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十五章

作者:李凉

在玄阴教外约十里的山径上,披发人停了下来。

小罗立刻跪了下去,道:“前辈救命之恩,身同再造。”

“起来。”

“晚辈尚有下情禀告前辈。”

“说。”

“晚辈并不是小罗。”

“这个我知道。”

“什么?前辈知道晚辈并非真的罗天?”

“当然。”

“那前辈为什么还要救晚辈?”

“这么说就把你自己看轻了!”披发人道:“你虽是罗天的影子,且是受命于人,但对

罗天的关照却是全心全意,毫无敷衍塞责之处,足证你为人心地善良,重义尚仁,可敬可佩。

刚才罗天等人逃出此教,若非你为他们挡了一阵,牺牲你自己,他们恐怕是跑不了的。”

影子小罗道:“晚辈奉命行事,自应尽职。”

披发人道:“除了尽职之外,你与罗天还有情感。”

影子小罗道:“我喜欢他、尊敬他,以做他的影子为荣。”

披发人道:“这也正是我冒险进入该教救你的原因。”

影子小罗道:“前辈只身进入该教中,把晚辈要回来,的确冒了很大的险,此恩必报.

以后只要前辈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很好!正因为如此,我要传你一招半剑法,在必要时可以作为抽身之用,你可愿意学

吗?”

“晚辈当然愿意。”

披发人道:“此剑法以后遇上罗天,只能传给他,万万不可教给别人。”

“晚辈谨记前辈教诲。”

披发人听听四下确实无人,就地传了他一招半剑法,分手离去。影子小罗又练了半天,

才去追小罗。

小罗、“葛三刀”、茜茜、小五子及软软五人在一家客栈中,“葛三刀”道:“小五子、

软软,我认为你们应该回去、”

小五子道:“怎么?你希望我们重返虎口?”

“葛三刀”道:“不是,我认为玄阴教还不知道你们是内姦。”

茜茜道:“也许知道了。”

“葛三刀”道:“他们没有证据是你们放的人。”

小罗道:“由于石室铁栏是合力拉开的,颇似在内的人脱困而出,你们若能尽快回去,

且稍带点伤,必能使他们相信是追敌未果而返。”

小五子和软软自然不愿回去。

只不过,回去有回去的益处,若就此不回,即表示是内贼,必然立刻变成玄阴教追杀的

对象了。

两女本有极大的雄心,尤其小五子,一定要设法超越童先生,可以说她立志要手刃童先

生,因为童毁灭了她的美梦。

要不是童先生的玷污,她颇有把握变成小罗的人。

即使小罗有了小仙蒂,也还不算太晚。

但被童先生占有之后,自然产生了自馁和深厚的自卑。

此刻,小罗忽然发现有人在林中向他招手。

他发现颇似影子小罗,立刻自称要去方便,进入林中。

的确是小罗,而且端端正正地跪在他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小罗要去扶影子小罗,但他绝对不起来,而且深深地垂下头悲泣不

已。

小罗道:“兄弟,你怎么哩?”

“兄弟,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

小罗摊摊手道:“我不知道此话从何说起?你自何处而来?”

“兄弟,不久前披发人自玄阴教中把我救出,我就决定要追上你,向你请罪,然后自

绝。”

小罗一惊,道:“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

影子小罗先说了为他们断后挡住大敌被擒,稍后被一位女披发人救出,还传了他一招半

剑法的事。

小罗一惊,道:“兄弟,你太冒险了!”

“为了兄弟,我的命不值钱。”

“女披发人知不知道你不是真的罗天?”

“知道。”

“知道还传你剑法?”

“是的,她说很佩服我的重义尚仁,她还交代,见了你可以把剑法传给你。”

小罗道:“兄弟,那你跪在这儿干什么?”

影子小罗悲声道:“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我几乎无颜见你。”

小罗道:“兄弟,你对我恩重如山,不要说你并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就是有也算不

了什么呀!”

“不,这件事非同小可。”

“好,好!你说,是什么事?”

