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2 落难见真心

作者:李凉

话音未落,十数大汉,已扑至近前,同时齐挥大刀,直扑向古淡霞。

古淡霞美目冷电一闪,樱chún掠过一丝冷笑,长剑一招“拨云见日”,直击向当先劈下的两辆大刀。

叮当两响,火星四射,两柄大刀立被拨开,接着一声厉叱,匹练过去,暴起两声惨叫,鲜血飞溅中,两个大汉同时栽倒在地上。

其余十数大汉,一涌而上,顿时古淡霞被团团围住,喊杀声中,挥刀齐下。

古淡霞怎么会将这些喽区放在心上,长剑一招“八方风雨”,幻起一座滚滚剑山,立将周围大汉通住。

这时——

远处火光一闪,划空而起。

一支火箭,直向半空射去。

郭晓涵见两崖来的大汉,愈来愈多,照此下去,正如“毒娘子”所说的,杀遍三岭九峰一十二寨,即使霸王再世,也要累死在大洪山上。

正待喝阻古淡霞,蓦闻卓立当场,神色傲然的“毒娘子”一声清脆大喝道:“毒娘子在此,大家住手!”

“毒娘子”三个字儿一出口,从两崖持刀扑来的大汉纷纷止步,围攻古淡霞的十数大汉,亦同时时暴退,近百道惊惧目光,齐向“毒娘子”望来。

郭晓涵和古淡霞看得不禁一楞!

二人没想到“毒娘子”竟具有如此大的赫阻力量,接着,又听毒娘子冷冷的问:“你们负责的香主何在?”

数十大汉见问,纷纷游目四看。

只见——

远处大寨方向三道人影,下向这面疾奔而来。

数十大汉一见,齐声说:“贺香主来了。”

郭晓涵凝目一看,只见驰来的三道人影,俱是三十余岁的劲装大汉,当中一人,身着紫衣,手持短戟,浓眉环眼,方面短须,身材相当魁梧,其余两人,俱着灰衣,背插单刀,想是属下的大头目。

打量之间,三人业已驰至五支以外,所有的大汉,也纷纷涌了过去。

当中紫衣劲装大汉挺胸阔步,横戟直来,一双环眼,精光闪闪,首先看了血泊中的两个大汉一眼。

“毒娘子”未待持戟大汉站稳,立即沉声问:“你可是负责东岭的贺香主?”

持朝大汉,停身止步,沉声回答说:“不错,在下正是贺香主,不知夫人何事深夜前来杀人?”

说着,环眼精光闪闪的看了一眼手横长剑的古淡霞,和卓立当场的郭晓涵。

“毒娘子”正待答话,古淡霞已冷冷一笑说:“人是我杀的,与她无关!”

贺香主侧身横戟,满面怒容的注定古淡霞,沉声问:“这位姑娘尊姓大名,为何深夜登岭杀人?”

古淡霞不屑的说:“姑娘是谁,除了沙似道,任何人投资格问。”

贺香主顿时大怒,浓眉一挑,怒声大喝道:“在下虽无资格问你姓名,但却有资格杀你偿命。”

大喝声中。

纵身前扑,手中短戟横扫而出,直向古淡霞的纤腰扫到。

“毒娘子”有心看看古淡霞的武功如何,而古淡霞也蓄意要为苇林堡扬名吐气,因而一声冷笑,身形电旋,短戟业已擦衣扫过。

接着——

一声娇叱。

长剑翻滚而出,“刷刷刷”连三剑,逞分上中下,直取贺香主的咽、胸、腹。

贺香主奉谕赶来,旨在拖延时间,因而藉机向古淡霞叫阵动手,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古淡霞心狠手辣,比“毒娘子”尤有过之。

一戟扫空,寒光已至。

心中一惊,纵身暴退。

古淡霞岂肯放他逃走,脚尖一点,飞身直追。

贺香主双脚尚未落地,古淡霞人已追至,厉叱声中,长剑挺腕一递,直点向贺香主的小腹。

两个灰衣大头目一见,同时大喝一声,举刀向古淡霞劈来。

郭晓涵顿时大怒,举手就待弹指!

蓦地——

只听“毒娘子”脱口一声厉叱:“鼠辈找死!”

“死”字尚未出口,两道蓝光挟着“嗤嗤”声已经飞出,直奔两个大头目的面门,速度奇快,一闪而至。

一连三声惨嚎!

两个大头目,双手掩面,撒手丢刀,接着翻身栽倒,贺香主一声大叫,胸腹大开,五脏齐出,顿时倒地气绝。

数十持刀大汉,立刻大乱,挥舞大刀,齐声着呐喊,但却无人敢扑向近前。

“毒娘子”见机不可失,即对郭晓涵说了声“走”!

