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二十二章 狼 魔

作者:李凉

潜行三日夜,已将叛乱土司地盘一一标出,位置不出成魁所言,以长寨、九股河、清江

河等地为最大区域,每每一条河床,一隐秘山洞,森山林寨即伏兵上万,难怪清军屡征无

效。

左仲仪经验丰富,不只标示位置,且潜入险处,将河沟、山涧、瀑布、险崖、险洞、伏

兵数目等尽可能标得详尽,以便日后运筹帷幄能更准确,少受损失。

两人能深入至此,全拜身手高强之赐,叛军始终未发觉,纵使发觉亦被灭口或受丁幻冒

充功夫给蒙骗,一路探来始终顺利。

第四日已抵哀牢山脉,气氛突显诡异,土司正规军已减少,反倒是穿着毛茸茸狼皮怪家

伙增多。

两人知已进入狼魔禄鼎天地盘,更为小心潜去,掠攀三里后,忽见一山寨,内寨以岩块

砌成,外寨则以尖竹尖木布成,不少竹尖刺着骷髅头,藏于森森林中,甚为可怖。

两人亦发现,除了穿狼皮守卫外,另有套着狼头之较高级干部四处巡逻。

丁幻道:“或可冒充狼头人潜入一探究竟。”

左仲仪虽颔首,却皱眉道:“血淋淋,腥味必重!”

丁幻笑道:“哪有血淋淋,早应烘干,否则必烂,不过腥味倒是有的,咱学了不少灵葯

秘方,用它去腥并不困难!”

左仲仪道:“边走边瞧!”

两人遂潜往左侧靠崖处,从高崖攀去,守卫较少,不易泄行踪。

及至近处,果然崖顶只有零散数名守卫,两人以壁虎功贴壁伏上,待攀至崖顶,趁守卫

转头之际,闪身快速飞窜入堡,守卫但觉眼花,虽有查探,却哪能探着如此绝顶高手踪迹,

自嘲一句见鬼了,只顾向外看守。

两人既已潜入敌寨,立即摸往附近竹制营房,终见四名戴狼头干部行来,看似换班,正

准备卸装,两人评估后,干脆偷袭。左仲仪连扑三人,丁幻负责一人,身手干净俐落,利刀

闪去,直截咽喉,且掩其口,四人怎是敌手,一一受袭毙命。

两人合力将四人拖往营房床铺底下,并脱得两件狼衣狼头,准备戴上,左仲仪终嫌味道

难闻,要丁幻倒出葯水消毒,始敢戴上。

丁幻道:“要是分散,如何分辨?”

左仲仪但觉有此可能,道:“把狼牙弄黑,一时间未必让人发现。”丁幻同意,遂拿出

易容葯物涂去,四颗狼牙泛黑,两人方能辨认。

待学得简单手语后,两人始敢往外行去。四处窥瞧下方知城内另有一座小山峰,峰崖挖

了不少山洞,最顶处则为平台,置有火炉,熊熊烈火直掠,看来应是狼魔藏身处。

山峰前则设百丈石台,居中置有行刑木架,四周亦有火炉,只是未若峰顶那口巨大,火

势掠烧不断。

忽闻城门乍开,百余狼军队押着数名人犯进门,么么喝喝,直往刑台行去。

左仲仪已见着三男一女,全是苗人装扮,男者两人中年少年一人,女者二十上下,披头

散发,不知美丑,四人皆上镣铐,行来列列沉响,十分狼狈。

人犯方抵行刑台,忽见数名狼头干部发出奇特狼嗥声,终引得山峰众人联合嗥叫,一时

全寨陷入疯狂,左仲仪、丁幻且跟着鬼叫几声应景。

忽见山峰大门开启,十数人推着下半截为轮车,上半部为石造巨椅,一披头长发老狼人

威凛坐镇椅上,其不断冷笑,狼牙森森见光,让人瞧来甚不舒服,然众手下却若见着神明,

欢呼更炽。

左、丁二人已认出此人即是狼魔禄鼎天,原以为对方只是狼牙较长罢了,怎知脸貌更像

狼王,利眼森森,好生恐怖。

丁幻暗道:“扮的倒是顶像。”

