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十二章

作者:李凉

茜茜道:“无论如何,这是好现象。”

“葛三刀”道:“以欧阳芳菲的身手,加上另有奇遇的常有庆,小罗,你居然能近两百

招内未露败象,且会跺了欧阳芳菲一脚,这就非同小可了。”

小罗道:“我真的想不通,但至少不是绝症已经好了。”

“葛三刀”忽然拍了后脑一下,道:“我想起来了,是不是披发前辈给你的葯,有什么

效果?至少在你未服此葯以前没有这现象。”

茜茜道:“对对,一定是这葯能治你的病。”

小罗摇头道:“说是葯的功效,我不能否认,就算如此,也只是一时的抑制病情,而亢

奋了体内潜力。”

“葛三刀”道:“就算如此,对绝症总是有益的。”

茜茜道:“常有庆真不是东西,居然当众侮辱他的表妹。”

“葛三刀”道:“茜茜,你不懂,小五子和软软可能真的被人家弄了,这是可以自举措

及外表上看出来的。”

茜茜道:“我才不信哩!”

“葛三刀”道:“*女的眉毛一路往后顺,眉尖部分不会竖起来。鼻尖用指头轻按,那

块软骨没有分叉,如已分叉,就不是纯洁之身了。”

茜茜道:“‘葛三刀’你懂的可真多。”

“葛三刀”道:“另外由rǔ房、臀部及腰部的型状和摆动的情形,都可以鉴定是不是处

女。”

茜茜道:“你们男人那么重视*女?”

“葛三刀”道:“当然,即使男人自己不是处男,他们也重视*女。”

“为什么?”

“葛三刀”道:“你问小罗。”

小罗道:“在男人来说,对方是*女即代表绝对的获得。”

“葛三刀”道:“不是*女,即等于一件东西被两个人、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瓜分了,

男女间的事一定要独占。”

“真自私!”茜茜道:“世上是不是真有处男?”

“我当然不是。”“葛三刀”道:“但小罗不久之前还是。”又道:“也就是说,他把

处男交给了小仙蒂。”

小罗走向林中,大概是小解去了。

就在这时,两条人影如大鸟凌空飞落。

居然又是常有庆和欧阳芳菲二人。

“葛三刀”一怔,立刻不由心头一惊,也就猜到对方的心意了。

他们必然估计小罗正处于低潮时间,绝对不堪一击。

茜茜道:“你们还不死心,又回来干什么?”

常有庆四下打量,道:“小罗呢?”

“葛三刀”道:“姓常的,你虽然长得挺痒眼,浑身的细皮白肉,只可惜小罗一向不好

此道。”

常有庆故作未闻,欧阳芳菲道:“莫非跑了?我就知道,他此刻正是由强变弱的低潮当

口。”

欧阳芳菲又道:“把这两个小崽子带走,还怕他不出头?”

“葛三刀”道:“欧阳大妹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罗的花柳病还没有治愈,如今又多

了一项‘唐疮’。”

最早的“杨梅”传自欧美,而唐人又传到扶桑,所以扶桑人又称为“唐疮”,“杨梅”

与“花柳”都是中国人起的名字。

欧阳芳菲讪讪地,知道“葛三刀”话中有刺。

上次欧阳芳菲想啃小罗的嫩草,被小罗裤裆中的臭鱼骗了。

就在这时,林中走出一人,边走边提裤子。

欧阳芳菲道:“那不是小罗吗?”

那人道:“是谁找我小罗?”

常有庆道:“是我常有庆。”

小罗道:“你要干什么?”

常有庆冷笑道:“刚才没有分出胜负来,要再试一下。”

“葛三刀”大声道:“你要不要脸?刚才是以二对一,那不是已经分出高下了?”

常有庆道:“刚才正因为欧阳大妹援手,所以我未出全力。”

“呸!别吹了,我看你们还是滚吧!别自找难堪。”

“呛呛”声中,常有庆和欧阳芳菲一齐掣剑。

小罗已到达现场,道:“两位似乎非带走我不可?”

常有庆道:“不错。”

“有把握吗?”

“非但有把握,本人独挑,不会超过六十招。”

小罗淡然道:“要是超过了六十招呢?”

常有庆道:“我就是你的孙子……”

“葛三刀”大声道:“连我都不会要你这么一个孙子,小罗会要?”

常有庆狠毒地瞄了“葛三刀”一眼,道:“如我不能在六十招内摆平小罗,可以把痰吐

在我的脸上。”

说着,剑已刺出。

茜茜低声道:“这一招我也学过。”

“葛三刀”道:“这不是证明他也学了童先生的武功?”

