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13 惜别俏佳人

作者:李凉

这时东方已白,四野蒙蒙,地面上升起一层淡淡晨雾,湖滨渔村,除了鸡鸣犬吠,似乎也有了人声。

郭晓涵想到横渡姑姑和圆圆姐姐,现在不知道该如何焦急,因而脚下一加劲,尽展轻功,身形之快,疾如流矢。

到达渔村后,天光已亮,幸亏晨雾极浓,藉着青竹矮松,纵跃如飞,瞬间已至横波姑姑的院后。

抬目一看,圆圆姐姐黛眉深锁,娇靥笼愁,静静的倚在窗后,一双凤目正呆滞的望着后院竹篱前的花树,陷入沉思之中。

郭晓涵一长身形,腾空而起,衣衫一挥,越过篱墙,直落窗前,低声轻呼道:“圆圆姐姐,圆圆姐姐!”

沈圆圆立被呼声惊醒,一看是郭晓涵,不由惊喜的低声说:“快进来,快进来!”

边说边伸出纤纤玉手,慌急的去拉郭晓涵。

郭晓涵握住圆圆姐姐的玉手,藉力起身,飘身进入室内。

沈圆圆探首窗外,看了看村后,随之关上窗门。

随即埋怨他道:“你怎么出去这么久,叫人家等的好心急!”

郭晓涵见圆圆姐姐如此关怀自己,除了感激之外,尚掺杂着甜甜蜜意,干是望着沈圆圆歉然含笑说:“姐姐别生气,我被黄袍老人带去问话了。”

沈圆圆黛眉一紧,不解的问:“哪个黄袍老人?”

如此一问,郭晓涵才发觉忘了请教老人名姓,于是俊面一红,说:“就是那个黄袍老人嘛!”

沈圆圆虽然知道了,但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郭晓涵没看到“芙蓉仙子”,立即不解的问:“圆圆姐姐,姑姑呢?”

沈圆圆立收笑容,故意嗔说:

“还不是出去找你了,走也不吭一声儿!”

郭晓涵立即分辩说:“不是不吭声儿,而是古大海和‘赛貂蝉’听到麻烦,说来我就想潜出村外避一避的。”

沈圆圆觉得有理,立即点了点头,一看窗前的阳光,关切的说:“你昨夜通宵未睡眠,快睡一会儿吧!”

郭晓涵一连几夜未曾睡好,的确有些倦了,但是他不放心横波姑姑,立即说道:“我要等姑姑回来。”

沈圆圆一指窗外说:“现在天已经大亮了,妈妈很快会回来,你先睡,等妈妈回来我再喊你!”

说着,玉手轻按郭晓涵肩头,逼他躺下去睡。

郭晓涵无奈,只好倒在床上,刚刚闭上眼睛,绣枕上的淡雅幽香,业已扑鼻而入,使他愈加无法入睡。

沈圆圆轻轻一笑,纤纤玉指认准郭晓涵的“黑憩穴”,轻巧的点了一下儿,转身走出室外。

郭晓涵偷偷睁开眼睛,只见圆圆姐姐低头微笑,玉颊生晕,正轻快的走向门外,他揉了揉“黑憩穴”,几乎忍不住笑出家来。

就在这时。

窗外已传来一声院门开动声。

接着——

响起圆圆姐姐的声音:“妈,涵弟弟回来了!”

就听——

“芙蓉仙子”惊喜交加的“噢”了一声。

接着问:“他在哪里?”

郭晓涵一听,坐起身子,正待出去。

沈圆圆已羞涩的说:“涵弟弟睡了,妈,他要等您回来,是我点了他的睡穴,他才……”

郭晓涵一听,顿时想起穴道被点.赶紧又躺了下去。

他还没躺好,外面已传来横波姑姑的笑声。

郭晓涵心知要糟,姑姑一定将他习成“移穴功”的事儿!告诉了圆圆姐姐。

果然不错。

人影一闪,沈圆圆已满面娇嗔的飞身扑至床前。

郭晓涵一惊,由床上坐起来,笑着问:

“姐姐,是姑姑回来了吗?”

沈圆圆见郭晓涵明知故问,芳心愈加有气,正待发作,“芙蓉仙子”已笑着说:“涵儿,你还没睡呀?”

