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八 章 追 妻

作者:李凉

左仲仪不只大清江山,连洋国亦几乎走遍,明白未来世界不只是区区江南,而是全天

下,甚至不只陆地,尚有海洋,如此世界何等宽广,凭一己之力岂可达成,故开放入股及吸

收人才乃唯一途径。

“我得好好经营,创造史无前例商业王国,方不愧是圣帮之子”。

左仲仪对方才入股之事,信心十足。

至于进展天下,航运甚是重要,遂往钱塘柳堤参观,那圣帮独特“圣兴号”仍停在渡

口,虽显威风,然比起洋人所造船支,显然小了许多。

左仲仪暗道:“圣兴号可以再大三倍,跑一趟,自可多两倍半利润,唯港口得加

深………”

瞧着渡口不少舢板,小鱼船,怎及洋人船队万分之一,改造雄心早已升起。

复瞧及亿嘉票号那艘巨肪,雕画了了,只显富贵实际功能不彰,哑然一笑:“那是有钱

人家玩意,不符商事运作”。想及鄂龙,青逸飞同船而来,不由疑惑再起:“如此金童玉

女,难道毫无感情存在么?”叫人难信,两人关系更猜不透。

左仲仪不愿多想,顺着柳堤散步半月前暴风雨折断柳枝及掏空堤岸仍在,不少工人正在

抢修,一担担石块远处挑来忒也辛苦,暗道:“若能藉此挖簧港口,岂非事半功倍。”

探及主事者,乃朝廷一品命官,加太子太保之江南河督稽曾钧,他乃长洲汉人,为人尚

正直,倒非不可谈者。

左仲仪正盘算日后该如何建议对方弄个深水港,也好大船可直进直出,停靠无虑。

正思考中忽闻挑石工人堆中传出怪异鸟鸣声,左仲仪诧道:“丁幻?”

此声的确是双方联络信号无误,他竟然已回到了江南?

声音又自传来,既急且短,左仲仪登知不妙,暗道:“他有危险?”

哪顾得身分,顿往裂堤奔去。

半里一掠即至,忽见一工人突地丢下扁担,拔腿即奔,后头复见两名便衣高手大喝,穷

追不舍。

’左仲仪诧道:“怎会如此?”

自知丁幻躲功一流,竞被盯上,不敢耽搁,直掠而去。

丁幻似已受伤,跌跌撞撞,直冲无数船家,后头两名高手不断甩出钓杆似的长链,正是

大内高手常用之血滴子,专取猎物项上人头。

左仲仪暗诧道:“竟然惹上了大内高手?”

知丁幻危急,绕往左近截去,落身一破船,身子方落定,丁幻登时掠掠来。

他虽扮成批石工人,全身泥巴,然却见着嘴角挂血,忽见左仲仪,一股劲气已泄,踉跄

跌步,滚落舱板仍急吼道:“杀了他们灭口,粘杆处的。”

大内高手迫近不及十丈,忽见左仲仪,冷笑道:“原来是圣帮叛徒撑腰,统统该死。”

飞链直冲射来,想一招取命。

左仲仪眼看身分暴露,且听及粘杆处(此乃大内高手训练组织,虽表面专门从事捕鱼,

捕蝉,捉蝶等,以供皇帝取乐,实为秘密特务组织,专为雍正皇铲除异己,且保护雍正安

全,其头头即是直隶总督李卫,权势这大,如皇似帝)他怎敢让身分泄出,为圣帮惹来大麻

烦,当机立断“破浪绝招”顿展,霎见双手幻化经,绞得铁链乱滚,再一吐劲,猛喝为

“散”字。

铁链叭然断裂,化若无数利箭反刺,两大杀手乍见过如此霸道武学,一时逃躲不了,硬

被射中脸身,又是趴地一响,链环嵌入崩风鲜血溅飞,两人冲高数丈,掉落水中,毙命难

活。

左仲仪这才敢返身扶起丁幻瞧他的伤势甚重,立即输送内力以救治,急道:“怎么搞成

这样?”

丁幻急忙拉抓出一小油包,道:“快走,粘杆处数百杀手已到,沾上了走不了……,皇

上秘沼写的是传位弘历,我那老友传的一定没错,这油包另有秘密:快收下……”说完又咳

鲜血。

左仲仪将油包接揣胸腹,另抓出葯丸让他眼下,急道:“要你见机行事慢慢来,怎么会

惹出人命?”

丁幻爽声一笑道:“为了主子,值得。”

后头又传来喝声,他已紧张,喝道:“快走,沾上了,永不脱身,我且引开他们……”

左仲仪将油包接过揣入胸腹,另抓出葯丸让他服下,急道:“要你见机行事慢慢来,怎

么惹出人命?”

