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12 醋意小发

作者:李凉

岸上又传来一阵急刻的马蹄声。

只见——

靠近马松柏那一匹黑马上的大汉,转首看了岸上一眼,说:“总管,小姐来了。”

郭晓涵一听,心情愈加紧张起来。

这时——

马松柏急拨马头,领着十数匹人马,向河岸上迎去。

一阵杂乱的蹄声和马嘶,就在破船后的河岸上停住了,浓重的黄土尘烟,滚滚的飘了过来。

接着——

一匹高大红马,出现在岸边上,郭晓涵一看,不禁浑身一颤,马上坐着的正是古淡霞。

只见古淡霞满脸泪痕,眼圈儿红红的,如云秀发已显得有些蓬乱,光彩的娇靥上亦淡然失色了!

她焦急的看了河面一眼,对迎去的马松柏沙哑的急声问:

“你们都没看到他吗?”

马松柏忧急的回答说:“两端河滩上都没看到少堡主的影子。”

古淡霞一听,玉手掩面,哭着说:“他本来就不会骑马,是我任性要他骑的,是我害了他……”

黑马上的马队队长立即恭声说:“那匹老马就停在草地上,通体是汗,已经是疲惫不堪,足见当时奔驰急烈,少堡主不会骑马,也许中途就跌下来了。”

马松柏三角眼一瞪,立即沉声说:

“少堡主何等功力,岂能轻易跌下马来?”

古淡霞一听,未待马松柏说完,立即哭着埋怨说:“都是你不好,昨夜我去你那儿时,为什么不说堡主有命,任何人不得外出,有事与少堡主商讨呢!”

说罢,她又呜咽的哭个不停。

马松柏愧疚自责的说:

“卑职疏忽,没想到老堡主离去时无暇通知小姐和少堡主,如果不是卑职今晨听到欢呼声,火速派人查问,还不知道小姐和少堡主出湖游玩呢!”

古淡霞立即忿忿的哭着说:“你现在追来又有什么用?如果昨夜你稍微勤快些,通知各门警卫人员,今天我们也不会发生意外了。”

马松柏连连颔首,低声下气的说:“部是卑职不好,该死,该死,老堡主回堡后,卑职定自请求处分!”

说此一顿。

他又转首看了环立在附近的人马一眼。

随即安慰古淡霞说:“这些人马遍搜不见,少堡主被黄袍老人掳走的可能性更大了,小姐大可放心,少堡主骨秀神清,英华冲天庭,即使有灾劫,也会逢凶化吉……”

古淡霞急得满腹怒火,那里还有心听他噜嗦,于是瞪着马松柏怒声说:

“鬼话连篇,我不要听,哼。今天找不到郭晓涵,你就不要回苇林堡啦!”

说罢,奋力一拨马头,红马一声震耳怒嘶,放开四蹄,如飞而去。

马松柏一见,顿时呆了。

他不由急得脱口大呼道:“小姐慢走,小姐慢走,小心跌下马来!”

大呼声中,神色惶张,一抖马缰,电掣追去。

马上大汉一声吆喝,二三十匹健马势如潮水一般,紧踉在古淡霞马后驰去。

郭晓涵这才深深吁了一口气。

接着——

他才悄悄的跃出船外。

低头一看,发现沙滩上布满蹄痕,立刻恍然大悟,何以破船就在她面前,而不派人下来一看呢?

原来——

船太破了,里面不可能藏着人,加而沙滩上又满布蹄印。以为马队已经搜查过。

再者——

马松柏和古淡霞根本不知道郭晓涵是蓄意逃走。

至于古大海夫妇昨夜临行时,仅仅通知马松柏而不让他和古淡霞知道,显然不让他们外出,怕他乘机逃走。

从马松柏和古淡霞的谈话当中,断定他们俩还不知道他的真正来历。

然而——

他深信古大海永远也不会告诉他们小锦盒的秘密。

这次逃出虎口,他的确没想到竟然会如此顺利,一切经过更出乎他的意思之外,昨夜绞尽脑汁想好的方案,结果一项也没用上。

一念至此;不禁摇头笑了。郭晓涵心想:“世事多变化,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        ★        ★