左仲仪却认为物以类聚,和熊混久了可能变熊脸,和狼混久了则变狼脸,并未疑惑其有

易容。

狼王左侧则为中年妖艳美妇,应是禄桂娘,为右侧二十余岁,竟也长有狼牙之禄万钟。

禄万钟眼细鼻塌,不若狼魔杀气腾腾,然却抹上一股戾气,不可一世。

人犯已绑妥。

一狼头干部奏道:“墨江叛乱土司带到,请狼王行刑!”众人一阵么喝。

禄鼎天冷森道:“胆敢串通满清走狗,背叛我族人,只有死路一条!”话声未落,身形

突地掠扑过来,相隔二十余丈,竟尔一扑即至,露出高强轻功,徒众则认为狼神显灵,欢呼

不断,禄鼎天瞪向那土司,二话不说,狼爪猛地扣去,抓碎其咽喉,血液喷涌而出,禄鼎天

张手即承接,随即送往口中舔吮,动作状若野人,却引来群众欢呼。

左仲仪、丁幻见状慾呕,邪魔手段的确可怖,正待考虑是否救人之际,禄鼎天手法却甚

快速,尽往另两名男人咽喉抓去,抓得鲜血喷涌,毙命当场。左、丁二人更骇,群众更显激

动。

禄鼎天还想收拾那女子,然拨其乱发,见其姿色不错,喝道:“带走!”过来两名狼头

干部,硬将那女子拖往内洞,今夜将难逃蹂躏,明日照样受死。

禄鼎天行刑完毕,吼向众人:“背叛狼神,只有死路一条!砍下他们脑袋,丢至叛乱分

子妖寨!”群众蜂涌而上,竟尔当场将人犯肢解,串着人头四处游行,情绪已被引至最高

潮。

禄鼎天始在接受欢呼中掠回巨椅,准备回返内洞。

左营房处忽有人喊道:“不好!有敌人埋伏,杀了狼头领!”数人扛着尸体快速奔来,

吓得众人激情全无,换来疑惑不信。毕竟在狼神庇护下,怎可能发生此事?!

