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15 三面桃花情

作者:李凉

郭晓涵正待转身回去,台阶石道中已隐约传来牛奔的欢呼:“无双姐姐,快来,这里有只大野兔!”

郭晓涵一听,知道牛奔和柳无双俱在上面,立即沿着石阶向上奔去。

左转右弯,蜿蜒上升,一阵飞奔,瞬间已达尽头。

登上最后一个台阶,发现竟是一间精致石室的石案后面,石室里面尚有竹桌木椅,摆列得异常整齐。

郭晓涵飞身纵出门外,阳光耀眼,鲜花遍地,绿草如茵,太阳已升上对面的峰顶。

石屋圆周约七八丈,围绕着一座松竹间植的杂林,看似整齐有序,又似杂乱无章。

游目一看,群峰拱围,三峰插天,自己立身之处,正是昨夜看到的绝壁之巅,玉女峰的半腰之间。

身后玉女峰,挺拔峻秀j峰高仍有百丈,左前方一道瀑布,经由峰巅倾泻而下,宛如一道经天匹练,极为壮观。

郭晓涵看罢,心胸顿时一畅。

就在这时。

林间又传来牛奔的呼叫声:“无双姐姐,这里有一只小花鹿……”

牛奔的呼声未落,立即传来柳无双的阻止声:“不要打死它,我们去翠湖捉鱼!”

郭晓涵一听,立即向着林外高呼道:“牛弟弟等我——”

大呼声中。

身形已至林前,循声扑进林内,直向深处驰去。

一阵飞驰,前进足有数十丈,但仍未穿出松林,这令他感到非常不解。

就在这时,摹闻牛奔在不远处,以要求的口吻说:“无双姐姐,快告诉涵哥哥嘛!师父知道了又要骂你淘气!”

郭晓涵一听,始知情形有异,立即停下身来。

柳无双轻哼了一声,有些不高兴的说:“他喊的是牛弟,又没有叫我!”

郭晓涵一听,心中暗呼糟糕,没想到因为自己没有喊柳无双,而使她不高兴。于是赶紧歉疚的说:“无双妹妹,愚兄来了!”

话声甫落。

牛奔已大声笑着说:“涵哥哥听我说,三左转,五右弯,见七斜走,遇八直前,记住了吧?……”

郭晓涵何等聪明,一点就透,牛奔仍仰着小脸儿向林内大叫,郭晓涵业已飞身穿出林外。

牛奔提着一只野兔,一见郭晓涵已飞身而至,立即哈哈笑着说道:“这不是出来了嘛!”

郭晓涵纵身过去,伸手拉住牛奔,立即含笑说了声谢谢,因为没看到柳无双,不由举目顾盼……

只见——

前面七八支外,一道红影,疾进如烟,直向瀑布方向驰去。

牛奔一指柳无双的背影说:“涵哥哥,走!我们去看无双姐姐捉鱼!”

记罢,两人并肩向前追去。

一阵疾奔,前面的柳无双已经停下来了。

郭晓涵知道,柳无双立身之处的下面,可就是翠湖了,只见柳无双正在束秀发上的红绫包头。

再前进十数丈,已能看到数亩大的湖面,水色碧绿,波纹粼粼,对崖景色绮丽宜人,向左一看,湖水一望无际,湖的尽头便是那道大瀑布。

来至近前,郭晓涵才发现柳无双立身之处,是座高崖,距离波光闪闪的湖面至少尚有六七丈!

他虽然心惊,但仍没忘了向出无双门早,同时,他也看清楚了柳无双穿的是一身似皮非皮,似缎非缎的鲜红“水靠”。

柳无双穿上这身“水靠”,玲珑的娇躯,曲线毕露,只见她玉rǔ高耸,纤腰短裙,两腿贴肉长裤,薄底软皮红鞋,长长的秀发已束在红绫内。

郭晓涵的确有些看呆了,他只感到耀眼炫目,心跳碰碰,面前简直做一团烈火。

牛奔一心希望无双姐姐捉条大鱼来吃,根本没有注意郭晓涵表憎,瞪着一双大眼珠子,死盯着湖面。

郭晓涵见柳无双卓立崖边,两手仍在系头上的组绫蝴蝶结,对他看也不看,理也不理,知道她仍在生自己的气。

于是俊面绽笑,又亲切问了句。“无双妹妹,早!”

柳无双见郭晓涵又问了声早,凤目轻轻瞟了他一眼,不由抿嘴笑了。

就在这时,牛奔忽然脱口一声大叫道:“哼!一条翠湖鲤鱼!”

叫声甫落——

红影已起,柳无双一式“海燕戏水”,头下即上,双手平展,直扑向六七丈下的水面了。

郭晓涵看得浑身一颤,情不自禁的脱口一声惊呼:“无双妹妹小心!”

