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傻小子》

08 桃花劫

作者:李凉

粉衣少女接着以醉人的媚眼儿,斜睇着郭晓涵格格笑着说:“傻瓜,还不快去洗澡换衣服!”

边说边当先引路。

郭晓涵对傻瓜这个称呼虽然不太高兴,但也不敢过份倔强,他怕弄不好会露出马脚来,于是楞了一下儿,茫然跟在少女身后走去。

游目一看,室内漆几亮桌,地铺猩毡,顶上高缀纱灯,壁上分悬字画,窗前高几上尚置有两盆鲜花。

几个侍女大都约十四五岁,穿着红黄青蓝各色衣服,俱都惊异的立在一座垂着绣幔的圆形小门前。

郭晓涵第一次看到如此豪华的布置,每一样东西,对他都充满了新奇感,但是他淡泊惯了的心胸,却毫不为动。

他随着粉衣少女经过室内一段通道,看到两个身穿花衣的侍女,正立在一个单扇小门前。

郭晓涵知道那就是沐浴更衣的地方了。

来至门前,粉衣少女立即停身,转首含笑说:“快进去吧,洗完澡后换上这些衣服。”

说着,将手中的几件衣服交给郭晓涵。

郭晓涵也不客气,接过衣服迳自走进小室。

两个侍女即在外面为他扣好室门。

郭晓涵游目一看,室内一个衣架,一个木制大澡盆,盆内洗澡水正冒着蒸蒸热气,全室弥漫着与少女相同的浓郁香味。

他知道这可能是粉衣少女专用的浴室,至于粉衣少女为何如此礼遇他,一时他也无法猜得透彻。

他匆匆洗完了澡,只有暂时穿一下少女拿来的衣服,走至衣架前一看,一方浅蓝儒巾,一袭粉红公子衫,湖水绿色的长裤,雪白的内衣,一双绢袜,一双青缎武生靴……

郭晓涵一看,非绸即缎,不由皱起一双秀长剑眉,他年龄虽小,但却不喜欢这些红红绿绿的东西。

心想:暂穿一时,也无大碍,立即依序匆匆穿上……

内衣刚好,裤管稍长,生靴略显窄小,公子衫有些肥大,只有那方儒巾束在发髻上,显得清秀高雅。

他游目一看,希望找些水洗净自己的衣服。

就在这时。

已响起一阵手指弹门声。

接着,一个侍女恭谨的问:“公子,洗好了吗?”

公子?郭晓涵对这个称呼感到非常陌生,但是他知道那是人家对自己的尊称。

于是,转身开门,闪身走了出来。

两个小侍女一看,俱都同时一呆,这的确是她们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俊美人物。

郭晓涵以为她们笑他的衣服不合身,不由俊面一红,立即含笑问:“哪位小妹妹帮我找些水来好吗?”

两个侍女听得又是一楞,眼珠子一转,俱都会意的“噗嗤”笑了,其中一个较大的侍女含笑恭声说:“公子的衣服婢子自会给您洗出来,公子请先去用些晚点吧!”

郭晓涵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立即举步向前室走去。

来至前室,桌上已摆好了晚点,俱是银质器皿。

几个侍女恭谨的立在一角,唯独粉衣少女不在室内。

郭晓涵的确饿了,这时看到丰美的晚点,更感到饥肠难耐。

他看了看桌上摆设的两份碗筷,知道不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只好耐心的等待少女出来。

