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32 一赌定江湖

作者:李凉

恰在这时,郭晓涵已功力行圆满,惊得脱口低呼道:“啊,圆姐姐你……”

急呼声中,他伸手将沈圆圆的娇躯揽在怀里。

只见圆姐姐樱chún微张,凤目半闭,娇靥鲜红如火。

郭晓涵心中一惊,莫非圆姐姐走火入魔了?心念之间,忙运右掌,平贴胸前,略一运气,“心机”畅通,又似不是……

继而一想,心中顿时大悟,圆姐姐是未即时将“灵石玉rǔ的灵气.纳入丹田内,于是关切的问:“圆姐姐,你觉得怎样?”

昏迷中的沈圆圆,芳心似火,粉面发烧,她只感到焦躁难耐,心施摇摇.浑身乏力,绮念陡生。

她听到涵弟弟的呼唤,无力的睁开了奇光闪烁的凤目

郭晓涵看得神志一荡,心坎中顿时升起一丝蜜意,圆姐姐的这种目光。虽然奇异,但对他却充满诱惑。

他情不自禁的俯首下去,在沈圆圆的耳边低声呼唤:“圆姐姐……”

同时他的右手,也不自觉的抚在沈圆圆那一双富有弹性的浑圆玉rǔ上。

沈圆圆娇躯一颤,立即发出一声舒畅的嘤声,她闪着奇异光辉的凤目,再度睁开了。

这时,在她的胴体上,在她的心蕊中,正渴求着暴力的袭击和爱情甘露的滋润。

沈圆圆眯松着凤目,微启着樱chún,期待的呼唤着涵弟弟

郭晓涵痴呆的注视着圆姐姐鲜红艳丽的娇靥,他心旌一荡,丹田中立即升起一股*火,他猛力吻向圆姐姐的干燥樱chún……

沈圆圆渴望的反臂揽住郭晓涵……

吻已不能满足她心蕊的渴求……

郭晓涵得到了启示,得到了鼓励,她那醉人而又充满了诱惑的颤抖嘤声,使他不能自己……

室内的红灯熄了!黑暗中响着解衣的嗦嗦声……

这是郭晓涵第一次迈向真正的人生路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郭晓涵谨慎小心的搂着圆姐姐,为她轻轻整理着蓬乱的秀发,为她举袖拭着鼻尖鬓间的汗水。

同时一脸惶愧的频频轻吻着圆姐姐的香腮、耳朵、樱chún。

沈圆圆静静的倒在郭晓涵的怀里,双目微闭,樱口微张,玉颊绯红如火。

她仍不断的吁吁娇喘,吹出令郭晓涵沉醉的如兰气息!

郭晓涵回想到方才那阵从未经历过的甜蜜、快慰,他感到异常的快乐、满足,令他回味无穷!

但一想到圆姐姐的辗转娇啼痛苦呻吟,他不由在沈圆圆的耳边惶愧怜爱的柔声说:“圆姐姐……”

沈圆圆一阵委屈,晶莹的泪球,立即由两道长长的睫缝中滚了下来。

郭晓涵一见,顿时慌了,不由惶愧的说:“圆姐姐,都是小弟不好……”

沈圆圆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而流着泪说:“不,这不能怪你……”

郭晓涵想到那夜圆姐姐和波姑姑的谈话,心中一动,赶紧诚恳的表白说:“圆姐姐,小弟爱你的心……”

沈圆圆未待郭晓涵说完,立即幽怨的说:“我知道……”

话未说完,转身偎进郭晓涵的怀里,抽噎的更厉害了。

郭晓涵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爱怜的抚摸着怀中的圆姐姐,这是第一个跑进他生命里的少女。

当他想到那夜听到圆姐姐和波姑姑的谈话时,他几乎绝望了,但如今圆姐姐却把她最宝贵的童贞都给了他。

一念至此,他情不自禁的将沈圆圆又搂紧了些!

他想到去年来送小锦盒时,圆姐姐在他的心目中是天上的仙女,圣洁的女神,他曾发誓,只要他能握一下儿圆姐姐的玉手,也就满足了。

如今圆姐姐已是他的妻子,自今夜起,他们将要终和现于共枕,双宿双飞,永远不分离了,想到兴奋处,他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倦卧在郭晓涵怀中的沈圆圆,立即仰面羞涩的嗔声问:“你笑什么?”

郭晓涵心中一动,赶紧俯首下去,柔声说:“我想我们要生小孩了!”

沈圆圆一听,满面羞红,不由嗔声说:“不害臊!”

