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04 神秘大盗

作者:李凉

就在这时。

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由人口的隧道中传来。

郭晓涵心中一惊,知道又有高手前来。

同时,也恍然大悟,那人为何仓惶隐去的原因。

继而一想。

心头又是一震,万幸方才没有对那人贸然出手,根据他灵敏的听觉,那人的功力之高,可想而知。

那阵衣袂破风听得更清楚了,并且不时挟着一声沉重物体触地的声音。

人影一闪,灯光轻晃,稍顷沉静,突然暴起一阵厉笑声。

郭晓涵趴在地上。只觉得笑声震耳,气血翻腾,几乎忍不住叫声来。

来人笑声突敛,毫无忌惮的快意朗声说:

“郭渭滨,想不到你‘金锥银弹”郭大侠也有今天,试问你昔日的雄风何在?有了那东西又有何用?”

说罢,又是一阵快意狂笑。

接着——

咚咚的走了过来。

郭浇涵知道来人认识父亲;并且是与父亲有过节积恨的人。

那人已走向父亲的尸体前,咚咚的触地声,震得地面有些颤动。

郭晓涵这时已没有了恐惧。

因为,他心中充满了复仇的怒火,和如何才能查出杀父仇人是谁?

他觉得有看看这人的必要,也许将来由这个人的身上查出那个高鼻子和稀胡须的是谁。

郭晓涵刚刚睁开一道眼缝,来人已向他走来。

于是,又赶紧将眼闭上。

因而,他仅看到来人左腿已断助下撑着一柄沉重的铁拐。

根据来人方才那声大笑和说的话来判断,来人的年龄也在四十岁以上。

来人走至郭晓涵身边,即以手中铁拐在他的身上乱捣一气,虽然意在搜索,但已不太经心。

因为——

来人已断定击毙“金锥银弹”郭渭滨的人,已经将他们搜过了,这时只是下意识的胡乱捣几下泄恨而已。

郭晓涵被铁拐捣得痛人心肝,只得咬牙苦挨,但是他心中却暗暗发誓,将来定要讨回这笔血债。

蓦地——

来人的铁拐一顿。

接着——

暴声喝道:“什么人?”

喝声把古墓震得发颤。

暴声喝问中,人影一闪,身形顿时不见。

郭晓涵被这突如其来的震耳大喝。惊得浑身一倾,顿时忘了自己假装穴道被制,急忙翻身坐起,举目一看。

只见床侧隧道中,两道黑影,一前一后,正在风驰电掣追逐中。

郭晓涵知道前面的人即是掌毙父亲,用手搜摸自己的那人。

手持铁拐的那人,再度一声大喝:“朋友,不留下那东西想走吗?”

大喝声中,抡拐就向那人打去。

只见——

前面那人一声不吭,飞奔中身形一侧,右手突然一扬——

一道亮光,疾如脱箭,直向持拐那人射至。

持拐那人哈哈一笑,铁拐一横,当的一声闪出几点火花,在漆黑的隧道中,看得格外分明。

紧接着。

传来一阵清脆的“格啦啦”的暗器滚地声,两道追逐的高大人影,随之一闪而逝。

郭晓涵突然跃起,但觉浑身酸痛,他决心忍痛追出去,也许藉着自己地形熟悉,可以看到杀父仇人的真面目。

心念已毕。

正待举步,坟外隐约传来持拐的怒极喝骂道:“狗娘养的,得到便宜想独吞吗?没那么简单,你就是上天入地,老子也要追到你!”

郭晓涵一听,知道两人都走远了。

回头看倒卧血泊中的父亲,又忍不住跪在地上抚尸大哭起来:

“爹……你知道涵儿回来了吗……你知道涵儿已经完成的心愿,将小锦盒交给横波姑姑了吗?……”

郭晓涵越哭越伤心,简直不想活了。

他的确想到死,他要和父亲母亲死在一起,但一想到血海深仇,又觉得既然有死的决心,何不以必死之心找那个高鼻子的人报仇呢?

