脾气已发,且未见女儿,

哪有心情再扯这些。冷道:“是谁造谣,明日即知。不必多问!”

左海瑞不断应是,仍想套话。

刘吞金斥道:“明日把女儿带来,谣言不攻自破,不做亏心事何惧夜半人敲门,莫以为

我不知绸缎庄两人争吵一事!”

左海瑞知再也问不出名堂,陪笑道:“金爷恐多心了,他俩好得很,怎会吵架,明儿一

见即知!”不再言及此事,另问有关船运之事,刘吞金仍不愿回答,他始没趣离去,心头却

满腔怨恚,堂堂圣爷身分竟要听对方大吼小叫,实难消受。然经数次灾难,他已学会忍耐,

暗忖只要时局逆转,方是扬眉吐气时刻,忍怨而去。

沿途想探探圣帮分舵状况,然左仲仪交代,圣帮弟子守口如瓶,左海瑞探不出名堂,只

好返回五仙庙,将状况向郭奇秀洽商,唯一解决方法仍似刘光霞出面应付为主。

故又将刘光霞带出地窟,换得清净房间,且请女佣替她梳洗更衣,让她吃顿饱餐。

刘光霞精神显然焕发,然因久困地底,湿气伤肺,故时而咳嗽,郭奇秀虽通毒葯,却不

通医葯,无法配出特效葯治她。

左海瑞道:“受点风寒仍交代得了,由她吧,唯应对言语不能太差!”要儿子全力教

导。

左胜超无奈,只好陪她待在厢房,从下午直到三更天,教得两眼发晕,刘光霞仍一副天

真模样,让他好生呕心,然又能如何,另有“我是自愿去武夷山游山玩水”等较长句子,刘

光霞老是学不着听不懂,老把“山”当成“衫”,左胜超穷则变,改成询问方式,如:“你

穿过五衣衫(武夷山)!”而只要刘光霞回答“是”即可过关,原想把“穿”字改成“去”

字,为“去过武夷山”,然刘光霞老是认为衣服乃用穿者,怎能“去”呢?左胜超只好将

就,届时含糊说出“穿过武夷山”然后到某处等等,应可过关。刘光霞听不懂,没意见。

再折腾一阵,竟已到五更天,左胜超已招架不住,始点了刘光霞睡穴,迳自到隔壁房休

息。

左海瑞清晨即寻来,见状不忍,直到中午始将人唤醒,盥洗用膳后,顾了马车,将刘光

霞装上车厢,父子俩驭车迳往港湾行去。

郭奇秀狡猾无比,不肯一起走人,只顾暗中跟随,只要一有状况,是攻是守或开溜,皆

甚方便。

若非丁幻早潜伏附近,恐无法监视真正状况,见郭奇秀已出发,始敢远处缀着,以防有

变。

左仲仪、青逸飞则潜伏金发号附近,为免招摇,两人装扮成搬运工人,混在米粮堆中,

故做盘点以掩人耳目。忽见马车行来,两人暗喜,盯得更紧。

左海瑞不想上船,只将马车驶于巨船下,向船上招手:“金爷,大小姐回来啦!您快来

瞧瞧吧!”

左胜超亦喊道:“光霞回来了,岳父大人请明鉴。”

刘吞金正等得发慌,闻言掠向船头,急道:“人在哪?!”

左胜超掀开车帘道:“在这里!”

刘光霞以为凑热闹招着手直笑:“爹……”

刘吞金果然见及女儿天真浪漫笑容,大喜道:“阿霞?!快上来快上来!”双手直招,

恨不得抱住她。

刘光霞有样学样招手道:“快上来快上来!”

左胜超怕穿帮,急道:“光霞受了风寒,不便走动,故不上去了。”低声唤向丑女:

“快咳嗽!”

刘光霞喉头确实痒了,终咳嗽不断。

刘吞金吓着:“怎受风寒,爹瞧瞧!”登时翻身下船,快步行来。

左胜超吓着,不知所措。

左海瑞拦在前头,急道:“亲家莫靠近,大小姐咳嗽会传染,您莫要染着!”

