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十一章

作者:李凉

小罗和小仙蒂、茜茜及“葛三刀”出镇东行数里,小罗道:“仙蒂,你是怎么失踪的?”

“小罗哥,我是被潘奇劫走的。”

“你是不是解了他的穴道?”

“是的,他说他被制住穴道,行动十分不便。为了治好我的腿,希望我把他的穴道全部

解开。”

“小仙蒂,你的心太软了。”

“我只是以为请医生治病,却又使他碍手得脚,实在不应该。但我一解了他的穴道,立

刻就抽冷制住了我。”

“那你又是如何脱困的呢?”

“小罗哥,你不认为我的腿好得太快了?”

“是啊!就算华陀再世,也没有这么灵吧?”

小仙蒂道:“我的腿根本未残。”

三小不由一怔,茜茜憋了半天的气,这才抓到了理由,冷冷地道:“为了抢人家的男人,

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

小仙蒂道:“请问这位姊姊是……”

小罗道:“我忘了先为你们介绍,这位茜茜姑娘,是武林三绝之一‘狂风’秦万年的千

金秦茜茜姑娘。”

小仙蒂立刻敛衽为礼。

小罗道:“茜茜,这就是我的小妻子龙仙蒂。”

茜茜的头像货郎鼓一样,大力一扭,鼻孔朝天,不理不睬。

“葛三刀”低声道:“茜茜,今天我才看出你并不聪明。”

“我要是聪明,会被别人把男朋友抢走?”

“茜茜,在这情况下要落落大方,不要小家气。”

“什么叫小家气?”茜茜大吼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不够贱?

是不是认为我还要再矮半截?”

小仙蒂很不好意思,正要安慰茜茜,小罗低声道:“你不要插嘴,越安慰越糟。”

小仙蒂在他耳边低声道:“小罗,我已经有了……”

“有了?什么有了?”

小仙蒂红晕上颊,道:“我有身孕了嘛!你真是。”

“什么?你是说我快要作父亲了?”

小仙蒂连连点头,紧紧贴着小罗,不胜娇羞。

由于小罗太兴奋,嗓门就高了些,茜茜听到了他的话,更是恼恨不已。就在这时,小五

子和软软追了上来。

小罗和“葛三刀”都不免心头一惊。

尤其小罗看看左手心,红圈圈即将由大红而褪色,而二女刚才对付玄阴教中两大高手,

实力已可了然。

小五子道:“小罗,你是不是欠我的赌债?”

小罗道:“小五子,自己人嘛!算了。”

“谁和你是自己人?快别陶醉哩!”小五子狠声道:“你这小子凭着一副痒眼的外表,

到处留情。”

“葛三刀”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叫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钓。小罗可没有主动去

勾引女人,这个我可以作证。”

“你滚到一边去,没有你插嘴的份儿!”

“葛三刀”摊手长叹一声道:“说的也是,这么多的女人,我‘葛三刀’一个也弄不到

手,我哪会有份儿?”

茜茜在一边坐山观虎斗,一直不出声。

小五子偏着头打量小仙蒂一阵子,勾勾手指道:“小喇叭,过来我仔细看看你。”

小罗道:“小五子,仙蒂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姑娘,别这样。”

“没见过世面?小罗,你太客气了。”

小罗道:“我说的是实话,她胆小善良……”

“呸!什么胆小?什么叫善良?胆小的女人会到处找男人睡觉,然后就猛生孩子?这和

母猪有什么分别?”

小罗沉声道:“小五子,你留点口德!”

“我已经留了,要不然,我还会说更难听的。”小五子道:“你说她没见过世面,我看

她见的世面比谁都大,在床上八成是满床飞的货色。”

小罗大喝一声,一掌劈了过去。

他可以忍受任何侮辱,但不许任何人侮蔑小仙蒂。

小仙蒂在他的心目中圣洁无比。

小五子不避不闪,接下他这一掌。

绝对的意外,掌劲一接,悄无声息。

在无俦的暗劲之下,小罗竟退了一步。

小五子居然半步也没有退。

无论如何,这是不争的事实。

软软忽然扑向小仙蒂,显然居心不善。

茜茜目前自然不会插手。

她希望做的事,由别人代她来做,何乐而不为?

小罗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小仙蒂,他要去援手,小五子狠攻几招缠住了他,他只好大叫

道:“仙蒂小心!”