于是——

他流泪望着父亲满面血液的遗容,默默祈祷,希望父亲在天之灵,保佑他早日手刃仇人。

此时——

夜已三更,坟外响着间歇的雨声和劲疾的风声。

郭晓涵一人躲在荒坟内,伴着一盏如豆油灯,在昏沉暗淡的灯光中,为父亲擦试着灰白脸上的血渍。

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原本黑白分明的眸子,业已布满了血丝。

猫头鹰凄厉骇人的叫声又响了起来。

但是——

他已不觉得害怕,因为唯一想到的就是如何早日手刃亲仇。

     ★        ★        ★

夜更深了。

风愈大了。

雨仍在间歇的下着。

郭晓涵悲痛的流着泪,细心的轻拭着父亲灰白的面孔上的血渍。

突然一声凄厉惊心的长啸,竟由坟外划空而至。

啸空怪诞,入耳心惊。

尤其处身荒林古墓中的郭晓涵,在昏暗的灯光下,伴着惨遭掌毙的父亲,更增加了几分恐怖。

但是郭晓涵神情木然,似乎毫无所闻。

这时他的内心非常悲痛,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让父亲那双怒目暴睁的眼睛阖上。

怪啸渐渐近了,啸声中充满了焦急和忿怒。

郭晓涵依然不为所动,仍不停的抚着父亲圆睁的眼睛。

怪啸震耳,令人惊心,来人似乎已到了坟外。

郭晓涵心中一动,这次他决心要看看来人的真面目,他非常不解,为何这些年从无一人前来,而今夜却都纷纷的赶到了。

还有——

持拐人说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啸声戛然停止。

接着——

飘来一阵衣袂破风之声。

郭晓涵心头一震,觉得这人来的好快,根据他的卓越轻功判断,来人必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心念未毕,破风之声听得更真切了。

郭晓涵暗吃一惊,觉得来的人轻功精湛,而且对墓坟的地形也甚熟悉。

于是慌忙起身,游目一看,觉得只有高大石案后面可以暂时藏身,因而毫未思索,立即躲了进去。

就在他躲进石案与墙壁间的空隙内的同时,人影一闪,风声飒然,灯光微晃中,飞身进来一人,身形丝毫未停,直扑向父亲的睡床前。

郭晓涵心情紧张,双手渗汗,强抑着心中的怒火和狂跳,在石案的裂缝中悄悄露出一只眼睛……

只见——

那人身穿黑袍,徒手未带兵刃,头发全灰,直披肩后,由于那人面对睡床,看不清他的面目。

但见那人慌乱的翻动着父亲的被褥和枕头,断定那人这时的心境,必定正充满了忿怒、焦急、和不安。

接着那人将被褥忿怒的一一抛在地下,又仓慌的用手去摸索着床下……

郭晓涵心中一动,觉得这人也许就是刚才乘他晕厥之时,点了他的穴道,而又搜索他全身的那个人。

继而一想。

这人进得坟来,看也不看父亲的尸体一眼,迳自奔至床前翻动父亲的床褥,可见他在暗下毒手之后,还没搜索室内。

也许他正待搜索之际,自己正好从外面匆匆回来,他立即隐身暗处,乘自己悲痛晕厥,再来搜索。

当然,他戟指点了他郭晓涵“黑憩空”的原因,是怕在他搜索之际,自己苏醒过来。

看他充满忿怒的表情,必是那断腿持拐的人追了一阵,心中仍在怨恨……

郭晓涵愈想愈觉得不错,这人正是击毙父亲的凶手。

因而怒而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立即力资双臂,准备如法炮制,背后偷袭。

可是——

黑袍那人突的转过身来。

郭晓涵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只觉心脉狂跳,呼息急促,加之强抑激动的情绪,几有窒息之感。

只见那人满脸青疤,两颗獠牙,一双独眼圆如铜铃,炯炯如灯,好不骇人。

右边瞎眼盖着一双黑皮眼罩,加上一字浓眉,愈显得狰狞可怖。

那人转过身来以后,独眼锐利的搜寻着室内每个可疑的角落,神色焦急,额角上已渗出了汗水。

郭晓涵大气儿也不敢喘了,生怕独眼人发现他的藏身位置,他不是怕死,而是死了如何为父亲报仇!

黑袍独眼人怨毒的看了全室一遍,接着恨恨的说:“怪,那东西究竟隐藏在何处呢?……”

郭晓涵一听声音,顿时又迷惑了,他听得出此人的声音与搜摸他身体的那个人声音迥然不同,沙哑中挟带着低沉。

同时——

他发觉这独眼人的身躯也不如那人生得魁梧,而且又似乎穿着短衣。

郭晓涵紧蹩着眉头,双目盯着那独眼人,心中不由迷惑的问自己——这个独眼人是谁呢?难道父亲是死在他的手里?

