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1 妖女也温柔

作者:李凉

古淡霞一俟“毒娘子”进入东厢,立即望着郭晓涵机警的悄声问:“喂,我给你的‘万灵解毒丹’你还带在身上吗?”

郭晓涵被古淡霞问得一楞,点了点头说:“我仍带在身上!”

古淡霞像妻子关心丈夫似的悄悄低声说:“快,现在就服一粒!”

郭晓涵被她弄糊涂了,立即解释说:“我曾服过‘灵石玉rǔ’,血液中潜存着抗毒功效。”

古淡霞曾经历过一次失败,因而深信不疑。

于是——

她妩媚的一笑说:“睡吧,明天见!”

边说边含着欣慰愉快的微笑,飘然转身,迳自走出厅外,另外两个侍女,也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去了。

郭晓涵不禁呆住了。

他觉得和古淡霞这一年多没见,她完全变了,不但变得妩媚动人,温顺可爱,而且给人一种柔和恬美的感觉。

想起她在苇林堡的时候,轻桃放浪、心狠手辣、骄横任性,挥剑杀人,的确是个蛇蝎尤物。

是什么改变了她?时间?历练?抑或爱情?

他仍记得小时候妈妈曾经说过:“女大十八变”,看来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

一念至此,兀自摇头笑了。

伺候“毒娘子”和古淡霞的四个侍女,又齐集中在大厅上听候郭晓涵使唤。

郭晓涵挥手令她们去休息,自己移过一张太师椅,端坐其上,闭目盘膝,默运“佛光神功”,静心调息起来。

星转斗移,不觉三更已过,闹嚷的襄阳城,也逐渐静了下来。

躺身床下的古淡霞,思前想后,心绪不宁。

她一想起这一年来所受的苦,和傍晚遇到郭晓涵时的难堪,美目中又情不自禁的流下两滴泪来。

如今。

托天庇佑,终于找到了涵弟弟,但是今后的命运,谁也无法预知,但愿能和涵弟弟常相厮守。

一念至此。

她才想起大厅上的郭晓涵,不知道有没有被盖,会不会冷,睡的可好?

于是——

悄悄下床,她要去大厅看看涵弟弟。

就在她悄声下床的同时,一声极轻微的开门声,迳由外面传来。

古淡霞心中一惊,立刻想到了“毒娘子”。

于是屏息静气,悄声举步,直向前窗走去。

来至前窗,举起纤纤小指,在窗纸上戮了一个小洞,觑目看去。

果然不错。

只见——

“毒娘子”正悄声屏息,轻轻推开房门。

古淡霞一看,顿时大怒!

她心中暗暗骂道:“这个狐狸精果然在打涵弟弟的歪主意。”

正待推窗而出,蓦见“毒娘子”助下挟着一条锦被。

古淡霞一看怒气变成了妒火,不由轻哼一声,心说:“我的丈夫要你关心!”

心中一动。

她要暗窥“毒娘子”下一步有何举动。

干是再度走至窗前,觑目一看,不禁感到万分不解。

只见“毒娘子”立身院子里,目光呆滞的望着大厅,似乎被一种令她感到奇怪的事儿给惊呆了。

古淡霞立身之处,无法看到厅上,于是立即飘身来到房门后,悄悄拉开一线门缝,发现厅内,灯光明亮,并无异样,只是看不到涵弟弟在什么地方。

正待闪身出去,蓦见“毒娘子”缓缓摇了摇头,轻轻一叹,又挟着锦被悄悄的离去。

古淡霞虽然颇为不解,但是她决定已不再送锦被,万一涵弟弟不要,岂不是反而被“毒娘子”看了耻笑。

他回到床上、和衣而睡,想到“毒娘子”的那一声轻叹,铁的是在涵弟弟身上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儿。

当然她不会想到,“毒娘子”曾看到盘膝闭目,端坐行功的郭晓涵两扇和头顶上,隐约现出一圈圈瑞光,

幸亏是老经事故,阅历丰富的“毒娘子”看到,如果那破四个小侍女看到、一定会惊的大呼小叫。

但是“毒娘子”和古淡霞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却没有逃过郭晓涵“佛光神功”的感应.只是他不愿意中辍运功能了。