“小五子和软软都和我有了肌肤之亲了。”

小罗一怔,心道:“这位兄弟的确风流成性,精力过人,居然又把小五子及软软也弄到

了手。”

对于这种事,小罗多少有点不悦。

并非他吃锅望盆,事实上他有了小仙蒂之后,根本不想别的女人,而是认为影子小罗太

过分了。

小罗道:“事已至此,兄弟不必介意,因为我已有小仙蒂,本就不可能再和她们结合了。

只是不明白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

影子小罗自是源源本本地说了被制的一切。

小罗面色一变,道:“这是倒采花呀!”

“兄弟,我简直想死。”

“兄弟,我固然恨她们的行为,但是,以她们二人的条件来说,也算是千中选一的女人,

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就一箭双雕算了。”

影子小罗呐呐道:“兄弟,你在讽刺我?”

“绝不,我认为她们既然已和你有夫妻之实,不如收了她们,只要安下心来过日子,将

来翠袖添香,美人如玉.享尽闺房之乐,也算一段佳话。”

“兄弟,你一点也不怪我?”

“这是什么话?你是受害者呀!”

“可是她们以前毕竟是你的女友,而且她们迄今仍然喜欢你。”

小罗道:“我们二人不揭穿,她们就不知道有两个小罗,以后你仍然可以和他们接近,

到了适当时机,请几位长辈出面一撮合,岂不大功告成了?”

影子小罗这才拜了三拜,但被小罗拉了起来,道:“兄弟,你对我才是恩重如山,我该

拜你才对。”

影子小罗道:“这件事兄弟不怪我就万分感佩了。”

小罗道:“兄弟,待会我劝她们返回玄阴教,然后你在半路上故做邂逅,你们多接近一

下,反正生米已成熟饭,将来她们还飞得了吗?”

影子小罗的确也很欣赏小五子,正求之不得。

他本来又要拜倒,小罗拉住了他,道:“好了,就这么办,我出去劝她们返回玄阴教,

你则见机行事。”

影子小罗道:“这一招半武功,我要代传给兄弟。”

小罗道:“不急,下次见面再教我不迟。”

小罗走出树林,来到四小处。这工夫,小五子已和软软商量好了,决定再返回玄阴教卧

底。

第一,她们必须设法弄清三个教主到底是什么人?

其次,教主和“七杀梦魇”到底有何仇恨?甚至教主是不是“七杀梦魔”?这也是她们

刚刚想到的。

她们对小罗还是抱有希望,她们的涉险是为了小罗。

于是二人决定重返玄阴教,立即告别动身。

小五子和软软二人快要返回玄阴教,只有五七里时,居然又遇上了小罗,二女自然十分

高兴,况且小罗身边没有别人。

“小罗,你怎么也来了?”

小罗道:“我不大放心,万一你们返回教中被揭穿了身份,我也好冒险进入救你们,对

不?”

二女颇为感动,小五子道:“看来你一点儿也不怪我们了?”

“不,因为你们喜欢我才会那样做。”

软软道:“小罗,你真是宽宏大量的好人。”

“二位也是出手大方,乐善好施的人。”

软软打了他一下,道:“小罗,你要在外面等我们?”

“对,万一你们被怀疑而被关起来,可以做个暗号,使我在外面听到,我就可以设法救

你们。”

小五子道:“如果我们被怀疑关起来,就会连叫三声‘冤枉’,如果没有,明天我们会

轮流溜出来与你会面,你在何处藏身?”

小罗道:“一里外西方林中有个猎人废弃的小石屋,那儿可以挡风遮雨,甚至作为临时

洞房也不错。”

二女又擂了他一下,双方分了手。

结果影子小罗并未听到喊“冤枉”声。

第二天晚上,小五子溜出来,和他在石屋中缠绵了半夜。

第三天晚上,软软又出来和他欢娱半宵。

这才约定以后见面的地点与连络方法,分了手。

因为影子小罗还有很多重大的事要去办。

此刻小罗、“葛三刀”和茜茜又进入一个小镇,“葛三刀”早就嚷嚷着饿了,但他们的

钱票又在玄阴教中失落了。

小罗道:“看看有无赌场?”

“葛三刀”一打听,这个镇上居然没有赌场。

天色傍晚,要是再到另一镇去,可能要过了半夜。

就在这工夫,风中传来了喜乐声。

“葛三刀”道:“有办法了!”

茜茜道:“你又有什么鬼点子了?”

