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02 倒霉小混混

作者:李凉

时间不停的飞逝。

片刻——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业已上了黄土坡,顺着小路走了来。

墓地——

一声暴吼。

但见——

人影连闪。

萧大呆和弟弟萧二傻业已挡住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去路。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先是一怔。

本能的单掌护胸,迅速后退了两步,等到看清楚拦住他去路的是两个比他年纪还小的毛孩子时,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正想问问他们为何拦住自己路之际。

没想到萧大呆却用右手食指指着他,神气活现的大声喝道:

“歹!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经此处过,留下买路财,要不然……要不然……”

哈!妙极了。

萧大呆脸红脖子粗的结巴了老半天,没下文儿了。

萧二傻一看他哥哥真泄气,居然在这种要命的节骨眼儿上忘词儿啦,忙凑在萧大呆耳根子边儿提醒他道:

“管杀不管埋——知道了吧?’”

萧大呆一听,连连点头,干咳了一声说道:

“管杀不管埋——知道了吧?”

话声甫落。

就听——

“噗嗤”一声。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业已被萧大呆,和萧二傻弟兄俩的滑稽相,逗得忍俊不住,失声笑了起来,轻一摇头,缓缓说道:

“二位原来是拦路打劫的山大王,失敬失敬,可惜在下没有带钱,你们说怎么办呢?”

萧大呆死鱼眼一翻,傻住了,抓耳搔腮的想了想,回头问他弟弟萧二傻道:

“快告诉我——怎么样?”

萧二傻脑袋瓜子摇得像货郎鼓似的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呀!”

“问我!”

萧三楞子边说,边从草丛里冒出头来,一指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大声说道:

“这还不简单,没钱就揍他!”

萧大呆龇牙一乐,瞅着弟弟萧二傻说道:

“对——揍他。”

萧二傻点了点头道:

“嗯——揍他。”

说话声中。

萧二傻身子猛的一族一转,人已到了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的身后,右臂一扬,竖掌如刀,首先发难,直向他后脖梗子斜劈下去。

萧二傻快,可是萧大呆子也不慢,右手握拳,踏中宫跨步前欺,呼的一声,挥拳直捣向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迎面捣了过去。

哈!这哥儿俩还真配合得天衣无缝,一前一后,同时出招抢攻,劲风呼啸,声势惊人,看起来这两傻蛋手底下还真有两下子。

说时迟,那时快。

萧二傻的右掌业已触及到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脑后发丝,而他哥哥萧大呆的拳头,也几乎碰了他的鼻子尖儿。

怪事儿年年有。

唯有今年多。

而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居然不闪不躲,既没有还手,也未见他有任何动作,仍笔直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不过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这时——

躲在草丛里探头张望的村童,一看萧大果和萧二傻兄弟俩即将得手,不约而同的鼓掌吼叫道:

“好!”

“好”字方一出口。

蓦地——

“啪”的一声脆响。

同时——

“蓬”的一声大震。

接着——

传出一声惨叫,夹杂着一声闷哼……

那个长得像煤球儿似的小男孩儿这才发现不对,忙定睛一看,情不自禁的失声惊呼道:

“这……”

不错。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仍面带笑容,笔直的站在那儿一动没动,只不过他已经换了个地方儿。

而萧二傻的掌刀,业已狠狠在他哥哥萧大呆的左脖梗子”上砍了一下儿,萧大呆的右拳,也同时照他老弟萧二傻的下巴上,结结实实捣个正着。

兄弟俩疼得龇牙裂嘴,脚步跄踉,摇摇慾坠,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萧大呆怒目圆睁,指着弟弟萧二傻咬牙切齿的大吼大叫道:

“王八蛋!你——你敢打我……”

萧二傻双目尽赤,瞪着哥哥萧大果形同疯狂的厉声叱道:

“你浑蛋!说——为什么耍我……”

谁也没看清楚,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是何躲过这哥儿俩石破天惊联手一击,就连萧大呆和萧二傻自己也弄不明白,怎么会放走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而糊里糊涂的误伤了自家兄弟?

