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十七章

作者:李凉

一月期将满,小罗不能赖皮。

赌场的钱不值钱,但那一百万两却是周光迪自荷包中掏出来的。

这和赌桌上赢来或输掉的银子绝对不一样。

只不过他现在也知道,要赢百万两银子谈何容易。

似乎要输掉一百万两并不难。

这家赌坊不在“中原十二赌坊联盟”之内,规模却也不小。

小罗先赌麻将,打了四圈,牛刀小试,赢了千余两。

这样赢法不过瘾,又改赌骰子,又赢了千余两。

可惜对手都不是豪客,下注太小。

这种赌局就是连续赌上三天三夜,也不可能有百万两的输赢。

最后又赌上红黑宝,这玩艺儿的输赢很大。

有位赌客腰缠万贯,台面上竟有二十多万两。

小罗暗喜,就和这人较上了劲。

大约不到一个时辰,竟然赢了七十万两。

“葛三刀”道:“小罗,要整整赢一百万两,只怕不大可能,可以先把这七十万两还给

周光迪,另外三十万两再要求他延期偿还。”

小罗道:“他未必肯接受分期的办法,不如乘胜追击。”

对手是个很富态的中年人,输了七十万两似乎没放在心上,且派人回去再取来五十万两

银票。

小罗心道:“这真是天助我也。”

再赌,一口气又赢了二十万两。

只差十万两,就可以还清周光迪的一百万两。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很可能把对方的五十

万两全赢过来。

这位中年人输了这么多还是笑容可掬,好像输的不是银子,只是破铜烂铁而已,也好像

仍有把握捞回似的。

最后是小罗做“宝官”,也就是由他来做“宝”,由别人来押,中年人押了几十万两。

“葛三刀”和茜茜一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家伙要是赢了就可以全部捞回,输了就是一百八十万两。

“葛三刀”在小罗耳边低声道:“小罗,我看这老小子有点邪门,就算他有钱,输了九

十万两还能面不改色?”

小罗道:“输了钱哭丧着脸也没有用啊!”

茜茜也道:“小罗哥哥,不如适可而止。”

小罗当然不会听,他赌宝不全靠运气,宝盆中的单双在高手来说,也可以运劲控制。

他认为赢一百八十万两几乎已成定局。

他看看这位富态的中年人,心想:“你这老小子就是有一座金矿也会被你输光的。”

开了宝,中年人笑起来,观者大哗。

小罗输了,九十万两全部回笼,又到了中年人手中。

观者纷纷议论,说他贪心不足,“葛三刀”和茜茜呆了。

就在这工夫,周光迪带着他的女儿周蓉蓉走了进来。

似乎就在这瞬间,小罗汗出如浆,衣衫几乎湿透。

周光迪道:“小罗,限期只有三天了!”

小罗道:“到了三天再说。”

周光迪道:“一百万两不是个小数字,其实你大可不必一次还清,可以一次先还三十万

或五十万两。”

“葛三刀”和茜茜互视一眼,自然是内心抱怨小罗太贪。

不然的话,现在可以先把九十万两还给周老头。

如今两手空空,连十万两银子也没有了。

出了赌场,周光迪道:“其实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切都解决了。”

小罗道:“我不能辜负小仙蒂。”

周光迪道:“你如果死了,岂不是更辜负了她?”

周蓉蓉泫然道:“小罗哥哥,为了小仙蒂也为了你自己,就答应了吧!”

小罗摇摇头,大步离去,尽管他觉得这少女的口音有点熟。

“葛三刀”道:“医仙,大概你也认识剑客罗寒波夫妇,就算看在他们夫妇面上,也不

必和小罗计较,应该尽一切努力治好他的绝症才对。”

周光迪道:“你说得倒轻快,一百万两不还清,也不要我的女儿,我会平白为他治病?

笑话!”

小罗心烦,狂奔而去。

周光迪在后面大叫道:“蓉蓉快追!这小子赖皮要溜!”