三人齐向灯火明亮处奔去。

数十大汉一见,持刀呐喊,蜂拥追来。

郭晓涵一边飞奔,一边对“毒娘子”和古淡霞说:“我们不必在此久缠,应该尽快去找‘独臂阎罗’才对……”

古淡霞连连颔首。

而“毒娘子”即立即解释说:“不经过环绕九峰的三岭,根本无法进入沙似道的总寨‘擎天峰’。”

说话之间。

业已距灯火明亮,燃满火把的寨墙不足十丈了。

而身后十大汉依然高声呐喊,蜂拥追来。

“毒娘子”一见寨墙上高燃火把,立即惊得脱口说:“站住!”

郭晓涵心知有异,突然煞住冲势。

古淡霞虽然警觉得快,但仍前冲了七八尺。

就在三人停身的同时,寨墙上一阵呐喊,突然现出数十人影,弓弦响处,火箭齐发,满天火蛇,如电射来。

郭晓涵顿时大怒,探手从腰间撤出“刚柔锥”,金光闪闪,锥影如山,射来的火箭立被震飞。

“毒娘子”身形一闪,立即躲在郭晓涵身后。

一声尖锐娇呼!

郭晓涵心头一震,觑目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于是挥舞着金锭向古淡霞奔移去。

“毒娘子”一听古淡霞的娇呼,心知不妙,微微探首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

古淡霞的后肩上,竟然斜挂着一支羽箭,火焰虽熄,但仍冒着油烟。

“毒娘子”心知是被郭晓涵震飞的火箭击中,惊的立即大声说:“还不退回来!”

说话之间。

郭晓涵已距古淡霞不足三尺。

接着左袖一挥,立将斜挂在古淡霞后肩上的羽箭弹落。

“毒娘子”再度催促他说:“涵弟弟快退,火箭硫磺有毒,古姑娘的伤处必须涂葯疗治。”

郭晓涵见伤了古淡霞,心甚不安,一听火箭有毒,再也无心继续前进,疾舞金锭,迅速后退。

后后涌来的数十大汉,早已停在火箭威力的边缘,既不敢前进,也不再呐喊。

一见郭晓涵和“毒娘子’等又匆匆转回来,数十大汉又惊的纷纷向后疾退。

郭晓涵、“毒娘子”、古淡霞,三个人退出火箭所及距离之外,迅速找到一处避风大石。

就在这时。

寨墙上已传来一阵得意的哈哈狂笑:“‘毒娘子’,我‘钉心判’今夜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罢,又是一阵快意的哈哈大笑。

郭晓涵一听对方说话暗含轻薄,因而顿时大怒,暗起杀机,但是他又不能即刻前去惩治这个狂徒。

古淡霞和“毒娘子”粉脸都红了。

但“毒娘子”无暇回答“钉心判”无耻轻薄的话,迅即为古淡霞检查伤势。

俯首一看,不由急声问:“古姑娘身上可有更好的疗毒灵葯?”

古淡霞仅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毒娘子”有些为难的说:“我身上虽有疗毒散,但涂上去却极疼痛……”

古淡霞一听,有些懊恼的说:“家父虽有疗毒灵丹,可惜我没带在身上。”

郭晓涵心中一动。

他立即不解的问:“可是你以前送给外的那三粒灵丹?”

古淡霞美目一亮,立即传喜的连连颔首:“是的,是的,快拿出来,涵弟弟!”

郭晓涵不敢怠慢,即由怀中取出那个小玉瓶来,随之递给古淡霞。

就在这时。

“毒娘子”已咬牙恨声说:“这些蠢东西,真是自己找死!”

郭晓涵闻声抬头。

只见——

数十大汉,竟提刀蹑步,目闪惶光,齐向石前逼来。

蓦地——

“毒娘子”一声厉叱,抖手打出两颗“毒磷弹”,两团蓝焰熊熊的火球,挟着丝丝响声,和浓重青烟,直向那数十大汉的上空飞去。

数十大汉一见,面色大变。

顿时大乱,惊呼尖叫,纷纷四散。

“毒娘子”冷冷一笑,厉叱道:“不留下命就想走?”