他举步走至岸边,探头一看,但见满天黄尘,只闻蹄声不见人影。

郭晓涵一见人马业已离去,心中如释重负,立即沿着河岸直奔东北,他要在天黑之前潜回横波姑姑的住处。。

这时——

太阳已经偏西,郭晓涵又渴又饿,又焦急,恨不得立即到达横波姑姑的那座小村,穿林越野,一阵飞驰,再登上一座高陵,已能看到鄱阳湖的堤岸了。

然而——

荒野间仍有十数匹健马,在分头寻找着他,远处停泊着三艘战船,在夕阳照射下,旗帜鲜明,闪闪发光。

郭晓涵不敢再向前走,他必须等苇林堡的战船驶离后,才敢回去。

残霞一抹,已是暮色苍茫。

渔村里炊烟缕缕,闪烁着点点灯火。

三艘战船上已升起九盏斗大灯笼。

片亥小——

从昏暗的荒野上,传来一两声隐约可闻的吆喝声和马嘶声。

郭晓涵知道苇林堡的人马已开始回船了,因而他不禁想起古淡霞来,不知她心里是何滋味儿?

一想到这两天古淡霞对他处处关怀,照顾得无微不至,更毅然绝然的给他灵葯解毒,这份情意,他不能等闲视之。

接着——

他又想起古淡霞为他伤心落泪的情景,令他颇为感动,虽然他并不喜欢她,但是她的这份情意,他却不能忘记。

他在心里立了一个誓愿,将来古淡霞如果对他有所要求,他愿意答应她以作为对她的补偿。

当然并不包括娶她为妻,因为他将来要娶圆圆姐姐,虽然他还不知道圆圆姐姐是否也喜欢他。

郭晓涵一想到圆圆姐姐,立即展开轻功,身不由己的直向陵下驰去。

举目一看。

湖面上的九盏红灯,已开始徐徐移动,苇林堡的战船已开始回航了。

郭晓涵宽心大放,脚下一加劲儿,在黑暗的荒野上奔驰如飞。

一阵飞驰,已到了横波姑姑的小村后面,举目一看,村内一片寂静,仅有一两家的后窗上,尚亮着灯光。

郭晓涵提高警觉,静立很久,确定附近并无可疑之处,才悄悄的向横波姑姑后院篱墙走去。

这时——

天更黑了,繁星闪烁,夜风徐吹。

郭晓涵看到圆圆姐姐房里仍亮着灯光,他很奇怪,往日这时圆圆姐姐早已就寝了,何以今天她还没睡?

他屏息前进,凝神一听,不由大吃一惊,因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正从圆圆姐姐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他心头一震,身形腾空而起,飘身落向篱内!

就在他双脚刚刚落地的同时,一声低沉的问话声,迳田另一间没有灯光的屋子里传了出来:“是涵儿吗?”

郭晓涵一听,犹如孤儿听到了慈母的呼唤,热泪盈眶.泉涌而出。

于是——

郭晓涵低呼了一声“姑姑”,飞身扑至窗前。

后窗随之拉开了,秀丽雍容的横波姑姑立即探出头来,神色惊异的望着郭晓涵。

同时——

她又低声说道:“快进来!”

郭晓涵强抑悲痛。飞身纵八窗内,横波姑姑机警的游目看了一眼窗外,立即将窗户关上。

接着焦急的说:“涵儿,这几天你没有回古墓吗?”

郭晓涵见问,立即扑进横波姑姑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横波姑姑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不吉之兆。

于是又低声焦急的问:“涵儿.你父亲呢?”

郭晓涵呜咽着,久久才沉痛的说:“家父被人暗害了!”。

此话一出,室内一片寂静,郭晓涵清晰的听到横波姑姑巨烈的心跳声。

火光一闪,室内顿时一亮。

郭晓涵回头一看。圆圆姐姐神色慌张的点燃油灯,在灯光照耀下,他看到了圆圆姐姐脸上的泪痕。

再看看横波姑姑粉面苍白,双眉紧锁,在她清秀的面颊上,已多了两行晶莹的泪水,流进她颤抖的樱chún角内。

郭晓涵知道横波姑姑内心的痛楚已达极点,不由低声哭喊说:“姑姑!”

横波姑姑缓缓举起翠袖,轻轻拭着粉颊上的泪水,抽噎着说:“我早已警告过他,东西既然没用,就该尽速送回,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郭晓涵一听,断定横波姑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必不平凡,即以安慰的声调,痛心的喊了一声“姑姑”。

横波姑姑望着满面泪痕的郭晓涵,抽噎着说:“涵儿,快坐下来,告诉姑姑仇人是谁?”

