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0 旧情再续

作者:李凉

由于——

郭晓涵得知“静玄仙长”这三年来一直坐关,恩师的那封信十之八九是“浪里白条”故弄玄虚,郭晓涵的心情,也愈加悲痛沉重了。

他风尘仆仆,日夜赶路,极少宿店休息,由于他已练成“佛光神功”,疲惫时略一调息,随即容光焕发,精神奕奕。

第三天黄昏,襄阳城的巍峨箭楼,业已清晰可见。

襄阳是座大城市,人口众多,水产丰富,是一水陆码头。

郭晓涵来至西关城外的大街上,只见行人熙熙攘攘,商店如林,酒楼茶肆,客栈比邻,热闹异常。

家家悬灯,户户贴纸,上面写的尽是奇绝灯虎,虽然尚未入夜,但是街上早已灯火辉煌,光明大放。

城里城外,到处响着锣鼓声,和震耳的鞭炮声。

行人三五成群,熙来攘往,摩肩接踵,兴高彩烈的观灯、猜谜,好一副升平景象。

郭晓涵这才想起,今天是上元霄。

一股凄凉孤寂之感,直上心头。

他想到无双妹妹临别的戚怨神色,这些天来,不知道又惟悴了多少……

他又想到隐居鄱阳湖畔的横波姑姑和圆圆姐姐,离开她们已经两年了……

思忖之间。

一阵得得马蹄声,迳由身后传来。

郭晓涵一定神,发现自己已来到西关城门的护城河桥了。

而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惊喜娇呼声:

“涵弟弟,涵弟弟,我终于追上你了!”

郭晓涵猛的一怔,忙回头一看去,只见端坐在白马上的“毒娘子”,正不停的向他招手,同时催马驰来。

他看得剑眉一蹙,心中一阵迷惑,不由暗问自己,她为何追来了?

心念未毕。

“毒娘子”已至近前,妩媚一笑,纤纤玉手撑按鞍头,人已飘落在郭晓涵身前。

由于——

“毒娘子”来得突然,郭晓涵不由暗起戒心,但仍礼貌的拱手笑问:“夫人何事匆匆赶来襄阳?”

“毒娘子”见桥上围聚了不少进城看灯的人,而且都目光炯炯的望着她,立即笑着说:

“我们进城再谈吧!”

郭晓涵发现不少行人正以羡慕妒嫉的眼光,望着他自己,而且还有几个身穿劲装,满脸轻薄汉子,居然向他和“毒娘子”挤了进来。

于是——

瞅着“毒娘子”点了点头说:“好——我们走吧!”

“毒娘子”忙拉马和郭晓涵并肩走进城门,娇靥含笑,媚眼生辉,几天来的风尘疲惫,顿时全消。

郭晓涵满腹疑惑,不知道“毒娘子”飞马追来目的何在。

由于进城看灯的人太多了,你拥我挤,因而“毒娘子”几乎是贴着郭晓涵的身子在前进。

她身上似兰似麝的幽香,不断的向郭晓涵鼻孔内扑来,而她胸前那两个极富弹性的玉rǔ,也有意无意的猛在郭晓涵身上磨蹭。

“毒娘子”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少妇,娇躯丰满成熟,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惑,这对跟在他们身后进城看灯的人来说,更充满诱惑。

郭晓涵却心情沉重,急于赶路,再加上对“毒娘子”来意不明,心中更是郁郁不乐,别说是街上五光十色的花灯无心一顾,就连那醉人的幽香,和不时撞来的玉rǔ,亦已然不知了。

郭晓涵在拥挤的人群中,茫然的向前走着。

蓦地——

他被“毒娘子”的玉手轻轻碰触了一下儿,同时听她柔声说:“涵弟弟,我们就到这家兼做饮食生意的客栈歇歇吧!”

郭晓涵正希望早些知道“毒娘子”的来意,因而抬头一看,只见楼高三层,建筑雄伟,悬灯结彩,气势不凡,是城中最大最豪华的一家酒楼兼客栈。

于是——

郭晓涵立即同意的点了点头。

两人刚走向店门,已有两个店伙计恭恭敬敬的迎上前来,一个人忙将马匹接了过去,另个人引着郭晓涵和“毒娘子”向店内走去。

“毒娘子”抢在前头要了一处有侍女的独院精舍。

郭晓涵虽然觉得谈话需要清静,但并一不定要如此铺张,何况有侍女在一旁,说话很不方便,正想和“毒娘子”商量换个地方,店伙计已来到一座灯火明亮的独院门前,因而也就懒得再多说了。

店伙计登上门阶,举手轻叩门环,稍顷,呀的一声,门开了,应门的竟然是四个年轻标致的侍女。

那四个侍女一见郭晓涵和“毒娘子”,齐敛衽为礼,同时恭声说:

“爷和姑娘请进!”

