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5 难熬相思夜

作者:李凉

柳无双微抬凤目,痛苦的摇了摇头。

郭晓涵判断柳无双受了风寒,于是拉着白龙驹,直奔街口。

他要尽快找一家客栈,让柳无双舒适的躺在床上休息,再有半天就可到达鄱阳湖,而双妹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病了。

他这十几天来,柳无双为他穿衣梳洗,服侍他就寝早起,枕边爱抚,笑语安慰,她的确太辛苦了。

他在想,女孩子身体总是比较纤弱,像这样早行晚宿,迎风冒雨拚命赶路,她当然会病倒。

思忖之间。

已来到德安城外的西关街口。

他已无心再选择客栈,就在街口一家小客栈前停下马来。

店伙一看,纷纷迎了过来,郭晓涵飘身而下,将柳无双由马鞍上抱了下来。

郭晓涵抱着双颊如火,浑身发烧的柳无双,快步走进一间上房。

他小心翼翼的将柳无双放在床上,立即关切的低声问;“双妹,你觉得怎么样?”

柳无双蹙眉闭目,痛苦的低声说:“我……我头痛……口渴……周身乏力……”

这时——

店伙已送来茶水,随即退了出去。

郭晓涵立即倒了一碗浓茶,将柳无双揽坐在怀里,细心的让她慢慢饮用,同时关切的问。“双妹,你怎么突然病了呢?”

柳无双幽幽的说:“今天早上起程,我就感到不适,通过前面大镇,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

郭晓涵本待责备她几句,但一想到自己飞马疾驰,一颗心早飞到鄱阳湖去了,如果对双妹稍加照顾,也就不会生病了。

如此一想,内心一阵惭愧,情不由己的举起衣袖,拭着柳无双双鬓角和界尖儿上的汗珠。

柳无双不时睁开风目,暗察涵哥哥焦急慌愧的神情,心中欣慰的笑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在涵哥哥心目中的份量,并不比沈圆圆轻。

她想到沈圆圆和涵哥哥一别年余,朝夕相思,这时该是多么渴望见到涵哥哥呢?

而自己和涵哥哥终日相聚,形影不离,说起来自己得到的太多了。

她又想到沈圆圆为她辛苦绣的剑套,亲手编的剑穗,苦心缝制的小蛮靴,这份情意又岂能淡忘呢?

一念至此

她不禁愧悔交集,额头上的汗珠,不需运功暗逼,已是涔涔而下,可是郭晓涵却愈加慌乱,举袖拭个不停。

柳无双望着郭晓涵焦急的俊面,幽幽的说:“涵哥哥,你先去吧,小妹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郭晓涵毫不迟疑的说:“不,你身体不适,我要在这儿照顾你,再说萧老哥和牛奔弟行程也不会比我们快,去了也看不到他们。”

柳无双极为诚恳的说:“那你可以先去看四姐姐和江姑姑啊!”

这句话正说中郭晓涵的急切之处,可是他又怎么忍心放下有病的双妹妹不管,而去看圆姐姐呢?

于是——

他毅然摇了摇头说:“不,要去我们俩一块儿去,我相信江姑姑和圆姐姐一定也非常高兴看到你……”

柳无双急于一睹沈圆圆的真面目,但想到涵哥哥每次谈到沈圆圆,俊面上那种神往的样子,断定沈圆圆和郭晓涵久别重逢,很可能会兴奋亲热的拥吻,如果自己夹在中间,那该是多么残忍的事儿。

一念至此。

她立即不高兴的说:“你看我蓬首垢面的样子,怎好见人?”

郭晓涵焦急的问:“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柳无双略一沉思说:“我们在此调息片刻。一俟体力恢复,立即上路,我去丰渔村,你去看江姑姑,明天我换件新衣眼,再去拜见圆姐姐和江姑姑。”

郭晓涵以为柳无双爱美,不好过份违背她的心意,立即颔首应允。

两人调息完毕,已是过午时分。

郭晓涵容光焕发,但柳无双仍佯装萎靡,两个人随便进了些饮食,结清了账,拉马走出店门。

郭晓涵照顾柳无双上马,两个人绕城南下,直向鄱阳湖驰去。

柳无双在马上不时偷看郭晓涵,发现涵哥哥不但已经没有了上午那种猴急相,而且全副精神在注意她。

她欣慰的笑了,同时也感到无限惭愧。

因为她证实郭晓涵和沈圆圆,绝对没有厚彼薄此,涵哥哥之所以那样急,是因为圆姐姐阔别已经一年多了。

一念至此。

马速逐渐加快,郭晓涵在一旁却不停的直呼小心。

数十里地,在乌骓和白龙驹的飞驰之下,夕阳尚未落山,东南已现出一线水天相接的湖面。

湖畔起伏的丘陵,茂密的树林,相连的渔村,在残阳照射下,呈出出一幅美丽的画面。

郭晓涵一见湖光水色,心情立刻激奋起来,目光注视着丘陵下面的小渔村,幻想着看到江姑姑和圆姐姐时的惊喜情形。

思忖之间。

就听——

柳无双低声说:“涵哥哥,前面就是乡道分岔处,我们该分手了……”