禄鼎天亦是一愣,随即咆哮:“谁敢造反?派出狼犬给我搜!”此无异对其神威一大挑

战。立身而起,亲自主持搜捕工作。

赫见右侧山洞洞门掀开,百余只狼犬尽往人群冲去,声势浩残。

左仲仪、丁幻暗惊,没想到如此快即泄身分。两人顿有默契,将仙子所留异葯往身上拍

去,如若狼犬闻不出而过关即了事,若过不了关则直扑狼魔,能宰则宰,不能宰则另寻机会

开溜。

心念未毕,狼群已冲来,嗅着两人不放,吱吱嗤嗤,闻不出是何味道,然因数犬停留,

终引起注意,丁幻灵机一动怒斥:“还不到隔壁闻去!”狼犬竟然惧于婬威掉头即走,疑惑

者反而改为尊敬,原是能喝退狼犬者,身分已是上三级,足可住进峰洞者,当然是上司。

左、丁二人暗道侥幸,灵葯的确不差,一劫又过。

狼犬快速搜遍全场,并无收获。

禄鼎天但觉神迹恢复,喝道:“定在外围,往外搜!”手下得令,开启大门,狼犬拚命

冲去。禄鼎天再次么喝:“谁敢犯天神,杀无赦!”强势耸动下,群众情绪再起。

喝声连连,禄鼎大这才甘心陪着禄桂娘母子回返内洞去了。

行刑祭典仍在进行,嗥声震天。

左仲仪、丁幻配合跳喊着,终往内峰靠去,寻得机会,潜入内洞,趁乱之际,直登高

处。

里头宛若蜂窝,通道遍处,确可藏得大军。两人志在狼王,故仍深入顶层,然却有守卫

把关,暗闯不易,正绞尽脑汁之际,已发现下层传来铁炼拖地声,左仲仪暗喜:“会是那个

女囚犯?!”顾不得多想,和丁幻埋伏通道秘处,不久果然见得两狼头干部拖着女囚行来。

由于女囚双腿已软,走的甚是缓慢,炼铐拖地声响甚脆,足以盘算距离,忽见对方已近,两

人一左一右猛地突袭,硬将狼头干部死穴截中,取其性命,左仲仪连同女囚点昏,免其惊吓

而出声。

两人一击成功,由丁幻扶住女囚,左仲仪将尸体藏于右侧暗处,始再扶向女囚,连穴道

亦懒得解,如此扛起来较方便,登往上层掠去,遇有守卫挡道,只顾把女囚一抬,立即过

关。

两人顺利闯至高台,只见四处宽敞,且筑有宫殿,其材质应是石块,工程忒也浩大。

左仲仪盘算后往宫殿正厅行去,却只见着供奉大狼神雕像一尊,并无床铺,复往左侧厅

行去,终见厢房,左仲仪暗喜,扶人而去。

左侧厅布置豪华,里头设有五厢房。左仲仪盘算后将女囚扶至最里头那间,开门瞧去,

红床软柔,正是翻云覆雨住处。

由于顶层并无守卫,应是最佳伏击地点,左仲仪遂将女囚置于床上,解下镣铐,瞧其脸

容,秀中带甜,实不该遭此劫,得极力救她出困方是。为免意外,并未解开女囚穴道,两人

则潜伏床下,准备伏击。

半刻未到,忽觉有人行来,听其邪笑,应是狼魔禄鼎天,他若识途老马直奔厢房。

推开门扉,见得美女在床,邪声再笑:“等爷幸了你,再送你上西天极乐世界!”哪曾

疑惑,立即宽衣解带,脱光身子,直扑女囚,见其昏迷,立即解其穴道,女囚悠醒,赫见狼

魔,骇然挣扎。禄鼎天受到刺激,婬慾更炽,刷地一爪撕开女囚,胸脯晕现,任女囚挣扎,

他仍强行吻去,准备霸王硬上弓。

床下两人顿觉呕心,原想较有把握再行伏击,然为顾及那女子可能因此失去贞操,丁幻

二话不说,猛地滚出床底,见及色狼背臀即劈,狼魔身手竟也不差,忽觉掌风扫至,诧骇中

回脚一旋想反揣丁幻,竟尔将丁幻扫退三步,乐得他冷笑:“如此身手也敢暗算本王,找

死!”狠厉虐喝,双掌暴开,十指如勾,若猛虎怒扑,反噬丁幻,存心撕成两半。

然在其掠扑离开床铺之际,左仲仪已知女囚安全,且见狠魔面向丁幻,背对自己,怎肯

错失机会,双掌凝及“波涛断浪”绝世神功,且以十成霸劲怒冲劈去。任禄鼎天武功高强,

又岂能胜过左仲仪,复在突袭之下,纵觉背脊生寒却避无可避,叭然一响,背脊中掌,劈得

他暴吐鲜血直住丁幻栽扑,丁幻可巧得很,怎肯让他扑着,闪往左侧,复将门板扫来,叭然

再响,门板破裂,禄鼎天脑门肿青,跌落地面,狼狈不堪。

情急中禄鼎天挣扎爬起,厉喝:“何方来路,胆敢暗算本狼神!”见两人仍狼头罩脸,

硬是伸手抓去。

左仲仪岂肯让他喘息,冷道:“去问阎王爷吧!”暴劲再劈,“断浪掌法”一击再击,

打得禄鼎天毫无还手余地,节节败退,然其似服下邪丹,虽吐血连连却仍能强抗。

丁幻见状突地抽出利刀,抹上毒葯,趁其跌落地面之际,利刀猛往其命根子射去,禄鼎

天骇然后抽,叭然一响,利刀射中命根子左侧,只划破些许表皮,禄鼎天待要庆幸,岂知利

刀含毒沾血即腐蚀,眼看下体滴血水,骇得禄鼎天脸面抽扭:“你敢用毒?!”

