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31 机智解谜团

作者:李凉

牛奔走在前面,很快穿过竹林,来到一座数栋茅舍的竹篱独院。

进入竹篱术门,即是一个小院,江横波和萧猛正在上房谈话,两人一见郭晓涵等来了,立即迎了出来。

郭晓涵举目一看,发现身躯修伟,虬髯如银的浪里白条萧猛,较之七个多月以前在华山见面时,又苍老了许多。

这时他的精神虽然仍极振奋,但是老脸上却仍残留着风尘疲倦之色。

浪里白条一见郭晓涵,首先含笑说:“昨晚三更回来,即听犬子说小兄弟和霞妹已先到达两天了。”

郭晓涵急上数步,拱手一礼,亲热的说:“小弟亦听双妹说,老哥哥去时小弟刚刚下山。”

浪里白条哈哈一笑说:“所以说一步赶不上,步步追不及!”说罢,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郭晓涵听得出浪里白条萧老哥的笑声,远不及以前爽朗了。

进入上房,郭晓涵再向姑姑请安,接着将古淡霞介绍给浪里白条萧猛认识。

浪里白条萧猛原本与苇林堡嫌隙颇深,但江横波已经向他说明古淡霞的身世,因而心中已无芥蒂。

众人依序落座后,郭晓涵迫不及待的问:“萧哥哥,这半年来可有恩师的行踪消息。”

如此一问,浪里白条睑上的笑意顿时被愁云淹没了。

江横波先行回答说:“涵儿,目前情势很复杂,也可以说关系着整个武林各大门派的存亡续绝,你在武当山巧遇‘静玄仙长’坐关的事,我已经对萧老英雄说过了……”

浪里白条缓缓抬起头来,黯然插嘴说:“当时为了让你们三个人安心,情急之下,老哥哥也只好临时胡乱拉出一个送信的人来了。”

边说边歉然看了一眼情焦急,充满了期待之色的郭晓涵、柳无双、和牛奔三个人,始继续说:“那封信确是查老前辈亲笔写的,他老人家命我在半年后,如果仍不见他老人家回来,即将这封信亲自送到华山交给你们。

查老前辈似乎已料到这一次远赴海外,问题绝不会像往年较技那样单纯,所以事先便准备好了这一封信,以安定你们的心,免得影响你们的武功进境……”

话来说完,牛奔一哭,郭晓涵和柳无双眼中的泪水,也立即滚了下来。

沈圆圆一想到“独醒子”赠剑之情,和再传师父之恩,因而也哭了。

古淡霞看到玉弟弟流泪,芳心一阵难过,眼圈儿一红,美目中也不禁泪光闪烁。

江横波和浪里白条见小儿女们流泪,两个的眼睛也湿润了。

浪里白条戚然点了点头,忙安慰他说:“牛奔放心,查老前辈乃当代异人,武林无人能出其右,论技艺谁也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

牛奔有些不信老哥哥的话了,立即分辩说:“可是我师父一直没有回来呀!”

芙蓉仙子也在宽慰牛奔说:“查老前辈目前虽然行踪不明,但我们已断定他可能是被困在舟山……”

郭晓涵一听,面色立变,不由脱口急声问:“什么?被困在舟山?”

浪里白条略微颔首说:“这是江女侠和老朽根据‘独醒子’查老前辈临行时所说的话,加以判断的结果,是不是真的被困在舟山,还不能确定。”

郭晓涵和柳无双几乎是同时问:“恩师临走是怎么说的?”

浪里白条回答说:“查者前辈临走时曾对老朽说,这次‘南海老怪’代‘舟山姥姥’邀他老人家前去舟山,共商统一武林各派的大计,如果查老前辈不去,尔后武林中出了任何大事,查老前辈不得再行过问。

查者前辈为免浩劫降世,是以毅然应允参与这次舟山姥姥主持的会议,由于‘南海老怪’和‘泅岛真人’俱在‘舟山姥姥处’,查老前辈似乎不可能再赴海南。

根据此点,江女侠和老朽断定查老前辈被困在舟山,或因某种原因,暂时不能离开。”

郭晓涵强捺心中怒火,平静的问:“萧老哥,你这次匆匆前去华山,急于要见小弟的原因,可就是为了要告诉小弟这些消息?”

浪里白条已看出郭晓涵满脸煞气,因而摇头解释说:

“老哥哥行事,均按着查老前辈的叮嘱,这次前去华山,是遵嘱请小兄弟即刻下山追寻杀父真凶,事毕去舟山与查老前辈解围!”