郭晓涵一定神,瞅着她说:“双妹,我们一起去吧,你现在不是已经好了吗?”

柳无双强自含笑摇头说:“不,我身体仍有些不舒服。”

郭晓涵关切的说:“那我先送你到浪里白条萧老哥处。”

柳无双立即阻止他说:“不要,不要,我自己认得路。”

说话之间,业已经到了岔路。

她首先一拨马头,当先驰下官道,直向一座茂林驰去。

郭晓涵勒住乌骓,关切的望着柳无双的背影,他不但担心她的病情,更怕她会生闷气。

柳无双一边催马飞驰,一边回头望去,见涵哥哥仍停在那边关切的望着她,心里又难过又甜蜜,赶紧举起玉手,连连挥动,催他快走。

她一看郭晓涵也愉快的挥了挥手,始一抖丝缰,乌骓四蹄翻飞,眨眼已消失在滚滚黄尘中。

柳无双的眼睛模糊了,香腮上已滑落两行泪水……

她本来想先沈圆圆一步占有涵哥哥,如今,她却轻易的放弃了这个机会,为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柳无双如痴似呆的坐在马背上,望着郭晓涵的身影,心里却想着郭晓涵见到沈圆圆的情景,真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转瞬之间。

那滚滚尘影已消失在远远的暗夜中。

柳无双黯然一叹,拨转马头,直向丰渔村驰去,一想到这十几天来每晚都和涵哥哥睡在一起,可是又憨又健的涵哥哥,却连动都没有动过她……

她不停的在问自己,涵哥哥和沈圆圆会不会也这样呢?想到羞人处,不禁脸红心跳,暗骂自己不知害羞。

而飞驰在马上的郭晓涵,也同样的在想许多问题。

他在想第一眼看到江姑姑和圆姐姐的情景,深信她们看见他飞马驰回的时候,一定会惊喜交加感到意外。

他和圆姐姐分别一年多了,而她一定比以前更文静更美丽了,她看到自己回去,该是多么的兴奋啊!

他又想到明天双妹妹前去的问题,不知道圆姐姐会不会像看到古淡霞那样妒嫉,她必须在圆姐姐和双妹妹之间,下一番工夫,否则,今后他别想有好日子过……

一想到双妹妹,他不禁立即回头看了看身后,而身后的景物,已被夜幕掩没了。

再看前面,三五里外已现出灯光数点,他知道那儿就是江姑姑居住的小渔村了。

这时。

乌骓坚耳立鬃,奔驰如飞,毫无一丝倦意,而且不时发出声震原野,直上夜空的长嘶。

三五里地,俄顷即达,郭晓涵忙减速轻驰,直入村内。

举目一看,发现江姑姑和圆姐姐房间里都亮着灯光。

他的内心有着无法抑制的兴奋和激动,几乎忍不住想高呼一声回姐姐和江姑姑。

于是——

他兴奋的一抖丝缰,乌骓一声长嘶,直向江姑姑的院门前驰去。

乌骓的长嘶和清脆的马蹄声,惊得村内都吹熄了灯光,再看圆姐姐的窗户上,也没有了灯光。

郭晓涵这才想到.江姑姑在此隐居,不宜惊动村人,因而飘身下马,迅即拍了拍乌骓的长鬃。

乌雅果然通灵,立即昂首竖耳,下蹄极轻,显得异常机警。

郭晓涵拉马走到江姑姑的院门前,举起因为兴奋而有些颤抖的右手,正待叩门,房内已传来一声低沉的娇喝:“什么人?”

郭晓涵一听,正是圆姐姐的声音。

他立即兴奋的压低声音说:“圆姐姐——是我!”