心念未毕。

只见独眼人忿怒的飞起一脚,将就近的一只瓷凳踢飞起来。

哗啦一声大响,瓷凳已撞在墙壁上。顿时瓷片横飞,隧道中响着嗡嗡的回声。

接着,黑袍独眼人急步走了过去,在一堆碎瓷中用脚一阵拨动,希望那里面有他要找的东西。

独眼人失望了,又满脸怨毒的去看顶上的几个通风孔,他的獠牙咬得格格直响,愈发显得怕人。

郭晓涵在石缝中看到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打心眼儿里直冒凉气,惊得都不敢呼吸了。

片刻——

那人肩头一动,独眼一亮,丑恶的脸上立即掠过一丝喜色,身形一动,飞身纵至石案跟前。

郭晓涵这一惊非同小可,一颗心猛然提到了腔口。

所幸石案高大,与墙壁间的空隙窄小,加之那人身形未停,伸手拿起案上的“精金刚柔锥”又飘回原地。

郭晓涵略一定作,忙由石缝中再看,只见独眼人正用父亲成名的“金锥”搜索着顶上的四个通风孔!

但是独眼人又失望了,因为四个通风孔内一无所有,他紧紧握着金光闪闪的“金锥,脸色变得更难看怕人了。

蓦地——

独眼人怒喝道:“气死我也!”

“也”字方一出口,手中无坚不摧的“金锭”已泄忿的猛力掷出。

“嘟”的一声,“金锥”已直透墙壁。

就在金锥贯穿墙壁的同对,一声凄厉惊心的刺耳悲嚎,竟由隔室中响起。郭晓涵浑身一颤,险些惊叫起来,作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卧室里竟隐藏着人。

再看独眼人,也惊得一楞,丑脸大变,身形一闪,飞身纵进隔壁石室中。

接着——

就听独眼人震惊低呼道:“啊!是你?”

稍顷,又响起一阵衣袂破风之声,直向坟外奔去。

郭晓涵一定心神,不知那人是谁?是否已经死去。

他希望那人已经死去。

因为——

他断定隐身在隔壁的那个人。一定听到他对父亲所祈祷的话——他已将小锦盒亲自交给了横波姑姑。

郭晓涵这时已断定这些人今夜前来、全都是为了那个小锦盒,只是那个小锦盒里藏的究竟是什么了令他百思不解。

独眼人的匆匆离去,令郭晓涵非常焦急,他不希望独眼人将那个人救走,那会给横波姑姑留下无穷的后患!

虽然——

他们并不知道横渡姑姑的真正名字,如果他们耐心的打听,当不难查出横波姑姑的下落。

郭晓涵如此一想,顿时急出一身冷汗。

他觉得如果这些人是为了那个小锦盒的话,应该火速通知横波姑姑.让她知道父亲已经遇害,她和圆圆姐姐也应该特别小心防范才对。

继而一想,心中又宽畅了不少。

因为——

独眼人如果将那人救走,也许会怀疑他希求的东西在那个人的身上。

郭晓涵对那声凄厉刺耳的惨嚎,心中仍有余悸。他不知道这座定坟的附近是否仍藏着有人。

心念之间.

他本能的转首向身后望去。

就在他头部刚刚转动的同时,忽然一团黑影,挟着一阵劲风袭来。

郭晓涵大吃一惊,不由脱口一声惊呼!

就听——

“蓬”的一声,一件富有弹性的物体,已猛击在他的后脑上。

郭晓涵一阵天族地转,两眼发黑,金星飞舞,顿时晕了过去。

在他被击晕倒的那一刹那,模糊的看到身后那个人的一蓬如银白发。

他无法分辨那个人是老公公。抑或是老婆婆,总之他是一个年事很高的人,而且是个身材并不太高的人。

他并没有沉重跌倒的感觉,也许已被身后那人将他扶住放在地上。也许他已失去了知觉。

郭晓涵昏昏沉沉的倒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神志骤然一清,缓缓睁开了眼睛。

     ★        ★        ★

眼前一片昏沉沉的灯光,似乎还有一个黄色的身影!

郭晓涵感到眼皮子极重,看了一眼又无力的阖上了,他昏沉的脑海里,竭力在回想方才所发生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4 神秘大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