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14 偏向华山行

作者:李凉

第二天天将拂晓。

郭晓涵已离开了小镇,直奔通向华山南麓的大道。

这时晨空如洗,残月晓星,原野间吹拂着阵阵凉风,散发着清新爽然的气息,令人精神为之一畅。

举目前看,晨雾弥漫,华山诸峰仅能隐约可见。

郭晓涵一阵飞驰,太阳尚未爬起,业已到达华山南麓。

山下劲风较强,气温骤低,大道绕山蜿蜒伸去。

郭晓涵辨别了一下儿酒保所指的朝阳峰,奔上绕山大道,直向山口驰去。

一进入山区,但见云雾缭绕,插天巨木,萝藤纠结.与自己想像的迥然不同。

他认准方向继续前驰,飞纵飘掠,如隼似鹰,一阵飞驰,已越过数道崎岖横岭,渐渐深入群峰之中。

虽然野花奇草遍地,到处异鸟争鸣,但山势奇险,却令人怵目惊心。

于是打开干粮包,胡乱吃了一些东西,继续向前疾奔。

果然不错。

他越过几个峰头悬崖,落雁峰愈来愈近了,因而精神一振,身形骤然加快,酉时不到,便登上了朝阳峰。

立稳身形,游目一看,苍松古柏,翠竹巨树……

远看峰岭如林,云海无边,俯视深涧绝壑,云雾弥漫,不知何处尚传来隆隆的水声。

郭晓涵看得心中高兴,不由大喊了一声!

顿时声震山野,谷峰回应,久久不绝。

郭晓涵高兴极了。

他身处此深山,虽然觉得自己太过渺小,但心神舒畅,令人感到胸襟开阔,于是,情不自禁的昂首一声长啸。

啸声响澈全山,直上云霄,万峰共鸣,声如惊雷,无尽无歇

心下一宽,这才有心打量四周的环境。

只见近处一面,有一片茫茫无际的矮树林。

立身处,是一片草地。

柔草丰茂,颜色青翠。

郭晓涵的手摸将上去,只觉得柔软清洁,心头自然地漾过一片喜悦!

远山瀑泉,似是瀑布匹练下泻。

草薰风暖,令人舒畅沉醉。

郭晓涵心醉神驰,喃喃自语;“人间净土……有福的人能在这样的所在修真……”

峰下一片黑暗,七八丈外的景物,已不可见。

郭晓涵停身之处,正是朝阳峰和玉女峰之间的山谷。

只见——

谷中奇花争艳,风和气暖,阵阵松涛,潺潺流泉,另有一番景象。

郭晓涵游目一看,附近既无茅舍,也无山洞,“独醒子’咱是不会隐居干此,于是展开轻功,直向深处奔去。

渐渐,松柏密集,翠竹成林,愈前进愈黑暗。

他觉得自己盲人瞎马的乱跑一阵,永远无法找到“独醒子”的居处,因而他想起了黄袍老人对他的叮嘱,决心一试。

于是——

飞身纵上一座大石,气纳丹田,朗声高呼道:“晚辈郭晓涵,不远千里而来,专程拜竭‘独醒子’老前辈,如蒙赐见,请即指引路途!”

接着凝神静听,双目望着深处,并未抱有多大希望。

蓦地——

前面百丈开外亮光一闪,现出一盏红灯笼,乍看之下,是那么飘渺遥远。

郭晓涵一见,不由吓了一跳,心中又惊又喜,心想:“莫非‘独醒子’果真仍住在谷内?”

郭晓涵望着百丈外的那盏红灯,惊喜中又有些迷惑,何以如此凑巧,声甫落,红灯立刻出现?

刚才万平选曾经说过,他们多年来未见“独醒子”在附近现身过,看来这盏红类笼可能是巧合。

继而一想。

也许是山中猎户人家。

略一思忖。

他决定过去看看,如果有人在此居住,也好向他们探听一下儿“独醒子”的居处。

一念至此,直向百丈外的红灯笼驰去。

一阵飞驰,那盏红灯笼依旧是那么遥远。

他纵身飞上一株大树,凝目一看,那盏红灯笼似乎也在向前疾驰。

心中一动,莫非在引导自己前去见“独醒子”?