郭晓涵和“毒娘子”举步进院门,店伙计也随即躬身退了出去。

绕过迎壁,正面即是小厅。院中纱灯密布,两厢灯火辉煌,小厅内显得格外明亮。

郭晓涵进入小厅转身拱手,谦和的说:“夫人请上座。”

“毒娘子”妩媚的一笑说:“少快是客,礼应上坐才对,方才因为人多,请恕我直呼你涵弟弟。”

郭晓涵立即谦逊的含笑说:“少侠和弟弟,都是一样,些许小事,夫人何必挂齿!”

边说边当先坐在椅子上。

“毒娘子”神色一喜,立即愉快的娇声说:“既然这样,我这个大姐可高攀了,不过,大姐还真怕委屈了你这个人间麟风般的涵弟弟!”

刚才郭晓涵仅是一句谦逊话,没想到“毒娘子”竟认起真来,他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但已无法反驳。

片刻——

两个侍女已经送来点心干果和香茶,另外两个侍女则每人捧着一个精致的盖碗,分别送到郭晓涵和“毒娘子”的面前,同时恭声说:“请爷和夫人先进些元宵。”

边说边恭恭敬敬的将盖碗放在桌上,同时将碗盖打开,现出四个热气腾腾的元宵来。

郭晓涵听了侍女们的称呼,俊面不禁一红。

虽然——

侍女们听了他这样称呼“毒娘子”才跟着这样称呼,可是把“爷”和“夫人”连在一起,意思就大不相同了,可是,他又不好当面向侍女们解释,加以纠正。

而坐在椅子上的“毒娘子”,却妩媚的轻轻膘了郭晓涵一眼,略显羞涩的笑了。

郭晓涵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忙转首望着“毒娘子”说:“夫人飞马追赶在下,不知有何见教?”

“毒娘子”一看郭晓涵神色的忧急,不由妩媚笑着说:“本来事情极为重要,既然追上你,也就不重要了。”

郭晓涵剑眉一蹙,更加不解,俊面上已泛起不悦之色。

“毒娘子”一看,“噗哧”一笑,随即端起瓷碗说:“别急,先吃完元宵,姐姐自会告诉你!”

郭晓涵一看她这份儿媚态,活脱脱就是“苇林堡”古淡霞的化身,心中益发厌恶。

为了早一点儿摆脱她的纠缠,只好迅速将碗里的元宵吃下去。

“毒娘子”见郭晓涵无可奈何的吃着元宵,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

郭晓涵匆匆吃完元宵,发现“毒娘子”仍在细嚼慢咽,虽然心中气往上撞,但也只得忍下去。

“毒娘子”虽然生了一副狐媚泼辣相,但是吃起东西来却是十分文静,她吃完元宵,喝了两口汤,顺手取出一方罗巾来。

她含笑妩媚的望着微泛怒意的郭晓涵,轻轻拭了一下儿鲜红的樱chún,淡淡一笑问:“你是不是要去大洪山?”

郭晓涵耐心的等了老半天,竟然是一句无关要紧的“你是不是要去大洪山”,气得他狠狠一点头,沉声说:“不错!”

“毒娘子”玉手握着罗巾,目光柔和的望着郭晓涵,chún角微带笑意继续说:“你可知道如何前去?”

郭晓涵一听,怒火不由上升,但是他仍强自忍耐着,冷冷的说:“在下自会沿着官道前去,这一点儿,夫人大可不必耽心。”

“毒娘子”淡淡一笑道:“大洪山计有三岭、九峰、一十二寨、山势崎险,关卡无数,寨中高手如云,喽罗头目近万,滚雷陷阱,椿哨棋布,莫说是人,就是飞鸟也难进入,这情形你可知道?”

郭晓涵的确没有想到,大洪山居然有如此庞大的势力,但是他心中有气,因而豪气干云的说“大洪山即使是刀山剑林,在下又有何惧……”

“毒娘子”未待郭晓涵说完,立即又插言问他:“你是说杀遍三岭九峰,踏平一十二寨,不怕找不到‘独臂阎罗’是么?”