在惊叫声中,只见柳无双纤腰一挺,两臂疾并,玉手紧贴似剑,唰的一声,水花飞溅,湖面立即出现出无数水圈。

一道红影,在碧绿的湖水中,快如飞鱼一般,直向深处射去——

郭晓涵凝目一看,这才发现在柳无双的身前两丈处,有一条大鱼,神情惶急,疾游逃命。

人鱼追逐,上下翻腾,湖水族流滚滚,柳无双在水中曲折回转,快慢浮沉,姿势美妙已极。

郭晓涵看在眼里,不但羡慕,也极赞佩,他决定,不但要学“贝叶真经”上的武功,也要跟她学水功。

片刻——

柳无双身形一族,玉腕一扬一道银光,直向大鱼射去。

牛奔一见,裂着大嘴笑了。

郭晓涵凝目再看,银光敛处,大鱼一阵翻滚,露出雪白的肚皮,游这同时慢了下来。

柳无双娇躯一窜,已至夭鱼近前,玉臂一伸,已将大鱼挟住,立即挂在短裙上,折身向崖前游来。

牛奔转首望着郭晓涵,裂着大嘴笑道:“无双姐姐的‘分水梭’百发百中,厉害无比,任你再快的大鱼都逃不掉。”

郭晓涵连连颔首称是,但目光仍不离游至崖边,攀藤而上的柳无双。

柳无双脚尖一点凸石,业已腾身上崖来。

牛奔欢呼一声,过去抱住大鱼。

郭晓涵这才发现那条大鱼黑背、金鳞、银肚皮,长约三尺有余,重有六七斤之多,大嘴巴还挂在柳无双腰间铜约上。

牛奔伸手握住鱼鳃,迅速将它取下来,顺手在鱼眼睛内取出一枚长约三寸的小根棱,交给了柳无双。

柳无双接过小银梭,面带娇笑,凤目轻轻膘了郭晓涵一眼,玉手一扯,头上红绫已被拉掉,一蓬如云秀发,随着滑落下来。

郭晓涵看得怦然心动,柳无双的姿态,太美了,他不禁含笑赞美说:“无双妹妹的水功,实在太好了,愚兄将来能有你一半儿,就心满意足了。”

柳无双甜甜一笑,娇声说:“什么愚兄愚兄的——老气横秋。”

郭晓涵俊面微红,连连含笑称是,他虽然受了一顿抢白,但是心里一点儿也不生气。

牛奔已将兔子、大鱼背在身上,兴奋的大声说:

“走吧!煮好了也到正午啦!”

说罢——

三人并肩疾驰,直奔松林。

郭晓涵跟着柳无双,直向石屋左后方一间小室驰去。

来至室前一看,竟是一间厨房,里面刀铲锅勺,油盐酱醋,一应俱全。

柳无双停身望着郭晓涵和牛奔说:“涵哥哥剥兔子皮,牛弟杀鱼,我回房去换衣眼。”

说罢转身,纵入石屋内。

牛奔拿着一把尖刀,去鳞破肚,动作非常熟练。

郭晓涵和父亲住在古墓时,经常去打野味,对于剥兔子皮并不外行。

牛奔一面杀鱼一面问:“涵哥哥,你是专程来向师父学艺的吗?”

郭晓涵一边剥兔子皮,一边点点头诚恳的说:“是的,我是遵照老前辈指示来的……”

牛奔立即不解的问:“奇怪,你既然是来学艺的,为何仍称呼师父老前辈呢?”

郭晓涵被牛奔问住了,立即停下手来说:“牛弟,我还没有拜师,听说拜师要行大礼,你当初是怎么拜的?”

牛奔毫不心疑的说:“俺就爬在地上磕了个响头……”

话未说完,红影一闪,柳无双已换好衣服回来,她似乎已经听到两人的谈话,立即对郭晓涵说:“涵哥哥,师父慈爱祥和,不太注重这些小节,等会儿午饭后,你在桌前磕个头喊声师父就行了。”

郭晓涵望着柳无双,一边感激的说了声是,一边继续剥兔子皮。

三人在厨房里,洗、切、煮、分工合作,忙碌中不时发出阵阵欢笑。

刚到正午,一切都弄妥当了,红烧鱼、爆兔肉、蔬菜、萝卜、大圆豆、摆满了一桌子,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石屋的一角,还放着一大坛美酒。

牛奔见一切齐备,立即对正洞口恭声高呼道:

“有请师父。”

不一会儿。

“独醒子”满面笑容,由洞内走了上来。

这时,柳无双已倒了四碗酒,她自己碗里却有少许。

郭晓涵一俟“独醒子”坐好,立即恭立桌前,顶礼下拜,同时肃容恭声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郭晓涵大礼参拜。”

说着,恭谨的跪下去拜了四拜。

“独醒子”手抚银髯,愉快的哈哈一笑,望着郭晓涵笑道:

“涵儿,快起来吧!”

