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六 章 初 遇

作者:李凉

“你就是左仲仪?”

青逸飞已被接住圣帮“逸香园”,那是栋倚在湖畔,四处置满兰花淡香的清逸雅室,清

风徐来,兰香四溢,浑身舒畅。

能将兰花培育得如此天然绽放,唯有柳碧玑数十年的功力方能办到。

青逸飞并未被兰花所吸引,反倒被左仲仪的容貌变化,大感诧异,当时在北京他乃邋遢

流浪汉模样,此时竟然换得眉深眼亮,俊挺豪迈,且充满一股莫测高深,让人难以捉摸气

息,突变之大,让她吃惊。

左仲仪笑道:“正是在下。姑娘,我们见过吗?”纵是暗中见过,此时也得否认。

青逸飞顿觉失态,赶忙拎回心神,故作大方状,笑道:“胡同赌坊里常有你的影子,大

概见过,只是没见着你剃胡子的模样,顶俊的。”

左仲仪笑道:“多谢夸奖,比起鄂爷,恐还差上一大截,对了,鄂爷呢?”他发觉少了

人,气氛也不对。

一直静立一旁的郭良儒终于说话了:“鄂爷被巡抚请去了。”随将状况说明。

左仲仪登时笑不出来,此着根本是冲着圣帮而来,然人已被请走,敢情落了下风,只好

故作镇定,笑道:“没事没事,我稍个信,自然能将鄂爷保出来。”

青逸飞笑道:“你们一向官商勾结良好?”

左仲仪道:“若是良好,即不可能出此差错,我乃相信鄂爷清白,才敢当担保人。”

青逸飞瞄眼道:“看不出你倒顶义气,说说看,你又将如何北进京城,想跟亿嘉合

作?”

左仲仪道:“这……方便么?是否该直接找鄂爷谈?”

青逸飞瞪眼道:“我是他的帐房,也是总管,只要任何商业计划,我都有资格审核,你

看轻我?”

左仲仪突地意识到,如此漂亮的姑娘能被带出场,恐关系非浅,说不定是鄂龙秘密情

妇,遂道:“怎敢轻视,你想了解,我便说,圣帮有关采任何矿脉特权,且能从洋人进口技

术,只要能南货北运,生意必增数倍利润,却不知亿嘉喜欢合作哪样?钱庄,铜矿,铁矿,

煤矿,硫矿?亦或硝石矿?”

青逸飞道:“怎么未提及金矿?此矿不能瓜分?”

左仲仪笑道:“只要谈得来,任何东西皆可瓜分。”

青逸飞笑眯了眼道:“看样子圣帮当真想找人合伙,我得好好考虑,评估评估。”

左仲仪道:“这是圣帮重大改变,愿能和青姑娘合作。”

青逸飞道:“错了,是跟鄂爷合作。”

左仲仪道:“你们不是一体的?……”

青逸飞斥道:“别胡扯,我是帐房,他才是老板,怎可混淆,郭总管和你自是不一

样。”

左仲仪道:“有差别么?郭老答应我的,我多半接受”。

郭良儒知主子在保自己的面子,感激说道:“多谢圣爷”。

青逸飞仍不高兴,斥道:“莫要乱说,否则我翻脸了。”

左仲仪道:“主随客便,不说,郭叔,安排她住宿,我到府衙走一趟,把鄂爷接回。”

话方说完,外头突有回报,表示鄂龙已住进“佳宾客栈”,要青逸飞过去会合。

左仲仪乍楞,暗付是谁动作如此之快?念头一闪,当猜到是朱亮功,看来慢一筹,苦笑

道:“鄂爷好本领。”

青逸飞邪声道:“不必圣帮出马,照样搞定,再见。”亟慾摆脱左仲仪似的,快步退

去,郭良儒赶忙送人。

左仲仪喃喃说道:“一切分明是朱亮功搞的鬼,他甚至收买了程巡抚,圣帮处境果真危

险,得小心从事……”敛起心神,仔细盘算下一步怎么走。

正待拟策之际,忽又通报“冷面铁捕”洪威求见。

左仲仪暗诧道:“来的如此之快?”知为栽脏伪币一事而来,遂同意见人。

洪咸仍是不修边幅,有志难伸模样,边走边赞叹道:“圣帮就是不一样,除了富可敌

国,也懂得雅,光看这逸香园栽种天然兰花,就得耗费无数银子,尤其是这株‘达摩,金线

兰,恐也得上百金吧?”踏过逸香园栏杆,赞赏左窗那株绽放兰花:“更了不得是冬兰夏

开,简直出神入化,难得难得。”嗅得眼眯心醉。

左仲仪拱手道:“洪捕头夸奖了,这逸香园由来已久,阜费功夫?你家庭院种它三十

年,也以现此效果。”

洪威叹道:“我有家吗?混个捕头,哪能成家立业。”又叹息道:“一些事,岂是你们

有钱人能懂的。”唠叨这几句才转身见着左仲仪,眉头不禁一跳:“你就是新圣爷?”