左仲仪吧息道:“你哪能引多远?”抱着他,突然施展千斤坠,直往船底破去,轰然一

响,舱板破裂,两人落身水底,左仲仪藉水功,护人潜去。

粘杆处十数人已赶来,领头者年约四十,一身灰衣劲装,面目净白,然两道风眼拉得既

细又长,正是大内第一高手,素有“白面阎罗”封号之冷断天,其乃李卫上席爱将,亲自追

捕,可知事态严重。

忽见目标落水,冷断天毫不考虑,一声令下,大内高手一半落水,一半随岸封锁,亟慾

擒得罪犯始安。

左仲仪根本未让对方有机会,找得方向,潜往圣兴号,随即偷偷翻向设有秘门舱板,躲

入里头,圣帮弟子见状乍惊,原想喝叫,左仲仪先截穴道,免其出声,随即说道:“我是圣

爷,封锁全船,并找来干衣服。”始敢解开穴道。

圣帮弟子乍见圣爷,诧或带敬,不敢多问,拜礼而去,立即封锁船支。

左仲仪随即替丁幻治伤,瞧其多处伤口长达数寸,心疼不已。

丁幻却咬牙撑着:“爷,快放我走,否则李卫亲自到,圣帮也保不住……”

左仲仪道:“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你撑着,其他我来处理。”

丁幻无奈,只有听令,自己的确伤重,若非一口气撑着,早已命丧,为今任务已成,生

死已置之度外,且随他去了,只要莫连累主子,一切皆可。

伤口浸水发炎,左仲仪仔细清理,再甫上金创葯,始缠上布条,鲜血仍渗,但比起先前

好了许多,一条命总算捡回。

外头已传来大内高手的搜索吆喝声。

丁幻乍急,道:“糟了,敌人已来,圣爷恐受连累……”

左仲仪道:“哪有这么简单,你安心休息,我去应付。”

丁幻道:“爷您全身湿,尚有血迹……”

左仲仪将衣衫脱下,道:“若衣服未到,穿手下的也行”。

幸好圣帮弟子手脚够快,已从附近商家找来一套像样锦袍,虽未必是锦缎织成,却可凑

合,左仲仪穿上后,再运功蒸干头发,快速登向舱板,冷断天早已等在船头,冷道:“所有

的船支都搜过了,只剩圣帮这艘船,请让我等上船搜查。”

左仲仪拱手笑道:“冷爷在搜逃犯?他会藏在圣兴号么?我的船那么高,有人跳上来,

你的人岂会见不着?何况我一向不惹官家麻烦。”

首次见圣爷,冷断天亦觉对方气势不凡,尤其圣帮一向和官方关系不差,主子李卫亦曾

交代,若无必要,少动江南圣帮,免惹麻烦,最重要的此船同有人往里头跳,堤岸手下必能

见着,何况对方落水一身湿,此处舱板干燥如初,显然未藏逃犯,遂拱手道:“既然圣爷作

保,看是不必搜了,但此犯关系重大,连总督皆已亲自出动,圣爷若知去向,务必回报,告

辞。”拜礼后,引领手下掠退搜。

左仲仪暗道好险,转向弟子,低声道:“今日事,不准向任何人说。”众弟子忠心应

是,左仲仪又道:“下午我将在亿嘉巨舫会客,届时人潮必多,找机会将舱底那人送走”。

众弟子一一听令行事。

左仲仪不敢回舱,免泄行踪,且派数名手下佯装帮忙搜索,实则暗中搜寻,以安排退

路。

及近中午,始找出一计——圣爷准备宴客,进了不少鲜鱼,鲜肉,鲜蔬菜,运来三大笼

后,始在叠空笼里,把丁山藏于最下层,并描述机会运走。

丁幻原练有缩骨功,虽受伤在身,但勉强撑之,仍能应付,终平安运离岸边,只要落于

市街,藏躲机会大增。

左仲仪终安心不少,回想丁幻所言,乾清官那正大光明牌匾背后放置秘沼,写的是传位

于宝亲王弘历,那为何还有秘密油包?难道它也是皇上秘沼?

左仲仪想想也不对,当时只叫丁幻偷看,并未叫其盗走,毕竟若盗走,雍正皇一生气,

另立秘沼,岂非瞧了也是白瞧,这油包另有名堂。

事关重大,左仲仪找得密室,将油包打开,赫然瞧及正是雍正手书秘沼,但叙事完全不

同,瞧得他惊心动魄,暗道:“怎会如此?难怪会引天下大乱。”不敢多瞧,赶忙招妥,随

即处理丁幻衣物,免留痕迹。

午时已近,鄂龙和青逸飞终现柳堤,后头且跟了三位名厨,准备宴请江南圣爷。

左仲仅见状,快步迎来,拱手笑道:“鄂爷终于来了,我是在地者,理当作东,何不到

我船上用餐?”