房内响起一阵急骤的脚步声,紧接房门“呀”的一声开了,黄影一闪,超尘绝美的沈圆圆已像一只受惊的rǔ燕,由门内疾扑出来。

同时——

她以惊喜交加,有些颤抖的声音说:“真的……是你?……”

说话声中,慌忙将门打开。

沈圆圆一见长得比她还高出一个头的郭晓涵,几乎不敢称呼他涵弟弟了。

郭晓涵一见沈圆圆,忙丢掉马缰迫不及待的伸手握住她的玉臂,望着她的如花娇靥,兴奋的说:“圆姐姐是我,姑姑呢?”

说着。

星目希冀的看了一眼房门。

沈圆圆略一定神,发觉郭晓涵的双手正紧紧握着她的玉臂,粉面一红,羞涩的说:“快进来,涵弟弟。”

边说边轻轻挣脱了郭晓涵的双手,侧身立在门口。

郭晓涵愉快的一笑,快步走进门内。

一声低沉马嘶,迳由身后传来。

郭晓涵这才想起乌骓还留在外面,转身望着黑马,抱歉的笑了笑说:“倒你给忘了。”

说着,乌骓已温驯的走了过来。

沈圆圆惊异的望着高大威猛的乌骓,下意识的退后两步,让黑马走进来,随即关上院门。

乌骓自动走至院角花树前,稳静的站立着,两眼柔和的望着流圆圆。

沈圆圆关好院门,转首望着乌骓。愉快的笑着说:“这匹黑马可爱极了,是你买的吗?”

边说边闪动着寒潭秋水似的眸子,望着郭晓涵的俊面。

郭晓涵毫不迟疑的说:“不,是毒娘子马翠萍送给我的。”

沈圆圆一听是女人赠的,立即敏感的“噢”了一声,黛眉一蹙,转身向房门走去,同时疑惑的问:“毒娘子是谁?”

郭晓涵含笑回答说:“白河寨主熊振东的夫人。”

沈圆圆一听是白河寨主的夫人,判断毒娘子十之八九是个老太婆了,是以也未放在心上。

但是——

她对郭晓涵独自去找熊振东,却惊讶不安的问:“你已去了白河寨?”

郭晓涵颔首称是,两个人已走进房门,直入沈圆圆的卧室。

郭晓涵因为没有看到江姑姑,不解的问:“圆姐姐,姑姑呢?”

沈圆圆一面点灯,一面回答说:“妈大概也快回来了。”

边说边仰起灯面,仔细望着郭晓涵的俊美面庞儿,她已日夜期待了一年多了。

郭晓涵也在打量圆姐姐,她虽然没有长高,但是较之一年前更美了,尤其是那一双澄澈闪辉的眸子,更令他神迷。

沈圆圆见郭晓涵如痴似呆的望着她,不禁芳心乱跳,香腮发热,羞涩愉快的说:“涵弟弟,你现在比我都高了。”

郭晓涵痴呆的一笑,讪讪的说:“姐姐,你比以前更美了。”

沈圆圆娇羞的一笑,嗔声说:“你就会说这句话。”

边说边情不自禁的举起纤纤玉手,去抚摸郭晓涵的肩头。

郭晓涵对沈圆圆的敬重,远超过对她爱。

虽然她那张像百合初放的娇靥,就在他的胸前,而她那两片红润慾滴的樱chún,距离他的嘴巴尚不足一尺,但是他却不敢俯首去吻沈圆圆……

他只是在静静的欣赏,沉醉在由沈圆圆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中。

沈圆圆立在郭晓涵身前,觉得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她微仰着粉面,绽露着甜美笑容,她蓦然感觉到,涵弟弟要吻她了。

一想到亲吻,她的心立刻急烈的跳动起来,她很希望涵弟弟这样做。

可是——

她却不由自主的低声说:“涵弟弟,坐下来谈吧!”

边说边轻巧的转身坐在床沿儿上。

郭晓涵见沈圆圆闪开了,突然有了勇气,快步跟上去拉起她的玉手,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

同时——

他怯怯的低声说:“姐姐,我在华山每天都想你。”

沈圆圆心里一甜,不由“噗嗤”笑了起来,盯着郭晓涵嗔声说:“死相,什么都变了,就是你这张会说话的油嘴没有变好。”

边说边举起香葱似的纤纤玉指,轻轻的在郭晓涵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儿。

郭晓涵深恐沈圆圆不信,立即焦急的表白说:“真的,我真的每天都在想念你,圆姐姐,不信你明天可以问双妹妹……”

双妹妹三个字一出口,沈圆圆似乎想起什么,黛眉间立即罩上一抹轻愁,但是她仍以愉快的声调问:“你说的可是柳姑娘?”

说着。

立即把被郭晓涵紧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5 难熬相思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