左胜超急附和:“对对对!岳父大人请小心。”

刘吞金乍愣,随又觉得不忍:“女儿生病,父亲岂有不理之理,我来把把脉!”仍欺

前,任左海瑞父子劝阻无效,抓得女儿右脉即测脉息。

左氏父子神情紧绷,运功戒备。一有状况立即出手。

刘光霞却觉好玩:“你是男人,怎可胡乱摸女人?”甩着手却未必想甩开。

刘吞金只关心病情,未发现异状,反被女儿天真模样逗得搔及慈父心灵深处,一脸慈祥

说道:“阿霞别担心,我是你爹,当然可以摸你手手,把把脉,你的痛自然好了。”但觉脉

息不顺,确有病征,更形疼惜。

刘光霞仍天真笑道:“把把麦,好收割!”

刘吞金笑道:“要唱歌么?待你病好了,再唱给爹听!”

刘光霞笑道:“唱歌?满天彩蝶飞,舂风舞翩翩,郎有情来妹有意,携手共结好连

理……”竟唱起情歌。

刘吞金且由她去了,只要女儿快乐,啥事皆其次。

左氏父子见其歌唱,正可掩饰痴容,心头暗喜,看来此着将可顺利过关,实是上天暗

助。

左仲仪闻及歌声,心绪万千,感慨道:“咱多心了,她和左胜超的确不差,怎像冤

家?”

青逸飞道:“可是我总觉不对劲……”

左仲仪道:“可能先入为主吧。”

青逸飞道:“还是觉得不对劲……。刘光霞不是多话之人,竟然也会唱情歌?……”

左仲仪道:“遇到心上人,当然唱了。”

青逸飞窘涩脸面,却甜腻于心,自己是在他面前唱过几句,然那也不同,道:“情歌只

在情人面前唱。怎可能如此大方四处唱!”

左仲仪道:“或许病了,精神耗弱,变成小女孩,唱给她爹听也是应该。”

青逸飞道:“我了解女人,你不了解!”

左仲仪道:“我是不了解?可是她爹东摸西探也不了解,恐说不过去。”

青逸飞无话可说,纵直觉有异,然难道刘吞金是白痴,女儿有任何异样会不知?或许刘

光霞当真因病,为求关怀而装成天真女儿吧?疑惑之心终压下,待再窥究竟再说。

刘吞金终把脉完毕,笑道:“是受了风寒,血脉不顺,脑门脉络尤其浑重,应该多多休

息;胜超待会到船上拿几帖葯,煎后让她服用,自可痊愈。”

左胜超听其口气已缓,登喜道:“遵命!”

左海瑞道:“亲家莫让大小姐受风寒才好,可把车帘放下?”

刘吞金道:“当然当然!”小心翼翼将车帘罩下,以掩去女儿。谁知刘光霞心态若小

孩,正玩得起兴,突地叫道:“别走,陪我唱歌!”车帘突被扯下,她已起身慾舞,将车帘

当仙女巾挥转着,唱道:“飞若彩蝶舞翩翩……”

刘吞金见状诧愕女儿痴样反应。

左海瑞却觉不妙,急笑道:“大小姐不能舞,将受风寒,快进去!”欺前伸手弹指慾点

穴道。

岂知左胜超同样焦切叫着“别出来”话短身快,竟尔快父亲一步,欺身扑按刘光霞,错

乱中,左海瑞指劲竟然弹中儿子左肩穴道,僵得他直摔车厢,落得半身在内半身在外窘境。

左海瑞乍惊,慾扶儿子,岂知刘光霞但觉好玩,突又探身门口招着手笑道:“再来再来

好好玩!”左海瑞情急只顾先收拾刘光霞,急道:“别出来!”指劲又点去。此次出手较

重,点得刘光霞闷呃倒栽,急慾跌落车轮下,左海瑞想扶持,刘吞金却快速冲前,喝道:

“怎可用劲如此之重!”硬是抢在前头将女儿抱过来。

左海瑞慌了手脚,急笑道:“亲家快扶她上车别受风寒……”

刘吞金不理,伸手解去女儿穴道,疼心道:“霞儿伤着么?”

刘光霞怎知伤疼,只顾嬉闹,复又甩超车帘,吃吃笑起:“我会飞啊!”

刘吞金乍愣:“霞儿?!”

刘光霞瞄眼道:“谁是虾鹅?我是仙女会飞……”仍想飞舞,此语吓得刘吞金终觉异

样,诧道:“霞儿你怎如此?!”慾将女儿置于地上检查。

左海瑞眼看事迹败露,登想先发制人,猛地暗指截去,点中刘吞金,父女俩慾栽地面,

左海瑞赶忙扶去,船上金帮弟子见着诧道:“帮主?!”