于是——

郭晓涵气纳丹田,再度朗声问:“前面红灯笼可引导在下前去叩见‘独醒子’老前辈?果是如此,请将红灯笼左右摆动……。

说话声中。

那盏红灯笼果然徐徐摆动起来。

郭晓涵一看,反而有些踌躇起来,一刹那之间,一种不祥之兆,直上心头。

而他的脑海里。也随之浮现起横波姑姑和圆圆姐姐临别时的优戚面容。

前面黑暗中的那盏红灯笼,仍在不停的左右摇动着、似乎在催他前进。

郭晓涵一想到来此的目的,和父亲的血海深仇,于是一咬牙.飞身又向前追去。

那盏红灯笼的确奇怪,似乎长了眼睛,郭晓涵进,它也进,郭晓涵停,它也停,郭晓涵虽尽展轻功,依然追不上那盏红灯笼。

这时——

他追随着那盏红灯笼,围绕着玉女峰飞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另一个深谷内。

郭晓涵心中既有气,又怀疑,不知道那盏经灯笼在弄什么玄虚。

嗡嗡的松涛中,传来隆隆的泻瀑声,同时谷中景色骤变绮丽,与他地方迥然不同。

郭晓涵无心注意这些,星目注定那盏红灯笼继续疾驰……

忽然——

数十丈外又现出一盏红灯笼迎了过去。

但是第二盏红灯笼飘动不足两丈,不知道为何突然熄灭了。

郭晓涵非常不解,凝目再看,第一盏红灯笼也不动了。

他猜测前面可能就是“独醒子”的隐居之处了。

因而——

他再也不迟疑,一直向红灯笼奔去。

片刻,他渐渐看清楚前面横阻着一道高约百丈的绝壁,那盏红灯笼似乎被一个高大的人影举在手里。

近前一看,竟是一片枯枝无叶的树林,气氛显得异常萧瑟、凄凉,那盏红灯笼,就挂在一株枯树下,仍在不停的随风摇晃。

郭晓涵觉得奇怪,心想:“既然引路,为何不把我带到门口?对了,也许‘独醒子’就隐居在这片枯林里。”

举目前看,枯林深约二三十丈,直达绝壁之前,林内并无茅舍石屋,于是他决定至绝壁前一看究竟。

由于刚才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之兆,在他举步前进时,特别小心。

走出柏林,距离绝壁尚有数丈,仰脸一看,星目不禁一亮。

只见——

右前方的绝壁深陷处,果然有一山洞,一株斜松,恰好挡住洞口,如果不仔细看,的确不易发现。

心中一喜,飞身扑至洞口,定睛一看,只见洞口枯草绿苔,萝藤网结,洞内一片漆黑,似乎根本无人居住。

郭晓涵剑后一皱,他断定像“独醒子”那种武林高人,绝不会住在这样荒凉的山洞里的。

正待离去,蓦见满布绿苔的洞壁上,有一片弯曲纹路,极似字迹。

朗声说罢,一揖到地,洞中回声嗡嗡,久久不绝。

郭晓涵恭立门外,直到回声寂静,仍未见有人回答,断定洞中已经无人,于是急上两步,双掌平贴门上,奋力一推,立即发出一阵沉重的格格声……

两扇高大石门,缓慢开了一道宽缝,一阵奇绝的淡淡幽香,立即由门内扑来。

郭晓涵探首一看,门内竟然是一座长长洞府,深度足有五丈,左右各有一室,两室俱都无门,洞的尽头,仅嵌一颗黄色巨大宝石,毫光十分柔和。

郭晓涵闪身走进门内,发现脚下柔软如绵,低头一看,竟然是厚厚黄毡。

走至两室门口,发现里面各有一个茅草蒲团,果然已无人居住。

在洞尽头的那颗黄色宝石下,放着一条长长矮几,上铺黄绢,直拖到地。

矮几前放着一个厚大蒲图,除此之外,洞内再也没有什么了。

郭晓涵看后,知道这个洞内至少曾有三个人在此修真,如今俱都不在,想必均已得到道成仙了。

目光所到之处,发现矮几黄绢上,在闪闪发光。

心中一动。

急忙走了过去,低头一看,面色突然大变,惊得一连退后了两步,同时脱口惊啊了一声!

只见——

矮几黄绢上,一排平放着九个金质大字“大罗贝叶真经藏真处”。

郭晓涵立刻惊呆了,这座洞府原来就是“独醒子”的修真之所!

突然“噗哧”一声娇笑,迳由身后传来。

郭晓涵骤然一惊,修的转身,发现三丈外的左侧室门内,似有暗影闪动,于是毫不迟疑的飞身扑了过去。

立身在两门之间,摆头左右一看,两边石室内依旧放着两个空蒲团,哪里有半个人影?

