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01 月圆月缺

作者:李凉

月圆月缺。

冬去春来。

晨曦乍现,烟雾朦胧。

这时——

鄱阳湖的湖面上,水天相连之处,忽然出现了点点渔舟,女的在打桨,男的在撒网。

他们辛勤的工作,脸上却挂着幸福满足的笑容,女的伸手一找披散在额前的秀发,轻启朱chún,娇声唱道:

“旭日初升啊——

日初升——

湖面好风儿和顺——

摇荡着渔船——

摇荡着渔船——

做着我们的营生——

做着我们的营生——

男的不洗脸——

女的不擦粉——

大家各自找前程——

大家各自找前程——”

男的一边收网,一边接着唱道:

“旭日初升啊——

旭日初升——

湖面好风儿和顺——

摇荡着渔船——

摇荡着渔船——

做着我们的营生——

做着我们的营生——

醒把同儿撒——

眠把鱼儿等——

渔家的温饱就靠着这早晨——

渔家的温饱就靠着这早晨——”

渔舟上的这一对年轻男女含情脉脉的凝视着,片刻,轻轻一笑,不约而同的齐声唱道:

“云儿飘在天空——

鱼儿藏在水中——

轻撒网——

紧拉绳——

渔船儿飘飘等鱼纵——

渔船儿飘飘等鱼纵——

我划船——

你掌舵——

爷爷留下的旧鱼网——

小心的再靠它过一冬——

小心的再靠它过一冬——”

歌声甫落。

蓦地——

渔船一阵剧烈摇晃,男的脸上浮现起一抹喜悦的笑容,双臂使劲儿一拉,满网鲜活肥大的鱼儿,业已被他扔到船上。

女的望着满船活蹦乱跳的鱼儿,无限喜悦的瞅着他说道:

“你瞧,已经装不下了,回去吧!”

“好,咱们回去。”

男的望着她那晒得黑里透红的脸蛋儿,歉疚而又心痛的继续说道。“小翠儿——苦了你啦!”

小翠儿轻轻白了他一眼,心里甜甜的,妩媚的笑着说道,“铁蛋儿哥,咱们已经是夫妻了,还说这些废话干嘛呢?”

与世无争,自食其力,心里好踏实,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这种高兴过,原来人生是这样美好。”

铁蛋儿颇为感动的说道:

“小翠儿,其实你可以不必跟我出来抛头露面,我一个人也行。”

小翠儿笑了笑说道:

“不,我要这样跟着你,陪着你,看着你。想想看,我怎么忍心苦你一个人哪?可惜……可惜再过几个月……我……我就……”

铁蛋儿眼珠子瞪得老大。

一瞬不解的怔怔瞅着小翠儿,焦急不安的说道:“再过几个月就怎么样了?”

小翠儿被他问得脸上一红,头一低,忙避开他的眼神。

铁蛋儿脸上疑云一片,益发不安的瞅着她说道:“咦?你……你怎么不说话呢……”

小翠儿红着脸抬头瞥了他一眼,羞答答的低声说道:

“我……我是说……再过几个月你就……你就要做爸爸了……”

铁蛋儿一听,先是一怔,接着大声喝道:“快!快把桨给我。”

小翠儿被他这一吼,还真吓了一大跳,莫名其妙的瞪着他说道:“干嘛?”

铁蛋儿颇为紧张的说道:

“快——快把奖给我,小心动了胎气。”

说话声中。

就听——

“噗嗤”一声。

只见——

小翠儿业已忍俊不禁的失声笑了起来,片刻,便上气不接下气的轻轻啤了他一口,娇媚的说道:“你懂什么——才四个月不到。”

“不行!”

铁蛋儿边说,边过去强行把小翠儿手上的桨夺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扶她斜靠在船帮上,头一低,把耳朵紧贴在她小腹上,凝神听将起来。

不一会儿,铁蛋儿忽然哈哈大笑道:“我——我听到了!”

“你听到了?”

小翠儿黛眉微微一皱,脸上疑云阵阵,颇为纳闷儿的问他道:“你——你听到什么了?”

小翠儿不问还好,这一问麻烦可大了,只见铁蛋儿双眉轩动,面涌怒容,冷冷一笑,气呼呼的说道:“哼!这小王八蛋重女轻男,叫妈不叫爸爸,看我不打烂他的小屁股才怪!”