但是她的芳心深处,却真的浮现出一个白胖可爱小孩的影子。

沈圆圆将头埋进郭晓涵怀里,幸福的笑了,伟大母爱的感召,令她一直想着有了孩子的幸福快乐。

郭晓涵望着怀中的圆姐姐,不意又看到半解香襦的玉体,嘴角一笑,他又忍不住心旌摇摇,绔念复生了。

因而他又轻巧的将沈圆圆的娇躯扳正过来……

沈圆圆微蹙弯眉,紧闭凤目,她知道又有一阵暴风雨要来了。

但当郭晓涵看到殷红斑斑的被面,不由吓了一跳,面色立变,赶紧拉过棉被,迅捷的覆在圆姐姐的身上。

他听得出,他的心脏从来没跳过这么厉害,他知道他这次是真的闯了大祸了……

当他紧张的把她放在枕头上时,圆姐姐已疲惫的睡着了。

郭晓涵逐渐平静下来,因为他发现圆姐姐睡得很香甜。而他也安心的笑了!

就在这时,窗外暗影一闪,一道快速人影,飘地飞出院外。

郭晓涵这一惊非同小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他断定来人必是轻功已达纯青火候的一流高手,不然,由院外欺至窗前他岂能不知?

因此他断定那个人已看到或听到他和圆姐姐燕好的情形。

一念至此,愈加使他焦急不安!

于是悄悄飘身下床,匆匆整好衣装,蹑步走至门外。

他机警的游目一看,附近一片沉寂,除了湖堤传来的轻微水浪声,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根据那个人走时带起的轻微风声,断定他必是奔向正北。

于是右手一拂,身形如烟,直向正北电掣追去。

追至村外,一片原野,那里有半个人影了

腾身飞上一株大树,游目一看,原野也是静悄悄的。,

郭晓涵觉得奇怪,这人是谁呢?莫非是双妹妹和古淡霞?

继而一想,又觉得她们绝无如此精湛的轻功!”

蓦地星目冷电一闪,面色立时大变,暗呼一声不好,展开轻功,直向小院电掣扑去。

他一时大意,竟中了那个人的“调虎离山”之计,这时在睡梦中的圆姐姐,必已生命难保!

来至院前,飞身进入,举目一看,脱口一声轻啊,人已完全惊呆了。

他原已扣好的房门,这时不知被谁打开了!

郭晓涵忙一定神,大喝声中,飞身扑进房内。

转首向内室一看,只觉脑际轰然一响,宛如天翻地覆,身形一连几晃,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只见江姑姑神色平静,黛眉微蹙,正立在床前静静的望着蜷卧在被中的圆姐姐!

由于郭晓涵那一声大喝,疲倦睡去的圆圆也被惊醒了。

圆圆睁眼一看,见立在床前的竟是妈妈,心中一阵惶愧,脱口戚呼,伸臂抱住母亲,立即呜咽的哭了起来。

芙蓉仙子伸手揽住女儿,慈爱的抚摸着圆圆蓬乱的秀发,她不知道应该安慰她,还是责备她。

她转首望着跪在地上的郭晓涵,依然亲切的低声说:“涵儿,快起来……”

郭晓涵仆伏在地,惶愧的颤声说:“涵儿不肖,请姑姑责打我吧!”

芙蓉仙子黯然一叹说:“涵儿,这是天意,姑姑不怪你们……”

话未说完,圆圆已抽噎着说:“妈,圆圆不喜欢涵弟弟,我要去观音庵落发!”

郭晓涵一听,面色立变,星目中顿时急出泪来。

芙蓉仙子不由笑了,知道女儿说的不是真心话,因而忙安慰圆圆道:

“圆圆,不许胡说,你不是也自认这是命吗?”

圆圆听得一楞,她不知道母亲怎么会知道这句话。

郭晓涵想到方才的一切,已尽被姑姑看在眼里,惶愧的俊面上顿时通红。

芙蓉仙子一面为爱女拭泪,一面对郭晓涵说:

“涵儿,快起来,姑姑还有要紧的话对你说,你再不起来,姑姑要生气了。”

郭晓涵只好怯怯的起身立在一旁,垂首不敢看江姑姑。

芙蓉仙子见郭晓涵已经起来,始对怀中的爱女说:

“圆圆,你也快些起来吧,我去准备一些点心,吃了还要去办事。”

说罢,随即走出房去。

郭晓涵感到非常不解,不由举目看了圆圆一眼。

恨在被中的圆圆正微合薄嗔,轻蹙黛眉,不胜娇羞的向他招手。

郭晓涵顿时会意,机警的看了厨房一眼,快步向圆姐姐走去。

圆圆未待郭晓涵身形站好,立即焦急的悄声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

郭晓涵茫然摇了摇头,也悄声说:

“小弟也不知道姑姑何时回来的,待我发觉窗外有人,姑姑已经飞出院去,等我回来,她已先在室内了。”

圆圆想到羞人处,立即红着脸埋怨的说:

“都是你不好,给我饮下那么多的灵石玉rǔ。”

郭晓涵立即分辩说:“我怎么知道……”

圆圆一听,立即连连挥手,阻止郭晓涵再说下去:“别说好了,你快出去吧!”

