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29 摘掉假面具

作者:李凉

左如风吁了口气,略一沉思,低声说:“既然有人看到老朽与史湖主在林中密议,老朽就由遇到史湖主开始说起吧!

那一天日落时分。

老朽飞驰经过灵王墓,发现白兔湖史湖主,正在一株松树后面,探头探脑,形迹鬼祟,似在窥视,又似在暗中盯人。

老朽心中一动,立即扑了过去。

史有余见到老朽,神色极为震惊,接着一招手,将老朽引出林外,直向正北急急驰去。

老朽心知有异,因而紧跟在他身后驰去,来至一座茂林,史湖主即神秘紧张的对老朽说,他在三天之前,发现了郭大侠的隐身之处……”

郭晓涵一听,断定是父亲送他去江姑姑处的那一天,不慎被“独角兽”史有余看到了,因而才招来杀身之祸。

一念至此。

他不由看了芙蓉仙子一眼。

芙蓉仙子似有同感,是以粉面上充满了悲痛凄然之色。

就听——

左如风继续低声说:“……老朽听了史湖主的话,当时史有余似乎已看出老朽有些不信,即在地上画了许多圆圈,代表一个巨坟,并指出郭大侠的隐身之处,是第八个大坟,位置在左边”

郭晓涵听得心中暗叹,想不到父亲一向机警,何以那一次如此大意,想必是正在沉思我到达江姑姑处的事,因而没有发觉有人跟踪。

思忖之间。

左如风又在低声说:“……老朽见史有余说的详尽,心中暗暗高兴,但仍忍不住追问他为何不退自前去夺取那件宝物呢?

史有余说,他自己功力有限,自知不是郭大侠的敌手,进去也是白白送命,因而要求老朽和他合力下手。

老朽信以为真,即和史有余双双返回灵王墓。

进入松林,天色已经黑了。

两个人悄悄到达第八个大坟之后,发现那座坟门,正好开着,于是老朽悄悄进入,直向深处走去,前进十数丈,发现前面出现一片微弱灯光……”

郭晓涵听到此处,星目含泪,血脉贲张,“芙蓉仙子”已经凤目湿润、沈圆圆和柳无双俱都黯然神伤。

左如风对郭晓涵等的神情,恍如未见,他的思维似乎已回到一年前所经历地方。

他独眼望着夜空,继续低沉的说:“……当老朽看到灯光时,惊得立即贴墙站立,但一回头,发现史有余并没有进来。

自私作祟,觉得正合老朽的心意,只要小锦盒拿到手,他史有余就别想摸到一点皮……

老朽得到小锦盒后,决心找一深山洞府,苦练上面记载的绝世武功,成为当今武林中独一无二的高人……”

芙蓉仙子和郭晓涵听到此处,都不禁感慨的摇摇头,江湖上哪能知道“真经”学习的难处,又何至于惹来这些祸事。

左如风见两人摇头,也不询问原因。

于是——

他继续说道:“……当时老朽凝神一听,灯光处竟寂静无声,里面似乎没有人,忙走至近前,老朽第一眼便发现倒在血泊中的是令尊……”

说此一顿,立即望着泪流满面的郭晓涵继续说:“老朽不禁大吃一惊,忙飞身过去一摸令尊的尸体,仅仅心口尚有极轻微的余温,四肢俱已僵硬,气绝至少已有半个时辰……”

郭晓涵心如刀割,回忆当时的情形,再和大洪山“独臂阎罗”所说的时刻加以对照,而自己发现父亲倒卧在血泊中时,的确浑身全都凉了。

一念至此。

不由望着左如风同意的点了点头。

左如风继续说:“老朽当时惊怒交集,有一种受人愚弄的感觉,决心去找‘独角兽’理论……

继而一想。

根据自己所见,似乎又不是史有余所为,如果史有余得到小锦盒后,应该早已逃之夭夭,又何必再鬼祟暗窥,留恋不去呢?

当时老朽为利慾所驱,明知无望,但仍匆匆将郭大侠的尸体搜了一遍,为免受累,始仓惶奔出古墓,直奔西北。

老朽奔出十数里,坐在一处石地上独自沉思,觉得‘独角兽’突然不见的离奇,古墓那样大,郭大使绝不会将小锦盒藏在身上,一念至此,急忙再向王坟奔去,也就是郭少侠亲自看到老朽翻动床褥的那一次!”