周光迪父女似乎追不上小罗等人。

小罗内心当然也懊恼,但他不愿说出来。

奔了三五十里,早已不见周光迪父女。太阳已升起,正要休息一下,忽然发现林中转出

二人,居然又是戴哭、笑面具的人。

小罗一看左手,正是不能动手之时,道:“快走,分三个方向,如能逃过他们,在镇上

最大的酒楼上见。”

三人分北、东、南三个方向疾奔而去。

面具人自然是去追小罗。

这一次似乎影子小罗不在他身边,只不过在小罗身上无红圈时,只有一个影子小罗也挡

不住这两个高手。

小罗知道,至多逃出二三里就会被追上。

如果能逃到五里外的镇上,就可能逃出他们的掌握。

跑了一会儿,双方愈来愈近,看来不到大镇就会被追上。

快到大镇时,忽见小路边有个茅坑(粪坑),这是庄稼人方便之处,也是给过路行人方

便之处。(古人很重视这种肥料。)

小罗发现这坑中的“黄金”都快满出来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

他的心眼多,反应灵敏,要不是这样,他大概也活不到现在。

他再看看风向,正是顺风,于是他找了一块面盆大小的石头,伏在茅坑上风头约二十来

步的草中。

这茅坑有顶篷,但四周无墙壁,只有四根柱子。

这工夫两面具人追到茅坑附近的十来步处。

小罗丢出了大石。

“卜通”一声,粪浆四溅,加上是顺风,二面具人毫无心理准备,要闪避哪还来得及?

要不是有面具,很可能脸上及口中都会有粪便的,只是身上弄了很多。

两人气得大肆咆哮,小罗向镇上狂窜而去,且边跑边易客。

但入镇不远,又隐约发现“风雷雨”三人迎面走来。小罗一急,忽见左边一家大户,张

灯结彩,热闹非凡,来来往往,进出的人很多。

小罗一时情急,招呼两小,进入大门之中。

原来这大户巨宅前后五进,当他进入第二进时,一位管家模样的老人伸手一让,道:

“贵客,请到上房入席,请!”

小罗等人也正饿了,不知是什么大人物办喜事?

此时此刻只有大模大样地晃入上房,见这上房屋中并未隔间,像是个练武室或者作为私

塾之处的空房子。

如今大约有三四十桌,已快坐满。

由于小罗衣著一向都很考究,老仆把他让到主人那一桌上,他坐下来听客人谈论,原来

是主人花甲大寿。

只不过主人还没有出现。

主人是谁?三小不知道,只听客人谈论齐老爷子如何如何,不知他的大名。

就在这时,有人道:“老寿星来了!”

老寿星当然就是齐老爷子了,众人望去,一个红光满面,年约四旬左右的人由两位老管

家模样的人拥护着走出来,所有的客人纷纷站起,鼓掌致敬。

小罗等三人当然也站起鼓掌。

齐老爷子颔首答礼,看来相当和蔼。

此人看来除了气色好极、有派头及貌似妇人外,和普通一位地方士绅差不多,只不过他

身边的两位管家却像是高手。

齐老爷子坐在小罗右首。

小罗一打量,嘿!这不是卫前辈对他说的武林掌故中的一个奇特人物吗?此人额上正中

有一肉瘤。

这肉瘤在发际边沿,并不太大,比一颗李子还小一点。

正因为这肉瘤的肤色和脸色一样,远看不见肉瘤。

齐天荣先站起向所有的来宾敬酒。

所有的来宾也轮流一批批地过来敬酒。

尽管小罗等本不以为齐老爷子是武林中人,但一看客人中武林人物很多,起码也是“风、

雷、雨”这一流的人物,仅是“穷仙”百里光,他的身份就不比“神芒子”、“南海双星”

及“塞外三鹰”低些,因为他是“独角鳌”齐天荣的好友。

这“穷仙”百里光也坐在这桌上,而且对三小很注意,道:“小友贵姓?”此人的特征

是眇了一目和那只三角眼。

小罗道:“在下上官烈,老前辈可是‘穷仙’百里大侠?”故意稍作见多识广的样子。

百里光“呵呵”大笑道:“小友可真不简单,想必是高人门下。”

“哪里……”又故作神秘之态。

齐天荣道:“小友到底是哪一位高人的门下?”

小罗呷了一口酒,笑笑道:“说起来也都不是外人,家师星宿海老……”

齐天荣和百里光二人同时目光一亮,且同时大声敞笑起来,因为星宿海老怪和二人齐名,

甚至还高些。

只不过这老怪不算白道中人,算是百里光和齐天荣二人同流的人物,因而二人听起来十

分高兴。

况且二人和那老怪还有交情哩!