郭晓涵被她问得一楞,星目盯着胸有成竹的“毒娘子”,顿时无言以对。

“毒娘子”漫不经心的轻轻一笑,接着说:“论武功,‘独臂阎罗’只能与一般武林高手争雄,根本无法与你相提并论。

但是他寨中高手中云,而且俱是悍不畏死的亡命徒,你杀也杀不光,再说你心地善良,除非十恶不赦的人,你决不忍心大开杀戒……”

郭晓涵被“毒娘子”说中他的弱点,不由轻哼了一声说:“哼!必要的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毒娘子”见郭晓涵说得十分勉强,不由笑着问:“假如‘独臂阎罗’一直躲在暗中偷窥,永远不跟你照面儿,你上望天岭,他去摘星峰,你在庚辛寨,他去甲子营……我的涵弟弟,你就是天上的二郎神,哪吒三太子,恐怕最后也要落个筋疲力竭,累死在大江山上……”

郭晓涵听得心头狂震,但仍不肯服输的说:“在下深夜前去,直奔主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怕‘独臂阎罗’跑上天去!”

“毒娘子”媚儿眼膘着郭晓涵,赞许的“噢”了一声,接着慢条斯理儿的说:

“要是有人事先去大洪山通知‘独臂阎罗’,说你近日必去找他报仇,又该怎么办呢?”

郭晓涵心中一惊,神色立变,不由脱口问:“果真有这种事!”

“毒娘子”冷冷一笑,有些故卖人情似的说:“难道我披星戴月,风尘仆仆马不停蹄的,只是为了骗你吗?”

郭晓涵这才觉得事态严重,果真有人暗通消息,以大洪山区之广,“独臂阎罗”若有意避不见面,的确是一个难题。

加之险要重重,机关密布,偶一不慎,便有丧命之虑,何况我明敌暗,以逸待劳,在对方蓄意防范之下,即使潜入,亦属不易!

一念至此。

心中万分焦急,他不由连声暗问着自己,这个暗通消息的人又是谁呢?

心中一动,立即急声问:

“你是说老寨主去了大洪山?”

“毒娘子”见郭晓涵一直无动于衷,芳心不禁有些气。

这时见问,立即轻哼一声,冷冷的说:“他们是死对头,一见面儿就打的头破血流,他那儿有那份儿好心肠去给‘独臂阎罗’通风报信儿噢!”

郭晓涵剑眉一蹙,立即不解的问:“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毒娘子”一看郭晓涵的忧急相,芳心似乎有些不忍,神色一变说:“就是我们白河寨前寨的‘矮脚虎’!”

郭晓涵一听,似有所悟的说:“可是那夜被我一脚踢上房面的那个人?”

“毒娘子”立即点了点头说:“正是!”

郭晓涵剑眉一轩,忿忿的问:

“他是何时离开白河寨的?”

“毒娘子”似已看出郭晓涵有意星夜赶往大洪山,于是平静的说:“就在你离开白河寨半个时辰之后。”

郭晓涵一看时间,星目突然一亮,墓地起身对“毒娘子”拱手说:“承蒙夫人关注,在下无任感激,隆情后报就此告辞。”

“毒娘子”依然端坐,动也没动,望着郭晓涵冷冷一笑说:“你认为现在星夜赶往大洪山,就可以在‘矮脚虎’之前到达吗?”

郭晓涵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毒娘子”又冷冷一笑说:“‘矮脚虎’身携巨金,决心先你而至,每遇驿站,必换马匹,星夜兼程,前日他已渡过汉水,如今恐怕已经过了长寿店,进入大洪山区了。”

郭晓涵心乱如麻,不禁连连跺脚说:

“依你之见,又该如何?”

“毒娘子”一听,忍不住得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接着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事情本来极为重要,既然追上了你,也就不重要。”

郭晓涵万分不解的望着“毒娘子”,不禁焦急的问:“为什么呢?”

就在这时,侍女们已将酒菜送来。

“毒娘子”望着丰盛的酒菜,妩媚的笑着说:“你先安下心来吃酒,姐姐保证给你一个‘独臂阎罗’,任由你审问、报仇。”

郭晓涵知道急也没用,“毒娘子”既然敢这样说,想必已经有了万全之策。

于是——

郭晓涵再度落坐,望着满桌酒菜,却提不起一丝胃口。

“毒娘子”亲自为郭晓涵斟满一杯酒,樱chún绽笑,神色自若,好像在欢度上元宵节。

郭晓涵心绪紊乱一直想着大洪山,忍不住再度问:“但不知夫人有何良策,迫使‘独臂阎罗’……”

“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0 旧情再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