变生肘腋。

这些村童已经惊怔了,吓傻了,看呆了,谁也没有注意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业已离去,还是萧三楞子眼尖,指着他的背影大喊大叫道:

“你们看,那个狗杂种想溜,还不快追……”

喊归喊,叫归叫,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巴巴的看着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渐渐远去的背影,没有一个人敢去追。

就在这时。

蓦地——

一声娇叱。

接着——

人影一闪。

一个红衣红裤,红鞋红株的小女孩儿业已从天而降,拦住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的去路。

她的小脸儿绷得紧紧的,没有丝毫表情,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冷冷瞪着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显得又神气又高傲。

村童们一看那个红小女孩儿从天而降,拦住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宛如来了救星似的齐声欢呼道:

“柳无双姐姐来了,这个狗杂种欺侮我们,按他,快揍他……”

那个被称为柳无双的小女孩一听,立刻把脸一板,冷冷叱道:

“退回去!”

本来——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就因为这些村童无理取闹,憋了一肚子的气。

现在——

柳无双竟然傲慢的命令他退回去,心里的火可就大了,于是冷冷一笑,沉声说道;

“笑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退回去?”

哈!别看柳无双年纪没多大,可是她那股子蛮不讲理的横劲儿,还真够吓人的,一看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仍站她眼面前儿一动没动。

于是——

黛眉一竖,银牙一咬,胸脯儿一挺,直向他撞了过去。

虽然——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并不怕柳无双跟他打架,可是却怕她胸前那两个颤颤悠悠的小肉球,硬往自己身上贴。

就听——

一声惊呼。

只见——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俊面飞红,快如电光石火一般退了回去。

说老实话。

这倒不是柳无双不知羞耻。

而是因为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当众给她难堪,自尊心受到伤害,一时下不了台,情急之下,也就忘了男女有别,一挺小胸脯儿,硬向他撞了过去。

现在——

柳无双见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俊面突然一红,如遭蛇噬的闪身后退,才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的放浪,多么的轻狂,脸上一阵臊热。

为了掩饰她的羞赧和尴尬,忙抬头瞟了那个长得像煤球儿的小男孩儿一眼,沉声命令他道:“牛奔,快替我教训教训他!”

说话声中。

村童们业已欣喜若狂的跳跃欢呼起来,一方面是因为有热闹可看而感到高兴,一方面也是在替牛奔打气加油。

当然——

最高兴最开心的还是萧大呆和萧二傻兄弟俩,希望牛奔狠狠臭揍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一顿,替他们报仇雪恨。

其实,牛奔并不想和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为敌,可是他又不敢违抗柳无双的命令,只好慢吞吞的走上前来,煞有介事的抱拳一礼,朗声说道:

“在下姓牛名奔,奉我无双姐姐之命,特来向尊驾讨教几招绝学,但不知兄台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见牛奔彬彬有礼,谈吐不俗,看来颇有教养,很可能是那一位成名人物的弟子。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双手一拱,轻施一礼,笑了笑说道:

“在下并无藉藉之名,说了阁下也不会知道,还是不说的好……”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

就听——

一声冷哼。

只见——

柳无双小嘴儿一撇,不屑的膘了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一眼,话里带刺儿的冷冷笑道:

“瞎掰!你说出来我们不就知道了吗?

哼!我看你呀——十之八九不是什么好人,否则,为什么不敢通名报姓,怕人知道你是谁呀?”

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一听,不禁心里有气,狠狠瞪了柳无双一眼,接着对牛奔说道:“在下姓郭名晓涵,请赐招儿吧!”