鄂龙忽见左仲仪,爽声笑道:“好气度,难怪能掌领南霸天。”老实说,有点嫉妒。

左仲仪笑道:“尚且跟鄂爷学习,我还嫩得很。”

鄂龙笑道:“后生可畏啊。”

青逸飞道:“说归说,总得决定上哪艘船?”双雄较量,倒也升起瞧好戏的念头。

左仲仪见其头上仍插紫兰花,心神一阵舒爽,对方似未排斥,应是好兆头。

鄂龙灵机一转道:“还是到我的船上,毕竟左老弟出餐,我出船,合情合理。”

左仲仪未坚持,众人遂往巨舫移去,坐定露天餐桌,风和日丽,佳景尽揽,好不快哉。

鄂龙道:“左爷要吃什么,尽管点菜,三位全是杭州名,是佳宾客栈主厨,今天借用借

用,别客气。”

左仲仪离开杭州数年,已不知名厨何人,但既敢前来,厨艺当然不差,遂道:“那我即

喧宾夺主了。两位来杭州不久,当不知杭州名莱,我来点几样。”

当下说出:“‘叫化童鸡’、‘冰糖甲鱼,、‘东坡肉’,虽非西湖,但来个‘钱糖醋

鱼’也不差,其他来个‘荷叶蒸饺’、‘香炖春笋,,配几样素菜该够了。”  ’

厨师频频点头,这些全是浙江名菜,圣爷果真内行。

青逸飞虽懂,但对“冰糖甲鱼”倒是陌生,暗付道:“甲鱼混冰糖,生平首闻……只顾

幻想,不敢询问,免得老土。

那厨子似知青逸飞疑惑,特地先理此道佳看,且见三人合力料理甲鱼干净,加料白酒,

姜丝,葱花,引火烧沸,改以小火焖炖至酥烂,复又制造卤汁,酱,醋,油,笋外加冰糖,

烧烧炒炒,混成一堆,芳香四溢,待一切弄妥,勾芡入鱼,复洒冰糖,一道香喷喷的“冰糖

甲鱼”顿时成餐。

青逸飞闻香即已食指大动,直道:“好像甚可口?”

左仲仪道:“否则怎堪称浙江名菜,鄂爷先来一口吧。”

鄂龙哈哈淡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玉筷一夹,甲鱼入喉,果然生嫩可口,味道绝佳,直呼好道:“甜香嫩卤,果真绝

品。”他在京城吃过无数甲鱼料理,此味就是不同。

青逸飞忍不住亦尝一口,频频点头道:“好像天鹅肉,从未吃过。”又啃一大块。

此话引得两男笑声,幸他俩皆非癞蛤蟆,否则引喻至此,若甚不妙。

青逸飞忽闻两人笑声,顿觉失态,干笑道:“我是说从来没吃过这口味,做个比喻而

已。”两男仍在笑,实是愈描愈黑,干脆不说,道:“不吃么?我吃光了?”想抢食,两男

仍未动筷,再抢两片,已知又失态,竟也瞪眼左仲仪未暗助解危,且弄得如此尴尬。

左仲仪笑道:“既是天鹅肉,我这癞蛤蟆敢吃吗?”

青逸飞斥道:“不吃,饿死算了。”

左仲仪笑道:“我饿死没有关系,鄂爷是贵宾,千万饿不得。”转向鄂龙道:“口味尚

可吧?”

鄂龙道:“甚佳,人间难得几回尝。”想替青逸飞解危,复再夹肉品尝,赞不绝口。

随后又上得“钱糖醋鱼”,“荷叶蒸饺”,“香焖春笋”等佳看,尽是绝品,鄂龙尝得

胃口大开,说道:“好个江南,富庶百余年,方能理出如此绝妙圣看,难怪宫中重臣中老往

江南跑,自有原因。”

左仲仪道:“只要鄂爷愿意,随时可来。”

鄂龙笑道:“来了几次,只是从未尽兴罢了……”暗示亿嘉。票号三次进军江南皆殺羽

而归,颇为吃味。

左仲仪知该切入主题,笑道:“新人新计划,如若愿意,圣帮甚想跟鄂爷合作。”

青逸飞知正题已出,随即支开厨子,以便凝神听之。

鄂龙吟吟畅笑道:“圣帮可谓天下第一老字号,怎舍得与人合作?”

左仲仪道:“错了,说老字号,该属鹰帮,它只是不知变通,被圣帮追及罢了,经商一

途,如引军作战,得日益求新,始有利基,固守尘封,将被淘汰。”

鄂龙道:“倒也未必,有的行业,历数百年而不衰。”

左仲仪道:“那只是少数,且其亦大未求新,例如店面老子,改换新装,亦或藏有本身

秘方,技术,私自改良,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追 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