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 二 章

作者:李凉

黄昏。

山野中一片迷蒙,小罗吹着口哨,边走边以五枚骰子轮流向空中掷去,川流不息,有条

不紊。

他的五枚骰子落入手中第一枚是三点,其余也都是三点,要一点也全部是一点,绝无差

错。

渐渐地,由五枚加到七枚、九枚,一直到二十一枚。

然后随便自空中(尚未落下的骰子)配对,配好的交到左手,果然都是很大点数的对子。

要精于某一事物,必须念兹在兹,时刻不断地苦练才行。

忽然,他的视线落在前面路边的和尚身上。

这和尚正在路边小便,射出很远,发出“刷刷”声。

小罗走近,和尚在提裤子,回过身来。

看来四十多岁,光头上没有戒疤。

这年纪的和尚头上没有戒疤,是否代表他的慧根不深,道行太浅,或者不守清规?要不

怎么会在人前方便?

“小罗,你别走……”

小罗立刻停下来,回头望着这个和尚。

他不认识这和尚,却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和尚,你认识我?”

“废话!不然的话我会叫你小罗?”

“有什么事?”

“你已经出了风头,也等于出了名,从此以后,必然有人找你较量武功或赌技。你的赌

技也许还可以应付,但武功……”

“这是在下的事,不劳大和尚操心!”

和尚摊摊手,道:“我是真的为你操心。”

“操心又如何?”

“教你一门绝学,从此以后,不论是赌技和武功都是顶尖的。”

和尚含着一抹自负的笑容等他回答。

的确,学了他的武功,短期间就会红起来。

在武林中要红起来可不容易,因为弄不好就会一身血红。

和尚准备把小罗扶起来,不必大礼参拜,只不过小罗根本未拜,而且掉头就走,道:

“我不学武功!”

“你……你不学?”和尚的脸上像被蹴了一脚。

“我说得很清楚,我不学!”

“也许你不知道学了我的武功,在武林中会有什么地位?”

“我不想知道。”

“小子,告诉你,学了我全部的武功,就和武林三大高手‘风、雷、雨’差不多了!懂

了没有?”

小罗是未听到还是懒得和他罗嗦?一路行走未再出声。

和尚似乎仍然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拒绝学他的绝学。

起更后,小罗发现不远处似有个镇子甸,准备入镇落后。

但岔路上林中驰出三个人,似是冲着他来的。

为首的一个不就是“云中之虎”姜开基?

他那张马脸几乎是他的注册商标。

另外二人看来稍年轻些,约二十五六光景,都用刀,而且貌似兄弟,论身分也许稍逊姜

开基些。

小罗发现这二人也在“来来赌坊”中见过。

“罗少侠,真是幸会!”姜开基先打招呼。

小罗道:“的确是幸会。”

姜开基道:“少侠奇人奇技,有目共睹,姜某总以为失之交臂太可惜,无论如何要请少

侠指点两手。”

小罗忽然发现,今夜要难看。

奇迹不会常出现,常出现也就不是奇迹了。

这老小子真是有心人,居然看出他是个空心老倌。

小罗淡然道:“指点不敢,真的不敢。”

“少侠客气!”

“在下说的是实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指点一下又少不了什么。”他向那两个汉子使个眼色,道:“这两位是‘关洛双英’

金氏兄弟,心仪少侠已久,少侠可千万别拒人于千里之外。”

小罗摇手道:“在下最怕多事,还是免了吧!”

金氏兄弟并未亮刀,左右攻上,小罗才闪过金老大一腿,又闪过金老二一拳,但被金老

大一掌砸出两步。

金老大眉飞色舞,和一边的姜开基交换了一个眼色。

“关洛双英”有点名气,却也不算什么高手。

小罗居然接不下他们十六七招就连连失手。

这和在“来来赌坊”中的表现有多么大的差距。

小罗身上连遭拳腿砸击,肉体上并不很痛,自尊却受了伤。和尚的话浮现耳际:也许你

不知道,学了我的武功在武林中会有什么地位。

至少,他学了和尚的武功,现在不会躺在地上,他已被金氏兄弟击倒。

金氏兄弟二人在狂笑,姜开基也在笑,但笑得极不自然。

道理很简单,小罗技不如人才会被击倒。

是不是另有不简单之处?不错,在赌场中技惊四座的人,怎会如此无能?

