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17 情窦初开水中嬉

作者:李凉

郭晓涵等紧跟在“独醒子”身后,恭身肃立一旁,郭晓涵发现师父虽然面含微笑,但眉宇间却深藏着无限隐忧。

“独醒子”寿眉微微一动,望着郭晓涵等,平静的说:“为师的确有事,必须去一趟海外!”

郭晓涵等一听,面色俱都一变。

“独醒子”一见,立即祥和的一笑说:“你们三个人不必骇怕,为师的此去,最多半年即可回来!”

牛奔立即不解的急声问:

“师父不带牛儿去吗?”

“独醒子”摇了摇头说:“你们三个人就留在洞里,相互批砺,勤修武功,切忌干预外间是非。”

边说边看了剑眉微蹙的郭晓涵和牛奔一眼,又继续说:“牛奔生性憨直,头脑单纯,涵儿年长,你平素要多加照顾他。”

郭晓涵心情沉重,立即恭身称是。

“独醒子”又望着柳无双说:“双儿,你一向好胜心强,不肯服输,这次为师的远行,你必须自己研读剑谱,将来若技不如人,悔之莫及、”

郭晓涵心中一动,知道师父说的剑谱,必是指日华剑和金质小匣内的那本秘笈,同时也在警告无双妹,现在不努力,将来剑术一定不如持有月辉剑的那个人高绝。

他猜的果然不错。

只见——

柳无双含笑恭声说:“师父尽可放心前去,半年之后,双儿定将‘同光剑法’习成,一俟师父归来,双儿逐一施展,恭请师父指正。”

“独醒子”欣慰的须首微笑,立即缓缓起身说:

“现在天已黎明,为师的就要动身,尔等切忌出外惹是生非,以免引人注意。”

说罢——

举步走向屋外。

郭晓涵一直细心观察师父脸色,他发现“独醒子”起身之际,慈祥的商庞儿上,忽然掠过一丝黯然神色。

于是心中一动,躬身上数步,脱口低呼道:“师父……”

“独醒子”闻声停步,转身望着郭晓涵,强自展笑,似有所悟的说:“涵儿,你血仇在身,必然心切仇踪,只要你神功初成,即可下山,不必等为师回来。”

郭晓涵立即解释说:“不!涵儿想随师父前去,不但可以一开眼界,也可以广增见识……”

“独醒子”一听,不由地黯然一叹说:“涵儿,如果为师的一年前和你相遇,而今天的事儿又发生在一年之后,为师的不需要你求,仅你一个人前去,即可完成此一壮举……”

郭晓涵一听,立即插嘴说:

“师父,涵儿已尽得真经武学,今随师父前去,途中再勤加练习,有师父在一旁指点,进境必然一日千里……”

“独醒子”未待郭晓涵说完,立即作了个阻止手势,黯然一笑道:“涵儿,真经武学,以‘佛光神功’为发辉至高威力准绳。

以你目前功力,刻苦勤修,半年即可顶现瑞气,十年苦修,可期首飞毫光,百年之后,始可望佛光罩身。

你目前神功尚未奠基,怎可目染十色,日行千里,对你武功进境,有损无益,你们三个人留守洞府,朝夕苦研,为师的虽在海外,亦无后顾之忧矣!”

说罢——

满面慈样,目光亲切的看了郭晓涵等一眼。

郭晓涵、柳无双、牛奔同时恭声称是。

“独醒子”依恋的一笑,缓缓颔首说:“为师的走了,希望你们要彼此照顾,和睦相处……一

边说边将大袖一挥,身形直向竹林飘去。

郭晓涵等,赶紧伏跪在地,齐声高呼道:

“恭祝师父万事顺绥,早日归来。”

呼声甫落——

展空中已飘来一声欣慰的样和笑声。

三个人抬头再看,师父早已走的无影无踪。

郭晓涵首先起身说道:“师父临行之时,面带着忧郁,此番前去,事情一定极为艰巨。”

柳无双似乎没看出师父神色有异,不由笑着说:“涵哥哥,你真是的,师父与我们乍然分离,自会依依不舍,莫说‘南海老怪’不是前来约斗比武,就算是的,以师父超凡人圣的武功,又有何惧?……”

牛奔立即埋怨的说:“我要去偷听老怪物在说什么,你们俩偏说不行,现在师父走了,也没有告诉我们他老人家究竟去干什么……”

郭晓涵心情沉重的说:“师父不肯说出原因,是怕我们为他老人家耽心,而影响了我们的武功进境。”