说老实话。

小翠儿心里就像有十五只吊桶,在七上八下,因为她实在弄不明白,铁蛋儿为什么会突然双眉轩动,面涌怒容,大发雷霆。

现在——

小翠儿终于明白了,原来铁蛋儿故意使坏,拿她寻开心,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右手一伸,直向铁蛋儿脖梗子上扇去,同时大声说道:“你要死啊——吓了我一大跳!”

小翠儿出手虽快,可是铁蛋儿比她更快,缩脖儿一伸出头,业已闪过一旁,运桨如飞,小船似箭一船飙了出去。

前面渔船上一个年近古稀,正在撒网的老人家抬眼看了看铁蛋儿和小翠儿,笑着说道:

“铁蛋儿,这么早就回去啊?”

铁蛋儿一听,忙把手上的桨一顺,稳住渔船,接着说道:

“二大爷,不是我铁蛋儿偷赖,实在是装不下了,不信你瞧瞧。”

二大爷似乎有点儿不大相信的看了看满船活蹦乱跳的鱼儿,然后又轻轻瞟了小翠儿一眼。颇为羡慕的对铁蛋儿说道:

“铁蛋儿,你媳妇儿有帮夫运。难怪最近你小子都鱼货满舱,人要懂得借福,你小子可不能欺侮人家噢!”

铁蛋儿一龇牙,裂着大嘴笑了笑,老半天没有吭气儿。

小翠儿乖巧的对二大爷轻一点头,接着说道:

“二大爷,铁蛋儿心疼我还来不及哪,怎么会欺侮我呢?”

这时——

另外一条渔船上的一个粗壮汉子,右手一伸,冲铁蛋儿做了个“掷股子”的手势,然后大声说道:“铁蛋儿,你最近发了,也该请请我这个现成儿的媒人了,晚上咱们大舅爷那儿见,痛痛快快喝它几杯,不见不散,别忘了噢!”

因为——

二大爷和小翠儿正好背对着那个说话的粗壮汉子,所以并没有看到他在对铁蛋儿做“掷股子”的手势。

可是二大爷脑袋瓜子后面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知道他在搞鬼,本来想狠狠臭骂他一顿,因为碍于小翠儿在一旁,只好冷冷叱道:

“半瓶小醋,你吃喝嫖赌不学好,那是你们家的事儿,我二大爷管不着,也懒得管。

现在——

我二大爷可把话说在前头,你小子如果胆敢带着铁蛋儿嫖赌会,当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其实——

半瓶子醋这一顿骂挨的还真够冤枉,说老实话,并不是他约铁蛋儿去赌,而是铁蛋儿约他去赌。

正因为有二大爷和小翠儿在,半瓶子醋不好直说,可是他又怕铁蛋儿忘了这一码子事儿,所以临时改口说是去大舅爷那儿喝两杯。

本来——

铁蛋儿还想搭腔儿,说他晚上一定会准时赴约。

可是被二大爷这一通儿臭骂,他只好尴尬的苦笑了笑,忙向二大爷和半瓶子醋挥手告别,运桨如飞,匆匆离去。

小翠儿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子事了,她生怕铁蛋儿脸上挂不住,也就没有当场点破。

不过话又说回来,铁蛋儿除了喜欢喝两杯,偶而到大舅爷那儿小赌赌之外,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和越轨的行为。

再者。

铁蛋儿一年四季辛勤的工作,对于小翠儿更是体贴入微,叮以算得上是一个好丈夫。

因此——

小翠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干涉他的行动,兔得管的太紧了,一旦引起他强烈的反弹,反而不好收拾。

现在——

小翠儿发现铁蛋儿虽然一直低着头问声不响的在打桨,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偷偷的向她瞟个不停,似乎在为自己秘密被揭穿,而感到不安。

于是——

小翠儿轻轻一笑,安慰铁蛋几道:“铁蛋儿哥,你成天辛勤的工作,也够苦了,偶而去大舅爷那儿喝两杯,小赌赌,也是应该的。

二大爷刚才明里是在骂半瓶子醋,骨子里却是在警告你,千万别沉溺其中,越陷越深,最后不可自拔!”

铁蛋儿一听小翠儿的口气,不但没有丝毫不高兴的样子,而且并不反对他晚上去赴约,不禁欣喜若狂,颇为感激的瞅着她说道:

“小翠儿,这么说你是不反对我今天晚上到大舅爷那儿去了?”