边说边由外间走了进来,如云秀发上仍附着丝丝露水。

郭晓涵赶紧下床,恭谨的说:

“姑姑不回来,涵儿睡不着。”

边说边瞟了娇靥绯红圆圆姐姐一眼,显得有些踌躇不安。

沈圆圆一看涵弟弟的局促相,不由“噗哧”笑了。

她这一笑,郭晓涵那颗不安的心,立即放下来,也跟着笑了。

“芙蓉仙子”看到这一对粉装玉琢的小儿女情意投合,甚为欣慰,立即亲切的说:“涵儿,快把你遇到黄袍老人的经过讲给姑姑听听叩

说着,随即坐在一张圆凳上。

由于室内仅有一张圆凳。郭晓涵只好和圆圆姐姐分别坐在床的两端。

接着——

郭晓涵由拉开后窗看到黄袍老人开始说起,一直讲到离开高岗飞驰回来,其间,“芙蓉仙子”母女一直没有吭声儿。

最后,郭晓涵要求说:“姑姑,涵儿决心去找‘独醒子’,因为我觉得杀害家父的真正仇人,极可能就是他。”

“芙蓉仙子”神色凝重,并没有立刻回答,良久才说:“涵儿,这次你可看清楚那老人寿届中间是否有一颗红痣?”

郭晓涵被她问得心头一震,俊面通红,立即低头道:“由于时间无多,涵儿只想到其他问题,因而又忽略了……”

“芙蓉仙子”没有责备郭晓涵,凤目凝视着窗外的金黄色的阳光,陷入沉思之中。

良久——

她才讷讷的低声说:“恐怕是和渭滨遇到的那位老人……”

郭晓涵心中一动,急声插嘴,说:

“姑姑。你说谁和家父遇到那位老人?”

“芙蓉仙子”立时警觉失态,淡淡一笑说:“你们还是孩子,现在不须知道这些。”

说话之间,神色已恢复平静。

接着又关切的说:“涵儿,你要去玉女峰,姑姑也不拦阻你,不过这总是一件冒险的事儿,如果‘独醒子’确是击毙你父亲的仇人,你此翻前去,不啻羊入虎口,凶多吉少,说不定会丧失生命……”

郭晓涵一听,不但不为所动,反而大义凛然的说:“父仇不共戴天,就是刀山油钢,涵儿也要……”

说此一顿。

目光一扫,发现沈圆圆神色黯然,螓首深垂,心中也涌上一丝伤感,似在安慰她。

继续说:“‘独醒子’是否就是杀父仇人,尚不得而知,说不定反而会因祸得福,学得一身惊人武功……”

“芙蓉仙子”欣慰的看了郭晓涵一眼,微颔螓首说:“论武功,‘独醒子’确为当今武林第一高人,至今仍无人知其姓氏年龄……”

沈圆圆忧郁的抬起头来,似有所悟的插嘴问:“妈,您不是说见过‘独醒子’吗?您看涵弟弟方才说的是这位黄袍老人像不像他啊?”

“芙蓉仙子”黛眉一紧,秀丽的面容上,立即掠过一丝戚然神色,微一颔首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独醒子’身穿月白长衫,手拿把扇,仙风道骨,鹤发童颜,令人望之肃然起敬……”

郭晓涵见横波姑姑说话之间,充满了渴慕之色,与他心中对“独醒子”的憎恨疑虑,恰好相反。

于是——

他有些不以为然的说:“姑姑,涵儿总认为‘独醒子’的道号有些不雅,像以前的逍遥子,雷震子,璇玑子,都是名副其实的有道长者……”

“芙蓉仙子”浅浅一笑,温和的说:“涵儿,这是你对‘独’字有了先入为主的憎恨,所以你才觉得‘独醒子’的道号不雅,其实,‘独醒’二字含意颇深,有着唯我独醒之意!”

郭晓涵在横波姑姑面前不敢放肆,但心里却冷冷一笑,以客观的口吻说:“涵儿觉得‘独醒子’有自大自狂之嫌,为唯我独醒,也就是——唯我独尊。”

“芙蓉仙子”黛眉一紧,似乎已看出郭晓涵对“独醒子”暗含憎恶之意。

于是——

她颔首一笑说:“如此解释,也无不可,不过总有些牵强偏激,这次你前去华山,如果机缘巧合,见到了‘独醒子’,应该据实相告,说明是经一位黄袍老人指点,特来求艺,谨记绝口不谈父仇之事,以免‘独醒子’怀疑,而影响你的艺业进境。”

说此一顿。

“芙蓉仙子”看了黛眉深锁,娇靥笼愁的爱女一眼,又继续说:“现在这附近可能还有苇林堡的眼线耳目,为了慎重,入夜以后你再起程,届时由你圆圆姐姐护送你至德安县境……”

郭晓涵一听,立即婉拒说:“涵儿自知小心,不必再劳动圆圆姐姐了,一人行动方便,即使遇上苇林堡的人,脱身应该不成问题。”

“芙蓉仙子”觉得有理,立即颔首说:“好吧,希望你途中小心,这儿距离德安县城不足百里,尽展轻功,三更即可到达,先在城外歇息一宵,第二天由瑞昌进黔境,即可直奔华山了。”

郭晓涵心情沉重,连连点头,唯唯称是。

“芙蓉仙子”继续关切的说:“涵儿,你昨天一夜没睡,今晚还要赶路,就在你圆圆姐姐床上睡一会儿!”