他低头在室内踱着,目光本能的落在猩红的地毡上,心里想着如何才能脱身。

室外夜色极美,墨蓝的天空上缀满了闪烁的小星星,整个苇林堡一片沉静。

几个侍女默默的立着,亮晶晶的眸子,随着踱步中的郭晓涵在移动。

郭晓涵没想到这两天来的变化太大了,令他有如过了一两个月的感觉。

这时——

他心中唯一感到舒畅的,是已经摆脱了“独耳吊客”古大海。

现在——

他决定不急于去横波姑姑处,他要等“湖海五独”幻想破灭,而远离这个地区之后,他再设法前往。

他觉得隐身在苇林堡中是最安全,最隐密的地方,“五独”和黄袍老人作梦也想不到,他会藏身于此。

他一想到今夜所经历的一切,至今仍有余悸。

当然郭晓涵更不会忘记那个粉衣少女水中的精绝武技,是以他决心要学会这一门功夫。

因为——

在这漫长的一生当中,说不定什么时候会遇到水灾,水贼或是舟船倾覆的时候,那时即使你有盖世武功,依然会沉入水底。心念之间。

忽然传来一阵环佩叮咚声。

郭晓涵立即停步循声一看。

只见两个侍女神色慌急的走至那座绣慢深垂的圆室门前,分立左右,一俟环佩声来至近前,立即将绣幔掀开。

郭晓涵定睛一看,双目不禁一亮,只见绣幔起处,亭亭玉立着一个艳光照人,俏丽无比的绝色少女。

高挽的秀发上,毫光射目,中插衔珠彩凤,瓜子形的娇靥上,眉目如画,樱chún点朱,身穿粉红罗衫长裙,外罩荷绿缺袖长孺,缀玉佩,挂金环,令人看来炫眼耀目。

郭晓涵一看,觉得刻意打扮后的粉衣少女,直似官宦巨绅人家的千金闺秀。

他的确惊呆了,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兴奋和欣喜。

粉衣少女依然呆立门内,一双媚人的桃花眼,直盯着沐浴更衣后的郭晓涵。

沐浴更衣后的郭晓涵,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眉似剑,目如星,胆鼻朱chún,俊美的脸庞儿上,愈加红润可爱了。

她不希望郭晓涵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他应该是一个年已弱冠的少年才好。

因为她已经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了。

粉衣少女略一定神,妩媚的一笑,款步走了过来,伸手一指檀桌,同时娇声说:“请上座,让你久等了!”

郭晓涵已决定在“苇林堡”暂避一些时日,以摆脱“五独中人地追踪,是以立即颔首谦和的笑了笑,表示已无敌意。

粉衣少女请郭晓涵上座,郭晓涵就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

门外传来一阵急迫的脚步声。

郭晓涵举目一看,只见一个神色慌张的黄衣侍女,正匆匆的奔上台阶。

粉衣少女柳眉一蹙,立即不解的问:“夫人那面有什么事吗?”

黄衣侍女走进门内,急忙施礼恭声说:“启禀小姐,老堡主回来了,不知为何正在客厅上大发脾气,请您快去……”

粉衣少女惊异的“噢”了一声,立即插嘴问:“你可知道老堡主为何发怒?”

黄衣侍女急声回答说:“据马总管对老夫人说,派去接老堡主的‘追鲸鬼’,被人刺死在芦苇荡中,尸体已经浮起来了。”

郭晓涵一听,心头猛的一震,面色不觉一变,暗暗忖道:“‘追鲸鬼’该不会是我刺死的那个人吧?”

继而一想,又觉得不对,“追鲸鬼”是去接老堡主,绝不会是去找我,那人必是芦苇荡中的水贼。

如此一想,不安的心又平静下来。

于是望着沉思的粉衣少女说:“请问姑娘,这片芦苇荡中,除了贵堡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帮会和门派……”

粉衣少女一听,粉面上立即掠过一丝傲然冷笑,极轻蔑的说:“苇林堡附近,水中的鱼虾望之尚且回游,其他门派帮会,还敢在芦苇荡中安恙立柜码?”

郭晓涵虽然不懂安恙立柜的意思,但根据粉衣少女的傲然神色,断定这片芦苇荡中,外人绝不敢前来。

粉衣少女接着向黄衣侍女问:“追鲸鬼的尸体在哪个水区浮起?”

黄衣侍女摇了摇头说:“小婢不知’,夫人追问,老堡主也不肯说,所以请小姐赶快过去劝劝老堡主……”

粉衣少女柳眉一蹙,似乎不愿前去,略一沉思说:“你先回去,说我随后就来!”

黄衣侍女恭声应是,转身匆匆走了。

粉衣少女似自语又似对郭晓涵说:“堡中三鬼,以‘追鲸鬼’武功最高,水中功夫尤为精湛,就算遇到高手,也不至于被刺死在水中!”

说此一顿。

目光一动,突又自语似的说:“他莫非遇到了‘浪里白条’?”

郭晓涵一听,知道苇林堡与“浪里白条”必有嫌怨,可是他不敢问。

粉衣少女双目突然一亮。转首面向郭晓涵问:“你今夜为何前来芦苇荡,途中可曾与一个身穿黑水靠,浓眉豹眼,紫面膛的中年壮汉动手搏斗?”

郭晓涵毫不迟疑的断然说:“我进入芦苇荡,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一个,哪里会与人搏斗呢?”

粉衣少女深知郭晓涵不谙水功,根本不可能在水中杀死“追鲸鬼”,于是柳眉一蹙,不解的继续问:“那你为何进入芦苇荡?”