小翠儿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嗯!”

“小翠儿,你——你真好。”

铁蛋儿把话一顿。

默默凝视着小翠儿,似乎想看看她是否口是心非。

如果他不愿意让他去,他宁可让别人背后指指点点,说他怕老婆,也不愿意让小翠儿伤心难过,何况他就要做爸爸了。

可是——

铁蛋儿打量良久,小翠儿却始终面带微笑,没有任何人不高兴的样子,于是诚挚的正容说道:

“小翠儿,我老实告诉你,并不是半瓶子醋约我去大舅爷那儿赌,而是我约他的。

谢谢你给我面子,免得让人说我怕老婆,不过我可以对天发誓,过了今天,我绝对不再去赌,否则……”

小翠儿轻轻白了铁蛋儿一眼,打断他的话、插嘴抢着说道:

“哼!你也真是的,好好儿的发哪一门子誓嘛!”

“铁蛋儿哥,你既然已经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我也只好实话实说喽,其实,我井不介意你偶而出去喝两杯,赌几把,而真正让我担心害怕.感到不安的是……”

铁蛋儿脸上疑云一片,因为他想不通,猜不透,除了赌以外,还有什么好让小翠儿担心的?于是冲口说道:

“快告诉我,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小翠儿略一思忖,轻轻一叹,幽幽的说道:

“俗话说——色不迷人人自述,说老实话,真正让我担心害怕,感到不安的是大舅爷那儿那几个窑姐儿!

虽然——

你没有埋怨,也没有怪我,但是心里一定在纳闷儿,为什么最近我一直推三阻四,不肯跟你兴云布雨干那件事儿?

也许你自己并不清楚,你兴起来有多吓人?

有多凶,有多狠,有多疯狂?

不错!

你是带给我前所未有曾有过的痛快,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快乐,可是你我谁也没有把握,在慾仙慾死,攀上淋漓酣畅最高峰上的忘我情况之下,能够保持冷静,自我克制,不让我肚子里的小生命受到伤害。

铁蛋儿哥,这就是我拒绝和你兴云布雨干那件事儿的最大理由,你明白吗?

当然我也了解,你正年轻力壮,对于兴云布雨干那件事儿迫切需要,如果得不到正常发泄,很可能被迫向外发展。

说老实话。

我并不是一个善妒的醋娘子,也不在乎你偶而去嫖妓宿娼、和其他的女人上床干那件事儿,想想看,大户人家的妻子部不在乎自己的丈夫三妻四妾,而我的老公偶而去打打野食,又算得了什么呢?

问题是那些窑姐儿千人骑,万人摸,生张熟魏,来者不拒,而你和她们春风一度之后,很可能被染上‘杨梅大疮’,果真如此,不但害了你自己,也害了我,更害苦了我们尚未出生的孩子!

铁蛋儿哥、你说——我能不担心害怕,感到不安吗……”

小翠儿的话还没有说完。

就听——“噗嗤”一声。

只见——

铁蛋儿业已忍俊不禁的失声笑了起来。

小翠儿把脸一板,狠狠瞪了铁蛋儿一眼,不悦的冷冷说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对对!你说的对极了。”

说着说着,铁蛋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片刻,轻一摇头,接着说道;

“喂!你以为我是狗啊?大鸡儿一抡,不管老的少的,不管美的丑的,不管腥的臭的,就硬往里边儿戳呀?

老实说。

大舅爷那儿那几只破鞋,一个个长得像猪八戒他妈,别说让我去花钱去嫖,就是她们倒贴让我白玩儿,我的那个不会硬!”

小翠儿小嘴一撇,轻轻啤了铁蛋儿一口,似笑非笑的瞅着他说道:“臭美!你以为你是谁呀?嘴巴里说的好听,谁知道你肚子里在想什么?”

铁蛋儿被小翠儿的俏模样逗得心神一荡,嘻皮笑脸的说道:

“你呀大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有了你这个美娇娘从今尔后,再也不会去碰别的女人。

如果——

你还不放心,干脆去集上买个铜套几,顺便买把锁,把我的那东西锁起来,再么拿刀把它割下来,用麻绳一穿,挂在你脖子上,看着放心,用起来方便,免得你担心害怕,疑神疑鬼!”

小翠儿黛眉一竖,杏目圆睁,扬手慾打,寒着一张粉睑说道:

“狗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1 月圆月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