叱声未落,玉胞已扬,两团蓝火,快如电掣,直向空中下落的两个毒磷弹击去。

蓬蓬两声。

四颗磷弹同时在空中相撞,四团烈焰,顿时变成数百火星,漫空炸开,纷纷坠落。

逃窜的数十大汉一见火花,顿时吓得面色如土,魂飞天外,你推我撞,相互践踏,飞奔逃命。

其中九人身上落有磷火,九人倒地翻滚,一片鬼哭狼曝,令人惨不忍睹。

郭晓涵看得面色一变,不由摇了摇头。

她何以被人称为“毒娘子”,何以令人望而怯步,现在才算真正明白,据说她身怀六种绝毒暗器,尚不知她还有什么更绝毒的东西。

古淡霞见郭晓涵摇头叹惜,不由冷冷的说:“方才我中了他门的火箭,也险些就地打滚,那时你怎么不心痛摇头叹惜,看看我的伤势呢?”

边说边将一粒血红葯丸,交给了“毒娘子”,小玉瓶顺手交回给郭晓涵。

郭晓涵被说得俊面一红,忙接过小玉瓶,赶紧去查看古淡霞的伤势。

只见——

她后肩白皙的嫩肉上,有一道长约寸许的血口子,正在流着黑紫色血水。

“毒娘子”在一片哀啕惨叫声中,神色自若,丝毫不为所动,接过疗毒葯丸,迅即捏成粉碎,轻轻撒在古淡霞的伤口上。

接着从古淡霞手中取过一方粉绢帕,掀开衣衫,轻轻替她拭着黑紫色血水。

蓦地——

“毒娘子”浑身一颤,粉面突变,美目注定古淡霞的伤口处,人已惊呆了!

郭晓涵心中一惊,立即不解的惶声问:“夫人,你……你……”

古淡霞也警觉的转过身来,茫然不解的望着悲痛慾绝的“毒娘子”。

“毒娘子”伸臂抱住古淡霞,“哇”的放声大哭起来,同时喃喃说道:“妹妹,我可怜的妹妹……”

郭晓涵和古淡霞被“毒娘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怔了,两人讶异的望着“毒娘子”,弄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子事儿。

逃到远处的数十大汉,神色慌张的向这面望来。

那九个在地上翻滚的大汉,已将身上的磷火滚熄,纷纷纵起,抱头鼠窜,对“毒娘子”的那声哭喊,分不清是发自同伴抑或是她自己。

郭晓涵第一眼看到“毒娘子”时,就觉得她很像古淡霞。

现在。

一看情形,顿时恍然大悟。

他不由惊讶的问:“夫人可是说霞姐姐是你的胞妹?”

抱着古淡霞失声痛哭的“毒娘子”,立即点点头说道:“嗯,她是我的翠兰妹妹。”

边说边望着神色木然的古淡霞,泪流满面的问道:“翠兰妹妹,你不记得我们悲惨的身世了?”

说话之间。

她竟像疯子似的摇动着古淡霞的娇躯,希望在剧烈的摇晃中,让古淡霞清醒想起她过去的身世。

古淡霞一时无法接受这一剧烈变化,默默看着“毒娘子”如疯似狂的神态,再和自己相貌相较,虽然仍有些怀疑,但是美目中却已珠泪滚滚。

郭晓涵似乎看出古淡霞不愿冒然承认的原因,立即提醒“毒娘子”似的说:“夫人又怎么知道霞姐姐是你的胞妹呢?”

“毒娘子”立刻被他提醒。

她举手一拭眼泪,指着古淡霞的肩头说:“我看到妹妹肩膀上的‘三花朱砂痣’才知道的,那是家母亲自为我们刺上去的……”

郭晓涵心想“毒娘子”的肩膀上也一定有三花朱砂痣,因而立即插嘴说:“这很简单嘛,夫人可以让霞姐姐也看看你肩上的痣嘛……”

话未说完。

“毒娘子”带泪的粉面顿时红了起来,樱chún一阵牵动,似是难以启口。

郭晓涵不禁一楞,再看古淡霞,同样双颊生晕,红飞耳后,但在羞涩中却蕴藏着一丝骄傲。

郭晓涵今年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是他仍不知道少女在破身之后,那守宫砂便消失了的道理。

当然他更不了能解,结婚多年的“毒娘子”,为何迟迟不说话的原因。

就在三人颇为尴尬的同时。

传来两声弓弦轻响!

郭晓涵当先惊觉,“嗖嗖”两声,两支弩箭已应声射到。

古淡霞看得清楚,一声娇呼,长剑顺势挥出,弩行立被惊飞。

郭晓涵顿时大怒,一声暴喝,循着弩箭射来的方向扑去。

就在郭晓涵身形刚起,呐喊声中,如雨弩箭,已漫空射来!

郭晓涵疾煞冲势,心中杀机突起,飞舞金锥,折身再度向潜山寨外的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2 落难见真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