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7 夜黑杀人时

作者:李凉

而“芙蓉仙子”已看出郭晓涵对沈圆圆的操舟,显示出无比的心疼。

她生怕柳无双感到不快,因而有意打破沉默,低声问:“涵儿,苇林堡的形势,你都摸清楚了吗?”

郭晓涵一定神。

他赶紧颔首说:“大致清楚,不过由于时间太短,堡内机关和暗格的位置,尚未尽知……”

柳无双插嘴抢着说:“既然暗探,我们应由深水潜入。”

“芙蓉仙子”久经水战,又遇到无数次惊险,对水中情形,极具丰富的经验。

因而——

她黛眉一蹙说:“深水虽然无人把守,但是机关重重,如果浮水进入,水中暗椿虽易破除,但也极易被人发现,总之,我们应因时因地,见机行事,不要墨守成规。”

柳无双、郭晓涵,连连颔首称是。

再看湖堤,业已不见一丝影子了。

郭晓涵见沈圆圆仍是不疾不徐的运桨,但小舟却疾进如飞,船头微微昂起,水花高溅盈尺,速度较前至少快了一倍。

他一看之后,心疼的实在忍不住了,故意自言自语的说:“说来惭愧,直到现在我还不会操舟。”

柳无双冰雪聪明,立即笑着说:“圆姐姐,让小妹来划程。”

边说边起身举步向舟尾走去。

沈圆圆谦和的笑着说:“我不累……”

话未说完。

柳无双业已伸出手来接桨。

芙蓉仙子虽然知沈圆圆不累,但生怕引起柳无双的疑心因而含笑说:“圆儿,就让你双妹划一会儿吧,两个轮流划,总要好些。”

沈圆圆不再坚持,忙将双桨交给了柳无双,立起来一看,不由凤目一亮,立即惊异的大声说:“妈,你们看,那可是苇林堡?”

郭晓涵一听,首先站了起来。

他转身一看,立即吃惊的说:“不是,‘苇林堡’在那一片广大的芦荡内……”

边说边举手指着远处一片白茫茫的芦花。

柳无双也闻声站起身来。

这时。

遥见天边水际,灯火点点,有如夜空繁星,光亮直冲半天立即脱口说:“那就是日间看到的那些大船。”

郭晓涵心中一动,自言自语似的问:“这些大船为什么还没有驶回苇林堡呢?”

“芙蓉仙子”沉着的说:“涵儿,我们过去看看。”

这句话正中郭晓涵的下怀,因为苇林堡的战船,既然停在堡外,“独耳吊客”古大海必然也坐镇在战船上。

古大海事先曾经隐身在古墓中,必然看清楚杀父仇人究竟是洞庭湖森罗坝主“独眼判官”左如风,抑或是白兔湖主“独角兽”史有余。

其次则可追问他们何以知道父亲隐身在灵王古墓中,以及如何进入古墓,又为什么暗下毒手点毙奄奄一息的“独角兽”。

一念至此。

郭晓涵即对舟尾的柳无双轻声说。“双妹把好方向,让我以掌力推进一程。”

说话之间,功贯右臂,掌心悬空覆同水面,暗劲一吐,立有一股无形潜力直击水面。

蓦地——

舟似脱箭,破水有声,速度骤然加快。

柳无双双桨无法用力,只得以桨代舵把持方向。

“芙蓉仙子”虽知郭晓涵功力大异以前,但仍不知道他究竟深厚到何种程度,因而关切的说:“涵儿,大敌当前,不可消耗太多真力。”

沈圆圆昨夜又服了两滴“灵石玉rǔ’”,自觉功力大增,因而也兴奋的说:“让我来助涵弟弟一臂之力。”

边说边转身向后,玉臂一伸,掌心向下,皓腕一翻疾吐。

只见——

船头高高尧起,浪花分射两边、小舟速度之快,宛如一条巨大飞鱼,直向前射去,两舷破水之声,叭叭震耳。

柳无双一见,芳心暗惊,没想到沈圆圆的功力,竟毫不逊于自己,看来她的剑术,如再融合天山派的精华,恐怕比自己优异多了。

小舟一阵飞驰,逐渐逼向近百艘大船,看来最多不足二里了。

“芙蓉仙子”深怕两人消耗过多真力,加之湖面极静,两舷破水之声,极易被对方发现,因而阻止他们说:“涵儿,不能再高速前进了。”

郭晓涵和沈圆圆同时收敛掌力。

百艘战船,分散停泊在湖面上,似乎尚暗含着某种阵势。

各船灯火棋布,照辉如同白昼,波光闪闪,金星万点,绮丽壮观,实属少见。

小舟疾进,渐渐逼近灯光照射的范围。

“芙蓉仙子”阅历广博。

她一看情形,即对郭晓涵机警的说:“涵儿,你们俩快坐下来,再前进也许会遇到船上放出来的潜水暗椿。”

郭晓涵和沈圆圆闻声坐好,不时游目望着小舟附近的湖面,以防潜水暗椿接近。

柳无双为免过早被对方发现,因而也将小舟放慢下来。

“芙蓉仙子”望着近百艘大战船,低声问:“你们可看出这些船只停泊的队形?”