柳无双一听,不由“噗哧”笑了,接着说:“你既然知道,就该静下心来苦修勤练武功,才不辜负师父的一番苦心。

再说,这七八年来小妹一直追随师父左右,曾经看过老怪物两次约斗,老鬼婆一次比武,师父均是技高一筹,再者师父一生光明磊落,倍受人尊敬,即使逢凶,亦会化吉,我们要想讨师父欢心,只有按照师父叮嘱的去做。”

郭晓涵觉得有理,连连颔首称是,心情顿时开朗。

牛奔一听,瞪着一双大眼珠子一本正经的说:

“我牛奔发誓。定要在师父回来之前,将‘龙虎七式’学好,好让师父知道我牛儿并不是个大草包。”

话声甫落。

郭晓涵、柳无双俱都忍不住哈哈笑了!

自此,郭晓涵静修“佛光神功”,柳无双勤研“同光剑法”,而牛奔则苦练“龙虎七式”。

光阴似箭,晃眼已是新年!

大雪片片,随风飘舞,整个华山一片银色。

各地的善男信女,登山进香膜拜,山道上络绎不绝,冷清的华山,顿时又开始热闹起来。

“天增岁月人增寿”,郭晓涵、柳无双和牛奔,三个人俱都长了一岁,如今郭晓涵已经是十七岁了。

新年刚过,春暖花开。

转瞬已是桃红柳绿的三月了。

郭晓涵勤练真经武学,进境神速,心中暗暗高兴,深觉复仇有望。

柳无双的“同光剑法”已经学成,终日和涵哥哥一同进食,一同练武,神情愉快,芳心欢畅。

牛奔天性迟钝,而“龙虎七式”又是独步武林的奇奥掌法,因而练了好几个月,仅只小成而已。

可是——

牛奔天生有股子傻劲儿,终日苦练,极少休息,因而打猎觅食,煮饭做菜,都成了涵哥哥和无双姐姐的事儿。

郭晓涵因受师命,要多加照顾牛弟,因而在练功之余,时常在一旁鼓励他,指点他,为他加油,因而已将“龙虎七式”掌法默记,仅一施展,掌风呼啸,威猛绝伦。

自恃聪明绝顶的柳无双,看了这么多年,仅看出“龙虎七式”变化神奇,但仍悟不透其中的精奥之处。

如今涵哥哥一看,即可运掌生风,大彻大悟,看来自己智慧的确远不如涵哥哥。

但是——

她心里却没有一丝妒嫉,相反的她更希望涵哥哥也将“同光剑法”学会,因而时常缠着郭晓涵指点她,而有意无意的将精奥之处说出来。

郭晓涵智慧过人,岂有看不出的道理,心中暗暗感激,但却没有说出来。

五月熏风吹满天,转瞬已是仲夏了。

郭晓涵的“佛光神功”已达顶现瑞气,挥袖碎石,弹指断竹,挥掌毙虎的境界。

柳无双的“同光剑法”亦进步奇快,运剑如飞,出神入化,威猛绝伦。

而牛奔在郭晓涵的悉心指点之下,总算将一套冠绝天下,独步武林的“龙虎七式”练成功了。

三个人终日兴致勃勃,勤练不懈,希望在师父面前大展身手。

风和丽日,晴空万里,整个华山,一片青葱碧绿,虽是仲夏,仍如暮春,令人感到神清气朗。

柳无双一身艳红,秀发披肩,静静的立在石屋门前,横剑仰望着群峰,似乎刚刚练完剑。

郭晓涵蓝衫儒巾,俊面含笑,正在草坪上看牛奔练习掌法。

牛奔双掌疾出,瞪眼裂嘴,横切竖劈,直击前推,掌影如山,劲风呼啸,声势威猛,极为骇人。

就在这时。

柳无双注目远处峰巅由天而降的瀑布,娇靥神色一动,想起什么似的脱口娇呼道:“涵哥哥,今儿天气晴朗,我教你水功,好不好?”

郭晓涵一听,喜出望外,立即兴奋的说:

“好,我去脱掉长衫……”

话未说完,人已奔向石屋。

柳无双一听,不由“噗哧”笑了,牛奔也跟着哈哈大笑说:“涵哥哥,这不是在大水沟里摸小鱼,脱掉长衫有个屁用!”

郭晓涵俊面一红,望着娇靥生辉的柳无双和裂着大嘴傻笑的牛奔,汕讪的说:“可是愚兄没有水靠……”

牛奔立即神气的说:

“我有一套鲨鱼皮水靠,借给你用好了……”

郭晓涵感激的说:“太好了,谢谢你!”