郭晓涵暗暗心惊,继而一想,那人也许就隐在门的左右,心念身动,刚慾举步……

洞府大门间黄影一闪,飘然走进一个人来。

郭晓涵一看,不禁惊喜交加,宛如见到亲人似的,脱口疾呼道:“老前辈——”

疾呼声中,飞身扑了过去。

飘然走进来的,竟然是那个慈眉善目的——黄袍老人。

黄袍老人手中正捧着许多鲜果,一见郭晓涵扑过来,两手赶紧高举,同时祥和的哈哈笑了,神色至为愉快.

郭晓涵双手抱住黄袍老人,激动的流下泪来,不停的呼喊着:

“老前辈……”

黄袍老人忽然沉声说道:“你俩故弄玄虚,违背师意,还不快将果子接过去!”

郭晓涵听得莫名其妙,回头一看,只见红衣少女柳无双,粉面含羞,樱chún绽笑,正飞身扑了过来。

黑衣黑皮小牛奔正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满腹委屈的大声分辩说:“师父,牛奔不敢,是无双姐姐一个人的主意,她说吓唬吓唬郭晓涵,替牛儿出口气!”

说着,依旧立在室门口儿没动。

黄袍老人笑着说道:“哼,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边说边将鲜果交给神情愉快,满面娇羞的柳无双。

接着——

黄袍老人又伸手抚摸着郭晓涵头顶,亲切的说:“孩子,你果然来了,走,我们到里面谈!”

说罢,拉着郭晓涵迳向矮几前的大蒲团走去。

现在郭晓涵一切都明白了,原来黄袍老人就是“独醒子”,而他心中却再也没有一丝憎恨,也不知道为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独醒子”就是杀害父亲的仇人了。

这时——

郭晓涵发现在黄袍老人的左眉间,果然有一颗鲜红的朱砂痣,不过那颗红痣几乎已被如银的长眉掩没了,这一来他愈加相信黄袍老人就是“独醒子”了。

来至矮几前,“独醒子”一指大蒲团的旁边,愉快的说:“快坐下!”

郭晓涵立即盘膝坐在“独醒子”的右侧坐下。

柳无双已将鲜果放在大蒲团前,随之坐在“独醒子”的前面,娇靥生晕,秀目明亮,不时看着郭晓涵。

小牛奔不言不笑的走至蒲团前,伸手数了十个大葡萄,送到郭晓涵面前。

同时——

小牛奔又憨诚的说:“你跑了一整天,一定渴了,快些吃葡萄吧,但是你要记住,这种好吃的大葡萄一次只能吃十个。”

郭晓涵一见小牛奔,顿时想起在丰渔村点了他穴道的事不禁欠身说:“谢谢你——牛弟!”

小牛奔裂嘴一笑,既得意,又神气的坐在柳无双的身边。

“独醒子”寿眉一紧,望着小牛奔不解的沉声问:“牛奔,是谁告诉你的,一次只能吃十个葡萄?”

小牛奔一指柳无双,瞪着大眼珠子理直气壮的说:

“是无双姐姐告诉我的,她说——吃十一个肚子痛,吃十二个拉稀屎,吃十三个,一辈子长不成大个子!”

话未说完。

“独醒子”已也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郭晓涵已听出来柳无双在捉弄小牛奔,而他刚才进来不也被她戏弄了一番吗?

柳无双红着粉脸解释说:“牛弟最喜欢吃葡萄,而且一口便吃四五个,嚼都不嚼就吞下肚里,问他是什么滋味,他居然说不知道……”

说话声中,“独醒子”已沉声说:“淘气,你是姐姐,怎么好意思欺负弟弟嘛,现在涵儿来了,他是哥哥,看他以后会不会欺负你这个妹妹。”

小牛奔噘着嘴不吭声儿,柳无双膜了郭晓涵一眼,立即低下头去,郭晓涵俊面一红,才知道自己是哥哥而不是弟弟。

他看了“独醒子”师徒之间无拘无束,宛如慈父对待儿女一般,使他对“独醒子”愈加感到亲切、崇敬。

他一想到这次前来的目的,随即将黄缎小锦盒由怀中取出来,双手捧至“独醒子”面前,恭声说:

“涵儿已遵命将真经带来了。”

“独醒子”一见小锦盒,脸上立即掠过一丝黯然神色,忙伸手接过去,望着小锦盒感慨的说:“这部真经伴我半生,十年前意外被窃,想不到有生之年还会再见到它。”

边说边将小锦盒放在蒲团前面。

郭晓涵一听“被窃”两个字,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4 偏向华山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