郭晓涵功力深,目力强,首先应声说:“姑姑,依涵儿看来;极似十字队形。”

“芙蓉仙子”一听,不由低声笑了。

接着——

她继续说:“这种队形,是停泊驻扎最好的阵势,称为‘四象阵’,进可以攻,退可以守,遇敌深入,且可包围,其中变化繁多,是应用水战最基本的阵势。”

话声甫落。

前面十数丈外的水面上,倏然站起两个人来,同时沉声喝道:“何方来船,胆敢接近船队,难道没长眼睛吗?”

柳无双一听,顿时大怒,立即忿声说:“苇林堡的喽罗如此狂妄,丝毫不知礼数,今夜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说话之间,右桨置于舟上,探手囊中,取出一只亮银“分水梭”来。

郭晓涵心地淳厚,加之曾在苇林堡停留两日,与这些水手有一面之识,不愿柳无双出手伤人。

因而他立即阻止柳无双说:“双妹不可与他们一般见识。”

说话之间,已看清楚前面两个穿水靠的大汉,立在木筏上横刀控剑,四目炯炯的望向这面。

于是——

他缓缓站了起来,高举右手,朗声说:“在下郭晓涵,特地前来会见老堡主。”

话声甫落。

前面两个大汉已惊的同时一呆,接着厉声大喝道:“快快停止前进,等候本旗负责香主前来盘问。”

郭晓涵听得一愣,苇林堡战船共分四队,一威龙,二飞虎,三雄狮,四黑豹,不知何时改称为“旗”?

举目凝神一看,心头不禁一震。

只见——

百十丈外的战船,旗帜不但与苇林堡的大不相同,而战船造型似乎也不一样。

因而转首望着“芙蓉仙子”急声说:“姑姑,涵儿发觉这些战船,不像是苇林堡的船队。”

“芙蓉仙子”惊异的“噢”了一声。

她凝目一看,果然发现与往日看到的船只不同,因而示意柳无双停止前进,同时疑惑的说:“莫非是洞庭湖森罗坝的船队?”

郭晓涵一听,顿时想起杀父之仇,因而星目中冷电一闪咬牙切齿的望着远处灯火明亮的船队。

这时——

前面木筏上一道火焰,直冲半天,在夜空中“叭”的一声炸了开来。

远处船队一阵吆喝,左翼三艘战船,抢先向这面驶来。

“笑蓉仙子”忙对郭晓涵低声说:“对方踞高临下,我们处境极为不利,必须设法先控制一艘船,然后再见机行事,如果确系森罗坝左如风的船队,应该尽量直入中心,方是上策。”

郭晓涵强捺心头怒火,连连沉声称是,他听得出来,江姑姑的声音微带颤抖,必是也想到为父亲报仇雪恨。

柳无双已将小舟停住,望着前面疾驰而至的三艘战船,似乎有些不信的说:“姑姑,翻阳湖是苇林堡的势力范围,怎能容许森罗坝的船队进入呢?”

“芙蓉仙子”忙解释说:“森罗坝与苇林堡虽然各据一湖,但昔年却经常进入彼此水域械斗,自从‘五独’和好之后,双方才言好息事,不知为何这次又起争执……”

话未说完,驰来的三艘大船已经成为品字形,两前一后将小舟围注。

郭晓涵举目一看,三艘战船上灯光随风摇晃,两舷各有数十名持柔握盾,横刀控箭的大汉,正目光炯炯的向小舟上望来。

战船上俱悬黑旗,正中桅杆上高悬三盏巨大灯笼,上面漆有“森罗坝”三个大字。

郭晓涵一见灯笼的三个大字,血脉贲张,杀机倏起,星目中冷电暴涨。

“芙蓉仙子”心中暗暗感谢上苍,赐此良机,但一发现郭晓涵神态失常,立即低声警告他说:“涵儿,大敌当前,切忌暴躁,心急足以坏事。”