软软攻出的自是非常拿手的一招。

仙蒂为人和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一招自然是平淡的一招。

“啪”地一声,两人各退了一大步。

茜茜及“葛三刀”自然十分惊奇,尤其是“葛三刀”,身边的人每一个都出息了,只有

他还是老样子。

尽管软软狂攻猛打,而且专找要害,但仙蒂总是采取守势。

一个发狠,一个尽量包容。

茜茜在一边看得清楚,软软恨不能把小仙蒂撕成片片。

如今小罗发现小仙蒂能罩得住,也就放了心。

只不过他发现小五子的身手比软软更高。

小罗毕竟是有了经验的人,且对这门功夫颇有心得。

他发现小五子和软软学的和他学的有点相似,但仍有差别,可以这么说,她们学的同样

招式,威力略逊些。

现在小仙蒂和软软已打了四、五十招,软软渐落下风,在她们二人来说,可算是一个是

正宗,一个则不是。

一个是按部就班地自头学起,一个则是速成的。

这之间的差距可就太大了。

小五子见软软渐感不支,不免焦急。

“葛三刀”在一边说风凉话,道:“小五子,你刚才说是要讨赌债是不是?我答应你,

你想摸我的哪一段?”

小五子气得俏脸通红,却不出声。

“葛三刀”道:“上段和下段都没啥意思,要摸你最好摸中段,包你会拍案叫绝……”

“‘葛三刀’,你别卖嘴,有一天我会让你满地找牙。”

“葛三刀”道:“过去我不会吃你们的豆腐,现在则可。”

“为什么?”

“因为小罗已经有了小仙蒂作老婆,而且看样子就是用仙女和他换,他都不干!”“葛

三刀”道:“所以我劝你们,随便哪一个和我凑合凑合。”

软软大声道:“你呀!下一辈子吧!”

一说话就分神,肩上被小仙蒂按了一掌。

这当然还是小仙蒂留情,如果倒过来,仙蒂必受重伤。

只不过软软一点也不领情,反而更恨之入骨。

小五子现在不输小罗,但为软软焦急,也就吃亏不少。

至于小罗,现在手上的红圈已在褪色,渐感力不从心。

就在这时,衣袂破空声突然传来,现场上已飘落二人。

二人都用黑布套套住头脸。

在场中动手的人同时一怔,这二人已经分头出了手。

其中一个用蛇头双匕,一个用剑。

用剑的攻向小罗,用双匕的扑向小仙蒂。

“葛三刀”大喝一声,抡起七星刀扑向用双匕的。

“葛三刀”认为,茜茜不会再袖手旁观。

茜茜和小五子及软软不同,她虽也不免妒恨,却不会太离谱。

果然茜茜拔剑扑向持剑的这个。

因为她认为这二人是小五子及软软的同伙。

“葛三刀”前三刀用完,被一腿扫了出去。

茜茜已非昔日可比,只不过这两人身手奇高,大约十余招后,也被一掌砸出。如退回半

年前,她接不下此人三招。

这么一来,小仙蒂固然岌岌可危,小罗也招架不住。

甚至,他比小仙蒂更危急,因为他手上的红圈行将立刻消失。

在这情况下来应付小五子和这用长剑的高手,不出五招,已挨了小五子一掌和这个蒙面

人一肘及一膝。

“葛三刀”和茜茜再上,“葛三刀”不出三五招,再被砸出,昏了过去。茜茜也没超过

七八招,被小五子一掌击中左rǔ房,痛得尖叫。

小五子够狠,她认为茜茜帮小罗,就等于尝了甜头。

不久,茜茜也被击昏。

现在小罗的危机可以说是他出道以来最危急的,小五子一拳砸在他的左助上,蒙面人一

腿又跺在他的小腹上。

小罗“吭”地一声,连退五、六步。

小五子凌空下落,又一脚把他扫回来。

小罗的身子还没有落地,蒙面人又飞起一脚把他踢回。

一个人被当作了皮球,哪有不受内伤之理?

小罗口鼻中的鲜血喷起,也喷溅了他自己一脸。

小仙蒂也许更惨,蒙面人把她的背衣划开,软软的点穴镢乘虚而入,猛戳她的侧腰。

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希望一镢捅个透明窟窿。

不管小仙蒂如何忍让、如何谦虚都是一样。

甚至她越是忍让,小五子和软软越是恨她。

现在软软希望这蒙面人能为她制造机会捅死小仙蒂。

蒙面人的确处处在为她助攻。

本来场中诸人还不知这二人是谁。

不久他们就看出所用的兵刃来,尤其是用蛇头双匕的人。

这不就是不久前在赌坊中虎头蛇尾离去的玄阴教副教主耿鹏和护法朱子玉吗?