说至此处。

他面有愧色,似乎已经说完。

芙蓉仙子一直在静听,她发觉“独角兽”仍极可疑,因而不解的问:“老坝主将史湖主救出之后,可曾问过他什么?”

左如风立即颔首说:“有,不过他已奄奄一息,口舌亦不能再发声音,老朽问他郭大侠的死因,他仅勉强的摇头,表示不知。”

芙蓉仙子黛眉一蹙,继续问:“老坝主可曾问独角兽史有余,他为何没有随你一同进入古墓,事后他为何又一直隐身在隔壁室内呢?”

左如风慨然一叹!

他惋惜的说:“老朽也曾问过,只是史有余那时已无法言词,加之老朽误伤了他,心情极为惶急,自知他必死无疑,是以便将他放在一具破棺木内。”

沉思已久的郭晓涵,一想到史有余直到古大海出手点了他的死穴才气绝,这其间距离他被金锥刺伤的时间,至少已有四个时辰,如此长的时间未死,因而断定史有余的不能言语是伪装的。

于是——

他忿忿的说:“独角兽史有余负伤不能言语,在下认为完全是藉此掩蔽他的诡谋,因为他已伤重不能说话,你自知问也是多余的,因而也就懒得去问了。”

左如风顿时大悟,猛的一拍膝盖,懊恼的说:“不错,老朽果然被这狡猾的东西给愚弄了。”

边说边将浓眉一蹙,似自语,又似对芙蓉仙子等说:“看他当时情形,伤势的确很重,最多尚能支持半个时辰……”

郭晓涵不待左如风说完,立即冷冷一笑说:“第二天辰时以后,他倒在破木棺里还没有死!”

左如风一听,浑身一颤,面色顿时大变,惊得张口几乎叫出声音来。

他不由惊急的压低声音问:“郭少侠……你你……你如何发现的,他后来又怎么样了?”

郭晓涵未加思索,毫不迟疑的说:“他已被‘独耳吊客’古大海,暗下毒手点毙!”

左如风再度一拍膝盖。

他恍然大悟的说:“果然不错,那天古大海也出现在王坟附近,上个月老朽方由一个眼线弟兄口中得知,他曾暗中发现古大海在灵王墓附近一闪而没。

这一次老朽倾森罗坝全力来此,即是向古大海挑战,要他交出那个小锦盒……”

芙蓉仙子为免今后再起祸端。

是以她立即插嘴说:“那个小锦盒里面就是‘西天罗佛门贝叶真经’,早已被‘独醒子’老前辈收回,古大海虽然也曾进入古墓,但并未得到真经,你大可不必劳师动众,再造杀孽。”

左如风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暗暗庆幸,失望的是获得真经无望,庆幸的是涉临死亡边缘,尚食了一滴人间珍品“灵石玉rǔ”。

这时。

听美蓉仙子一说,连连颔首称是,并诚恳的说:“感谢女侠指示,老朽连夜赶回洞庭湖,扩展渔业,以终此生。”

芙蓉仙子立即赞佩的说:“老坝主果真如此,实乃洞庭湖千万渔民之幸,老坝主也必将受到武林豪杰赞颂!”

“独眼判官”左如风一听,丑睑上顿时掠过一丝光彩,立即恭谨的说:“但愿如女侠所说,老朽终生无憾矣!”

芙蓉仙子颔首而笑。

一看天色。

她立即说道:“三更已过,我等就此告辞了……”

左如风一听,未待芙蓉仙子说完,立即愉快的说:“老朽恭送四位一程。”

说罢起身。

他转首大喝一声:“快艇伺候!”

喝声甫落。

远处船尾,立即传来一阵应喏。

芙蓉仙子正要左如风如此,因而也不谦逊,便和郭晓涵同时起身等候。

片刻——

船尾左右两舷,已如箭驶来两艘快艇。

小艇两端尖锐,分不出艇首和艇尾,前后共有四桨,速度快捷如飞。

芙蓉仙子一见,立即含笑说:“我等乘来的小舟,已被贵部射沉,只有借用坝主的快艇一用了。”

左如风哈哈一笑,谦逊的说:“区区小艇,女侠何言借用,这两艘小艇,女侠大可乘去!”

芙蓉仙子也谦逊的含笑说:“一艘足唉!”