“镇上一定有富户在办喜事,一听这乐声,就是娶媳妇,必定大开流水席,咱们可以夹

在客人当中,大大方方地入席吃喝就是了。”

茜茜道:“万一被人家认出来怎么办?”

“谁能认出来?”“葛三刀”道:“任何一个大户,除了七大姑八大嫂之外,远亲近邻

不下千百,谁能全部认识?难道还会逐个盘问谁是真亲戚,谁又是假的不成?”

茜茜认为也有道理。

有些富有之家办喜事或丧事,开出流水席(所谓流水席就是最普通的十道菜),只要凑

足八九人即开出一席,随到随开,没有人去管谁是冒充的亲戚,所以有些穷人总巴望镇上有

红、白大事,以便大打牙祭。

“葛三刀”带头进入办喜事的临时大席棚之内。

这儿摆了不下五七十桌,已快坐满。

三小这一桌还有几个人,当然都很陌生。

足八个人就开始上菜,三小大吃大喝。棚中十分喧嚣,豁拳行令声此起彼落,这时小罗

忽然发现了一个熟面孔。

那人居然是仙蒂的奶母辜婆婆。

似乎辜婆婆已发现了他,而且神色十分冷峻。

小罗再向四下扫瞄,又发现了三个熟人。那是“狂风”秦万年、“焦雷”公孙拳和“暴

雨”司空展。

而这时茜茜也看到了一个熟面孔,他就是玄阴教的副教主常有庆,这些人是先来或后来

的已不可知。

茜茜低声道:“小罗哥哥,常有庆也在这儿。”

小罗道:“何止常有庆,你们再仔细看看。”

“葛三刀”也发现了“风”“雷”“雨”三人,还有辜婆婆。

“葛三刀”道:“小罗,必要时辜婆婆是个大帮手。”

小罗道:“万一是负数呢?”

“那怎么可能?她该是我们一条线上的。”

小罗道:“可是我有预感,辜婆婆今夜只怕不会是我们的帮手。”

茜茜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她的表情,就有这种预感。”

“葛三刀”道:“这些人会不会都是冲着我们来的?”

小罗道:“极有可能,我们先吃饱了再说,但不要吃得太饱。”

小罗等人吃得差不多时,常有庆、公孙拳和司空展三人走了过来,只有秦万年未动。

这可能是由于他的女儿在小罗身边,或者披发人他不敢得罪。

常有庆道:“小罗,到外面来!”

小罗道:“老子还没有吃完。”

“葛三刀”道:“看来这喜主是玄阴教的同路人。”

常有庆不回答就等于默认了吧?

茜茜道:“主人是什么人物呀?”

常有庆冷峻地道:“说出来会吓你一跳。”

小罗低声道:“老葛待会先溜,我和茜茜应付比较得心应手,要溜也方便些,记住!”

吃完了抹抹嘴走出席棚,出了镇,常有庆、公孙拳和司空展已在等候,看样子公孙拳和

司空展也都是玄阴教的同路人了。

小罗抱拳道:“司空大侠服了在下的葯,情况如何了?”

司空展双目火红。

小罗深信这老小子已经不管用了,道:“看司空大侠双目赤红,大概葯力已经生效,八

成是生龙活虎,所向无敌了?”

司空展大喝声中,劈出一掌。

小罗闪过,茜茜拔剑接下司空展。

常有庆道:“小罗,今夜你还能跑掉?”

小罗道:“试试看吧!”

常有庆贴上,一口气砸出十一掌,只不过小罗一步也未退。

小罗回敬常有庆八九掌,常有庆也不含糊。

茜茜应付司空展,在臂力上差点,但招式毫不逊色。

公孙拳在一边观战,他看不出小罗能胜还是常有庆能赢。

常、罗二人边打边移到十余步外,常有庆道:“小罗,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一定

很过瘾。”

“什么事?”

“软软和小五子都是烂挑了。”

“户头是谁?”

“软软被我玩了,小五子是童先生的禁脔。”

小罗道:“童先生又是谁?”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叫童先生,武功高不可测。”

小罗道:“这话我听了并不过瘾,因为我已经知道了。”

常有庆道:“人家出五十万两银子收购你的人头。”

小罗道:“你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