当然错不了,正是他们二人。

他们二人被另一人叫走,就在这附近交代任务之后离去,巧的是,小罗等人到此不久,

小五子及软软也来了。

只不过小五子及软软二人隐隐觉得这二人在赌场中被叫走,似乎是在避免和她们冲突。

这是为什么?

这二人再次出现而援手,却又蒙面,更使她们想不通。

这工夫,小仙蒂被软软一镢戳在大腿上,斜斜地栽出三步,蒙面人狠狠的一脚又跺中了

她的后腰。

小仙蒂的身子飞出,被树干弹回。

她还没有爬起来,软软又到,她提足了劲,一脚踹在她的胸腹之间,小仙蒂惨叫着滚出。

“葛三刀”醒来嘶吼着扑上,他是根本不在乎的。

但被蒙面人两个照面又砸了出去。

软软似不想立刻杀死小仙蒂,她似乎想以无边的痛苦来抵销小仙蒂这些日来自小罗处得

到的快乐。

小仙蒂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口鼻喷血。

只不过她没有呼叫一声,这似乎和她的柔弱不同。

其实她的确温柔,只不过内心却极为刚强。

她看到小罗比她还惨,被人家当球踢,如果再悲呼狂叫,小罗更会分散精神,而此刻葛、

秦二人又昏了过去。

软软居心至毒,专踢小仙蒂的脸和下部。

她认为这两个部位最可恨。

她认为小仙蒂用这美好的面孔来勾引小罗,再以下部来贿赂小罗,她要先踢烂这两个部

位。

的确,小仙蒂已在半昏迷状态中。

小罗虽已完全失去了抗拒力,但他仍然大呼着,道:“小五子、软软,你们恨我,就是

杀了我,我也没有半句怨言,可是小仙蒂没有开罪你们,我只求你们放过小仙蒂……放过

她!”

不求还好,越求就越像是在她们的疮痂上踢了一脚。

此刻两个人都已失去了人形,任人宰割了。

茜茜和“葛三刀”二人再次醒来时,不由惊得呆了。“葛三刀”狂嘶道:“你们两个贼

女人还有没有良心?至少小罗过去和你们也有过情感,小罗和小仙蒂的事,自有他不得已的

苦衷,根本不能怪他……”

小五子一字字地道:“请你把这个讨厌家伙给宰了!”

“好。”这位副教主居然这么听话。

这时山风传来了清越的钟声,在钟声中又夹杂着清脆的语音,道:“都给我原地站着别

动!”

声音不大,估计在一两里之外,但语音甫毕,现场上飞落下一位披发人,小罗还勉强可

以观物。他本以为来人又是上次的披发人,但仔细一看却不是。

这位披发人也是披着黑亮的秀发,长及胸际。

只不过是一位女士,因为她穿了女装。

长发遮住了面孔,手中拿了一段嫩嫩的柳枝。

玄阴教的二人识趣,听到“梵音禅唱”,立即止步。

但小五子和软软心中充满了恨,她们希望自己的脚能在他们两小的脸上,造成皮开肉绽

的效果。

她们希望两小再也不能以面孔来取悦对方了。

她们无视这披发人的来临,甚至她们以为自己的不幸,都是小罗和小仙蒂赐予的。

她们以为,以他门四人的综合实力,谁来了也是一样。

因此,二女又提起脚,要跺向小罗及小仙蒂的面孔。

她们喜欢听到脚跺在面孔上所发出的声音。

一声厉叱,人影闪动,“刷刷”两声,小五子和软软被一根嫩嫩软软的柳条抽中双腿,

身子在空中连翻了四五个斤斗,最后“蓬”然摔下。

这一手不但小罗等人一呆,玄阴教中两大高手也不由愣在当地,几乎以为这是观音大士

下凡。

因为这位女高手拿了一段柳枝。

如果她穿的是白衣,那真会被当作观音菩萨了。

小五子和软软被摔得莫名其妙。

她们迄今还不知道是如何被抽中的。

以她们目前的身手来说,已不在这玄阴教的副教主及护法之下,居然未看清披发人是如

何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