郭晓涵虽然连连颔首,但心里仍充满了怒火。

这时,左右两艘大船,已在七八大外将小舟夹住,正中一艘大船,正缓缓的迎着小舟驰来。

郭晓涵一看正中大船,形式和苇林堡的战船并不一样。

这船首高约丈五,高约八尺,正中嵌着一个巨大鬼头,獠牙血口,两眼如盆,和“独眼判官”左如风的形貌,倒有几分相似。

船头上侍然立着十数佩有兵刃的黑衣劲装大汉,俱都目闪凶光,神色忿怒的向着小舟望来。

正中一个肥胖壮汉,身穿黑缎劲装,年约三十余岁,光头,圆脸,环眼,浓眉,两手提着一对大铁锤,看来十分沉重。

黑衣胖汉嘴晒冷笑,目光炯炯,贪婪的望着“芙蓉仙子”,柳无双和沈圆圆。

三艘大船,停成品字,立将小舟夹在中间,愈显得小舟像大海中的一片枯叶,小得可怜。

“芙蓉仙子”为了防止大船直撞小舟,早已示意柳无双和沈圆圆站起来。

在如同白昼的灯光下,三艘战船上的壮汉望着小舟,俱都看呆了。

他们似乎从没有见过如此貌若天仙的女人。

郭晓涵强捺心中怒火。

他昂首望着大船上的肥胖黑衣壮汉朗声说:“在下郭涵,因有要事特来会见你家坝主。”

船上肥壮汉见郭晓涵傲慢无礼,且对坝主毫无敬意,即对方来意不善。

因而——

他冷冷一笑,沉声说:“你们有什么事,尽管对我黑旗左香主‘铁锤’李山说,如果事体的确重大,在下自当为你们通我家坝主知道。”

郭晓涵剑眉一轩,怒声说:“除了左如风本人,无人能覆在下的问题。”

“铁锤”李山顿时大怒,双锤一碰,厉声大喝道:“要见我家坝主不难,必须先问问本香主的这对铁锤……”

柳无双性子刚烈火暴,未待李山说完,一声娇叱,疾扬玉腕,一道寒光,直奔李山的光头。

李山毫不为动,肩头略微一皱,“叭”的一声,击个正着“嗡”的一声,分水小银梭已直射向半空中。

立在铁锤李山身后的十数黑衣大汉,俱都哈哈笑了。

郭晓涵,沈圆圆和柳无双看得俱都一楞,没想到铁锤李山竟生就一颗铁头。

铁锤李山望着发愣的柳无双,摇头晃脑,轻薄的说:“本香主今夜虽然不能一亲芳泽,但姑娘的暗器上却仍残留着一丝余香……”

边说边狂傲轻浮的仰天哈哈笑了。

郭晓涵一见,勃然大怒,顿时忘了江姑姑的叮咛,大喝声中,身形腾空而起……

船头上十数黑衣壮汉,同时大喝一声,撤出兵刃,站好方位。

郭晓涵身悬空中,腰身一挺,双袖疾挥,一式“苍龙入海”,头下脚上,直扑向铁锤李山。

铁锤李山虽已看出郭晓涵等,一叶小舟,轻装而来,如无高绝武功,自是不敢接近百艘战船。

但是——

他自恃人多势众,大援在后,加以仗着一颗铁头,是以也并未将郭晓涵等人放在心上,何况对方还有一个美丽少妇和两个如花少女,武功自是又逊一筹。

这时——

一见郭晓涵轻功高绝,一跃数丈,心中不禁暗吃一惊,一俟郭晓涵扑到,铃眼一瞪,暴喝声中,铁锤已横扫而出。

郭晓涵心急进入船队,手刃“独眼判官”,是以不等铁锤扫到,双袖一抖,身形已从李山头上掠过,飘落在他身后船面。

铁锤李山大吃一惊,暴喝声中,闪电回身,手中铁锤再度向郭晓涵击去。

郭晓涵脚尖一点船面,身形再度跃起五尺,击来铁锤,擦足扫过,于是大声喝道。“鼠辈纳命来——”

大喝声中。

右手疾伸,中食二指猛力弹出……

“芙蓉仙子”一见,花容失色,脱口娇呼道:“涵儿不要杀他!”

但是已经迟了。

就听——

铁锤李山一声惨叫,铁头顿时爆裂,血浆四射,盖骨横飞,身形一连几晃,翻身栽向船下。

“噗通”一声巨响,李山连人带锤,一并跌进湖内,水面已被鲜血染红。

三艘大船上的壮汉一见,俱都惊呆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7 夜黑杀人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