郭晓涵坐在一张圆凳上,摇了摇头:“涵儿那一天回去,家父已经气绝多时了……”

随即——

便将那天回至古墓的经过,简单扼要的对横波姑姑说了一遍。

横波姑姑和圆圆姐姐分别坐在两张圆凳上,静静的听他的叙述。

当他说到黄袍老人时,横波姑姑凤目忽然一亮,不由脱口低声问道:“那位黄袍老人的寿眉中,是否有一红痣?”

郭晓涵略一沉思,摇了摇头说:“我没有注意!”

横波姑姑轻蹙双眉,微颔螓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郭晓涵说到“独耳吊客”古大海伏尸大哭,偷盗宝剑时,横波姑姑立即插嘴说:“姦邪之徒,虽有如簧之舌,终有失言之处.稍加注意,至不难洞烛其姦,你竟被独耳吊客古大海蒙蔽,足见你当时在沉痛中未加慎思。”

说此一顿。

颇为感慨的说;“所幸你当时灵智昏迷,否则,我们今生将永无见面之日。”

郭晓涵羞惭的应了声是,继续述说下去。

横波姑姑听到郭晓涵怀疑“浪里白条”萧猛是“五独”的同路人时,立即不以为然的说:“浪里白条萧猛与洞庭湖‘闹海金蛟’李至善,均以水功闻名江湖,武林豪侠尊称二人为‘水上双雄’。

萧为人忠厚,李为人豪放,两人颇为黑白两道尊敬,不可能与‘五独’中人为伍,涵儿今后如果遇到他们,应以长者尊之,切不可粗暴无礼,有失你父风范。”

郭晓涵唯唯称是,又继续述说进入苇林堡之事。

他刚谈到古淡霞,坐在一旁的沈圆圆,立即颇有妒意的问;“就是今天同你并肩骑马的那个少女吗?”

边说边双颊生晕,悄悄瞟了妈妈一眼,随之低下了头。

郭晓涵使面一红、立即怯怯的应了声是,赶紧继续说下去,一直说到老马受惊,他乘机逃了回来。

最后——

郭晓涵惋惜的说:“古大海曾命他女儿自今天起传授我水上功夫,若非昨夜安排了有外出逃逸的机会,涵儿要等学会了水功,再来看姑姑和圆圆姐姐。”

说着,情不自禁的偷偷看了沈圆圆一眼。

沈圆圆一听,不由笑了。

她立即脱口说:“妈妈是名满江湖的‘芙蓉仙子’,谁不知道水功冠绝武林的江横波,曾在水中击败过‘浪里白条’,游速远胜‘闹海金蛟’,你放着名师不求……”

话未说完。

雍容的江横波立即含笑对爱女说:“圆儿,你又多嘴了。”

郭晓涵一听,不禁惊喜交集,立即欢声说:“姑姑水功冠绝武林,涵儿竟然一些不知。请姑姑务必将水功教给涵儿,‘五独’中人,有三个雄峙湖上,涵儿不会水功,必难顺利为父报仇。”

一谈到报仇,室内气氛顿时沉闷下来。

“芙蓉仙子”江横波,立即神色戚然的说:“涵儿,根据你的述说,‘五独’中人物确实都有嫌疑,其中‘独眼判官’和‘独臂阎罗’虽然嫌疑较大,但是‘独耳吊客”古大海的嫌疑尤重……”

郭晓涵剑眉一皱.不解的插言问:“姑姑怎见得他是重要凶嫌?”

“芙蓉仙子”江横波黯然一叹,道:“古大海阴险毒辣,而他最令人怀疑的不是将你击晕,而是他乘你不备,暗下毒手,将奄奄一息的‘独角无常’点毙……”

郭晓涵点了点头。

随即又说:“也许他是怕‘独角无常’泄露小锦盒的秘密,因为”独角无常’事前也隐身在暗处!”

“芙蓉仙子”双眉一展,正色说:“正因为‘独角无常’事先隐身于暗中,古大海才向他暗下毒手,也许他伯‘独角无常’泄露了小锦盒的秘密,更怕‘独角无常’将来指认他是凶手。”

郭晓涵剑眉一皱,不解的问:“五独中人各据一方,何以那天晚上突然齐至古墓……”

“芙蓉仙子”一听,神色间立即涌上一丝幽怨,黯然说:“姑姑多年来息隐湖畔,武林中事多已不知,‘五独’中人,是最近几年有人如此称呼他们。

譬如你们说的‘独腿天王’熊振东,即是昔年威震天南的‘雷公拐’,这些人何以会一夜之间聚在一起,姑姑也无法得知!”

边说边膘了静坐一旁的爱女一眼,继续说:“至于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2 醋意小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