郭晓涵剑眉一轩,忿然起身说:“小弟已查出杀父仇人是古大海,现在正巧也在舟山,报父仇救师难,一举两得,小弟认为事不宜迟,应该火速前去。”

浪里白条深知郭晓涵这时的心情,立即颔首说:“小兄弟说得不错,我们应该急速前去,而老朽半年前由华山回来时,即星夜赶往舟山暗察了一番。”

郭晓涵星目一亮,面现惊喜,立即问:“可曾探得恩师的消息?”

浪里白条立即为难的说:

“舟山住居大海,群岛共有二百四十余座,海浪涛天,声震耳鼓,岛屿一望无际,有的浓绿葱笼,有的寸草不生,有的涨潮时尽没水下,有的落潮时始现岛踪,形势险恶,地形复杂,老朽奔驰数月,终无所获……”

郭晓涵一听,焦急万分,不由插嘴问:“照这样说,我们便知难不去了吗?”

浪里白条赶紧说:“当然要去,就是刀山油锅阎王殿,为了杀古大海,为了救查者前辈,我们也在所不惜。”

说此一顿,他以沉静的目光看了郭晓涵一眼,继续说:“只是我们要有周密的计划,前去才有成功的希望……”

柳无双有些不耐的说:“老哥哥有什么计划就请快些说出来吧!”

浪里白条亲切的看了柳无双一眼,继续说:

“老朽与江女侠曾经商议再三,此番前去,如单凭我们几人之力,慾想逐岛搜索,结果势必和老朽一样,一无所获,如果分头进行,南海老怪和泅岛真人又俱在舟山姥姥处,万一是上,除了你涵哥哥之外,在座的人大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郭晓涵星目突然一亮,立即兴奋的说:“萧老哥,有了!”

他这一嚷嚷,室内顿时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向郭晓涵望来。

浪里白条胸有成竹的问:“有什么妙计,小兄弟不妨说出来让江女侠和老哥哥听听?”

郭晓涵兴奋的说:“现在苇林堡拥有战船百艘,壮汉逾千,我们可倾全堡之力,前去舟山,一可炫赫声势,引出舟山姥姥,又可分散船只,逐岛搜索,极可能我们的船队尚未将舟山包围,古大海夫妇便先出来了。”

话声甫落,沈圆圆、柳无双和古淡霞俱都兴奋的颔首称好。

浪里白条转首望着芙蓉仙子神秘的一笑,接着对郭晓涵说:

“小兄弟说的与江女侠和老朽商议的完全相同。”

说此一顿,举目看了一眼古淡霞,继续说:“不过……要看马姑娘是否同意了。”

古淡霞赶紧含笑说:“晚辈无此能耐,苇林堡的大权全操在涵弟弟手里,一切由他指挥,晚辈只有唯命是从!”

话一出口,全室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古淡霞竟毫无揽权之意。

古淡霞一看大家的神情,坦然一笑,继续说:“涵弟弟在堡中深得人心,上下尊敬,有弟弟一声令下,全堡定一致遵行,这一点晚辈确敢断言。”

芙蓉仙子黛眉一蹙,担心的说:“只伯阴险多谋的马松柏会从中作梗吧!”

沈圆圆愉快的“噗哧”一笑,接着说:“马松柏的尸体早已冷了!”

如此一说,除了郭晓涵、古淡霞,其余的人俱都面色一变,脱口轻啊一声!

芙蓉仙子立即不解的问:“他怎么死的?”

古淡霞微微一笑,随即将郭晓涵和沈圆圆昨夜进入古大海的私宅的事说了一遍。

浪里白条一听,铁掌猛的一拍膝盖,兴奋的大声说:“这就好了,我们明日即可整队出发,经湖口入长江,过金陵,奔吴淞,入大海,直捣舟山。”

芙蓉仙子一等浪里白条说完,立即平静的含笑说:

“既然如此,我们更不宜操之过急,首先我们要令苇林堡的队长大头目们知道出师有名,其次是百艘战船长途远征,给养缆绳,船只整理,至少也需半日时间,再说我们自己也须有个准备,因为这一次前去舟山,虽然仅须半月时间,但谁也不敢断定不去海南……”

浪里白条未待芙蓉仙子说完,已红着老脸连连颔首说:

“好好好,就照江女侠说的办,但是我们以什么名义调动苇林堡的战船呢?”

古淡霞在一旁插嘴问:“这一次萧老前辈是否也随船前去?”

郭晓涵即抢着说:‘当然要去,”

古淡霞柳眉一蹙说:“如果没有一个正当的藉口.必然会引起苇林堡的队长们怀疑!”