说罢起身,迳向外间走去。

沈圆圆忧郁的看了郭晓涵一眼,微垂臻首,紧跟妈妈身后,走进对面卧室里。

郭晓涵起身目送,看到圆圆姐姐那副黯然神色,较之方才点了睡穴时的神情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这次两人相处,时间虽然短暂,但较上次有了更亲密的接触,而沈圆圆也没有了以前的矜持。

如今——

乍聚又离,而且此去华山,吉凶未卜,也许生离死别,永无相见之日了。

一念至此,不禁愁肠百转,仰面倒在床上,良久才朦朦胧胧睡去。

一觉醒来,夕阳已照后窗,心中一惊,翻身坐了起来,发现横波姑姑正坐在外间藤椅上。

于是急忙下床,匆匆走向外间,笑着说:“姑姑,什么时辰了,我怎么会睡这样久呢?”

“芙蓉仙子”见郭晓涵容光焕发,了无倦色,颇感欣慰的说:“你几天没有睡好,应该多睡一会儿才对。”

边说凤目边膘了院中竹篱上映射的残阳一眼,继续说:

“现在恐怕酉时将尽了。。”

郭晓涵笑着说:“涵儿这一觉真好睡。”

他发现沈圆圆不在室内,忙不解的问:“姑姑,圆圆姐姐呢?”

“芙蓉仙子”望了厨房一眼,接着说:“她在准备晚餐。”

话刚说完,沈圆圆已将晚餐送进来。

郭晓涵发现圆圆姐姐凤目红红的,一看就知道她曾经哭过,因而心情顿时沉下来。

晚餐很丰富,但是三人都食不下咽。

“芙蓉仙子”亲至内室取出黄缎小锦盒和一包碎银子,关切的说:“涵儿,快把小锦盒贴身放好,这些碎银俭省使用,足够你往返华山之需……”

边说边将小锦盒和银包一并交给郭晓涵。

郭晓涵急忙起身,双手接过,感激的流下泪来。

于是——

他威声说:“涵儿此番前去,如能习成绝艺,手刃亲仇,涵儿必星夜赶回,终身侍奉姑姑,永不再厉江湖,只怕此去凶多吉少,果真如此,只有来世再报答姑姑和圆圆姐姐的关怀爱护之恩了。”

说罢深深一揖,伏地下拜。

“芙蓉仙子”戚然一笑,两行珠泪,已顺着香腮簌簌的流了下来。

沈圆圆玉手掩面,香肩抽动,已泣不成声。

“芙蓉仙子”忙将郭晓涵扶起来,戚然一笑,含着泪说:

“涵儿快起来,姑姑有预感,更深信我们仍有相见之日,‘独醒子’辈份极高,深受人尊敬,他可能出手击毙你父亲,但决不致于再向你这个后生晚辈下毒手。”

郭晓涵已将小锦盒和银包收好,泪流满面,但却坚毅的说:“就算他不再向我下毒手,但是我决不会放过杀父仇人。”

“芙蓉仙子”黯然一叹,含意颇深的说:“涵儿,姑姑希望你遇事冷静,凡事三思,千万不要冲动固执,你可以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你也应为爱你的人,关心你的人想一想啊!”

郭晓涵极为感动,满面愧色的说:“涵儿便领教诲,定不负姑姑和姐姐的期望。”

芙蓉仙子黯然神伤的看了一下儿院儿漆黑的天空,继续说:“渔村生活俭朴,现在村人多已入睡,你可以走了。”

话声甫落,掩面啜泣的沈圆圆忽然抬起头来,幽幽怨怨的望着郭晓涵,干言万语都在不言中。

郭晓涵别情依依,戚然的说:“姑姑珍重,涵儿走了。”

接着——

郭晓涵又向沈圆圆说道:“姐姐保重,小弟此番前去,最多一年,定然归来,决不辜负姐姐对我的期望。”

沈圆圆望着郭晓涵,戚然颔首,晶莹泪珠,不停的滚下来。

芙蓉仙子虽然心如刀割,但仍力持平静,郭晓涵此番前去,是否真的能平安回来,谁也没有把握。

干是——

她再度正色说:“涵儿,你去华山目的,旨在学艺,途中遇有任何变故,绝不可片刻停留,现在你可由后院潜出,直奔西北,不出十里即有通往德安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 惜别俏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