牛奔神气的一招手说:“别客气,请跟我来!”

说罢——

两人已匆匆走进石屋。

柳无双抿嘴偷笑,默默跟在两人身后。

郭晓涵兴致冲冲的跟着牛奔走回石室,柳无双则迳回自己的“香闺”。

牛奔伸手拿出小包袱,爽快的往厚毡上一丢,眉头一场悦:“穿上吧!没有这个就别想学好水功!”

郭晓涵无心听他这一套宏论,急忙打开小包袱一看,里面果有一套乌黑发亮的鲨皮水靠。

心中一喜,立即脱下长衫,匆匆穿上“水靠”。

牛奔一看,黑脸笑容顿失,傻了鼻子。

原来——

郭晓涵这半年多又长高了不少,一穿之下,水靠肥大有余,只是裤管仅及膝盖,而裤腰刚到屁股。

就在这时——

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格格”娇笑。

郭晓涵和牛奔回头一看,只见柳无双已经换好鲜红水靠,双手抱着一个小包袱,站在门口笑了。

片刻——

她始强忍着娇笑说:“这一套水靠,已是三年前做的,牛奔伯水一直没有穿过,他自己都嫌小,你怎么能穿呢?”

郭晓涵一听,心中不禁暗暗气恼,认为自己样样都比师妹聪明,可是,一遇到这种事儿,不知不觉就掉进了她的圈套,看她这副神态,明明早就料到了!

柳无双含情脉脉,膘了他一眼,娇声说:“喏!快拿去穿穿看,我先到那湖边等你们!”

边说边将右手一抖,手中小包袱直向郭晓涵飞去。

郭晓涵匆匆打开小包袱一看,大喜过望,里面竟然是一套金光闪闪,银光烁烁的新水靠。

牛奔也好奇的跑过来一看,只见新水靠黑白相间,柔软无比,黑的金丝闪烁,白的如银似雪,竟然是集二三十条“翠湖鲤”的鱼皮,精制制成。

郭晓涵心中暗暗感激,方才对师妹那一丝气恼,早就没有了。

牛奔恍然大悟似的嚷嚷着说:

“哈哈!我明白了,怪不得我们每次吃的鱼都没有皮,原来,其中还有这么大的秘密。”

说着——

伸手一推发呆痴笑的郭晓涵,埋怨的说:“都是你,说什么姐姐房里去不得,要不然看她今天还能不能耍这套惊人把戏?”

郭晓涵的确没有想到,柳无双在辛苦练剑,忙着炊饭之后,还偷偷为自己精心缝制水靠。

伸手一摸,柔软如织,不知道柳无双在提心吊胆,唯恐有人看见的情形下,耗了她多少心血?

一念至此。

心中油然升起一丝怜惜之情,轻抚水靠,久久不忍释手。

牛奔不解,催促他说:

“别摸啦!快穿上吧!去晚了当心她发脾气!”

郭晓涵赶紧换上新水靠,想不到宽窄大小非常合身,始知柳无双曾经暗中量过他的衣服。

换好水靠,两个人匆匆奔出梯道,发现柳无双已经不在了,于是,穿出松竹阵,直向翠湖奔去。

举目一看。

但见,万绿丛中一点红,柳无双已立在湖边,正焦急不耐的朝这边望来。

牛奔一见,立即低声警告他说:“涵哥哥,无双姐姐八成儿生气了。”

郭晓涵一听,身形骤然加快,宛如流星一般,直向湖边射去,将牛奔抛在后面。

片刻——

已来至近前,郭晓涵对柳无双轻轻一笑,感激的说:“谢谢你,你的手真巧,不大不小,正好合身。”

柳无双本来等得有些心急,现在一听郭晓涵赞美,又看到自己缝制的水靠穿在他身上,心中那一丝不耐,顿时消失了。

于是娇靥微红,喜悦的打量了他一眼,正想说什么,人影一闪,牛奔已经赶来,大声嚷嚷着说:“无双姐姐,你做的太好了,我也要一套!”

柳无双怕他胡闹,立即颔首笑着说:“只要你以后听话,姐姐一定给你做。”

牛奔毫不迟疑的说:“好,今后我一定听你的!”

郭晓涵趁柳无双和牛奔说话,仔仔细细看了看身穿鲜红水靠,艳丽动人的师妹柳无双,较之年前,显得更丰满更成熟。

高耸的玉rǔ,纤细的柳腰,浑圆有双股,修长的玉腿,还有那一双玲找小巧的天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7 情窦初开水中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