牛奔虽然有些憨傻,但是他看得出师父今天特别高兴。

郭晓涵起身入席,坐在牛奔的身边,柳无双为讨师父欢心,立即端起酒来,望着“独醒子”笑着说:“师父,双儿敬你一杯,恭喜您老人家收了一个好徒弟。”

“独醒子”哈哈一笑,佯装生气的说:“你这个淘气丫头,你不也是师父的好徒弟吗?”

说着,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

牛奔端起碗也起身敬酒,师徒四人,欢笑一直不歇,气氛极为愉快。

“独醒子”吃了一口红烧鱼,立即颔首赞了声好。

郭晓涵心中一动,顿时想起柳无双精绝的水功,于是趁机恭声说:“师父,‘湖海五独’中人,除了已经知道的‘独腿天王’居白河寨,‘独臂阎罗’盘据大洪山,‘独耳吊客’古大海雄据鄱阳湖苇林堡外,其余二独,想必也潜居湖上……”

“独醒子”未待郭晓涵说完,立即抚髯颔首说:“不错,‘独眼判官’最凶狠,居住在洞庭湖的‘森罗坝’,也是势力最雄厚的上人,武功最弱,而心智第一的‘独角无常’居‘白兔湖”,他已被古大海暗下毒手点毙,但不足虑,其中最棘手的还是‘洞庭坝主’‘独眼判官’左如风。”

郭晓涵剑眉一蹙,黯然说:“湖海五独,其中三人雄峙湖上,涵儿不会水功,要想追查仇踪,必极困难,恳请师父也授涵儿水功!”

“独醒子”仰面哈哈一笑,愉快的朗声说:“论水功,武林中无人能出‘芙蓉仙子’之右,以后生晚辈而论,水功能高出你圆圆姐姐的,可以说绝无仅有,你无双妹妹水功,乃‘浪里白条’亲授,为师的并不善此功夫。”

说此一顿。

看了樱chún高嘟,一脸不高兴的柳无双一眼,继续笑着说:“你若决心想学,可请你无双妹妹先教你初步心法,等‘浪里白条’萧猛来华山时,再由他亲授。”

郭晓涵一听,心中大喜,立即起身离座,向柳无双拱手一揖,兴奋的说:“无双妹妹,愚见在此先谢谢了。”

柳无双芳心暗喜,立即起身还礼,心说:“哼!今后怕你不和牛奔一样,乖乖的听我指挥。”

但是,她的娇靥上,却不为所动的说:

“涵哥哥,快不要这样,小妹可担当不起。”

边说边故意转首望着“独醒子”。煞有介事的说:“师父,涵哥哥有那么一位水功高约的‘圆圆姐姐’,双儿先教涵哥哥,恐怕人家将来看不上眼呐!”

“独醒子”深知爱徒刁蛮淘气,要好心盛,但是他的心地却异常善良纯真,已经看出她对沈圆圆的水功有些不服,于是暗暗一笑。打趣的说:“不会、不会,如果沈圆圆认为不满意,你和涵儿再一并向她学习嘛!”

柳无双心思玲珑,机智聪明,虽知师父有意打趣,但是沈圆圆的水功如果不比自己高明,师父绝不会这样说。

于是仍有些不信的正色问:“师父,涵哥哥的圆圆姐姐,水功果真比‘浪里白条’萧老哥哥还高?”

“独回子”知道柳无双已有些会意。郑重的说:“你萧老哥优于绵续不绝的精湛内力,你圆圆姐姐长于卓绝惊人的神奇身法,尤其是圆圆水中运剑,奇快无比,决不逊于她水功精绝的母亲。”

说此一顿,慈祥的看了三小一眼……

郭晓涵惊喜交加,眉宇间似乎仍有一些不敢相信,温柔恬静,美如仙子的圆圆姐姐,水功居然胜过“浪里白条”。

柳无双见师父说的郑重,自是百分之百的相信,神情间现出无限向往之色,似乎希望能早一些会会沈圆圆。

牛奔对这些似乎有点漠不关心,但是师父讲话,他又不敢不听,瞪着一双大眼珠子望着师父,嘴巴可没忘记吃鱼啃肉。

“独醒子”看了三个爱徒一眼,老怀十分欣慰,尤其是收了郭晓涵,自感衣钵后继有人,于是望着柳无双含意颇深的继续说:“双儿,将来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5 三面桃花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