左仲仪道:“正是。”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洪威皱眉道:“怎和传说不一样,左仲仪是个邋遢混混,你瞧来好像是宝亲王,有品有

格,还有贵气。”

左仲仪笑道:“你识得宝亲王,是他这一派的?”

洪威急摆手道:“莫要乱说,这年头情势未明,我可不愿意惹麻烦。”

左仲仪道:“宝亲王是块料。”

洪威道:“世事难料,又如我,想避麻烦,总有麻烦,北京来了个鄂龙大爷,结果让人

栽脏印伪币,可惜栽脏的长江双鬼又浮尸江口,你说麻不麻烦。”

左仲仪道:“那岂非正好,此案已了。”

洪威摇头道:“麻烦即在此,杀死长汉双鬼的凶器,是贵帮得力助手高蚊,高鱼兄弟的

分水刺。”

左仲仪诧道:“怎么可能?他俩早在一星期前就出海,恐有误会。”

洪威凝眼道:“圣爷怎知他俩出海?”

左仲仪道:“我派他出去的。”

洪威道:“你接任圣帮也不只过一星期,难道一接任即派任务予他俩?”

左仲仪心念转着,对方是为凶手而来?亦或为查船之事而来?这洪威办案经验丰富,恐

不易隐瞒,何况沉船消息已经传言在外,笑道:“洪爷该知外头传言,圣帮沉了几艘船,我

身为掌门人,当查个清楚,所以才派两人前去,他俩水功,天下少见。”

洪威眯眼一笑道:“圣爷好机智、不说沉船,只说寻找沉船真假,把我给挡回来了。实

在高明。”眼珠再跳:“老实说,我只对凶手有兴趣,其他一概懒得理。”

左仲仪笑道:“错了,你还对那株兰花有兴趣。”

洪威诧道:“怎会?我这粗人……”

左仲仪低声道:“它代表‘五百金’。”

洪威冷道:“你在贿赂我?”

左仲仪道:“五香楼有个秋华姑娘,你为她可累坏了,多少年来,也输了不少的银子希

望我能帮忙”。

洪威暗楞,那已是几年前之事,秋华是他故乡好友之妹,如今好友已病逝,秋华沦落烟

花楼,既然机会碰上,怎忍让她吃苦,故赎了身,寄养陋巷,此事根本无人知晓,对方竟然

了若指掌,且知自己输了不少银子。

左仲仪道:“无干利害关系,我只是想帮助秋华,凭你的薪奉,根本还不了五百金。”

洪威知晓一切,他还能摆平此事,全是有此职位,那些债主顾着利害关系,不敢要债若

哪天职位不保,恐是灾难开始。

左仲仪笑道:“你也算是称职捕头,混了大半辈子,仍两袖清风,可惜苦了秋华,尤其

孩子恐不久要出生,你得为她着想?”

洪威更诧道:“你怎知她有身孕?”自己皆未知,外人竞了解了一切,此人未免太可怕

了。

左仲仪暗喜摸对路子,不禁佩服柳姥姥消息灵通,道:“洪爷回去一趟,总也明白。”

洪威冷目再瞪,对方眼神信心十足,不由涌起既惊且喜的神情,惊者此人能耐莫测高

深,似已掌控一切,自己跟着巡抚走,想倒向鹰帮,不知是否正确,喜者是秋华有孕自己岂

非要当父亲了。

左仲仪道:“长汉双鬼之事,分明是栽脏,我既请鄂龙前来,怎可能收买二鬼行事,复

又派人杀了?何况高蛟,高鱼兄弟已出航,不信派官船去查便知,他俩更不可能是凶手。”

洪威冷目一闪,抽出铁森利刀,道:“圣帮是多事之秋,以你三十未到之龄,要掌控一

切,恐也不易,接我一刀试试。”

话未说完,洪威登时发难,利刀猛劈,以若暴龙扑掠,狠猛无比,他除了“冷面铁捕”