姜开基是只老狐狸,所以刚才一见面他很客气。

他们三人一直暗暗地跟踪小罗,他们看到了一切,包括和小五子的事及和尚授技被拒等。

姜开基以为在“来来赌坊”中,小罗的表现前后矛盾。

如果他真是赌国高手或武林高手,就不该被他抓住手腕,当场出丑。

如果他是个蹩脚货色,吸住一身的赌具已配了对,又怎么说?

因此,他必须弄清这些疑团。

现在他站在小罗身边。

小罗要站起来,他伸腿一勾,小罗又趴下了。

金老大道:“姜大侠,你是不是把他估高了些?”

姜开基有点挂不住,道:“也许不。”

金老二道:“武林中有这种假仙假道,就有信这种假仙假道的人……”说着,踢了小罗

两脚。

这当然是给姜开基难堪。

金老二一边踢人,一边伸手在小罗身上摸索。

他大概想模“来来赌坊”给小罗的三张银票吧!

小罗知道已保不住三张银票,但金老二未搜到。

“说!银票藏在什么地方?”

小罗不出声,他要站起来,又被金老大踢倒地上,他如果起来,就要再倒下,但银票藏

得很隐秘。

月光甚明,野外有一种朦胧之美。

小罗的目光忽然倾注在他自己的左手手心上。

忽然间,他的嗓中发出“嘎”音,通常这表示惊奇过度。

因为他的左掌心有三个粉红色圈圈套在一起。

他几乎确知这现象代表什么。

自去年有过一连串的怪梦之后,这怪现象就会偶尔出现,而产生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能

力。

在“来来赌坊”吸住赌具的奇技,正是手心出现三个圈圈之故。

“不说是不是?”金老二又是一脚跺向他的肋骨。

小罗忽然抓住了他的脚踝一抽一送,金老二旋转着摔出。

金老大没看清,吼叫着扑上,也是双足交跺。

几乎和他兄弟一样,足踝被抓住一扭一送,摔出老远。

冷眼旁观的姜开基十分迷惘。

是怎么回事?这小子为什么总是在吃了亏之后才亮出真功夫?

只不过姜开基并未看到小罗注视他自己的左手,就算他看到也不明白,除非他能看清他

手心的三个粉红色圈圈。

姜开基的确是只老狐狸,他的油滑在此刻才显示出来。

如果他要作好人作到底,就可以置身事外。

刚才金氏兄弟嘲笑他,他也有足够的理由袖手不管,只不过他也有点不大信邪。

除非是个贱骨头,一个人有能力不受侮辱而非先受折辱之后才出手不可,这就叫人想不

通了。

金氏兄弟二人的脚踝都被扭伤,抓住一只脚扭动整个身子,是非扭伤不可的。

“小子,姜某在武林中混了近二十年,可还没见过你这种怪人。”姜开基道:“我不自

量力,也想试试。”

虽表示了不服,但语气温和,为自己留了退路。

小罗拍拍身上的泥尘,回头就走。

姜开基如果真正聪明,该就此下台,就比金氏兄弟风光多了。

只不过炫耀自己,好高骛远是人类的弱点。

姜开基总要设法显示他比金氏兄弟高明些才行。

“小子,你没听到我的话?”

“姓姜的,你最好别出风头!”

“我这风头似乎已经出定了。”

小罗回过身来,用食指勾了两下,就像对一条忠狗的召唤一样,姜开基不禁冒火。

他似乎忘了小罗抓住金老二和金老大的脚踝的手法很怪异,而且看来速度不快,却恰到

好处。

如果这手法不怪,金老大是第二轮攻击,应该不会被扣住脚踝的。

“云中之虎”是个人物,并非他自己以为如此。

他走近时,金氏兄弟还坐在地上,都希望他栽得比他们更惨些。

由此证明,走在一起的人不一定是朋友。

姜开基一拳劈来,看来不太认真,却用了七成力道。

小罗道:“我这人一向是宁愿自己吃亏,不愿多事……”身子一转一闪,姜开基就劈了

空。

势在必得之下,一旦劈空,必然向前一栽,小罗一脚踢中他的屁股,“蹬蹬蹬”一口气

栽出五六步。

被人踢屁股,几乎比打耳光还要丢人。

“云中之虎”未及一招就栽得这么惨,他简直不想活了。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除了发楞,他还没有死的打算。

金氏兄弟内心在叫好,表面上却显示同仇敌忾的同情。

小罗走到二金身边,手托下颚,身子一颤一颤地道:“你们自己说,是不是不配‘关洛

双英’这绰号?”