话未说完,丁幻又是数支毒针射来,直中其大腿、腰腹,疼得他四处打滚,显然已撑不

了,急往外爬去想求救。左仲仪岂肯给他机会,欺前数指截其穴道。

禄鼎天终难行动,泣声求道:“放过我,要什么都给你们!”

左仲仪冷笑:“你不是神么?大狼神,无所不能,怎要求救?”

丁幻猛敲其狼牙,立即掉落,冷笑道:“假的,你根本不是狼人!”

禄鼎天泣声道:“我不是,装狼神只是想吓他们……”

左仲仪冷道:“吓人,也要自己喝人血,吃人肉?”

丁幻冷道:“还姦婬女孩!”

禄鼎天泣道:“我错了,大侠饶我一命,狼帮财富女人任您取!”

丁幻斥道:“还把女人当货品!”一个响头又敲得禄鼎天骇疼厉叫。

峰下已传来守卫騒动声,左仲仪但觉禄鼎天有意暗自通知手下前来救人,冷道:“你作

恶多端,只有死路一条!”伸手慾截其死穴。

禄鼎天见老命难保,又想拚命,厉吼:“跟你拚了……”话声未完,双手方举起,丁幻

恼怒下,一刀砍划破其咽喉,吓得禄鼎天喉头吱咕吱咕直涌鲜血,双手拚命搂去,浓血仍渗

流不停,两眼骇厉嗔裂,亟慾吞噬两人,且不甘心就此死去,然已回天乏术,挣抽几下,终

倒地毙命。

外头守卫已奔至殿厅外,狐疑叫着:“禀狼神可有状况?”厢房甚深,隔去不少声音,

外头听来似有打斗,然却非惊世骇俗,守卫纵有天大胆子,在末证实之前,怎敢擅自闯入。

丁幻学得禄鼎天狂妄口吻,喝道:“没你们事,贱人作怪,我修理她,快滚!”

守卫怎知心目中天下无敌之狼神会遭不测?直觉上仍认为狼神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且

修理女人乃是常有之事,只不过此次叫得较激烈罢了。在既得回应下,守卫恭敬拜礼应是,

乖乖退下。

丁幻嘘气道:“狼魔确有无上权威,顶管用。”

左仲仪道:“还是快溜,守卫好暪,却未必能瞒过妖女禄桂娘,她若到来,麻烦多

多。”

丁幻道:“是该走了!但那女子……”

左仲仪道:“不能见死不救,一起带走!”抽起地上利刀,砍下禄鼎天脑袋。

丁幻诧道:“死了还砍?”

左仲仪道:“邪教用邪法,将狼魔人头挂于城墙,必让他们受到极大打击!”

丁幻颔首:“有道理!”随又寻回假狼牙替他装上。复以禄鼎天衣衫包裹,挂在自己腰

际。

收拾人头后,两人始步往女囚。对方躲在床角,衣衫虽穿妥,却仍穿胸穿背,只能抓紧

床巾罩住。忽见两人迫近,骇然厉叫:“不准过来,否则我死!”手中已多出一利针,准备

刺太阳穴。

左、丁二人诧愕,这才知狼头罩未曾拿下,两人相视一眼,终把狼头罩拿下。

左仲仪道:“姑娘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丁幻晃着人头,道:“狼魔人头在此可为证!”

女囚这才醒神过来,悲心乍起,抱头恸哭。

左仲仪道:“别哭,咱没什么时间,得立即走了,你叫何名字?墨家人么?”