由于江姑姑并没有责备他们,郭晓涵紧张不安的心,早已平静下来,这时见圆圆挥手催他走,反而嘻皮笑脸的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圆圆一看,顿时急得粉面通红……

就在这时,厨房内已传来江姑姑的声音说:“涵儿,来把点心端去!”

郭晓涵一听,赶紧起身跑了出去。

圆圆一看郭晓涵紧张相,不由偷偷笑了。

她一面匆匆整理着衣裙,一面回忆那种痛苦而又甜蜜的滋味,但一想到涵弟弟的傻劲儿,又不由羞涩的摇了摇头。

就在她整理好秀发的同时,郭晓涵已将点心端了进来。

圆圆一见郭晓涵心中甜甜的,不由深情的膘了他一眼,她在想:“这也许就是新婚小夫妻们应有的感觉吧!”

郭晓涵一见,立即向她施了个眼色。

圆圆定睛一看,妈妈已端着香茶走进来了,于是赶紧低下头去。

芙蓉仙子老经世故,早将两小的眼神看了个清楚,只是她佯装未见罢了。

而她心中的快乐欣慰,绝不次于郭晓涵和圆圆。

因为她一直担心爱女不能为她了却自己的心愿,现在她总算放心了。

尤其看到两小的浓情爱意,更令她感到对得起死去的渭滨哥和卿姐姐了,她总算了却对渭滨哥的一番爱心。

虽然她自己因为偶然的不幸,而不能与郭渭滨共偕白首,但是她的亲生爱女,能嫁给他唯一的儿子,多少也补偿了她的一些遗憾。

心念之间,爱女圆圆已将她手中的茶接了过去。

三人落坐,静静的吃着茶点。

芙蓉仙子不先说话,郭晓涵和沈圆圆俱都不敢先问她为何突然回来的原因。

郭晓涵不时偷看沈圆圆,沈圆圆也不时偷看妈妈,两个人都有些食而不知其味。

芙蓉仙子早已看出两个人的心意,于是沉声问:

“你俩可是觉得我回来的太过突然吗?”

郭晓涵和沈圆圆相互看了一眼,依然垂头吃着点心,俱都不敢表示意见。

芙蓉仙子看了他们俩一眼,似乎不愿再问,继续说:

“你们俩快吃,吃完了我们还要去丰渔村萧老英雄家!”

郭晓涵和沈圆圆同是抬头,不解的齐声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芙蓉仙子一等两人吃完,故意平静的说:“有人遇见了古大海……”

郭晓涵一听,星目突然一亮,不由急声问:“姑姑,在什么地方?”

边说边猛的由椅子上立起来。

笑蓉仙子望着郭晓涵,平静的说:“你先坐下来,听我说完,再去不迟。”

郭晓涵强捺心中焦急,再度坐下来。

沈圆圆睁大一双凤目,也惊异的望着母亲。

芙蓉仙子黛眉一蹙,黯然问:“你们可是以为我去了‘观音庵’?”

说此一顿,举目看了一眼不敢表示意见的郭晓涵和沈圆圆,接着戚声说:

“告诉你们,我是去了灵王墓,我要向死去的渭滨哥,和素卿姐姐祷告,祈求他们暗中保佑,让涵儿此番前去舟山,化险为夷,顺利手刃仇人……”

话未说完,沈圆圆已是凤目泪下,而郭晓涵早已泣不成尸。

芙蓉仙子凤目噙泪,滞呆的望着桌面,继续说:

“也许是他们英灵有知,就在我默默祷告的同时,林外远处蓦然传来一阵衣袂破风声,根据破风声的速度,我断定那人尽是个轻功平平的人。

那时天已入暮,我即循声追去,出得松林,才发现那人身影极为熟悉,追至近前一看,竟是萧老英雄的儿子萧大呆……”

郭晓涵一听,顿时想起今天丰渔村时,果然没有看到萧大呆。

又听芙蓉仙子说:“萧大呆看到我时,焦急的面孔上立即显得很兴奋,他当即告诉我,他由估岭回来,路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2 一赌定江湖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