梆声五响,天已黎明了。

四个侍女已端水整铺,侍候郭晓涵等人盥漱。

早饭间。

三个人计划着路程,“毒娘子”没说昨夜的事儿,古淡霞也没吭气儿,郭晓涵当然也就变得装糊涂了。

饭后结账,三个人并肩走出店外,古淡霞的“赤火”,早由店伙拉来。

三匹健马系在一起,吸引了不少围观的路人。

“白龙驹”金鞍银镫,双缰嵌玉,马身细长,毛白如雪。

“乌骓”浑身如墨,长鬃、亮毛、高额。

“赤火”通体棕红、雕鞍、丝缰、嵌玉金镫。

三匹健马,俱是良驹,看的街人无不赞叹称奇。

郭晓涵等一出店门、围观健马的路人,顿时散开了,无数惊羡的目光,纷纷向三个人望来。

同时。

一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议,不知道是在评论三匹健马,抑或是在评论郭晓涵三个人的英俊和艳丽。

“毒娘子”首先将“白龙驹”由马椿上解了下来,轻轻拍了拍雪白的长鬃,立即拉至郭晓涵面前。

郭晓涵心情略显紧张,但看了白龙驹的温驯相,顿时放心了不少,伸手接过马缰,也亲切的抚摸了一下儿它的长鬃。

古淡霞和“毒娘子’“,直待郭晓涵认镫上马之后,才分别纵上“赤火”和“乌骓”。

三个人骄骑策马,缓缓向东关驰去。

健马铁蹄,踏在宽大的青石街道上,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一些轻薄青年,不时向狐媚的“毒娘子”、艳丽的古淡霞,投来贪婪的一瞥。

郭晓涵一心策马,只想着如何进入大洪山区,对于两街的情形并未注意。

三个人出了东关,由官道直向正东驰去。

宝马毕竟不凡,放开铁蹄,奔驰如飞,铁蹄过处、尘土飞扬。

由于郭晓涵骑术欠佳,是以“毒娘子”和古淡霞不时注意控制马速。

郭晓涵觉得白龙驹又快又稳,毫无颠簸之痛苦,因而宽心大放。

一阵飞驰。

不觉已驰出十一二里。

就听——

“毒娘子”压低声音说:“涵弟弟,快回头看,这五个人跟在马后很久了。”

郭晓涵心中一动,忙回头看去。

只见——

数十丈外,五匹健马上各坐着一个劲装壮汉,正挥鞭打马,加速追来。

古淡霞顿时大怒,柳眉一剔,怒声说:“无知鼠辈,前来送死!”

郭晓涵不愿多事,立即催促她说:“我们也放马飞驰一程吧!”

“毒娘子”含意颇深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三匹健马,快逾闪电,白龙驹一声长嘶,赤火、乌骓齐鸣!

一晃眼,又前进了十数里。

郭晓涵回头再看,只见身后黄尘滚滚,直上半空,五人五骑,已被抛得无影无踪。

就在这时。

一阵极速的飞禽振翅破风声,迳由三人头上划过,“毒娘子”仰首一看,得意的笑了。

郭晓涵和古淡霞颇为不解,下意识的仰首上看,只见半空中一点灰影,快逾流星,直奔正东,眨眼已至百丈之外。

两人顿时大悟,那点灰影,必是身后跟踪的那五个人放的信鸽,同时也明白了“毒娘子”何以得意的一笑,当然是说——急也没有用,还是按程向前赶路好。

一念至此,立即将马速放慢下来。

古淡霞、“毒娘子”也随之减低了马速。

蓦地——

身后空际,又传来一阵极速的飞禽破风声。

郭晓涵、“毒娘子”、古淡霞,三个人心中同时一动,知道后面那五个人又放了信鸽。

思忖之间,一只信鸽业已划空飞来,高度最多五六丈。

郭晓涵心中一动,就在“毒娘子”和古淡霞望着飞鸽,无计可施之际,默运神功力透五指,悄悄将手举起,猛力弹出。

一道锐利指风,直奔空中。

“噗啦”一声,空中信鸽一阵翻滚,直向十数丈外的田野间坠落。

“毒娘子”和古淡霞看得心中一惊,同时脱口欢呼起来。

信鸽直线下坠,噗的一声,掉在田间地上。

“毒娘子”和古淡霞微微一楞,拨马奔了过去。

郭晓涵游目看了一眼前后,发现并无行人,也紧跟着她们俩驰向田野。

“毒娘子”飘身下马,俯身捡起地上信鸽,发现已经死去。

“毒娘子”即对郭晓涵和古淡霞说:“快走,这真是天意,想不到这只信鸽会突然中风。”