女囚终强忍悲恸,啜泣道:“我叫墨瑛,刚才在山下被杀的是我爹……”想及悲惨事又

想哭,但坚强忍住。

丁幻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得好好活着。我们要把你再铐上,你且装成病恹恹,

和方才一样带你出去。”

墨瑛会意,深深点头。

两人遂找来手铐脚镣,仍将其铐上,只是未上锁,至于衣衫虽烂,却也不能里床巾,幸

墨瑛只顾往前缩,可掩去前胸免于走光。至于背部则由他去了。

弄妥后,两人戴上狼头面罩,扣紧墨瑛,直往外头行去。见及那口大铜鼎,左仲仪突地

搬倒,燃油渗流四处,火热渐渐漫延。

丁幻诧道:“现在烧恐太快了。”

左仲仪道:“从上往下烧较容易,何况有墨姑娘,我们已无其他机会。”

丁幻道:“是极是极!”不再多说,两人扛着墨瑛快速奔往下方石梯。守卫见着,诧

道:“这么快?!”直觉狼王从未如此快速办完事。

丁幻冷道:“是快是慢去问狼神!”不肯停留,错开守卫,快步移去。守卫虽狐疑,然

要他去问狼王,借十个胆也不敢。

只要突破最上层守卫,下层关关好处理,三人不到半刻钟已抵峰底。此时忽闻峰顶轰然

巨响,火势冲天。原是那头另置有数桶燃油,以备添及铜鼎,使其火苗源源不绝,然因铜鼎

倾倒,燃油四溢,终烧至油桶,形成爆炸。

轰声乍响,震轰众人,随见燃油渗往下层,烧死不少守卫,登引起恐慌,有人喊着快救

火,有人喊着不好有姦细,更有人喊着敌人已攻进来,人员四处乱窜,慌乱不已。

左仲仪、丁幻甚快潜至城墙,乘乱之际攀掠而出。及至尖竹阵区,丁幻始将禄鼎天人头

砸上去,串在空中颇为醒目。

随后三人潜至附近山林,且伏于高处摘下狼头罩,回头探瞧狼寨,只见山峰火势熊熊,

狼人四处乱窜,显然损失不轻。

这且事小,忽地有人喊着狼神被杀,抱得禄鼎天头驴乱窜,终引起莫大恐慌,城门乍

开,逃兵连连。

左仲仪这才安心不少,道:“除了狼帮,收伏云南指日可待。”

墨瑛泪水已流,心头感激两人已替父亲报仇。

丁幻这才想到其手脚仍挂镣铐,立即将她解开,安慰道:“别哭,人死不能复生!”

墨瑛突地跪向两人直磕头,泣声道:“多谢恩公搭救,墨瑛愿终生回报!”磕得脑门叭

叭响。

丁幻赶忙扶她,道:“别磕啦!我们已收到,你走吧,别再让狼帮逮着。”

墨瑛已忍住哭声,磕头亦毕,然却未动身离去。

丁幻一愣,道:“你没地方去?”

墨瑛道:“我爹已死,兄弟亦亡,墨家寨也毁,无处可去。”

丁幻一愣,道:“这这这……”急往圣爷瞧去想求助。

左仲仪突有想法,这墨瑛甚是坚强懂事,长相也不坏,再怎说亦曾是土司大小姐,若能

许予丁幻,岂非十分登对,免得他当真一辈子打光棍。心头暗喜,外表却不动声色,道:

“墨姑娘既无去处,你便暂时照顾她吧,必要时带回中原,免得她无家可归受欺悔。”

丁幻大喜:“好极好极!墨姑娘快拜谢圣爷,他是我的主子。”

墨瑛有了栖身处,心情落定,感激磕头不断。

随后左仲仪探询下方知墨瑛父亲墨商,乃满清封的流官,却因听令朝廷,不容于狼帮,

终被偷袭灭去,墨瑛常在父亲身边,对苗疆情势了解颇深。左仲仪问得几处敌方要寨,且请

她带路探去,终发现藏军,立即标示下来。

如此再探三日,云南敌对叛乱土司已掌握七成以上,自可为明舂征战做最佳攻击策略,

两人遂感谢墨瑛,她总是靦腆认命回应着,在得知圣爷乃中原红顶之人后,她已知从此将安

全无虑,笑容渐开朗,丁幻亦觉救得此女,畅快不已,至于婚配一事,他从未想及,纵甚喜

欢,总把墨瑛当妹妹看待。

左仲仪并不急,丁幻忠心,只要命令一到,岂有不从之理,且墨瑛认命性格,必定水到

渠成,他等着伺机而动。

苗疆事了,三人始取道回中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