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8 婬贼命归西

作者:李凉

白云虹愣住了。

周围数十大船上的喽罗头目们也都惊呆了。

“芙蓉仙子”再度一指白云虹,厉声问:“婬贼、你这样畏缩怕死,不怕你的喽罗们耻笑你吗?”

白云虹平素作威作福,恃技凌人,这句话正好击中他的痛处。

于是——

他双眉一竖,双耳怒声大喝道:“贱婢,你道我白云虹真的怕你吗?我如此迁就于你,是念在你我昔年一段恩情……”

“芙蓉仙子”一听,直气得浑身颤抖,厉声疾叱:“婬贼闭嘴,婬贼闭嘴!”

白云虹见“芙蓉仙子’气得娇躯乱颤,不由仰面哈哈笑道:“江横波,白爷如果怕你,早已遁水逃走了,就是你和那红衣少女两个人一齐上,我白云虹又有何惧?”

“芙蓉仙子”早已恨透了白云虹,唯恐怕他不敢过来,因而急对身的柳无双急声说:“双儿,你先退回去!”

柳无双一听“芙蓉仙子”直呼她双儿,心中异常兴奋,因而灵机一动,深伯“芙蓉仙子”怒极心浮,是以关切的说:“姑姑,当心上了那狗贼的当!”

说罢起身,如飞纵回郭晓涵和沈圆圆的身边。

“芙蓉仙子”一俟柳无双纵回,她再度厉声问:“柳姑娘已经离去,狗贼你还有何话说?”

白云虹见柳无双纵回大船,似乎放心了不少,仰面哈哈一笑,故悠闲的说:“贱婢立稳,白爷来也!”

话声甫落。

身形已起,宽大袍袖一挥,一式“银龙入海”,直落在平台船上。

周围数十大船上立即暴起一声震天喝彩,为白贼助威。

白云虹双脚立稳,“刷”的一声撤出腰间的精钢剑,望着粉面铁青的“芙蓉仙子”阴恻恻的一笑说:“芙蓉宝剑,削铁如泥,我手中的兵刃,自然不如你的宝剑锋利!”

“芙蓉仙子”恨不得手起剑落,立斩婬贼,因而毫不思索的说:“我绝不用剑削你的兵刃就是!”

白云虹佯装不信,仰面哈哈一笑,接着轻蔑的问:“你要是削断了我的宝剑呢?”

“芙蓉仙子”黛眉一竖,厉声说:“我江横波立即举剑自刎!”

立在大船上的郭晓涵一听,立即跺脚说:“姑姑中了这狗贼的姦计,如此一来,姑姑虽有利刃,反而受了限制。”

话未说完。

只见——

白云虹双眉一竖,暴声称好,长剑一挥,纵身前扑,一招“拨草寻蛇”,直扫“芙蓉仙子”的纤腰。

“芙蓉仙子”一见才知道上了他的大当!

如非有言在先,只要一式“金针定海”逼退狗贼长剑,紧接一招“白蛇吐信”,哪里还有婬贼的狗命。

如今——

她只好一声清叱,闪电旋身,芙蓉剑一招“分柳摘花”,直点白云虹的面门。

白云虹一见,心中暗喜,“芙蓉仙子”虽然多年未见,但是她的剑术进境,似乎还不如自己。

思忖之间。

精神大振,右腕一挺,“刷刷刷”一连攻出三剑。

“芙蓉仙子”虽然受到限制,但对婬贼并未放在心上,一声清叱,闪避抢攻,立将白云虹逼退。

就在这时。

一阵声震夜空“咚咚”的巨鼓声,迳由正北方响起。

整个湖面上,陡然暴起一阵冲霄呐喊。

郭晓涵、柳无双和沈圆圆忙循声一看,只见数十大船的外围,又驰来无数大船。

正北方鼓声响处,一艘特大巨船,纱灯百盏,灯火通明,远远看去,极似一座水上行宫,华丽至极。

郭晓涵一趋势,心情激动,星目闪辉,他确定杀父仇人左如风这次是真正的来了。

再看平台船上,白云虹已飞身暴退至平台边沿,大声说道:“我家坝主来了,你有事可先和我家坝主说。”

“芙蓉仙子”横剑停步,怒声说:“我今夜前来,就是找你,与左如风毫无关系!”

白云虹心中大骇,他已看出“芙蓉仙子”的剑术愈来愈厉害,仅仅出手三剑,已逼的他手忙脚乱,再斗下去必然性命难保。

所幸坝主来了。

但是——

“芙蓉仙子”又说与他无关!

心中一惊,不由看了一眼身后船下地水面。

“芙蓉仙子”冷冷一笑,立即沉声说:“白云虹,你想和我下水一战吗?”