浑号外,另有“铁捕神刀”封号,其手中利刀浸婬数十年,早享誉南武林,霸劲可想而知。

洪威的确想掂掂对方的斤两,也好做重大的决定,故使全力一击,一流高手恐也甚难全

身而退。

左仲仪乍见寒光半闪,直觉反应右移半步,利刀竟然劈至左肩背,森气逼人,情急中猛

一旋身如陀螺,劲气暴开,锵然乍响,利刀已被荡开。

洪威虎口生疼,诧立当场。

左仲仪飘落地面,谈笑风生,道:“洪爷承让了。”

洪威诧道:“你如何躲过我这刀?”挡刀不稀奇,厉害在于瞧不清对方如何出手。

左仲仪笑道:“运气,情急旋身,衣带拨个正着。”

洪威当然不信,毕竟肩头在上,衣带在下,甚难拨着,然既已落败,且未瞧清,询问已

是多余,凭此试探,此人武功恐在绝顶之流,就是鹰帮朱爷出手,亦未必能讨得好处,看来

圣帮应未若传言不堪一击,自己得重新评估,始收刀,道:“我将派人出航,前去查看高氏

兄弟下落,若真的非凶手,一切邓交代,若是凶手,别怪我拿人。”

左仲仪笑道:“你尽管公事公办,有证据,我不干涉。”

洪威这才拜礼道:“那告辞了。”转向达摩金兰笑道:“整株太贵重,赏我一朵吧。”

伸手一弹,摘得一朵,嗅着味道:“好香。”大步退去。

左仲仪满意一笑,总算收服了洪威,毕竟商场上,何时出事并不知,能做人情尽量做,

洪威也算是汉子,拉他一把也不吃亏。

至于赠金一事,圣帮深懂商场,官场规矩,在洪威摘下兰花时,一切已算暗示,左仲仪

自会利用眼线,暗中赠个神不知鬼不觉,皆大欢喜。

在左仲仪许诺下,洪威根本不必担心收不着银子,唯一困惑他者是左仲仪是如何得知一

切消息?“敢情他比我这个神探更厉害?”

洪威目光闪动,兴起较量念头。

佳宾客栈不属圣帮,亦非属鹰帮,更不可能是漕帮产业,它乃旗人经营,属半官方产

业,鄂龙住进来,自可表示中立心态。

客栈分前后院,前院属中下阶层,后院宽敞豪华,专为接待贵客而设,尤以鄂龙身分,

当然住进最豪华之“天龙阁”,连灯火皆以洋人瓦斯水昌灯布置,既无油烟且晶亮。

鄂龙赞不绝口,南方果真洋货甚多,倒比京城丰富数倍。

青逸飞终返回天龙阁,鄂龙立即要她欣赏如八角亭之水晶瓦斯灯,道:“看,火焰甚

青,光亮透白,比匀的油灯亮上数倍。”

青逸飞忽觉左仲仪那“逸香园”已有数盏,当时并未点亮,故不知,现已知晓,笑道:

“原来是这玩意,差点笑了。”

鄂龙道:“你已见过?”

青逸飞笑道:“圣帮有好几盏,且我也见着墨晶眼镜,洋官南怀仁不也进贡几样予康熙

皇,他视若至宝,说不定当时载南怀仁中原者,就是圣原的船。”

鄂龙目光闪动,道:“圣帮倒是神通广大……”不再瞧着水晶灯,来回踱步,似在思

考,道:“可惜换了掌门,恐一职不振。”

青逸飞道:“左仲仪不一样。”

鄂龙瞄眼,发现爱将眼神不同,挑情道:“你喜欢上他?”

青逸飞顿觉困窘,斥道:“什么话?才见一次面就喜欢,你当我是谁?”脸面仍热,对

男人首次有此感觉。

鄂龙道:“一见钟情者也不在少数……放心,我不会吃醋,只要有中意,你随时可离

开。”

青逸飞白眼道:“越说越离谱,我只想把生意弄妥,赚一笔钱好养老。”

鄂龙道:“钱对你那么重要?”

青逸飞道:“不重要?你拼命赚它作啥?”

鄂龙笑道:“那是一种成就感,商场如战场,商场斗智不比战场差,甚至打战也是为了

利,我喜欢赚钱的滋味。”

青逸飞道:“那就对了,我也想赚钱。”

鄂龙道:“何必呢?只要你开口,我会给你。”

青逸飞哈哈两声道:“你给我?你可知我要多少?你财产的一半,给不给?”