牛奔也就不再客气,大吼声中,一拳直向郭晓涵捣了过去。

由于——

郭晓涵曾听铁蛋儿说过,知道牛奔和柳无双一身武功不弱,因而不敢轻敌大意,一看牛奔挥拳出招儿,忙闪身跨步,出掌迎了过去。

果然不错。

郭晓涵身形甫动,牛奔的拳势亦随之一变,劲风呼啸,拳影如山,刹那之间攻出五拳,声势凌厉,十分惊人。

幸亏。

郭晓涵早有准备,一边急封快挡,一边见招拆招,饶是如此,被牛奔逼得连连后退。

萧大呆、萧二傻,和萧三楞子一看,不禁欣喜若狂,不约而同大吼大叫道:

“好!揍他——狠狠揍他……”

村童们亦挥舞双手,为牛奔加油助威。

柳无双轻一点头,满意的笑;红红的小嘴儿,洁白的牙齿,再加上两个小酒窝儿,既天真,又活泼,样子十分讨人喜欢。

这时——

郭晓涵被牛奔逼得心头火起,身形滴溜溜一转,掌法随之一变,立刻还以颜色。

牛奔但觉漫天掌影,齐向他周身要害递到,一时之间,不知何者是真,何者是虚,拳势一缓,弄了个手忙脚乱。

哈!萧大呆、萧二傻了萧三楞子不吼也不叫了,呐喊助威的村童亦变成了哑巴,而柳无双脸上的笑容也随着消失了。

郭晓涵和牛奔各展所学,互不相让,两个人越打越快,越打越激烈,牛奔虽然在苦苦撑持,但却连连遇险,已无招架之功。

柳无双心里一急,娇声叱道:

“没用的东西,还不给我退回来!”

牛奔一听,面带惭羞的奋力捣出一拳,趁机迅速退了回来。

这时乌云密布,天色渐暗,雷声隆隆,看样子就要下大雨了。

柳无双轻一纵身,业已飘落在郭晓涵的面前,狂傲的瞅着他说道:

“我姓柳,名无双,虽然看起来比你小一两岁,但是我们轮番上阵打你一个人,赢了也不光荣,现在咱们就以十招儿为限,不管谁输谁赢,就此罢手……”

柳无双的话还没有说完,郭晓涵业已不耐烦的抢着说道:

“行!请赐招儿吧……”

柳无双微一颔首,身形似电,疾扑上前,翻腕出掌,业已拍向郭晓涵的面门。

郭晓涵看得心神一凝,身子一侧一仰,柳无双的右掌业已走空,郭晓涵顺势一旋一转,人已横飘丈外。

娇叱连连,红彩电闪,柳无双犹如附身魔影一般,紧随着郭晓涵横窜而至,玉臂疾伸,纤纤右掌业已拍向他腰间大穴。

说老实话。

尽管——

柳无双出手快似闪电,武功较诸牛奔不知道高出多少倍,但是郭晓涵若想闪躲,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

因为——

郭晓涵一方面觉得自己和柳无双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犯不上和她大打出手,一方面他发现柳无双心高气傲,万一败在他的手下,很可能胡搅蛮缠,益发使他无法脱身。

再者。

豆大的雨点儿,已经滴了下来,再不走恐怕真的要变成落汤鸡了,所以郭晓涵为了顺利脱身,就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了。

一念至此。

只见——

郭晓涵眼睛里闪过一抹异样神采,不避不闪,将计就计,故做不知的施出一招儿“分花拂柳”,右掌闪电斜削而下。

柳无双一看,不禁喜上眉梢,双掌为指,点在郭晓涵的“笑腰穴”上,同时娇声说道:

“你呀——就给本姑娘躺下吧!”

说话声中。

就听——

一声尖叫。

柳无双满脸惊悸之色,身子一仰,往后便倒,双脚脚跟同时猛一蹬地,背脊业已平贴地面,倒飞大外。

柳无双反应不谓不快,见机也很早,但是仍被郭晓涵斜削而下右掌扫中,羊脂白玉般的小手儿,仍在火辣辣的生疼。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儿呢?

原来——

柳无双正在得意之际。

突然感觉到点在郭晓涵“笑腰穴”上的手指,竟如棉似絮,毫无着力之处,柳无双这一惊非同小可,却待全身而退,业已迟了一步。

再看郭晓涵,双脚轻一点地,人已冲天而起,刹那之间,业已去得无影无踪。

虽然——

郭晓涵的人业已去得无影无踪,但是他那俊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2 倒霉小混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