“当然,而且比我学的更多些。”

小罗以一双肉掌招呼常有庆的长剑,仍然有攻有守。

“葛三刀”兴奋地低声道:“茜茜,怪事啊!”

“什么怪事?”

“小罗的忽强忽弱毛病,似乎已经好了。”

茜茜道:“是呀!这真是一件大喜事。”

“可见那位披发人的丹葯灵得很呢!”

欧阳芳菲在一边观战,不断地摇头皱眉,表示不懂。

其实非但欧阳芳菲及常有庆不懂,就连小罗自己也不懂。

常有庆一定要在六十招内击败小罗,不然话出口收不回来。

此刻小罗有点招架不住的样子,所以欧阳芳菲未上。

她认为常有庆必能在六十招内得手。

这也是由于常有庆在玄阴教中的地位不比欧阳芳菲低些。

六十招过去,小罗并未落败,“葛三刀”大声道:“六十招到了!”

但小罗未停手,常有庆自然也不会停手。

此刻欧阳芳菲也上来了。

“葛三刀”骂道:“真是下三滥……”抡刀扑上,茜茜也挥剑加入,他们二人自然起不

了多大作用。

大约百招左右,常有庆挨了小罗一掌。

欧阳芳菲一楞,被茜茜的剑尖挑破了上衣。

两人立刻停手,这是因为小罗迄无败象。

似乎小罗的忽强忽弱现象,今夜已经不见了。

“葛三刀”道:“常有庆,这口痰由我来吐吧!相信小罗不屑吐你。欧阳芳菲,你也出

过手,自也该承受一口痰的。”

常有庆冷哼一声,和欧阳芳菲一交眼色,疾掠而去。

二人奔出七八里外慢下来,欧阳芳菲喘着道:“常副教主,今天小罗有点不大对劲,是

不是?”

常有庆茫然道:“想不通!”

欧阳芳菲道:“人所共知,他有‘五阴鬼脉’,大限已近。”

常有庆道:“会不会是以讹传讹?”

“你是说他根本无此绝症?”

“是否有此可能?以哀兵姿态,寄身江湖,以便造成一个情势。那就是高手不屑动他,

庸手动不了他。”

欧阳芳菲道:“据我所知,亲眼看过小罗有绝症的高手,至少在五六人以上,如‘三绝’

的秦万年、公孙拳和司空展等。武林名医潘奇、等而下之的万世师、了因和尚、丐帮长老高

清风、天机子道人,以及姜开基和了尘老尼等。”

“这个我也知道。”常有庆道:“这正是我不懂之处。”

“还有什么不懂的?也许这小子的病已治好了。”

常有庆摇头道:“不是。还有,秦茜茜的剑招和我的完全一样,她怎么会这种剑法,我

更想不通。”

欧阳芳菲道:“常副教主的师承又是谁?”

常有庆没有回答。

此刻自林中又走出一个小罗来。

“葛三刀”和茜茜恍然大悟,原来小罗去小解换了一个人。

现在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小罗。

小罗道:“由于我手上的红圈已退,仍然具有威力,交手时延长了一倍的时间,但我知

道不会永久如此,当时进入林中,见到了这位兄弟。”

假小罗道:“今后请不必叫我兄弟,就叫我影子好了。”

“葛三刀”道:“这是啥意思?”

“因为我是他的影子,而且这么叫别人也听不懂。”

小罗道:“兄弟为我受苦受难,不知哪一天能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德债、恩情也能压死

人的。”

影子小罗道:“你别感激我,你该感激我的主人。”

小罗道:“令上是何人?”

“他就是‘七杀梦魇’,兄弟,你听了这话千万要理智。”

小罗愕然道:“我只是不懂,他为何要成全我?”

影子小罗道:“因为他要报恩。”

“他欠我的恩?”

“不是,是欠令尊、令堂的大恩。”

小罗道:“‘七杀梦魇’会欠家父母的恩?”

“大概是的。”

“欠了什么恩?”

“这……就不是我所能回答的了,兄弟,我要走了,必要时我们仍可见面,再见。”

小罗本来还要再问些别的事,但影子小罗已经走远了。

“葛三刀”道:“我本想问问他,知不知道披发人是谁?”

小罗道:“对,我也正要问这件事。”

茜茜道:“影子小罗知道的秘密不少。”

小罗道:“只不过他不便多说,这也不能怪他。”

“葛三刀”道:“真巧,刚才幸亏遇上了他。”

“不错。”小罗道:“今夜我的耐力本已比过去长了一倍,但到常有庆再度折返时,刚

好是低潮时刻,也正好遇上了影子小罗,于是他和我交换了衣衫。”

茜茜和“葛三刀”这才看出小罗的衣衫果然换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