边说边飞身纵上乌骓,将信鸽藏进鞍囊内。

古淡霞有些茫然,她不相信事情会有如此之巧,郭晓涵默默不语,暗觉好笑。

三人驰上官道,继续向前疾奔。

不出五里,前面现出一座石桥。

奔至桥边一看,小河水流甚急。

“毒娘子”忙将信鸽取出来,扭下鸽子上的小筒,顺手将信鸽丢进河内。

郭晓涵和古淡霞一看,俱都暗赞“毒娘子”心细。

“毒娘子”一面奔驰,一面用纤纤玉指取出小筒内的卷儿,展开一看,立即笑着说:“现在我们可以放心走了,沿途绝不会再有人跟踪了。”

边说边轻拨马头,靠近郭晓涵,将小信纸卷递了过去。

郭晓涵接过小纸卷儿一看,只见上面潦草的写着:“点子三人,内有‘毒娘子’,至平江分舵主郑。”

郭晓涵看完,顺手交给古淡霞。

他对大洪山消息传达之快,不禁大吃一惊,同时也在暗赞“毒娘子”遇事机警,而且有先见之明。

古淡霞边看边望着“毒娘子”不解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沿途中不会再有人跟踪呢?”

说罢。

纤指一捏,即将信纸捏成一个小团,顺势弹进路旁的枯草中。

“毒娘子”见古淡霞对她不加称呼,心下极感不悦。但碍于郭晓涵在场,又不能不回答。

因而她淡然一笑,冷i令的说:“这只信鸽不能到达平江镇,那边的郑舵主就不知道点子是谁,线索一断,当然也就无人可追了。”

古淡霞不以为然的又问:“不是还有第一只信鸽吗?”

“毒娘子”有些轻蔑的说:“第一只信鸽是通知大洪山总寨主‘独臂阎罗’沙似道的……”

郭晓涵一听,立即赞佩的点了点头。

古淡霞本来就对“毒娘子”无端跟着前去大洪山不满,现在一看她脸上的轻蔑神色,愈加有气。

于是也以讥嘲的口吻道:“沙似道那儿,不是已有贵寨的‘矮脚虎’去通风报信了吗?那五个人又何必再通知大洪山总寨呢?”

“毒娘子”傲然一笑说:“那五个人施放第一只信鸽的目的,主要是通知沙似道小心防范,因为有我‘毒娘子’陪涵弟弟前去!”

古淡霞一听,直气得面色一变!

她强忍心中怒火,冷冷的说:“白河寨距离大洪山不远千里,熊夫人大可以不必前去。”

“毒娘子”眉梢一挑!

她有些恼怒的说:“我去大洪山,旨在要回本寨叛徒‘矮脚虎’,途中和涵弟弟不期而遇,所以才……”

郭晓涵一看情形不对.再不加以劝阻,“毒娘子”和古淡霞势必愈争愈烈,最后一定会打起来。

灵机一动。有些不耐的说:“两位不要再争执了,还是小弟一个人前去的好。”

这样一说,“毒娘子”和古淡霞果然都不吭声儿了。

郭晓涵觉得这方法很有效,但“毒娘子”和古淡霞争执的真正原因,他仍不得而知。

中午时分,三个人就在平江镇进餐。

虽然看到一两个极似平江争舵的劲装大汉,但对郭晓涵等并未细加注意。

饭后出得平江镇,果然没有人跟踪。

郭晓涵对“毒娘子”更加佩服,觉得这次前去大洪山,的确需要像毒娘子这样老练的人协助。

古淡霞对“毒娘子”的机智,历练,虽然暗暗心折,但对她的狂傲态度,仍极不服。

按照“毒娘子”的计划,第二天掌灯时分,三个人当可到达大洪山南麓的长寿店。

长寿店是座重镇,人口众多,商店毗邻,热闹情形,实不亚于县城。

山势奇险,峰岭绵延的大洪山,就在镇的北面。

三个人策马进入镇内,立即惹起路人注目。

“毒娘子”故意不时暗勒马缰,逼得乌骓怒嘶不停,白龙驹和赤火相继长鸣。

郭晓涵知道“毒娘子”的用心,旨在引起大洪山长寿店分舵的注意。

街上行人被吵得纷纷掩耳,惶惶让路,酒楼茶肆中的客人,俱都神色惊异的察看。

平静的长寿店,顿时掀起一阵騒动。

郭晓涵和“毒娘子”、古淡霞在一家规模最大的客栈门前下马。

立在门前的店伙,一看三人惊动全镇的声势,慌的立即涌了上来。

拉马、招呼、恭迎、引路,店前顿时乱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1 妖女也温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