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16 奇遇·奇缘·奇恋

作者:李凉

来至门前,“独醒子”两掌一吸,石门应手分开。

“独醒子”、郭晓涵、柳无双、牛奔鱼贯而入。

“独醒子”面向高大府门恭立,望着石门上瑰丽七彩的宝石对联,郭晓涵等一字排开,肃静的肃立在“独醒子”身后。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郭晓涵面对光华夺目的府门,心绪汹涌,暗起惶恐。

他想到父亲血海深仇,横波姑姑和圆圆姐姐对他的期望,师父对他的器重,这些都决定于他今夜学习真经武学的成功与否上,又怎么能不叫他诚惶诚恐哪!

心念之间。

“独醒子”已仰面低沉的恭声说:“恩师有知,弟子已遵嘱找到真经武学继承人,本门三代弟子郭晓涵特来宣誓谢恩。”

边说边深揖下跪,伏地叩首。

郭晓涵、柳无双、牛奔也同时跪了下去。

“独醒子”恭谨的拜了四拜,随之立起身来。

郭晓涵行过大礼之后,也同时立起身来。

“独醒子”肃容面对郭晓涵说:“涵儿,快跑下来向你师祖宣誓,表明你终生遵守师祖告诫之心迹!”

郭晓涵恭声称是,上前数步,跪伏下去,神色肃穆,虔诚的朗声说:“三代弟子郭晓涵,万幸列身本门,得沾师祖圣恩,誓愿终身遵守师祖告诫,发扬本门武学,主持武林正义,如有违背,定遭天谴。”

“独醒子”在郭晓涵宣誓之际,双目精光闪射,仔细观察郭晓涵神色。

最后——

他终于欣慰的颔首笑了,一俟郭晓涵立起,立即推门走进洞内。

郭晓涵跟在师父身后,柳无双和牛奔立即关好石门。

四人来至尽头,“独醒子”盘膝坐在蒲团上,即命郭晓涵跪在面前,柳无双和牛奔则肃立两边。

“独醒子”目注郭晓涵,祥和的说:“涵儿,在阅读真经之前,为师的有几句话叮嘱你,希望你牢记在心。

第一、学习真经上的旷古绝学,不但要靠你的智慧和理解力,也要看你的福缘深厚与否,因为贝叶经文每六十年才重现一次,字数多寡不等,武学种类不一,你必须竭尽所能,深加记忆。

其次,恭读经文以前,必须心平气和,祛除杂念,千万不能患得患失,而且时间宝贵,为师的当竭尽全力,多支持片刻夫,你可安心阅读。

再者。

纵有外界干扰,亦不为所动,一经心神旁骛,不但你会场丧命,就是为师的也必走火入魔……”

肃立在一旁的柳无双,直听得黛眉深锁,粉面色变,暗.祈祷上苍,保佑涵哥哥得竟全功。

牛奔立在那里完全傻住了,他没想到学习“真经”上的武学,会如此严重,因而急的额头上竟渗出汗来。

郭晓涵跟随在“独醒子”面前,暗暗运气行功,竭力让心悄平静下来。

“独醒子”见郭晓涵惶急紧张之色,逐渐消失,内心为之高兴不已,继续说:“为师的在古墓中,曾给你服下数滴‘灵石玉rǔ’,是以你的功力已较前些增高数倍,视力足可张目对日,不怕看不清楚贝叶上的经文。”

边说边打开面前的小锦盒,取出三个玉质贝叶,放在掌心中。

郭晓涵凝神祛虑,暗暗行功,他不敢分散心神,是以根本不去想“灵石玉rǔ”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时——

“独醒子”两掌相合,将三颗贝叶夹在掌心,示意郭晓涵跪在他的双膝前,同时,最后叮嘱说:“涵儿,须知每个人的福缘.不一,际遇各异,命运也大不相同,你应该抱着尽人力,听天命的心情去阅读经文,知道吗?”