金氏兄弟吓坏了,心中后悔没把眼珠子带出来。

“不说是不是?那好,我再把你们另一脚……”

“我说!”金老二搭拉着脖子道:“的确不配!”

小罗道:“你们看,改为‘关洛双犬’如何?”

兄弟二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旦传出,狗里狗气的像什么话?他们在这一带也算是有头有

脸的人物。

“不说是不是?那好,我马上就动手……”

“少侠!”金老大喟然道:“‘关洛双犬’就‘关洛双犬’吧!反正我们兄弟已经栽了,

连姜大侠都不免,我们算什么!”

姜开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小罗道:“既然是‘关洛双犬’,就该吠两声听听。”

金氏兄弟倒吸一口冷气,金老大道:“少侠不可欺人太甚!”

“我没有欺负人!你们是‘关洛双犬’哪!”

金氏兄弟浑身发抖,但老二终于“汪汪”叫了两声,其中一声是代他哥哥叫的。

小罗不很满意道:“声音太小,像哈巴狗,记住!以后要声音宏亮,远远听起来像一条

拳师狗什么的。”

说完已扬长而去。

这一次,姜开基并未与金氏兄弟同行。

小罗坐在这酒楼迎门桌上饮酒,一只脚还蹬在另一凳子上。

有了钱他很会享受。

他以为弄钱很容易,有了钱很多人会围绕他陪笑、哈腰打恭。

这当口,门外走进一人,坐在他桌上右侧,向他龇龇牙道:“反正你一个人吃饭很寂寞

对不?”

小罗道:“的确寂寞。”

“所以你需个酒友边喝边聊是不是?”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何必计较这个。”

“你身上有没有银子?”

“你最近不是进帐五千两?何必小家子气!”

小罗愕然道:“你到底是谁?”

这人自来熟,边吃边喝,支支吾吾半天才往头上一抓,原来是顶假发,假发下是个秃头。

小罗失声道:“原来又是你这个和尚!”

“是啊!我就是那个和尚。”

“你为什么要装作不是个和尚的样子?”

“你这么聪明怎么又不聪明了?戴上假发不是可以吃鱼吃肉吗?”

小罗道:“又何必活受罪,何不把头发蓄起来还俗?”

“这你就不明白,作和尚也有方便的地方。”

“有什么方便?”

“有时过了宿头,到寺庙中去挂单不是很方便?”

小罗道:“你真是个投机和尚,你在鬼混什么?”

和尚叹了口气道:“财多无子和艺高无徒一样,都是人生憾事,我和尚一身旷世绝学,

迄未找到一个资质好的徒弟,如今找到了,你却又不……”

小罗手一挥,道:“要白吃就自管吃喝,再罗嗦你就请便,你这出家人简直太不像话!”

“嗳嗳,你小声点成不成?”

“怕什么?既未偷人家也未抢人家的!”

“小子,”和尚猛吞了一会儿,大概已经饱了,他捏着肚皮道:“你听清了,学我的武

功三个月内你就能一鸣惊人,如果不学,我就在人多的地方折辱你。”

小罗道:“我不学武功,你何必强人所难?”

和尚道:“你必须学,不然的话,你会变成别人的影子。”

小罗道:“你说什么?”

“你学不学?”

“不学!”

“你以为这儿的人够不够多?”

小罗道:“怎么?古人韩信受漂母一饭之赐尚能终生不忘,你这秃驴吃了人家的,嘴一

抹就翻脸?”

“对!反正我和尚今生已不能上西天,能收个好徒弟也算是一大乐事,最后我再问一次,

学是不学?”

“不学,不学,不学……”

第三个学字未出,和尚已揪住了他的衣领,拉离座位,出了大门,酒家中人以为他们是

白吃的,急忙追出来,却见这中年人不断地踢这年轻人的屁股。

小罗不久前踢过姜开基的屁股,踢起来很过瘾,现在他才知道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