浪里白条霜眉一皱说:“马姑娘说得不错!”

古淡霞淡淡一笑说:“请萧老前辈暂时不要呼我原来的姓氏,因为这样称呼很容易引起苇林堡人的怀疑。”

浪里白条连连颔首说:“是是是,老朽上了年纪,愈老愈糊涂了。”

说此一顿,全室的人都笑了。

芙蓉仙子一俟大家笑声停止,立即肃容说:“我和萧老英雄,虽曾想到一个办法,但是总觉得有欠光明……”

郭晓涵剑眉一蹙,忿忿的说:“对付这些阴险小人,邪恶狡狯之辈。还谈什么光明,论什么磊落,又何况古大海是害我父亲的血海仇人!”

芙蓉仙子立即正色说:“涵儿,只许他们诡变姦诈,不许我们有失光明,而我们更应该顾虑到,事后对苇林堡首领和弟兄们有个交待。”

郭晓涵俊面一红,内心深觉有理,顿时无言以对。

芙蓉仙子继续说:

“现在有了马松柏私探内宅的事实,我们可藉揭发‘鄱阳王’简堡主暴毙的秘密为由,前去舟山捉拿正凶,事后再引大头目以上首领,进入古宅查证,不怕苇林堡的人不服。”

话声甫落,浪里白条第一个鼓掌赞好,郭晓涵等俱都赞同的颔首称是。

浪里白条兴奋的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可以开始进行了。”

芙蓉仙子转首望着郭晓涵和古淡霞说:“你们可曾派大船前来?”

郭晓涵看了看院外已近正午的太阳,接着说:“派了一艘,现在恐怕已经到了。”

芙蓉仙子有步骤的说:

“第一步先将马匹运回,其次,古姑娘即命两个侍女回去转达船队明日出发的命令;并散播前堡‘鄱阳王’死因离奇,同时暗中传递古大海夫妇在海外可能被害身亡的消息,务必使全堡上下尽皆知悉。

说此一顿,凤目看了大家一眼,始继续说:“现在我们分头料理本身应该准备的事项,明日中午在此上船,同赴苇林堡。”

话刚说完,两个仆妇已将午餐送来。

浪里白条一见,立即愉快的说:“大家先吃饭,肚子饱了好办事!”

于是芙蓉仙子立即对古淡霞说:“古姑娘今夜可随圆儿。涵儿宿在我那里,我因有事,今夜不回去了……”

牛奔未待芙蓉仙子说完,立即有些生气的嚷嚷说:“不行,今夜谁也不能和涵哥哥睡在一起。我牛奔要和涵哥哥睡……”

浪里白条一听,不由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

柳无双黛眉一竖,脱口嗔声说:“牛奔,你在胡说些什么?”

沈圆圆、古淡霞,俱都娇靥飞红,直达耳后,同时将头垂了下去,不由觑目偷偷斜睇了俊面微红的郭晓涵一眼。

芙蓉仙子含笑不语,似乎也觉得无法对这个憨直可爱的牛奔解说。

牛奔见大家的神情心知不妙,人成儿是说错了话,难怪双姐姐要骂人!

浪里白条愉快的笑着说:

“牛奔,将来你果真坚持如此,准有你的好东西吃!”

说罢,又是一阵大笑。

柳无双红着脸嗔声说:“萧老哥的胡子都白了,也和奔弟弟一样……”

芙蓉仙子莞尔一笑,插嘴说:“既然是这样,就让他和涵儿去我那里,古姑娘就宿在萧老英雄这儿吧!”

古淡霞赶紧插嘴说:“姑姑,霞儿还要去看我姐姐……”

芙蓉仙子等顿时想起还有毒娘子,因而同时急声问:“熊夫人现在在哪里?”

古淡霞说:“就在本村的一家渔民处。”

浪里白条立即爽朗的说:“既是这样,快请她到合下来吧!”

古淡霞摇头含笑说:“不必了,明天上船时大家再见吧!”

芙蓉仙子和浪里白条怕她们姐妹间尚有私事相谈,因而也未坚持。

郭晓涵在一旁含笑说:“请霞姐姐代小弟问候萍姐姐,就说小弟今日无暇去看她了。”

古淡霞感激的颔首笑一笑,辞别大家,先行走了。

芙蓉仙子又将房间整理和加锁的事情,对沈圆圆轻声叮嘱了一番。

郭晓涵和沈圆圆辞别芙蓉仙子和浪里白条,正待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1 机智解谜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