说话之间。

小艇已经停稳。

芙蓉仙子等登上停在左舷的小艇,左如风则登上右舷的小艇,立即向前驶去。

远处围绕在正面的数十艘船,已开始缓缓向左右驶去。

郭晓涵回头一看,发现宫殿大船上高耸的桅杆上,正有两盏大红灯笼,在缓缓的左右摆动,似在打出讯号。

湖面夜风渐劲,波浪渐高。

但是——

两艘小艇却疾进如飞,愈增湖风寒急

一艇疾驶,已前进数百丈,加之左右大船逐渐向北集结,显得离开宫殿大船极远了。

芙蓉仙子立即示意舵手停止,转首望着另一小艇上的左如风,朗声说:“老坝主请回,后会有期!”

左如风朗声哈哈一笑,愉快的说:“今夜老朽至为兴奋,江女侠不但救了老朽的性命,且增长了老朽的功力,更重要的是,让老朽心中埋藏了一年多的苦恼和郁闷,得以一吐为快。

今后老朽息隐森罗坝,永不再历江湖,尚望江女侠、郭少侠和两位姑娘暇时驾临森罗坝,老朽必当誉为华荣幸。”

芙蓉汕子淡淡一笑,谦逊的说:“如有机会,定当前去拜望老坝主。”

这一刹那。

左如风气质似乎变了,于是爽朗的哈哈一笑,朗声道:“既然如此,江女侠珍重,恕老朽不再远送了。”

沈圆圆和柳无双分别接过前后四桨,那两个彪形大汉立即纵回左如风的小艇上,沈圆圆和柳无双有意炫耀内力,皓腕一翻,四桨划动,小艇疾如流矢。

左如风看得面色一变,而那四个彪形大汉俱都呆住了。

芙蓉仙子和郭晓涵同时说了声后会有期,小艇已前进了二三十余丈。

郭晓涵向芙蓉仙子要求:“姑姑,现在我们就去找古大海,我们可以驾小艇去,指名向他挑战,如果他不敢出来,我们再潜水进入。”

芙蓉仙子略一沉思,毅然点了点头,沈圆圆和柳无双立即打桨,直向那片广大的芦苇荡划去。

这时——

夜空特别黑暗。

天上繁星格外明亮。

东方水天相接处,已现出一线灰白曙光。

再看正北。

灯光尽敛,森罗坝近百艘大船,已驶得看不见影子。

湖面风势渐缓,空气清新……

四个人虽然一夜未睡,但都毫不疲倦。

湖面上除了如飞的小艇疾进,溅起数尺高的银色水花,发出“叭叭”的破水之声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一阵沉默。

蓦闻芙蓉仙子轻轻一叹!

郭晓涵和柳无双心头同时一震,立即脱口问:“姑姑,你……

沈圆圆埋怨的抢先回答说:“妈妈就爱这样,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是唉声叹气,还不是又想她的伤心事。”

郭晓涵心中一动。

他想趁机了解一下江姑姑的身世,因而关切的问:“姑姑……

芙蓉仙子来待郭晓涵说完,立即黯然一笑,缓缓摇了摇头。

郭晓涵知道江姑姑心情欠佳,问她也不会回答,因而便不问了。

广大的芦苇荡逐渐近了,东方天际也已大亮,随着晨风飘拂的雪白芦花,宛如湖面上一片绵绵云海……

芙蓉仙子定了定神,似乎收起了她自己的心事,游目看了一望无际,发着沙沙响声的芦荡一眼。

立刻——

她对柳无双、沈圆圆打了一个慢划的手势。

郭晓涵目力尖锐,一指左前方的芦荡说:“那儿就有一个水道进口。”

柳无双和沈圆圆也同时发现了,拨桨向水道划去。

郭晓涵两臂运足功力,芙蓉仙子亦蓄势待放,双目注视着芦苇,以防被人偷袭。

来至近前一看,果然是一条水道,因为水道外尚植有两层芦苇,是以在远处看来,不易发现。

郭晓涵为防意外,已经卓然立起。

他星目闪辉,十指弯曲,注定苇中可疑之处。

沈圆圆和柳无双两人皓腕加劲,四桨翻飞,小艇捷逾矢箭一般,直奔宽约八尺的水道进口。

“刷”的一声,小艇如飞冲进水道内。

蓦地——

芦苇荡中一连暴起数声惊喜交加的欢呼声:“少堡主回来了……”

“好了,少堡主回来了。”

呼声一起,接着芦苇晃动,一阵水响,六名身穿水靠的壮汉,已从水中冒了出来,兴奋惊喜的望着小艇上的郭晓涵。

郭晓涵是个心地淳厚,感情丰富的人,一听到这些人的欢呼,情绪颇为激动,两臂功力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9 摘掉假面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