左海瑞急道:“帮主传染毒病,得赶快治疗!”哪敢停留,将父女俩塞往车厢,连同儿

子一并塞入,策马调头,疾奔而去。

金帮弟子登呼不好,帮主已被绑架。大批人马疾纵猛追,后头拖得长排,然已差百丈,

恐难追着。

左仲仪、青逸飞虽近,却也有五十丈之距,事出突然,当场慾追不易,然左仲仪轻功的

确高超,猛地吸气,身形暴闪冲向粮仓顶,再纵数十丈,正可追上绕道而来之马车,他猛地

下纵,射若流星,直取左海瑞,对方惊见左仲仪,吓得背脊生寒,哪顾得抗敌,猛地打出红

瓶散炸成红烟喝道:“看腐身之毒!”左仲仪忌讳,迫掌击去,身形且错闪左侧,左海瑞乘

机弃马掠闪逃若丧家之犬。

左仲仪但觉毒雾仍在,莫要伤及下头车厢,猛又身化长虹,斜闪掠至马车,一手劈断缰

绳赶走马匹,一手击退马车,红烟落及地面,发出滋滋声响,果真是腐蚀烈葯。

左仲仪冷道:“瑞叔简直越混越回头!”翻开车厢,三人全在,左仲仪要赶来之青逸飞

看紧,掠身再追左海瑞。

青逸飞只顾探瞧刘光霞,见其吓着,躲若小孩,即予安慰:“别怕,敌人已走了。”

刘光霞仍抖着,始终喊着:“别过来,我怕我怕……”青逸飞终确定对方已变成白痴,

疼心不已,却无计可施。

金帮弟子赶来,解去刘吞金穴道。

刘吞金怎肯受辱,厉喝:“追,杀无赦!”金帮弟子鱼贯而去。刘吞金这才发现女儿在

身边,疼心道:“霞儿别怕,爹已在你身边!”想抱她,刘光霞却若见着坏人,骇道:“别

过来,我怕!”突见青逸飞是女人,似能给予庇护,迳往窗外扑去:“姊姊救我!”

青逸飞怎能不救,伸手将她拖抱出来,安慰道:“别怕,没事了。”

刘光霞躲其背后,骇然盯着刘吞金:“别过来,我怕……”

刘吞金忽见青逸飞,怒火已起:“滚开,还我女儿!”急慾抢人,吓得刘光霞哇哇骇

泣,弄得他不知所措。

青逸飞道:“你女儿已把你当成坏人,毕竟方才是你抱她才发生事情,她脑门已受制,

状若小孩,分辨不了那么多,前辈最好避远些,免让她受刺激,病情将更严重。”

刘吞金不依,再试一次,女儿果然骇泣,吓得他连退数丈,嗔道:“是你搞的鬼!”

青逸飞道:“前辈莫再偏见,我和圣爷是来救她,甚至圣爷也想娶她过门,如果前辈仍

不嫌弃的话,我愿跟她共事一夫。”

此话更若睛天霹雳,刘吞金脑门轰轰响,原以为极不可能之事再度发生,实让他难以接

受,喝道:“你在耍我,圣爷会娶一个白痴丑女?”

青逸飞道:“圣爷有情有义,早想娶她,否则怎千里迢迢追至此!”

刘吞金心灵已动摇,不错,对方若无意思,的确不必管此事,冷道:“他可能只想利用

光霞逮叛徒。”

青逸飞道:“凭圣爷本事,毋需利用任何人,前辈毋需再多疑,在下花多少功夫才下定

决心,也说服圣爷,你该再敞开心胸相信一次,至少目前也该秉弃成见,先救光霞再说!”

瞧及女儿,刘吞金泪水已流:“她变得如此,我如何能救……”

青逸飞道:“大家共同努力,总有机会,她既惧你,你便暂时避去,何处有静谧房间,

先带她过去,免再受惊吓!”

刘吞金急道:“左侧第三街有静宅,快跟我来!”走得几步,顿觉左胜超仍在,突地掠

向车厢,将其扛起,嗔道:“光霞要是有三长两短,必拿你偿命!”快速掠去。

青逸飞待他走远百丈后,始哄着刘光霞要带她至安全地方,刘光霞目前瞧她是倚靠,终

愿跟她前去。

金帮弟子只顾远跟后头,不敢稍有惊动。大小姐变得如此,众人亦感意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