郭晓涵一听,立即会意,灵台立即清明,随之点了点头。

“独醒子”看了郭晓涵一眼,缓缓的合上双目,两手捧着三着三颗贝叶,放在胸前的膝盖上。

郭晓涵心如止水,双目注视着宛如老僧人定的师父,灵台清明如镜。

柳无双、牛奔两人肃然恭立,屏息静气,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师父和郭晓涵。

洞中香烟绦绕,烛光高烧,静的落叶可听。

“独醒子”的面色由红润变成深红,额角上渐渐渗出汗水,如银白发上,亦升起缕缕热气。

郭晓涵跪在“独醒子”膝前,感到阵阵如火热气,直向他身上扑来。

柳无双和牛奔也感躁热难当,加之心情紧张,不由汗湿衣衫,心头狂跳不上。

蓦地——

“独醒子”两手拇指一分,一道刺眼电光,直射洞顶之上,洞内顿时为之一亮。

郭晓涵不敢怠慢,立即伏身下去、双目紧贴在“独醒子”的两个拇指上,集中功力,直视掌心。

只见掌心亮如电光,刺眼灼目,痛如刀割。

郭晓涵强忍疼痛,竭力行功。

片刻——

一丝异香起自喉间,双目自感清凉。

渐渐从那一团刺目电光中,现出无数金丝字迹……

郭晓涵心中大喜,立即依序读下去:“佛光神功”

“御风飞行”

“贝叶三掌”

“铁袖遥空”

郭晓涵先读四篇武功名称,随之细心阅读各篇秘诀文字

这时,肃立两边的柳无双和牛奔,已心情紧张得汗流浃背,不知道郭晓涵是否已看到贝叶上的经文?

洞中寂静如死,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声。

就在这时,喳——的一声哑责声响,接着传来一阵隐约可闻的清越龙吟!

柳无双和牛奔心中一惊,面色大变,立即凝神一听!

那声情越龙吟,极似发自柳无双的卧室中。

柳无双心中一动,似有所悟,即向牛奔指了指师父和跪伏在地上阅读经文的郭晓涵,示意他注意防护,随即悄悄向三丈外的石室走去。

来至室门,腾空而上,那声清越龙吟听得更加真切。

柳无双升至石室一看,直惊得娇躯一颤,面色大变,险些失声尖叫起来。

原来——

那柄上古神兵“日华宝剑”,哑簧自开,剑身已有数寸跳出鞘外,刺目寒中,发出嗡嗡剑吟。

柳无双顿时大悟,不由惶急的喃喃自语道:“俗话说:‘古剑通灵,遇险示警’,莫非即将有人来犯不成?”

如此一想,不禁劳心大急,伸手拿起“日华剑”,沿着石阶直向崖上的石屋奔去。

因为她想到,也许已经有潜入松竹阵中。

她不敢开启石墩枢纽,首先附耳在石缝上,凝神静听,确定石屋无人之后,才按钮走了进去。

游目一看,石屋内一片漆黑,门窗依然紧闭,于是摒息向窗前走去。

柳无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惊慌过,古剑示警,但不知主何吉凶?

一念至此。

右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了一下“日华剑”。

来至窗前,忙向外一看,只见夜空繁星万千,如绵白云,缓缓飘动在群峰间。

窗外奇花正在盛放,如茵的绿草上,闪着亮亮的露珠,山风徐吹,飘来阵阵花香,这该是一个美丽恬静的夜晚。

但是,柳无双心里,却充满了恐怖和紧张!

突然——

一声刺耳惊心的凄厉怪啸,自屋后的玉女峰上响起。

怪啸悠长,声震山野,直上夜空,显示出来人精湛高绝的内功。

柳无双大吃一声,飘身纵向后窗,举目一看,娇躯不禁一颤——

只见——

峰顶上一道黑影,张着两只大袖,宛如巨雕一般,正向这边疾扑下来。

柳无双已惊的立即蹲下身子,仅仅露出一双明亮眼睛,着扑来的黑影,她不知道师父是否已经授功完毕,牛奔会不会沉不住气。

果然不出柳无双所料,牛奔见无双姐姐久去不回,心中焦急万分,再一听凄厉的怪啸,早已急出一身冷汗来。

他听得出,来人必是一个武功极高的人,无双姐姐一个人又怎么是来人的对手呢?于是他决心唤醒师父。

牛奔心念一决,立即神色慌张的向正在紧要关头的“独醒子”走去。

俗话说:凡事天注定,因果冥冥中,又岂是一代异人“独醒子”事先所能预料的?