“老弟,老哥哥想不到你是冷老哥的得意门下,该罚酒!”

“咕嘟”一声,百里光灌下一杯。

齐天荣又举杯道:“小老弟,我也敬你一杯。”

“这怎么敢当?”小罗举杯道:“两位老哥哥哪一位都比我大两三倍有余,理应我敬二

位!”

小罗干了酒,二人也干了。

星宿海老怪冷通天已近七旬,辈份极高,邪正不分,这两人自然十分巴结。

因此,对小罗自然要套近乎。

齐天荣道:“冷老哥近况如何?”

小罗道:“家师老当益壮,五个月前还讨了一房。”

此言一出,茜茜和“葛三刀”不由一惊。

在这场面上可不能信口胡说,因为这二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哪知百里光和齐天荣互视一眼,同声大笑。

两小不由大惊。

只不过二人大笑了一阵之后,同时一拍小罗的肩胛,道:“本来我们还以为你不是冷老

哥的门下呢!”

小罗心头猛跳,却道:“以为我是假的?”

“现在不会了!”百里光道:“不是冷老哥之徒,说不出这句话来。”

因为星宿海老怪一生别无所好,对女人最感兴趣。

到目前为止,他的女人大约有四五十人之多。

齐天荣低声道:“小老弟,这次冷老哥弄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应该不会保密不能说吧?”

小罗摊摊手,道:“两位请猜猜看。”

百里光眨着独目,偏着头道:“苗女?”

小罗摇摇头。

齐天荣低声道:“扶桑女子?”

小罗又摇摇头,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二人齐声道:“高丽女人?”

小罗自来熟地拍拍二人的肩胛,道:“真行!一下子就猜中了。再猜猜她多大年纪如

何?”

百里光道:“二十五六?”

小罗晒然摇头。

齐天荣伸出两个指头,暗示双十年华。

小罗又摇摇头,道:“差不多。”

二人又同声猜是“二九年华”,小罗又摇摇头,“葛三刀”和茜茜真服了他,居然变成

星宿海老怪的门下,还知道老怪极好色。

齐天荣道:“莫非只有十七岁?”

百里光抢着道:“二八佳人仅十六岁?”

小罗耸耸肩,道:“小弟十七,她比我小了一岁半。”

“十五岁……”齐天荣和百里光愣了一下。

最后他们自然相信,当冷通天只有五十左右时,他找的女人也从未超过二十八岁,一般

都在二十左右。

如今已接近七旬,竟讨了个十五岁的小老婆。

齐天荣和百里光自然信服,对小罗十分亲呢,就在这时,大厅门口出现了两个熟面孔。

一个是“无肠居士”柳三绝。

另一个是“佛面魔心”贾圣仁。

小罗发现这二人只在门口一打量,就向这一桌走来,一看就知道他们二人在这儿是熟人。

小罗向“葛三刀”及茜茜使眼色,二人也发现了柳、贾二人。

小罗示意叫他们二人先溜。

在贾、柳二人还未走近时,二人离座而出。

贾、柳二人到了桌边,先向齐天荣施礼,再向白里光见礼,然后在齐大荣耳边说了几句

话。

小罗只听到一句“罗寒波夫妇未死”的话。

小罗相信贾、柳二人还未发现他。

但不管他如何易容这二人稍一注意,就会认出他们。

如果二人已经认出他们,不会看不出来,那种眼神是无法隐瞒的,所以小罗趁他们耳语,

立刻离座。

但在离座的同时,贾圣仁忽然瞄了小罗一眼。

正好小罗也回头张望。

虽然小罗等三人曾在奔逃中易过客,毕竟不擅此道。

就在贾圣仁一愣之间小罗已快步出厅。

回头望去,只见贾、柳二人向他指指点点,似在告状,而百里光及齐天荣也一脸惊疑之

色,向小罗望过来。

现在小罗已到达大厅门口。

他发现齐天荣已站了起来,两个管家模样的高手,似在接受命令,而贾、柳二人恨三小

入骨,且“葛三刀”曾把尿射入贾圣仁口中,这口气他是非出不可,立刻向门口奔来。

小罗知道,若齐天荣和百里光亲自追来,他恐怕跑不了。

小罗急中生智,大喊道:“失火了……失火了!”

他这么一喊,自然大多数人都信,因为刚才他还坐在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