鄂龙呢地一声道:“这个……好多……”

青逸飞笑道:“你在衡量,花这么多银子买我划不划算,嘿嘿,准是不划算,那些钱可

让你买尽天下美女。”

鄂龙的确如此想,然岂肯承认,干笑道:“你不一样,或许值得。”

青逸飞道:“少来,一点也不值,而且,我也喜欢自己赚,我喜欢有成就感。”

鄂龙笑道:“何苦呢?女人让男人养不是最聪明的方法,他赚你花,多妙?”

青逸飞冷笑道:“我不一样,我有手有脚,何需人家养,何况,我自认能赢过男人,赚

得更多。”

鄂龙哈哈畅笑道:“爽快,这就是我喜欢你,信任你的原因,侣你这种女人实在少见,

将来必有大成就,尤其你是男人婆个性,又保有女人漂亮神韵,让人痴迷。”

青逸飞红着脸道:“你也想娶我?”

鄂龙道:“说不,那是假的,只是我不愿强迫,毕竟你不一样,强迫也无用。”

青逸飞当知对方的心意,老实说,自己若未找着最理想的对象,将来可能真的下嫁于

他,毕竟对方人品,条件皆不差,她只是不想因“习惯”而下嫁罢了,何况她尚有野心,想

靠自己赚钱而拥有一切,道:“不错,我是不会接受强迫,但你助我赚钱,你机会将渐渐失

去。”

鄂龙笑道:“该赚的,当然要算给你,只是我总以为女人离不开男人,就像男人离不开

女人一样,我还是有机会的。”

青逸飞笑道:“你有机会,而且我也欣赏你能掌控北方的商场,只是我还是喜欢自己赚

钱,这次办成功,可以领多少银子?”鄂龙道:“摆平圣帮,你可得十分之一的酬劳,但可

别太高兴,圣帮已是空壳子。”

青逸飞道:“圣帮已被掏空,不像。”

鄂龙道:“朱亮功说的,该不假,左海瑞以船运黄金,结果遇难,全数沉到海底,现在

已无资金周转。”

青逸飞道:“你信?”

鄂龙道:“一半。”

青逸飞灵机一闪道:“你见过朱亮功,且跟他谈妥了?”显得紧张:“你已经答应跟他

合作?”

鄂龙神秘一笑:“我是来作生意,不是找麻烦,谁对我亿嘉票号有帮助,我就跟谁合

作,何况你也有分量,在未听取你的意见之前,我不会任意下决定。”闪动凸大眼睛,展现

智慧,亦对青逸飞充满了欣赏。

青逸飞安心不少,道:“这才是你的为人……”

鄂龙道:“你对左仲仪有好感,想跟他合作?”

青逸飞道:“我未见过朱亮功,但左仲仪让人感觉较守信诺。”

鄂龙道:“只看一眼就帮他说话?”

青逸飞道:“我谁都不帮,只作生意考量,如若圣帮真的是空壳子,我不建议。”

鄂龙笑道:“好个不建议。”伸手玩抚水晶灯开关,叭地一声,灯火已熄,笑道:“这

种灯虽然灭了,依然价值尚存,圣原纵使跨了,也有价值,人员就是一种无形的价值,本来

我是忌讳以平常心谈他,因为我感觉可能多出一个情敌,但为了生意,我不该如此。”

青逸飞笑的甚甜:“鄂爷多心啦,我跟他只是生意往来,谈不上情感,何况人家不一定

要跟圣帮合伙,并购不也考虑在内?”

鄂龙道:“并购?”又把瓦斯水晶灯打亮,笑道:“能将美丽东西据为已有,的确不

差,不过也得看要付出多少代价?”

青逸飞道:“鄂爷可评估而后行动。”

鄂龙笑道:“自该如此,休息吧,明天向圣帮传消息,找机会谈谈,顺便暗示左仲仪,

鹰帮已采取了行动,尤其亏空一事,他将挤兑。”

青逸飞道:“你在帮他?”

鄂龙道:“我在帮我自己,也在帮你,双方旗鼓相当,斗起来才够劲,否则一面倒,找

不出真相,也看不出实力。”

青逸飞闪起一个念头:“难道要双方斗个两败俱伤,亿嘉坐收渔翁之利?”不禁稍稍替

左仲仪担心,然心念一转,暗付道:“商场原就残酷,既然玩不起,输了怪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