郭晓涵一听,心中不禁有气,立即怒声说:“我何曾要求,傍晚我在小艇上睡着了,醒来小艇上已飘到了芦苇荡中,我既不识水性,也不会操舟……”

粉衣少女见郭晓涵越说越有气,心知内中另有隐情,而她似乎不愿再追问这些了,于是含笑说:“湖水时常流动,有时湖风也会将小舟吹走,这算不得什么稀奇,快随意吃些点心吧!”说着,立即含笑拿起银筷来。

     ★        ★        ★

郭晓涵见粉衣少女不再追问,恰好自己也不愿再说,于是也拿起银筷来挟了一块香酥鸭。

香酥鸭刚一送到嘴边,蓦闻一个侍女惶急的低声说:“小姐,老堡主来了!”

粉衣少女一听,玉面不由一变,知道黄衣侍女对可能老堡主说出这边有个俊美少年的事,于是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这时——

院中已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粉衣少女的慌急欢呼叫“爹爹”声。

郭晓涵藉着室内灯光凝目一看,顿时惊得浑身一颤,面色不由突然大变,刚送到嘴边的香酥鸡“叭”的一声掉在地上。

他作梦也没有想到“苇林堡”的老堡主,竟然是他正在暗暗庆幸摆脱掉的“独耳吊客”古大海。

“独耳吊客”古大海见桌上坐着的果然是郭晓涵,不禁惊喜慾狂,兴奋得完全不知所以。

郭晓涵赶紧一定神,心中灵机一动,丢掉手上银筷,哇的一声哭了。

同时哭喊一了声“老伯伯”,飞身扑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但所有的侍女全愣住了,连粉衣少女也惊呆了。

郭晓涵飞身扑至近前,伸手抱着“独耳吊客”古大海,痛哭不止。

“独耳吊客”古大海,心中怒气全消,忍不住仰天一阵哈哈任笑,声震夜空,回音四起。

粉衣少女一定神,立即惊异的大声问:“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独耳吊客”古大海,突敛大笑,两手有力的抚摸着郭晓涵,兴奋的说:“傻小子,不要哭,这就是你的家,你就是全堡独一无二的少堡主了。”

说着,一推郭晓涵,愉快的笑着问:“傻小子,你瞧这个漂亮丫头是谁?”

边说边指了指由惊讶渐变为惊喜的粉衣少女。

郭晓涵一看,心中恍然大悟,立即佯装惊喜的欢声说:“你是——你就是淡霞姐姐!”

欢呼声中,飞身扑了过去,伸臂将粉衣少女的纤腰抱住,口里仍不停的欢呼着:“淡霞姐姐,淡霞姐姐。”

粉衣少女古淡霞,虽然是个狐媚放荡的少女,但是被郭晓涵当众抱住,亦不禁羞的神色惶急,红飞耳后。

何况郭晓涵的身高,已经和她平头了呢!

阴阴狠毒的古大海,任他老谋深算,善于猜忌,这时看了郭晓涵对他的亲切和惊喜神态,也由不得他不大释疑怀了。

郭晓涵急中生智,抱了一会儿丰满而富弹性的古淡霞,忽然又佯状羞愧,慌得他急忙松开了双手,一头钻进古大海的怀里。

自认为老姦巨猾的古大海,心中一丝疑云也没有了,忍不住哈哈一笑,愉快的问:“傻小子,怕什么羞,快告诉伯伯,你姐姐漂亮不?”

边说边又要将郭晓涵推出去。

古淡霞一听,粉颊生晕,春心荡漾,媚眼中闪射着野慾的光芒。

“独耳吊客”古大海,眼睛望着郭晓涵,却心里想着小锦盒又有些乐极忘形了,干枯的手拍着郭晓涵的肩头,笑着说:“既然你说她漂亮,伯伯就将她许给你做媳妇儿好吗?”

古淡霞一听,心中立即升起一阵快感热流,直达两股之间,但是她却扭动着娇躯,撒娇不依的连连嚷声说:“爹,爹,我以后不孝顺您了。”

郭晓涵心中一动,却憨直的望着古大海,颔首笑了。

古大海仰面哈哈大笑,他在想,只要我独耳吊客得到小锦盒,就是举世无匹的武林霸主了。

就在这时。

大伙儿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中年妇人惊异的声说:“大海,什么事儿值得你如此大声发笑啊?”

郭晓涵闻声探头一看,只见院门口儿立着一个灰发高挽,上插碧簪,皱纹密布的脸上,尚涂着浓厚脂粉的老徐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8 桃花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滑头傻小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