牛奔惶急的走至“独醒子”身前,正待恭声说什么,只见“独醒子”寿届一蹙,脸色苍白,额角已渗出汗珠来。

再看伏跪在地上的郭晓涵,两手汗水涔涔,如同水洗一般,双目紧贴在师父的双手上,好像晕死过去似的。

牛奔一看,已惊得张口结舌,兀立发呆,他不知道师父和涵哥哥为什么会这样,应不应该喊醒他们。

伏跪在地上的郭晓涵,早在读完前四篇武功心诀时,便隐隐约约听到那一声悠长的怪啸,但是他却毫不为动。

他继续阅读最后两篇:“佛力金刚神指”和“大罗九天剑法”口诀。

就在他读完“大罗九天剑法”最后一招口诀的同时,三颗贝叶强光突然一暗,上面所有的经文顿时不见了。

郭晓涵不愿师父消耗太多真力,立即抬起头直起腰来。

“独醒子”面色苍白,额角渗汗,缓缓睁开双目,无神的看了牛奔一眼,黯然一叹,惋惜的说:“一切都是天意,这不能怪牛奔护法不力,而是为师的事先没说清楚,以致牛奔无知,误触为师四周散布的真气。”

说此一顿。

脸上充满了愧疚之色,颓然望着郭晓涵说:“涵儿,为师的不但有负你师祖嘱托,对你也深觉……”

郭晓涵非常不解的恭声说:“师父,涵儿已经读完‘贝叶真经’上记载的六篇绝世武功心诀……”

“独醒子”双目圆睁,面色顿时一变。

他不由吃惊的急声问:一你——你说什么?”

郭晓涵心知有异,再度恭声说道:“涵儿已经读完了真经上全部记载的六篇武功心决。”

“独醒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的说:“你说几篇?”

郭晓涵见师父如此吃惊,知道必是发现了什么奇迹,因而兴奋的说:“一共六篇。”

“独醒子”迫不及待的急声说:“快背给为师的听听。”

郭晓涵毫不迟疑的说:“前两篇是‘佛光神功’、‘御风飞行’,次两篇是‘贝叶三掌’、‘铁袖遥空’,最后两篇是‘佛刀金刚神指’和‘大罗九天剑法’。”

“独醒子”仍有些不相信的问:“涵儿,这六篇口诀你都默记在心了吗了”

郭晓涵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涵儿自信不会错误!”

“独醒子”双目注定郭晓涵。

良久——

始慨然一叹说:“涵儿,你的福缘不但较为师的深厚,智慧也较为师的高超,昔年为师的由午夜至黎明,以两个半时辰的时间,仅仅读完其中五篇心诀,而你居然在一个时辰之内,读完六篇,确实令为师的不敢相信……”

郭晓涵立即恭声说:“涵儿斗胆也不敢欺骗师父。”

“独醒子”慈祥的一笑,欣慰的说:“孩子,师父相信你,只是太令师父惊奇、兴奋了。”

边说边看了惊呆兀立的牛奔一眼,始继续说:“牛奔平素憨傻,遇事不知厉害,想是听了那声怪啸,竟走进为师散布四周的‘佛光神功’中,为师的心中一动,神功立逝,因而贝叶强光一暗,经文也立刻不见了……”话未说完。

一阵哈哈狂笑,迳由崖上传来!

“独醒子”一听,面色顿时一变,似乎想起什么……

蓦地——

有人粗犷的大笑道:“哈哈哈,丫头,你藏在窗后老夫就看不到你了吗?快去请你师父出来迎接我老怪物吧……”

“独醒子”一听,忙对发怔的牛奔说:“牛奔,快去告诉你无双姐姐,开门迎接他进来,你们先给来大斟满一大碗酒,就说为师的即刻上来。”

牛奔一定神,恭声称是,转身疾奔而去。

“独醒子”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赶紧又叮嘱了他一句:“牛儿,切记不要说为师的正在传授你师兄武功!”

牛奔身形徽顿,点了点头。

郭晓涵茫然不解,听来人口气,他似乎常来此地,可是看师父神色,似乎对来人又颇有忌讳。

心念之间——

“独醒子”已焦急的说。“涵儿,快把‘贝叶三掌’的口诀说出来。”

郭晓涵看了师父神色,就知道师父昔年没有读完这一篇武功口诀,于是慢一颔首,挺腰立起身来。

继而飘身纵至两丈以外,面向“独醒子”恭身而立,肃容低声说:“力贯双掌,功布全身、刚、猛、狠、准,一点击中,疾、缓、飘、浮,指透神功……”

说此一顿——

默运神功,继续低声说:“第一招‘霜叶飘空’!”

“空”字方一出口,身形业已上升起,似慢实快,瞬间已达洞顶。

接着身形一挺,疾旋一周,快如风驰电掣,双掌一分,猛泻而下——

看看触及地面,身形绕圈缓飘,头下脚上,又缓缓升起……

飘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6 奇遇·奇缘·奇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