白云虹心里明白,称霸两湖的“水上英雄”尚不是“笑蓉仙子”的对手,自己要想藉水功取胜,岂不是自找死路。

于是——

他觑目瞟了一眼逐渐驰近的宫船,把心二横,决定拚死保命。

一念至此。

大喝一声,再度向“芙蓉仙子”扑来,右腕一翻,连攻三剑,上点眉心,下扫膝间,中刺“芙蓉仙子”的丹田。

“芙蓉仙子”已看出婬贼在拚命自保,又怕左如风来到横加阻挠,因而心中一动,厉叱声中,身形电旋,疾进如烟,手中长剑一连几闪,顿时荒光暴涨,宛如矫龙一般,直向白云虹卷到。

白云虹一见大骇,惊得口中乱叫,长剑乱舞,企图误打误撞,碰断自己的宝剑,逼使“笑蓉仙子”举剑自刎。

“芙蓉仙子”一招得手,步步紧逼,手中长剑忽然一变,寒芒在对方乱舞的剑光中一连数闪,犹如天空中的急电。

就在这时。

正北宫殿大船上,已传来一声焦急的高呼道:“江女侠请住手!”

但是已经迟了。

白云虹的一颗人头,已在“芙蓉仙子”一招厉凌剑式下,直飞向半空中。

白云虹的无头尸体,继续旋了几旋,撒手丢剑,翻身栽倒,一腔鲜血,喷泉般直射向船下湖面。

郭晓涵看得一楞,没想到江姑姑竟然以“同光剑法”中的奇招“爆裂天雷”斩了白云虹。

但那一声略感熟悉的焦急高呼声,却令她听得浑身一颤。

举目一看。

只见——

形如宫殿的大船上,许多各色人物的前面,神色焦急的立着一个人……

那人灰发披肩,一身黑袍,满脸青疤,两颗獠牙,一只独眼,亮如明灯,正是洞庭湖森罗坝主“独眼判官”左如风。

独眼判官左如风想是见“芙蓉仙子”以奇绝的剑法斩了白云虹,因而被震注了。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郭晓涵一见左如风,血脉贲张,杀机顿起,大喝一声:“老贼还我父亲的命来……”

大喝声中。

身形业已腾空跃起,首先向平台船上纵去。

沈圆圆和柳无双知道郭晓涵杀父仇人已到,一声娇叱,挥剑疾扑,紧跟在郭晓涵的身后追去。

“芙蓉仙子”生怕郭晓涵过去受制,而左如风的大船距离尚远,因而大声阻此他说:“涵儿不可……”

郭晓涵几近疯狂,双目注定神色忽变的左如风,虽然飞身经过江姑姑身边,但并没有听到江姑姑的呼喊。

只见他脚尖一点平台船面,身形迳向红灯大船扑云。

“芙蓉仙子”知道郭晓涵已经怒极,无法再独阻止,手中芙蓉剑向柳无双和沈圆圆一挥,亦飞身向红灯大船上纵去。

这时。

红灯大船上已经大乱,大头目和香主齐声暴喝,纷纷撤出兵刃,蓄势阻止郭晓涵登船……

周围近百战船上刀光闪闪,喊声震天,愈显得情势紧张。

郭晓涵要想登上左如风的宫殿大船,必须先经过红灯大船。

这时他身悬空中,疾泻如烟,看看就要到达船头,大喝声中,右袖猛力挥出一团绝猛狂飘。

碰然一声巨响,同时暴起数声惨叫,在人影晃动中,前面四个劲装大汉,已被震得翻身栽倒。

郭晓涵脚尖一点船头,身形紧跟着跃起,直向船尾纵去。

附近黄旗船上的和红灯船上的高手,早就惊呆了。

一声娇叱。

“芙蓉仙子”和柳无双、沈圆圆也同时登上了红灯大船。

船上高手一见,顿时大乱。

一阵惊叫,纷纷纵下湖面,噗通连声,水花高溅。

“芙蓉仙子”无心伤人急向郭晓涵追去。

“独眼判官”左如风见一蓝衫少年厉声高呼“老贼”,直向自己疯狂扑来,一时之间,弄不清是怎么一回子事儿?

因此——

他不解的转首问身后的人道:“你们谁认识那个蓝衫少年?”

他身后三个华衣劲装老人俱都茫然的摇了摇头。

左如风独眼一瞪,立即对左右四个黑衣狰狞大汉厉声说:“快去将那个少年擒来!”

话声甫落。

四个黑衣狰狞大汉,业已纵身飞上红灯大船,直向飞扑而来的郭晓涵迎上去。

郭晓涵怒火攻心,杀机业已迷失神智,一看四个狰狞大汉迎面扑来,星目冷电一闪,震耳一声大喝:“闪开!”

大喝声中。

四个狰狞大汉已经扑到,各挥铁拳,猛向郭晓涵捣去。

郭晓涵一见,杀机愈炽,一声怒哼,闪电旋身,双掌疾翻,一连拍出四掌。

掌影过处,惨叫震天!

四个狰狞大汉业已天灵碎裂,顿时气绝,相继翻身栽倒。

就在这时。

那三个华衣劲装老人,迳由宫殿大船上同时扑到。

郭晓涵一见,仰天一声狂笑,接着厉声大喝:“尔等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在下心狠了!”

“了”字刚一出口,双臂一圈,同时推出。

一道绝猛狂飙,挟着尖锐厉啸,直向那三个纵身扑来的华衣老人击去。

“轰隆”一声巨响,烟尘疾旋,碎木四射,三道横飞人影,挟着三声苍劲惨叫,直向船下坠去。

郭晓涵形同疯狂,衣袖一拂,身形腾空而起,大声喝道:“老贼纳命来!”

直向宫殿大船上的左如风扑去。

“独眼判官”左如风獠牙尽露,独眼射电,望着从空中扑来的郭晓涵,嘿嘿一阵阴恻恻的冷笑,探手取出九颗见血封喉,绝毒无比,专破任何罡气的“闷心钉”来。

“芙蓉汕子”看得真切,深知左如风的“闷心钉”厉害,惊得脱口急呼道:“涵儿小心暗器!”

急呼声中。

业已和圆圆、无双,同时腾空跃起,各挥长剑,舞起一道光幕,紧跟郭晓涵身后,直向宫殿大船上扑去。

郭晓涵神情如狂,周身布满了“佛光神功”,他只想一掌击毙“独眼判官”,对于“芙蓉仙子”的警告,充耳未闻,依然疾泻而下。

左如风似有所悟。

但是——

他对于蓝衫少年究竟为何找他拚命,仍有些不解。

这时——

他见郭晓涵疾泻而下,再度一声冷笑,大喝声中,手中三枚“闷心钉”振腕打出,直奔郭晓涵面门。

左如风怒火高炽,但因为郭晓涵身后紧跟着“芙蓉仙子”,因而心中略有怯意,是以对郭晓涵不敢骤下毒手。

那三颗“闷心钉”虽然快如电掣,但却并排直奔郭晓涵的天灵。

郭晓涵未料左如风突然打出暗器,心中一惊,二点黑影挟着“嗤嗤”声响,已近头顶。

紧急中。

大喝一声,右袖闪电挥出,三点黑影立被击向半空。

由于真气一泄,身形即向湖面坠去。

左如风一见,不由仰面发出一声震人心弦的狂笑:“无知小辈,居然胆敢冒犯老夫……”

话未说完,风声飒然,剑光电闪中,“芙蓉仙子”和柳无双、沈圆圆已登上宫殿大船。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同时,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坠向湖面的郭晓涵暴喝一声,双袖猛击湖面……

“轰隆”一声巨响,湖面暴起数丈高的水花。

郭晓涵藉着反弹之力,身形激射而起,几乎是与“芙蓉仙子”等同时登上大船。

左如风一见,大惊失色,暴喝一声,运掌劈出一道刚猛劲风,直奔身形尚未立稳的郭晓涵。

郭晓涵周身布满神功,右掌早已蓄满功力,身形刚刚立稳,对方掌风业已近身,匆忙中,一声暴喝,右掌猛力推出。

一股绝猛无匹,势如山倒,挟着尖锐厉啸的狂飘,硬将左如风数十年修为的刚猛掌风逼了回去。

就听——

一声震耳巨响,狂飘疾旋,战船连摇,船首纱灯全熄。

一阵蹬蹬的后退脚步声中,左如风丑脸苍白,两手抚胸,龇牙裂嘴,痛苦万状,身形踉踉跄跄,直向身后退去。

由于仓促对掌,郭晓涵不能尽发掌力,因而也被震得双肩连晃,身形不稳,险些掉下水去。

娇呼声中,人影一闪,沈圆圆和柳无双已同时扑至,伸手将郭晓涵扶住。

就在将郭晓涵扶住的同时,左如风终于拿椿不稳,“咚”的一声,一屁股跌坐在船板上,“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近百战船上的人,早已惊呆了。

“芙蓉仙子”横剑在手,正待追问“独眼判官”左如风,身形刚刚立稳的郭晓涵,业已厉声喝道:“老贼纳命来!”

厉喝声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8 婬贼命归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